“紫羅蘭她……”

“原來是她呀!”鷹崎沒有了興趣,露出索然無味的表情。

“你那是什麼表情?”桃花不滿的睨了未婚夫一眼。

“她的事我不怎麼有興趣。”鷹崎淡淡的說。

“你怎麼可以沒興趣。”桃花嘟起小嘴,雙手擦腰。

“要是我有興趣,你才應該欲哭無淚。”他低語,雙唇磨蹭她的櫻唇,吸吮她的甜蜜。

“唔!”桃花揮舞著雙手抗議,但很快的變得安靜無聲,任由他擄掠,直到她喘不過氣為止。

“好了,快說發生什麼事情吧!”鷹崎滿足的在她耳邊開口。

桃花給鷹崎一記大白眼,目光嬌羞又微惱,“你這個大色狼!”

“我只對你一個人色,難道不好嗎?”鷹崎微笑著。

她臉頰"起紅暈.“哼!我們先談正事,待會再找你算帳。”

“到底發生什麼大事?”

桃花一臉嚴肅的說:“紫羅蘭懷孕了。”

“喔!原來如此。”鷹崎點點頭。難怪她會說發生大事了。

看到他平淡的反應,桃花不滿的嘟起小嘴,“你這是什麼反應?”

這樣的事情還不夠嚴重嗎?

“我的反應有什麼不對嗎?”他挑挑眉。

“我的好姐妹懷孕了!”這一次她特別加重語氣。

“孩子的父親又不是我,我為何需要太過驚慌?”鷹崎皮笑肉不笑的說,神情依舊冷默。

“但是、但是孩子的父親是應翔,我警告你,要是他敢對紫羅蘭始亂終棄,我絕對不會饒過他。”桃花信誓旦旦的說。

鷹崎搖搖頭,“你不覺很你管太多了嗎?”

“我哪有……”她的話還沒說完,就被他點住紅唇。

“你明明就有,為了你的姐妹的婚姻煩惱,為了她們的對象煩惱,現在她們有了孩子你也煩惱。告訴我,你還有什麼好不煩的?”

“她們是我的好姐妹。”桃花可憐兮兮的說,楚楚動人的模樣讓男人難以向她說不!

“我就是知道,要不然我怎?會和你膛這淌渾水。”鷹崎打從心裏歎息。

“那要怎麼辦?”

“如果我勸你順其自然呢?”鷹崎一臉嚴肅的說。

“我拒絕'桃花嘟起紅唇。

“我就知道。”他早該知道桃花會為了她的姐妹們赴湯蹈火,在所不惜,怎麼可能會聽他的勸告說放棄就放棄。

“反正我不管,你一定要想想辦法。”桃花使出撒手?對著鷹崎撒嬌著。 .

“我知道了,我會想辦法的。”鷹崎認命的歎口氣,誰教他無怨無悔的愛上這個小妮子。

結果,不等鷹崎想出辦法,應翔便直接出現在他面前,他臉色陰霾,直接扔過來一句。

“她人呢?”

“誰?”鷹崎挑起濃眉。

“我說的是那個該死的小女人。”

“我怎麼知道你指的是誰?”

“紫羅蘭。”應翔咬牙切齒的說。

“喔!找她有事嗎?”

“少給我裝胡塗,我知道你們的計劃。”

“什麼計劃?”鷹崎似笑非笑的問著。

“你們想把那個女人塞給我。”

“那個女人指的是誰?”鷹崎再次裝胡塗。

“你還想裝嗎?我指的是紫羅蘭。”

“原來是她。”鷹崎點點頭,直接坦言,“我們原本是打鋅把她塞到你的手裏,所以把她送到你的度假聖地去,不過我們沒有告訴她此行的目的,因為她不可能會接受。”

“為什麼?”應翔的聲音變得緊繃。

“桃花說她是個不婚族。”

“不婚族??’應翔身子猛然一僵。

鷹崎點頭,“沒有錯,她也是打定主意不想定下來的人。”

“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應翔磨牙的說,臉孔微微扭曲。

“你還不懂嗎?”

“你是說我被人始亂終棄?”應翔的聲音含帶著憤怒。

鷹崎摸著下巴,跟中閃過一抹詭異的精光,“如果你要這麼說的話也可以。”

應翔緊握著拳頭,沒有發覺到鷹崎的計謀,因為他被“始亂終棄”這四個字給氣到。

難怪他回來之後,她就不見了,就連行李也不見了。

當他發現人去樓空時,心中那股強烈的失落感衝擊著他,他不懂她為什麼連說~聲也沒有就獨自離去。

難道在她心中,他一點重要性也沒有?

這幾天的相處,對她來說一點留戀也沒有。

應翔氣得腦海一片空白,各種滋味在心裏翻騰。

“該死的女人!”應翔微眯起眼睛。她竟然敢這樣對他!

“既然她這麼不想見到我,我也無話可說。”

正當應翔要拂袖而去時,鷹崎突然爆出一句話。

“你和她在貪歡之余,好像並沒有做任何的防護措施。”

“你說什麼?”應翔的表情很詭異。

“我想我說得很清楚了。”鷹崎微笑著。

“他說她有服避孕藥。”

“所以你也沒做任何措施?”

