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醋?”紫羅蘭渾身緊繃,瞪大眼睛。

原來她是在吃醋嗎?難怪她會覺得心痛。

這麼說的話……是不是代表她愛上他了?

“要不然你的話怎麼酸溜溜的?” ‘

“我才不會吃醋,紫羅蘭別過頭。就算知道自己在吃醋,也不會在他面前承認。

應翔扣住她的下巴,拇指磨蹭著她的紅唇,“你真是一點都不可愛’

“既然嫌我不可愛,你去找別的女人。”

“我要去哪找?”應翔無賴的說。

“隨便找不就有了嗎,以你的本性,應該很好找。”紫羅蘭冷笑。

“你把我當成什麼樣的人了?”應翔臉色嚴肅的說,目光炯炯的看著她。

在他認真的眼神下,紫羅蘭的心跳得好快,紅潮慢慢占滿整張小臉。雖然告訴自己千萬別動心。但是她仍能感覺到心中的冰山在融化。

不!就算是不小心愛上他又如何?愛上這個浪蕩子,可憐的是自己還有孩子,她不想要這麼悲慘的人生。

“花心的男人。”

“花心?”應翔的臉孔微微扭曲,“你為什麼說我花心?”

“能在度假聖地釣女人、搞度假之情的男人沒一個是好東西·”她冷冷的說。想到他和她在一起的同時還跑去與別的女人開房間,她的心裏充滿憤怒及酸意。

“你用這個原因認定我是花心的男人?”應翔哭笑不得,有種沉冤莫白的感覺。

“難道這個理由還不夠嗎?”紫羅蘭沒有看向他,不想說出那天她見到他與別的女人開房問的情形,那就好像是因為她吃醋才離開他。

“如果我說你是我第一個找上的女人呢?”

“騙人!”

“你不相信我?”他向她逼近,臉孑L在她眼前放大。

紫羅蘭嗤之以鼻,“我才不相信你的甜言蜜語。”

那天她親眼目睹,她怎麼可能會是唯一一個。

“為什麼你不相信我?難不成要我對天發誓?”

“對天發誓也沒有用。”她冷冷的別過頭。

不相信就是不相信,就算他對天發誓,也挽回不了她對他的印象。

“沒想到你竟然這麼瞧不起我。”應翔恨恨的磨牙道。

世上比她還要美的女人多的是,他搞不懂自己為什麼還要糾纏著她不放?還是因為她肚子裏的孩子?

應翔問著自己,內心五味雜陳。

聽見他咬牙切齒的語氣,紫羅蘭終於肯正眼看向他·“我不是瞧不起你。”

應翔這才臉色稍轉,但是她接下來的話,立刻惹得他勃然大怒。

“而是根本就是事實”

事實你的頭。應翔差一點就罵出髒話,五官不停扭曲,臉色相當精采,青紅白三個顏色不斷交錯。

“你這個女人有足夠把人氣死的本事!”

“你這是在稱贊我嗎?”紫羅蘭衝著他撫媚一笑。

她當然知道他是在數落自己,不過她故意說成是稱贊她的話,就是想看他暴跳如雷的模樣。

果然,應翔太陽穴青筋在抽動。

“我是不是在稱贊,你會分不清楚?”她擺明了在諷刺他嗎?他有種想掐住她脖子的衝動。

為什麼跟她在一起,總是讓他有種束手無策的感覺?

有點無奈又有點甘之如飴,難不成他有被虐狂

應翔打個哆嗦,捨去這種可怕的想法,面對著她倔強又可愛萬分、讓他氣得牙癢癢的臉孔,他二話不說,俯身堵住她那張可惡又甜蜜的小嘴,舌頭霸氣的撬開她的貝齒,盡情擄掠她的甜蜜。

她好甜恨不得將她融入自己的骨子裏。

可惜懷中的小女人就算被他吻得暈頭轉向,骨子裏仍是倔慢無比。他的手掌滑向她的裙底下,撫著她的雪白大腿。

“你別毛手毛腳……”紫羅蘭提出抗議。

“你不喜歡嗎?”

不喜歡。’’想起他的手碰過別的女人,她立刻毫不客氣的揮開他的手。

為什麼?”應翔不懂她為什麼抗拒,難道他對她而號口,真的只是度假情人,連一絲感情也沒有?

想到這,他覺得很憤怒,感覺自己像是被玩弄般。

“我不相信你,你說的話都是騙人的。”紫羅蘭冷冷的說。

“我騙你什麼?”應翔沉著臉逼問,眼中閃爍著不悅的光芒,決心一次攤開來說。

“你騙我,你說我是你第一個也是唯一個搭訕的女人。”紫羅蘭仰起脖子,眼睛直視著他。

“我是說真的,為什麼不相信我?”

當他的手要摸上她的臉頰時,卻被她毫不客氣的揮開。

“你別拿碰過別的女人的手來碰我l’,紫羅蘭發出低吼,用力推開他的懷抱,臉上流露出厭惡之情。

“你說什麼?”應翔生氣的說,怒火在胸口裏翻騰,他咬牙恨恨的瞪著這個該死的女人。 .

若不是惦記著她肚子裏有孩子,若不是他對她有一種捨不得的感覺,若不是因為他就是無法捨棄她,他?何要自取其辱?

“我說得夠明顯了,你別拿你碰過別的女人的手來碰我。”

“我承認我在你之前有碰過別的女人,但是碰過你之後,我沒有再跟別的女人亂來。”應翔忍氣吞聲的說,忍住即將爆發的怒火。

“我不相信!”

“你為什麼不相信我的話?”

“因為我親眼看到你跟別的女人開房間!”

“親眼看到?”應翔的聲音突然變得很危險,他微眯起叭眸,發出冷笑,“我想請問一下,你是什麼時候看到的?”

她仰起頭,以桀傲不馴、高傲的神情說著,“就是在度假時,我親眼目睹你跟另一個女人開房間,你還說沒有!”

“我說沒有就沒有。”開什麼鬼房間,他明明就沒有這個記憶……等等,度假時?

應翔眉頭蹙了起來,像是想起什麼。

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記起來了。紫羅蘭抿著嬌豔的紅唇。

“你記起來了吧!”她小手緊握成拳,心裏有著濃濃的酸澀昧道。

為什麼她有種想要哭泣的衝動?

紫羅蘭氣自己不爭氣,更惱自己為什麼受到他一言一行的影響。

她不是打算不愛任何男人嗎?不是打算生命中沒有男人的位置嗎?可是為什麼她還會在乎他?明知道男人帶給她的只有傷害,每一個都是喜新厭舊的家夥,為什麼她還要為他的背叛感到傷心難過?

紫羅蘭眼眶有些灼紅。她早知道有這樣的結果了,心為什麼還是充滿酸苦的味道?結果到最後,她的心還是淪陷下去了嗎?

“別哭了。”應翔的手想抹去她眼角的淚水,她卻不領情。

“別碰我!”面對她的倔強,應翔既心疼,又有種想打她小屁股的衝動。這個小妮子難道就不能可愛、坦率一點嗎?

“你看到的女人是不是長發、看起來很撫媚的女人?”應翔深吸一口氣,向她描述。

“沒想到你的記性真好。”紫羅蘭諷刺的說,話裏有著一絲酸味。

“是唐霜。”應翔肯定的說。

除了紫羅蘭,他在飯店裏唯一和女人說話的只有唐霜,難不成紫羅蘭看到他與唐霜走回房間談事時,誤會了他們兩人開房間?

應翔濃眉一挑,勾起瑚i惡的笑容。

“沒想到你到現在還記著人家的名字。”紫羅蘭咬牙的說,小手握起雙拳,很不願意承認自己在吃醋,但是她就是控制不了夾帶著酸溜溜的話吐出口。

“你在嫉妒嗎?”應翔俯下俊顏,笑容有些玩味·“我為什麼要嫉妒?”她冷靜的別過頭,臉頰卻升起可疑的暗紅“你真的沒吃醋嗎?”