“你到底想說什麼?”應翔老羞成怒。為何他有一種很不好的預感,頭皮開始發麻。

“你有想到後果嗎?”

“還有什麼後果,頂多十個月後冒出一個小子叫我爸爸……”話說到這,應翔的臉色愀然一變,他瞪大眼睛看著鷹崎。

只見鷹崎依舊笑容滿面。

“你該不會是說……”

“我想我的意思很明顯,你應該曉得。“

我曉得什麼!”應翔突然變得暴躁,“曉得我在十個月後,會多出一個蘿蔔頭叫我父親?”

難不成這是她的計劃,她想要用孩子來綁住他?

應翔心情起伏不定,卻忽略了紫羅蘭一開始就不告而別,並沒有打算與他糾纏下去。

“看來你很不高興。”

“知道自己突然多了個孩子,你會開心嗎?”應翔心煩意亂的說。

“這麼說的話,你不想要孩子?”

“我……”應翔回答不出來。

要不要孩子?若是以前的話,他絕對會很肯定的說不要,可是當他想著小孩的臉上會有紫羅蘭可愛的眼睛、眉毛和小嘴時,他的心就軟了下來,有一股強烈的不捨。

“不要?”鷹崎詢問。

過了半晌,應翔才咬牙切齒的說:“我要!”

他要那個與紫羅蘭長得相似的娃兒,只要一想到小孩可愛的模樣,他怎麼狠得下心說不要。

“很好。”鷹崎滿意的說。

“很好是什麼意思?”他很不滿,有種被設計的感覺,覺得從頭到尾他就像顆被人操弄的棋子。

“很好的意思就是就算你想要小孩,人家也不見得會給你。”

“什麼意思?”應翔狠狠的皺起眉頭。

“我不是告訴過你,紫羅蘭是個不婚族嗎?”

“沒錯。”

“她的計劃中好像沒有你這個孩子父親的存在。”

應翔的身子陡然一僵,表情變得僵硬,“這不是她的計劃?”

“計劃謀得你的精子?”

應翔額頭青筋在抽動,一個字一個字的說:“她只要我的精子?”

“意思再明顯不過,不是嗎?”

“她不是要拿孩子來威脅我,與我結婚?”

“你可以等看看,等到她把孩子養大,還會不會出現在你面前。”鷹崎又補充著,“對了,她根本不曉得桃花與我們的關系,她這次去純粹只是度假而已。”

“這不是桃花的計劃嗎?”應翔眯起狹長的眼眸,冷冷的說。

“是沒錯。”

“你卻告訴我,紫羅蘭沒有參與這個計劃?”

“因為她知道的話,就絕對不會同意,也不會過去。”

應翔的笑容有些扭曲,“這麼說的話……”

“她根本不知道你是誰。”鷹崎下了這個定論。

應翔臉色青白交錯,眼中燃燒著熊熊的怒火,“我這是聰明反被聰明誤?”

“也可以這麼說。”鷹崎點點頭。

如果他不好奇,如果他不要理會紫羅蘭的存在,他根本不會陷入這個局裏。

最讓他惱火的是,她根本不在乎他的存在,她真的只把他當作生命中的過客。

最過分的是,她竟然還帶著他的孩子跑掉了。

氣死人了!應翔感覺到有一把火在胸口裏燃燒著。

“你打算怎麼做?”鷹崎詢問著。

“你覺得我要怎麼做?”

“難道你就放任她一個人把孩子獨自撫養長大?”鷹崎眼中寫滿譴責和不贊同。

“這是她的選擇。”應翔有幾分賭氣的意味在。

“好吧!隨便你,不過我聽說女人在生孩子時特別的痛苦,會希望最親愛的人在身邊。”

“她最親愛的人不是我,是她的姐妹們·”

“她的姐妹們終究會嫁人。”

“鷹崎,你是想怎?樣?”應翔的目光狠狠瞪了過去。鷹崎是想讓他煩上加亂,增添他的困擾嗎?

“你想要放棄她?”

“你有好計劃?”應翔微眯起眼睛。

“計劃是人想的。”鷹崎笑著說。

第七章
“協力企業集團?”紫羅蘭眼中透露出困惑,不懂桃花怎麼突然提起這問公司。

“沒錯,我打算與他們合作。”

“合作什麼?”紫羅蘭微歪著小腦袋問著。

“合開賭場。”桃花一臉正經的說。

“噗!”紫羅蘭差一點點就把茶水從口中噴出來,她掩住小嘴,臉上流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

“有必要這麼驚訝嗎?”

紫羅蘭輕咳了咳,“你是說合開賭場。”

“對呀!開睹場。”

“在台灣開賭場是犯法的。”

“我有說在台灣開嗎?”桃花無辜的眨眨眼睛。

“那你打算到哪開?廈門?”紫羅蘭愣了一會問道,覺得桃花真是異想天開。

“不,拉斯維加斯。”

聽到“拉斯維加斯”五個字,紫羅蘭傻眼到極點,過了好久才找回聲音。

“你……你覺得我們有能力在拉斯維加斯開賭場嗎?”這實在是太冒險的事,別說投資的金錢有可能不夠,還不還得了本還是個大問題,桃花的想法也太天真了吧!

“所以我們才要找人合作呀!”桃花理直氣壯的道。

“你鎖定與協力企業集團合作?”

“是的。”桃花用力點點頭紫羅蘭的表情卻很詭異,“但這家公司我是第一次聽過。”

“因為他們是國外的公司,最近打算在拉斯維加斯開賭場,才找我們合作。”

“為什麼?”紫羅蘭伺道,嗅得出一絲陰謀的味道。

“什麼為什麼?”桃花不懂。

“為什麼找上我們?”這該不會是詐騙集團玩的花樣吧?她好擔心桃花被騙了。

“為什麼不能找上我們?”

“我們花園國際集團雖然不小,但是沒有必要專門找上我們,你不覺得這其中有什麼詐嗎?”紫羅蘭懷疑的說。

“這個你放心。”桃花露出笑容。

“教我放心是什麼意思?”

“因為他們裏面有我熟識的人,所以不可能有詐。”桃花笑著安撫著。

“是嗎?”看著桃花天真的表情,紫羅蘭一臉懷疑,“到時候就算被人賣掉也不知道。”

“你很擔心嗎?”

“你覺得我不該擔心嗎?”紫羅蘭皺著眉頭。

“你放心啦!就算天塌下來也會有人幫我們頂。”桃花樂觀的笑著說,眼中流露出詭?的光芒。

紫羅蘭好奇的問著,“有人指的是誰?”

“這個你就別擔心了。”桃花拍拍她的肩膀。

竟然教她別擔心?她怎麼可能不擔心?紫羅蘭小臉扭曲。

“你真的打算這麼做?”難道不能改變主意嗎?

“你不相信我嗎?”桃花嘟起小嘴。

怎能教她放心的相信桃花?

紫羅蘭捂著額頭,翻白眼,嘀咕著,“我看沒救了。”

“什麼沒救!”桃花抗議著。

她這麼做可是為了她,雖然她不能讓她知道。桃花一雙古靈精怪的眼珠子轉動不停。

“算了,我會跟對方談談,如果發現不對勁,我會立刻中止合作。”

免得被騙了都不曉得。

“沒問題。”桃花笑嘻嘻的說,因為她的目的已經達成,她主要目標是讓紫羅蘭答應去見對方而已。

“你幹嘛笑得那麼愉快”紫羅蘭投給她懷疑的目光。

“我當然愉快呀!因為紫羅蘭最好了。”桃花撫媚極了。

“你少給我灌米湯了。”紫羅蘭用食指點了一下她的額頭,“等我見了人再說。”

還沒見到人,什麼都別說!

桃花露出賊兮兮的笑容。

等紫羅蘭見了人,就有好戲可看了。

“總經理,協力企業集團的人在外面等著。”秘書敲了門後,走過來向紫羅蘭說了一聲。 .

“好,請他進來。”紫羅蘭命令著。

待秘書離開,紫羅蘭整理一下身上的衣服,准備迎接貴賓,但是看到走進來的人時,她愣住了這絕對是場惡夢!

她看到最不可能出現的男人出現在她面前!

紫羅蘭眨了眨眼睛,認?自己在作白日夢。

直到聽到熟悉的輕笑聲,她的身子驟然變得僵硬。

“才幾個禮拜沒見到我,就被我嚇傻了嗎?”應翔露出似笑非笑的笑容,從頭到腳審視她一番,最後眼神火辣辣的盯著她,好像想將她身上燒出一個洞。

她的確是被嚇傻了,她沒想到會遇見他,整個人變得呆若木雞,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在作夢?

望著那張熟悉的臉孔,她的心跳在加速。

她別過頭去,隱藏起發紅的小臉蛋。

她氣惱自己怎麼看到他,心花就朵朵怒放,甚至像久早逢甘雨,嘗到一絲甜蜜的滋味。

她狠狠的蹙起眉頭,揮去心中那股詭異的厭覺。

“你怎麼會在這裡”她的眼臉低垂下來,還沒有做好心理准備去面對他,因此沒有看到他正緩緩向她逼近,臉上帶著危險的表情。

“我為什麼不能在這。”他灼熱的氣息在耳邊輕拂。

她猛然抬起頭,看到他的臉孔在眼前放大,她屏息,心跳仿佛不再屬於她。,腦海一片空白。

她瞪大眼睛看著他,無言以對。

他的手指輕輕撫著她的柔嫩臉頰,從他表情及眼神瞧不出思緒。

氣氛有些古怪!

紫羅蘭望著他,幾乎想不出任何一句話,內心百轉千折,有點苦澀和難過,又帶著一股渴望。

渴望見到他嗎?

紫羅蘭心裏五味雜陳,差一點點就要承認她想念這個男人。

此時i腦海中突然淫班他與別的女人開房間的畫面,提醒她,他根本不可信任。

紫羅蘭猛然回過神,打掉他的手,“不准亂摸!”