“沒有,紫羅蘭迅速的否決。

“我怎麼老聞到一股酸溜溜的味道?”

“那是你的鼻子失靈,該去看醫生了。”紫羅蘭面不改色的說,心跳卻漏了一拍,她微微惱怒的丟給他一個大白眼“你吃醋就坦率一點。”他抬起她的下顎,目光溫柔的看著她柔美的小臉蛋。

此時的她咬著紅唇,流露出一絲脆弱,讓人好想憐惜她。

他的手掌撫著她的臉頰,雪白肌膚白裏透紅。

“我說我沒有吃醋,,紫羅蘭強烈的否認,“還有,把你的髒手給我拿開,不要碰我!”

“小騙子。”

“你才是騙子。”紫羅蘭氣得臉紅脖子粗。

“我和那個女人並沒有什麼。”他的臉靠近她,灼熱氣息輕輕噴在她柔嫩的小臉蛋上。

“你拿這些話去騙小孩吧!”紫羅蘭一臉厭惡。

他們都跑去開房間了,還說沒什麼,鬼才會信!

“她是我的屬下!”見她冥頑不靈,應翔氣得咬緊牙關,差點咬碎牙齒,眼神又惱又怒。

這個女人真的一點都不可愛!偏偏他就是捨不得她。

是因為孩子嗎?這是他第一千零一次問自己。

應翔曉得不純粹是如此,他想要的就是她。

雖然他曾經想過逃離,卻又忍不住被她吸引。

這次真的是賠慘了!應翔在心裏歎息,不單是賠上他的厭情,還賠上他往後的人生。他卻甘之如飴被小孩及女人綁住,不過最重要的是先搞定孩子的母親。

“原來你和你的屬不在搞曖味關系。”

“紫、羅、蘭。”他咬牙的說:“你別逼我發火!”

“既然如此,請你拿出證據。”紫羅蘭根本不畏懼他的怒火,她挺直背脊,美目一瞬也不瞬的凝視著他。

“證據?什麼證據?”應翔眯起雙瞳。“人證。”

“你要我把人叫過來對質?”

“沒錯!”紫羅蘭點頭。

“就算我把人叫過來,你會相信嗎?”他的臉孔在眼前放大,“你會懷疑我跟對方串供嗎?”紫羅蘭猶豫了一會兒,然後說:“是不是串供,我聽得出來。”雖然她也會懷疑,但是她想給他一次機會。

真是矛盾的心態。紫羅蘭低著頭,臉上露出苦澀的笑容。

她嘴裏說不信任他,對他沒任何感覺,但是到最後還是忍不住想替他找借口開脫。

但就並把事情搞清楚,他們還會在一塊嗎?她會接受他嗎?連她自己也沒有個底。

“很抱歉,她人在國外還沒回來。”

“我可以跟她預約時間。”

“我不知道她什麼時候回來,回來的時問也沒有一定。”應翔皺起眉頭。他是不是該為自己的私事叫唐霜回來,可是她正在出任務……

“姓應的,你為何老是找借口?難不成你全是騙我的嗎?”紫羅蘭冷笑著,心變涼。

她原本想相信他,可是他總是顧左右而言他。

“我沒有騙你。”應翔狠狠的皺起眉頭,突然不知道該從哪裏說起才好。

“你給我滾!”紫羅蘭命令著。

她不想再看到他!他讓她失望透頂。

“我不會走。”應翔仍豎立在她面前。

“你走呀!”紫羅蘭氣急敗壞的說。

她又惱又氣,不想讓一個該死的男人破壞她甯靜的生活,她只;有小孩、有姐妹們就夠了。

“你需要我。”

“我不需要任何人。”紫羅蘭拒絕。

“是嗎?”他的目光突然停留在她的小腹上。

紫羅蘭忍不住抱著肚子往後退,“你看什麼?”

為什麼他看向她小腹的目光怪怪的,好像知道……不可能!

紫羅蘭拒絕相信這件事。

他怎麼可能知道?