她又不是隨便可以碰觸的東西。

“為什麼?”應翔眯起眼眸,“難道你不高興見到我嗎?”

看著他危險的微眯起眼眸,紫羅蘭的心兒蔔通蔔通在亂跳。

她惱自己在害羞什麼!

可偏偏又無法阻止自己猛烈的心跳。

她努力克制不讓熱潮占據整張小臉蛋,但是紅暈一下子便占滿玉頸及臉頰,她根本沒辦法阻止。

“我為什麼要高興?”她惱怒的說。

“你不開心見到我?”他眼中蘊藏著風暴,露出陰森的笑容。

紫羅蘭打個寒顫。

看到他眼中跳躍的怒火,她不懂他在不爽些什麼?

“你別忘了,我們只是度假情人,等到度假結束之後,兩人的關系就正式結束。”

“你一聲不響就走了。”他逼近她,臉孔在眼前放大。

他的氣息輕輕噴在她的臉頰上,她厭到很不安,下意識的回避他犀利、炯炯有神的目光。

“我要走就走,需要跟你說嗎?”紫羅蘭往後退,他的眼神讓她覺得自己像是一名犯人。

他的手緊辮口住她的下巴,不讓她逃離。

“你把我當成什麼了?”他的語氣充滿憤怒。

“我把你當成人,不然你是禽獸嗎?”紫羅蘭的語氣有些尖酸和不悅。

他憑什麼指責自己?

一想到他與別的女人開房間的畫面,她的胸口就傳來陣陣的刺痛厭,心中燃燒著憤怒的怒火。

“禽獸?”聽到她暗指他是禽獸,他的臉孔不禁扭曲。

他想將她壓在床上,狠狠打她的小屁股。他冷笑著。

他臉上的笑容讓紫羅蘭好不安,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既然你說我是禽獸,我就禽獸到底好了。”他露出邪惡的笑容,大手倏然擄掠她一只雪峰揉捏著。

“你做什麼……”話還來不及說完,她的雙唇便被他覆蓋住。

他霸道的吻奪去她所有的聲音,舌頭乘機侵略她的小嘴,勾著她的丁香小舌,吞咽著她的唾液。

“唔!”紫羅蘭掙紮著,但是在他高超的吻技下,她的全身變得勒綿綿,無力的癱在他的懷中。

“你好甜,你不知道我有多想念你嗎?”他吻著她的紅唇一遏又一遍。

你根本是個大騙子!紫羅蘭想要尖叫,要他不要說出謊言和甜言蜜語,她不會相信他,但是她的尖叫聲全被他給吞沒。

他滑溜的舌頭不停侵略,把她吻得四肢無力,雙唇分開時還連著一絲銀色絲線

“不要!”紫羅蘭雙眼迷蒙的呻吟,感覺到情欲的浪潮撲打著身體,她覺得害怕,為什麼這麼簡單就被他勾起欲望?

“真的不要嗎?”應翔的雙手伸到她的裙底下,撫著大腿的肌膚,帶來一陣陣哆嗦。

“唰!你……”紫羅蘭尖叫,臉頰一片嫣紅。

他竟然強行分開她的雙腿,甩手采往底褲。

“我怎樣?不喜歡嗎?”

“住手!”

“難道你不想要?”他的手指隔著底褲輕輕磨蹭、按摩著敏感的花心,不一會兒,底褲就被愛液給沾濕了。

應翔露出詭?的笑容,“你的身體好敏厭,一下子就濕了。”

聽到他的話,她羞得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

“嗚!住、住手。”紫羅蘭扯著他的西裝袖子,感覺到他的手指不停來回劃過她的底褲。他的動作輕緩,卻帶來陣陣酥酥癢癢的異樣厭,像是隔靴搔癢般,讓她難受得要命。

“你這裏濕這麼快,不像是要我停手。”應翔露出潔白的牙齒,似乎故意在報複。

他想看她要不到時臉上掙紮痛苦的神情,好出一出自己梗在胸口中那股怨氣!

這時,門外響起敲門聲,紫羅蘭全身立刻僵硬j

“住、住手!外面有人。”紫羅蘭咬著紅唇,臉上充滿激情的紅潮,微喘著息說。

“要她走開!”

“你……”紫羅蘭睇給他惱怒的目光。

“要她走!”他的手指用力往花穴戳刺,紫羅蘭差一點就要尖叫出來。

她用小手捂著,燃,顫巍巍的問著,“是、是誰?”

“我是來送茶的。”

是秘書!

紫羅蘭慌亂的看了應翔一眼,用哀求的語氣說:“求求你住手,如果不讓她進來的話,她會懷疑……”

“懷疑什麼?”

“我們兩個……”紫羅蘭臉頰紅了起來。

“難道你除了我之外,還有與別的男人在辦公室裏偷情嗎?”應翔咬著牙,語氣酸溜溜的說。

“姓應的,你別太過分了!”紫羅蘭咬牙切齒的說。’

應翔恨恨的哼了一聲,倏然收回手臂,害紫羅蘭差一點就要腳軟癱在地上。

她感覺到雙腿間的濕潤,還有衣服也很淩亂。

她馬上整理好衣服,然後對著門外的秘書喊道:“進來!”

秘書不懂這一次為什麼等這麼久?總經理向來處理事情都是很幹淨俐落的。

當秘書開門時,意外的看到紫羅蘭微紅著小臉蛋,她微喘著氣好像經曆過一場大戰。

辦公室內有一股說不出的詭異氣氛,秘書不禁好奇的望了紫羅蘭及客人一眼,

怎麼感覺怪怪的?

“把茶放不就趕快出去,在那張望些什麼?”紫羅蘭的語氣有些斥責。

“是!”嚇得秘書把茶放下後,迅速閃人。

奇怪,總經理怎麼會罵人?

秘書覺得那兩人似乎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直到秘書離去,紫羅蘭這才松了口氣。

她整個人無力的癱在沙發上,心蔔通蔔通的跳得好快。

等到她喘過氣來,回過神時,看到應翔就站在眼前·他居高臨下的俯瞰著她,表情詭異,瞧不出他在想些什麼,她不安的縮在沙發裏。

“你想幹嘛?”

這時,她才發覺他有嚇死人的本領。

他沉著一張臉,俯下身子,挑起她的下巴,“你覺得我想幹嘛?”

“你別忘了我們的關系己經結束了,不准你再碰我!”紫羅蘭別開小臉。

她不要他用碰過別的女人的髒手,再拿來碰她。

“結束是你說的,我可沒同意。”應翔冷冷的說。

“你……”她氣得身體微微發顫,“你到底想幹嘛?”

“沒有想幹什麼。”他聳著肩膀,然後突然轉移話題,“我這次來只是為了跟你談合作案。”

紫羅蘭的眼神充滿小心戒備。

“你這是什麼眼神?”他不滿的眯著眼。

“你到底在玩什麼把戲?”

“哦?”應翔玩味的摸著下巴,意味深長的看了她一眼,反問她,“你覺得我在玩什麼把戲?”

“難道我遇到你是純粹的偶然嗎?”如果是,也未免太巧了吧!巧得讓她毛骨悚然,好像自己的一舉一動都在他的掌控之下,讓她覺得很不安。

“你懷疑我在調查你?”

“不是嗎?”紫羅蘭高傲的仰起下巴,露出防衛的眼神。

應翔不得不稱贊她的警覺心,他露出詭?的笑容說著,“你在怕什麼?”

“我哪有怕?”

“你怕我對你不利嗎?”

“廢話!”不怕的人是笨蛋。 、

“你以為我會對你做什麼?”應翔低語,手指輕輕描繪她的紅唇,眼眸微黯。

“我怎麼知道你想做什麼?”紫羅蘭深吸一口氣,“但是如果有什麼事,請針對我,別針對桃花。”

“你以為我來這的目的只是為了針對你?”

“不是嗎?”她反問他。

“你做了什麼,需要我針對你?”

“你不是不滿我不告而別?”

“還有呢?”應翔再問。

紫羅蘭臉上流露出一絲不安,“還有什麼?”

她怎麼有種山雨欲來的厭覺?

第八章
應翔眯起眼眸,咬牙的問著,“你真的沒什麼好和我說的嗎?”

“為什麼你不直接說,而要在這裏與我打啞謎?”紫羅蘭沒好氣的說。

她別過頭,不想看著他,害怕與他的眼神交會,會洩漏出自己的心思。

她的心裏五味雜陳。

為什麼她要怕他?明明是他先背叛她,跑去和別的女人開房間,為什麼她要心虛?

紫羅蘭知道答案,小手放在小腹上。

這裏面正孕育著一個小生命!

她不敢讓眼前的男人知道他要當父親了,因為最有可能的結果是他會要她拿掉。

他不要這個孩子,並不代表她不要!

這是她的孩子,她絕對不允許任何人傷害他。

“你為什麼要離開?”他聲音低啞的問道。

這是他最為不解的地方,當她離去時,他的心好像被挖空了一半。

“離開需要理由嗎?”

“難道你不懷念我們在一起的美好時光?”他扣住她的頭,微眯起眼眸,向她靠近。

屬於他的灼熱氣息輕噴在她粉嫩臉頰上,讓她想忽略也很難。

“離我遠一點!”她命令著。

“為什麼?”

“你讓我快不能呼吸。”紫羅蘭一臉痛苦,周圍的空氣好像被他奪走般,每一口氣都是屬於他男人濃烈的氣息。

“需要我幫你嗎?”

“你要怎麼幫我?”紫羅蘭瞪了他一眼,總覺得他表情詭異,像極了不懷好意,她不由得小心警戒起來。

“做人工呼吸。”

“別鬧了!”紫羅蘭臉兒紅了起來。

應翔滿足的勾起微笑,“你真是害羞,難道你忘了我們做了幾十次的……”他的話還未說完,就被紫羅蘭用小手捂住嘴,她惡狠狠的警告著,“不准再說了。”

“為什麼?你臉皮薄嗎?”