當初她為了要懷孕,欺騙他自己有吃避孕藥,他應該不會想到她肚子裏有孩子才是。可是為什麼她有一種很不安的預感?

“我在看你的肚子。”

他的話讓她毛骨悚然。

“你看我的肚子幹嘛?”他該不會知道了吧?但是怎麼可能?

“我記得·…“”應翔傭懶的開口。

隨著他的話,紫羅蘭的心開始忐忑起來。

“記得什麼?”她全身寒毛豎起,眼眸幾乎不敢接觸他的。

“我好像沒有做任何的防護措施。”

紫羅蘭吞咽著口水,頭垂著好低。他該不會發現什麼吧?

不可能!只要她不承認,他又拿自己如何呢?

“那叉如何?我已經服了避孕藥。”

“但避孕藥不是萬能的,你的肚子……”

“我的肚子沒有孩子。”不等他把話說完,紫羅蘭堅決的否認。

“你敢對天發誓?”應翔的臉逼近她。

看出他的嚴肅及眼中隱隱跳躍的怒火,她不懂他在生什麼氣?

紫羅蘭覺得更不安了,為什麼他要她對天發誓?

“我為什麼要對天發誓?”

“不發誓就代表你心虛。”他咬牙切齒的說。她還想裝傻裝到什麼時候?

“我心虛什麼?”她不停的往後退,他一步步向她逼近,讓她更加焦慮極了。

“你自己曉得。”他只不過要她承認,至少他有種被尊重的感覺。

“曉得什麼?”紫羅蘭臉上有隱不住的心虛。

“要我說出來嗎?”應翔冷冷的說。

她的表情有些驚疑及不確定,他到底知道什麼??

第十章
“該知道的都已經知道了。”應翔淡淡的說,臉上露出一抹自嘲的笑容。

紫羅蘭的心不斷往下沉。

“你指的到底是什麼?”紫羅蘭驚叫的問著。

“我的意思還不夠明顯嗎?”他拉扯著她的手臂,一用力,她整個人便投進他的懷裏,大手撫摸著她的小腹。

“你……”紫羅蘭渾身一僵,錯愕萬分的緊盯著他。

他真的知道?

“為什麼……”他會曉得這件事?

“為什麼我會曉得嗎?”應翔勾起她的下巴,看著她困惑的眼眸中倒映出他的身影。紫羅蘭的表情變化萬千,有著迷惑、不解及更多的畏懼。她說不出話來,好一會後,才擠出幾個字。

“你想怎麼樣?

“你問我怎麼樣?”

“沒錯!”紫羅蘭神情變得嚴肅,下意識的護著自己的肚子。

“應該是你想怎麼樣吧?”他逼問著。

“什麼我想怎麼樣?我不想怎麼樣,我不是你的誰,你也不是我的誰。”

“那孩子呢?孩子怎麼辦?”應翔語氣輕柔的問著。

聽到他提起孩子,紫羅蘭有一抹心痛。

原來他的目的只是孩子嗎?

紫羅蘭深吸一口氣,“很抱歉,孩子是我的。”

“你別忘了,孩子我也有一份。如果不是我,你會有孩子嗎?”應翔諷刺的說。

想到她只要孩子,不要他,他的心裏就有一股怒火想宴宣洩。

“孩子只屬於我一個人的。”紫羅蘭像刺蝟般,小心戒備的看著他。

“你這個女人,要不是因為孩子……”他鐵定會狠狠揍她的小屁股!

但是這句話在紫羅蘭聽來卻完全變了調。原來他來找她,只是為了孩子。

她高傲的仰起小腦袋,“我不知道你是從哪得來我懷孕的消息,但是孩子我不會給你的,你也休想把孩子從我身邊搶走。”

“你說這些會不會太早了?孩子都還沒出生,就連你的肚子也還沒有隆起。”應翔怒火中燒的低吼著。

該死的她開口閉口就是孩子,難道他在她心目中一點都不重要?

“我不管!”