“誰像你臉皮這麼厚。”紫羅蘭把小臉別過去,不想看那張讓她心煩意亂的臉孔。

“如果我臉皮不厚一點,你就會遠走高飛,甚至不知道你把我的東西給帶走。”

“我帶走你什麼東西?”她皺起眉頭,“你是在指控我是個小偷嗎?”

“沒錯!”聽到他斬釘截鐵的語氣,她更加生氣了。

“我偷走你什麼?”

“你自己心裏有數。”應翔笑看著她變化萬千的臉龐。

他在指什麼?

紫羅蘭突然感到忐忑不安,他意有所指的話令人膽戰心驚。

“請你別胡說,我哪有偷走你的東西。”紫羅蘭死不承認。

“你真的不再多想想嗎?”他眯起眼眸,給人_種危險的警訊。

“我說了我沒拿!”紫羅蘭低吼。

“沒關系,反正在我們合作期間,可以慢慢聊。”他露出潔白的牙齒。紫羅蘭卻打從心底發麻。

慢慢聊?聊個屁!

紫羅蘭並不想罵髒話,但是她只要一想起那個突然冒出來的可惡男子,就一肚子火。

不是說好只當度假情人,回來之後,各不相幹嗎?該死的他好像還打算繼續糾纏下去,可惜她並不願意與他再續前緣,尤其是他的手還碰過別的女人之後。

“桃花,麻煩你要別人接待協力企業集團的代表。”紫羅蘭對著桃花冷冷的說。

“怎麼啦?”桃花小心翼翼的看了她一眼。還好應翔沒露什麼餡,她不會被台風尾給掃到。

“我不喜歡那個男人。”

“哦!”桃花挑挑唇“真是難得。’

“有什麼好難得的?”紫羅蘭瞪向她。

“因為你就算遇到男人對你伸出感豬手,你也是面不改色,這一次怎麼……”桃花露出詭異的笑容。

紫羅蘭微眯起眼睛,“你在笑什麼?”

為什麼她覺得桃花像是知道什麼……

她突然厭到不安起來。

不會吧?桃花應該什麼也不曉得才對。是她太敏感了!她心想著。

“我在笑這是你頭一次跟我抱怨。”

“這有什麼好笑的?”紫羅蘭沒好氣的說,覺得桃花好像在看好戲。.

“那個男人帥嗎?”

“帥不帥有差嗎?”紫羅蘭不懂。“你可以考慮釣上他。”

“他是個無聊男子。”紫羅蘭咬牙切齒的說:“我不想看到他!”

“哦?”桃花挑挑眉,帶著笑容問道:“請問他做了什麼,讓我們的小蘭這麼厭惡他?”紫羅蘭扭動著身子,蠕動雙唇。

“他沒有做什麼……”只是她單純的心虛。

“沒做什麼?為什麼你會討厭他?”桃花好奇的湊向前。

“討厭就討厭,需要任何理由嗎?”紫羅蘭冷冷的說。

“因為我好奇嘛” ·

“你好奇什麼?”紫羅蘭睨了她一眼。

“好奇你為什麼會突然討厭一個陌生人,你們不是第一次見面嗎?”桃花是故意齲,笑看著紫羅蘭露出不安的神情。

“嗯!我們是第一次見面。”紫羅蘭撒謊,臉上閃過一抹心虛,不想讓桃花知道那個男人就是她肚子裏孩子的父親,要是桃花曉得的話……她打個寒顫,想都不敢想。

“既然是第一次見面,你就討厭對方還挺稀奇的。”

“有什麼好稀奇?大驚小怪!”害她的心隨著她的話上下激烈的跳動,怕她看出端倪。

“就是頭一遭才稀奇呀!”

“別管稀不稀奇,我要找人代替我去跟協力企業集團的代表談。”紫羅蘭轉移話題。她不想再談論這件事,怕被桃花套出什麼,她以後的日子會不得安甯。

“你要找誰?”桃花沒有一下子否決,只是眨眨眼睛問著。

“薔薇呢?”

“她回日本看她外婆去了。”

“牡丹?” .

“牡丹不見一段日子了,我還想問你,她跑去哪了?”桃花理直氣壯的問著。

“玫瑰?”

“我派她去拉斯維加斯出任務去了,她沒和你說嗎?”

紫羅蘭揉揉額角。怎?要找人時,一下子人都不見了?

“百合呢?” ‘

“我也不曉得,你打電話看看,不過我建議你還是別找她的好,我怕她會處理不來。”說的也是。紫羅蘭點點頭。

“那剩下還有誰?”

“茉莉?”桃花提醒§。。說到茉莉,紫羅蘭直接跳過,“她不可能!”

榮莉太冷了,就算面對她們這些姐妹,也是冰冰冷冷的表情,外人見到她,恐怕會被凍死。雖然說應翔並不見得會被凍死,但是派茉莉去談合作案,恐怕也是談不下去。

“既然這樣,只剩下我和你了。”桃花無奈的說。

紫羅蘭用懷疑的目光看了桃花一眼。她可以信任桃花嗎?

她很怕自己一不注意,桃花就將公司賠了進去。

雖然說公司是屬於桃花的,但這是桃花的母親留下來的公司,所以她希望就算:桃花的母親走了,她也能維持公司正常運作。

但是桃花……紫羅蘭歎口氣。“你有辦法嗎?”