“你這個……”應翔快氣死了。他不知道這個女人腦袋裏到底裝什麼?難道她腦子裏只有小孩嗎?

就在他考慮是不是該掐死她時,他的手機響起,他沒好氣接了起來,“喂!”

“頭兒,快來救我……”手機另一頭傳來一個女人的呼救聲,讓應翔臉色一變。

“等一下……”他的話還來不及說完,手機喀的一聲就斷線了。

紫羅蘭看到他的臉色是前所末有的凝重,忍不住問著,“那個女人是誰?”

“就是你在飯店遇到的那個女人。”

“她叫你去救她……”如果不是關系親密,也不會打電話跟他求救吧!應翔心想糟糕,瞧紫羅蘭的臉色,這下子他與唐霜的關系就算跳到黃河也洗不清了!

“你……算了,等我回來再說。”應翔懶得浪費唇舌,反正等到把唐霜救回來之後,再由唐霜來解釋好了。

見他連解釋都不願意就走向門口。她突然感到心碎,忍不住又問著,“你要上哪去?”

“唐霜有危險,我要去救她!”

望著他絕塵而去的背影,她覺得很心酸、很心痛,差一點就脫口而出,教他如果要去就不要回來的話。

她是怎麼了?紫羅蘭心煩意亂的想著,自己什麼時候也變成這種無理取鬧的女人?

該死的男人!她絕對不要因為他而亂了自己的生活步調。

“小蘭,他人呢?”

已經有好幾天都沒有見到應翔的身影,桃花不由得好奇的問著。

“誰?”紫羅蘭漫不經心的吃著晚餐,臉上有著隱藏不住的疲倦。

不知是不是懷孕的關系,她開始覺得有點累,甚至煩心、焦慮,她死不承認有一部分也是因為應翔那男人的關系。

“姓應的小子。”

紫羅蘭的身子微微一僵,睇給桃花沒好氣的目光,“你提起他幹嘛?”害她都沒有胃口了,如果不是惦記著肚子裏的孩子需要營養,她根本不想再繼續吃下去。

已經要當母親了,她不能再這?任性。她告訴自己,然後一口一口把食物咬碎,吞進去。此時,她的心中有一股淡淡的失落感。

如果應翔在身邊會不會好一點呢?

別傻了!

紫羅蘭否認這種想法。他在身邊只會更加讓她心煩意亂。

“我只是很好奇,他沒找你嗎?”

“說到這裏……”紫羅蘭眼睛微眯了起來,語氣低沉的問著,“我不是把他交給你嗎?為什麼他還跑來找我?”

桃花聳肩,“我怎麼知道他會跑去找你?”

“那你還問我為什麼他沒來找我?”

“咳!”桃花輕咳了一聲,眼珠子骨碌碌的轉動著,“沒有哇他有和我說過他堅持要找你'我又有什麼辦法?”

她一臉無辜,像是在說不是她的錯一樣。

“算了!”紫羅蘭也不想在這件事情上計較,反正以應翔的個性想也知道就算她派桃花過去,他也會找上門來。

“那這幾天應翔為什麼沒找上門來?”桃花小心翼翼的問著。

“他跑去和別的女人卿卿我我了。”紫羅蘭撇著嘴角。

“什麼?”桃花尖叫,露出錯愕的表情,“怎麼可能?”

“為什麼不可能?”紫羅蘭眯起眼眸注視著桃花,“你的意思是我在說謊囉?”

“我哪有?”桃花替自己叫屈,“他明明跟我保證過他絕對不會辜負你,也不會對你始亂終棄。要是我一開始就知道他是那種男人,就不會把你送到他面前……”

桃花一口氣說了一堆,卻不知道自己已經把該說的跟不該說的,全都一次爆出來。

“你剛說什麼?”她有沒有聽錯?桃花把她送到應翔面前?這是怎麼一回事?她突然想起應翔曾經對她說過奇怪的話,他好幾次都認為她是別有目的的接近他,難不成他知道?