“你這是瞧不起我嗎?”桃花抗議著,“再怎麼說公司是在我的名下,我不會搞垮它的。”

“是嗎?”紫羅蘭瞄給她懷疑的眼神。

“既然你懷疑、不安,為什麼你不自己來?”

被桃花這麼一問,紫羅蘭便把嘴巴閉起來。

“以後就由你去面對協力企業集團的代表,然後把你和他交談的結果告訴我。”有她在背後坐鎮,應該不會有什麼大問題吧!

“你真的打算這麼做?”桃花挑挑眉。

“沒錯!”紫羅蘭用力點頭。

“怎麼是你?”應翔看到桃花,臉立刻沉了下來,相當不悅。

“看到我有必要這麼驚訝嗎?”桃花得意的說。

應翔冷哼一聲,“她人呢?”

“你說的是誰?”桃花故意拿喬。

“紫羅蘭!’他冷冷吐出。

“她呀……”桃花吊足他的胃口。

“要說就趕快說,別拖拖拉拉。”應翔沒好氣的說。對桃花這個女人,他沒什麼好厭。

想到自己到最後還是掉進她的陷阱中,他有一種很窩囊的厭覺。

為什麼他明明想躲,卻又躲不過,甚至還笨到自己呆呆送上門,所以他一看到桃花,就很火大。

若不是因為她是鷹崎的未婚妻,他根本不想理她。

可惜的是,就算他不想理她,她還是會找上門,就像現在。

“幹嘛對我擺出不耐煩的表情?”桃花噘起小嘴。

“我又不是鷹崎,對你要又哄又騙的。”應翔撇撇嘴角,擺明了對她有意見。

“你討厭我?”桃花直接挑明。

“沒錯!”

“為什麼?”

“你覺得我應該喜歡一個隨時想要算計我的女人嗎?”應翔懶洋洋的說,看都沒有看向她。

“可是我是鷹崎的末婚妻。”

“所以我必須容忍你。”應翔迅速的掃了她一眼?然後繼續說:“原本我們有機會可以和平相處,是你把主意打到我身上來。”

“難道你不喜歡紫羅蘭?”

“這跟我喜不喜歡她是兩回事。”

喜歡歸喜歡,但是被設計又是另一回事!

“你討厭我沒有關系,但是我警告你,要是你敢讓紫羅蘭受委屈,我可是不會放過你。”桃花一臉嚴肅的說。

應翔撇撇嘴角,“你來只是為了告訴我這句話?”

“沒錯!”桃花用力點頭。

“我可以很明白的告訴你,這是我和紫羅蘭之間的事情,不用你插手去管。”應翔冷號口冷語。

“很抱歉,我管定了,如果紫羅蘭受傷,我會讓你一輩子都見不到她。”

“你這是在威脅我?”應翔的臉沉了下來。

“沒錯!我是在威脅你。”桃花毫不猶豫的說。

“你覺得你的威脅有用?”

“不試試怎麼知道?”她笑得很撫媚,眼裏卻沒有一絲笑意,說明了她的認真程度。

應翔沒好氣l約說:“你放心吧!我來找她時就已做好負責的准備。”

“是因為孩子?”

“這件事你也曉得?”應翔的臉色變得很難看。

“我當然曉得,這件事是我告訴鷹崎的,要不然你是從哪裏得來的消息?”真是狗咬呂洞賓,不識好心人。

應翔沉默了。

“怎麼?你一點都不感激我嗎?”

“紫羅蘭人呢?”應翔轉移話題。

他實在說不出謝謝兩字,對他而言,要跟桃花說謝謝,比殺了他還要難過。

想想真是可悲,他被她設計,到最後還要跟她說謝謝。

“紫羅蘭呀……她說她不想見你。”

“你說什麼?”應翔的語氣有股山雨欲來的味道。

“她不想見你。”桃花把話重複一遍。.

“我知道了,但是她有說為什麼不想見我嗎?”

“沒說。”桃花聳聳肩,眼神懷疑的睨向他,“你有對紫羅蘭做了些什麼嗎?”

“我還想問你呢!”

“問我幹嘛,又不是我對不起她。”桃花翻個白眼。她又不搞同性戀!

“難道你沒聽她說。”

“她沒說,不過她這樣躲著你挺反常的。”

“她是怕我知道她懷孕吧!”應翔話裏酸溜溜的。

“你在吃孩子的醋?”桃花玩味的盯著他。

嘿嘿!看來他是真心愛上紫羅蘭了。

“沒有叫也堅決否認。

“是嗎?”桃花露出讓人頭皮發毛的笑容,“你知道嗎?紫羅蘭很喜歡小孩子·”。

應翔眯起眼眸,覺得她話中有話,“你告訴我這句話是什?意思?”

“意思是要你早點把紫羅蘭追到手,要不然紫羅蘭可是會為了小孩,忘記你的存在。”

“不勞你多管閑事。告訴我,要怎麼才能見到紫羅蘭?”