她渾身緊繃,瞪大美目的看著一臉心虛的桃花。只見桃花~薊恨不得逃之天天的模樣,臉上有著勉為其難的笑容。

“啊!我突然想起有事情,我先離開了。”她的屁股還沒來得及離開椅子,便聽見紫羅蘭的命令。

“坐下!”桃花全身僵直,望著紫羅蘭不怒而威的臉孔。

慘了!桃花在心中哀歎著,她真的是自尋死路。

“小蘭……”

“不要叫我!”紫羅蘭憤怒的說:“我是你的姐妹,你怎麼可以設計我?”她感到又傷心又生氣,桃花的作法太過分了!

難怪應翔會知道她懷孕,根本是桃花去通報的……一想到這,她就一肚子火。

“這不是設計!”桃花抗議著。“不是設計又叫什麼?”

“我是在替你尋找幸福,再說,我只不過是給你機票和住宿卷,又沒有教你去招惹應翔,而應翔也知道我們的計劃,是他自己要跑去招惹你的,又不是我們的錯。”

“我們?”紫羅蘭眯起眼眸。“啊!”再次發覺自己失言,桃花馬上閉上櫻桃小嘴,骨碌碌的眼珠子轉個不停。

“你說的我們是什麼意思?還有誰?”

“就、就是我的末婚夫……”桃花低頭?嚅的說。

“未婚夫?”紫羅蘭瞠目結舌,“你什麼時候有未婚夫,我怎麼一點都不曉得這件事?”

“我沒告訴你,你當然不知道,別說是你了,玫瑰、牡丹、薔薇還有百合和茉莉她們都不知道。”

“為什麼要隱瞞著我們?”紫羅蘭不解的看著桃花。

如果她跟她們說的話,她們會真心祝福她,可是她為什麼要搞得這麼神秘?

“還不是因為……”

“因為什麼?”紫羅蘭沉著小臉蛋逼問著,想到自己竟然上了桃花的當、被她設計,她的心裏就十分不舒服。

想來應翔也是如此吧!要不然當時他怎會一直以為她接近他是有目的的。可是他知道後,又為什麼要來接近她?

她迷惑了,搞不懂他的心思,內心酸苦交雜。

‘因為你們都不願意結婚,我怎麼敢結?再說,我曾經答應過母親……”

“答應過母親什麼?”紫羅蘭微微一愣,“在你們還沒結婚之前,我不能嫁!”

“什麼?”紫羅蘭錯愕萬分,“這……這怎麼可能?”

“為什麼不可能?母親說你們都是內心十分孤單的女孩,她怕你們找不到末來的另一半,吩咐我一定要想辦法幫你們找到幸福,我才可以結婚,所以我當然要把你們幾個嫁出去才行。”

紫羅蘭感到哭笑不得,但也有更多的厭動。

桃花繼續碎碎念著,“你不知道我有多哀怨?鷹崎整天對我擺著臉孔,再不把你們幾個嫁出去,他老大爺會很不爽。”

“因此你才沒計我嗎?”紫羅蘭表情冷淡,瞧不出她的思緒,桃花絞著手指,臉上流露出不安。

“小蘭,你生氣啦?”

“是你會不會生氣?”桃花反問。“你不喜歡應翔嗎?”

“這跟喜歡是兩回事。”紫羅蘭臉兒有些窘紅。

“至少你不討厭他是不是?要不然怎麼想生不他的孩子?”

“桃花,我還沒跟你算你跑去向應翔通報的仇。”紫羅蘭老羞成怒,擺明了不想繼續這個話題。

桃花吐吐舌頭,知道紫羅蘭生氣是為了什麼,還不是因為害羞·她正想調侃紫羅蘭時,她的手機響起,聽到熟悉的旋律,她馬上接了起來。

要是慢一步,那個嘮叨的男人又要對著她碎碎念了。

“崎,有什麼事嗎?”桃花用輕快的語氣問著。

電話另一頭不知道傳來什?話,只見桃花的臉色突然變得很凝重。

過一會後,桃花掛上電話,一臉嚴肅的對著紫羅蘭說:“小蘭,你昕我說……”

“嗯?”她困惑的看著桃花·桃花有些緊張,不斷的舔著幹澀的唇瓣。 。

“剛才鷹崎……就是應翔的好兄弟,也是我的末婚夫……”

“不用解釋了,直接說有什麼事。”

桃花深吸一口氣,一鼓作氣的說:“應翔生命垂危,人在加護病房,需要你過去一趟。”

紫羅蘭的臉色立刻變得慘白。

人是不是總要等到失去時,才知道自己失去什麼?