“不要我多管閑事,還問我怎麼找得到人?”桃花笑了。要不是因為他是紫羅蘭肚子裏孩子的父親,她才懶得管他!

應翔這家夥竟然這麼猖狂……好!她不怕,等到以後他就知道慘了。

‘桃花笑咪咪的,心中如意算盤打得嘎嘎作響。

“你說不說?”

“好吧!看在小蘭的面子上,我和你說一個耍賴的招數,包准小蘭拿你沒轍。”

“總經理,有人找您。”秘書在紫羅蘭踏出會議室,走回辦公室時,連忙開口。

“誰?”

“協力企業……”秘書話還沒說完,便被紫羅蘭命令道。

“推掉他!,'

“可是……”

紫羅蘭轉頭對著秘書說:“我不管你用什?方法。說我人在醫院也好,家人去世也好,就是不要讓那個人知道我在這!”

“但……”秘書才蠕動雙唇說一個字,就看到紫羅蘭走進辦公室,她一臉無奈的說:“總經理,我要跟您說,人已經在辦公室裏。”

秘書縮縮脖子,想到紫羅蘭會有的反應,她立刻回到工作崗位,當作沒這回事。

阿彌陀佛!希望不要害她被炒?魚。

紫羅蘭注視著手衝的文件,沒有發現辦公室內還有另一個人。

應翔躺在沙發上,看著她低頭審閱手上的文件,從頭到尼,她部沒有發現到他的存在。

他被忽略得徹底,太陽穴青筋隱隱抽動。眼中掀起巨大風暴。

“紫羅蘭!”

喝!

聽到熟悉的聲音,紫羅蘭嚇得?起頭,“你……你是怎麼進來的?”

為什麼她一點都不曉得?

應翔沒好氣的哼了哼,“我在你還沒進來之前就進來了,沒想到你竟然直接忽略我的存在。”

他話裏酸酸的,怎?樣也沒有想到自己竟然跟雜草一樣不起H艮,讓她看一下的欲望也沒夜。

“我……”看著他帶著狂妄的怒火向她逼近,她嚇得節節後退,差一點撞翻椅子。

她吞咽著口水,秀眉蹙了起來。

想到這,美麗小臉蛋一沉,眼神變得陰霾,“你居然沒有經過我的允許就闖進來。”秘書也太失職了吧?不過想到這個男人的惡霸,也難怪秘書招架不住。

“如果要你的允許,不知道等到見到你時,是民國幾年去了。”應翔傭懶的說,接著語氣變得淩厲,“你為什麼要躲著我?”

“躲?有嗎?’’紫羅蘭強迫自己面無表情,不想讓自己的情緒洩漏出一絲不安焦慮。

應翔用手擠壓她的雙頰,火熱眼眸凝視著她,“有沒有,你自己清楚。”好痛!紫羅蘭嘟起紅唇。

“放……開……我!”她的語調模糊不清。

“說。你為什麼要躲著我?”他逼問著。

第九章
他還有臉闖!

紫羅蘭目光如炬,眼中射出兩道犀利的光芒。

沒想到他竟然一點都不懂得什麼叫心虛·“放開我,紫羅蘭用力掙紮,結果一不注意,整個人就往後面栽

“小心’,應翔看了膽戰心驚,迅速拉住她,額頭冒著冷汗·如果她跌跤了,孩子會不會也跟著跌出來?

放開我!”紫羅蘭貼著他的胸口,感覺到他灼熱的體溫,她的臉兒發紅·天呀!為什麼他一碰到她,她的腦海就會情不自禁的浮起兩人在床上糾纏的畫面?難不成她還想念著他?

那只是單純的欲望而已。紫羅蘭提醒自己。

可是為什麼她的情緒總是隨著他的一舉一動而喜怒哀樂,甚至只要一回想他與別的女人開房間的情景,她的胸口就不停傳來刺痛感?

“你小心一點!”

“不用你好心提醒我。”紫羅蘭沒好氣的說。

“你……”應翔咬牙切齒,“難道我關心你都不行嗎?”

關心?”紫羅蘭看了他一眼,話裏酸溜溜的,“你把你的關心留給別的女人吧!我不用你廉價的關心。”

“什麼叫濂價的關心?”

“你對每個女人都是如此,這不叫廉價嗎?”紫羅蘭冷言冷語著。

應翔恍然大悟。

“原來如此。”他笑得有點賊,甚至是邪惡。

“你在笑什??”紫羅蘭不安的問著。

他的笑容讓她頭皮發麻,美目白了過去,心想他是不是誤會什麼?

“原來你在吃醋。”

 

 

4B257564235.gif

 

購物中心本月促銷特惠

 

發燒鑑貨團 0179.gif
每天精心挑 選的優惠0179.gif
特價下殺的 數位相機及攝影機
精品/手錶 / 品牌旗艦
居家生活
交通/美食
視聽家電
禮物與飾品
美妝保養
電腦資訊與 消費電子
好書共享/熱 門書籍
服裝鞋包配 飾
ivip介紹
小遊戲分享 快來打發時間吧
集點王介紹 、教學、問與答
通路王介紹

 

大帥哥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