紫羅蘭望著躺在病床上的男人,腦海一片空白。

她不知道誰在她的耳邊說了什麼,也不知道自己待在病床前多久了,只是眼神呆滯的看著躺在病床上,渾身包裹著紗布的男人。

他怎麼會變成這樣?

“應翔是為了救回出任務被捉的屬下,所以全身中了七顆子彈,不過還好,子彈不是打在重要部位,只要挖出來,等傷口愈合就行了。可是他失血過多,能不能渡過危險期、睜開眼睛,就看他自己的求生意志了。”穿著白袍的醫生在病床前說著。

紫羅蘭什麼也聽不進去,她的心好冷,像是被挖空般。

她不知道自己該有什麼反應,就連眼睛也是幹澀的,她哭不出來。

“對不起!都是我的錯,都是我害頭兒的。”一個她在飯店裏看過的女人走了過來,在她面前忏悔著。“頭兒要我在你面前向你解釋清楚他沒有背叛過你,他還說他愛你!”

愛她?紫羅蘭渾身一顫,頓時,喉嚨像是被什麼東西梗住,她吐不出來話,喉嚨好痛,心也跟著在痛。

這是對她的處罰嗎?

處罰她不肯面對自己的心,結果卻要失去他?

終於,病房內變安靜了,病房裏只剩下她和他兩人。

她看著臉色蒼白的應翔躺在病床上,就怕心跳圖發出急促的聲響。

“你這個笨蛋,還不快醒來。”她由上往下俯瞰著他,他仍閉著眼睛動也不動。

她的淚水滑出,一滴、兩滴落在他的臉頰上。

她終於發現她好害怕失去他j她忍不住啜泣著。

“你這個笨蛋快點醒來,難道你不要我跟我們的孩子了嗎?”她抱住他,全身在顫抖。

他仍是沒有任何的反應。

紫羅蘭哽咽的說:“如果你醒來的話,我就答應你,永遠永遠和你在一起,不要分開好不好?”

他沒有回話,讓紫羅蘭的心好痛。

“我答應你,只要你醒來,你說什麼我都答應,所以你千萬不能死,要不然……”紫羅蘭不敢想像結果,心像是被撕碎般。

“什麼都答應嗎?”

男人的聲音陡然響起。

“我什麼都答應,只要你醒過來。”紫羅蘭哽咽的說,沒有發覺到任何不對勁的地方。.

“真的?’i紫羅蘭渾身一僵,她抬起頭看到原本躺在病床上昏睡的男人睜開雙眼,不禁愣住了,腦海一片空白,似乎無法理解是不是奇跡發生了?

“你……”她說不出話來,眼眶還掛著淚珠。

“別哭。”應翔心疼的抬起手臂,替她抹去臉頰上的淚痕。

紫羅蘭僵住了,因為他抬起的是中彈的手臂,照理來說,他應該會喊疼才是,怎會這麼輕松……

這時,她了解一件事一一

她被騙了!

“你……你竟然聯合其他人一起騙我!”

她氣得想拂袖而去,但是應翔早一步拉住她的手臂,不讓她離去,他用力一拉,她整個人就撞進他的懷抱中,他立刻悶哼一聲。

“你……”紫羅蘭想要罵人,卻看到他胸口上的繃帶竟然出現紅色暈染,腦海頓時一片空白。

“你別動,你再掙紮的話,我的傷口會裂開。”應翔有氣無力的道。

她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見到他傷口裂開,繃帶出現血跡.不禁還是心軟了,“你給我解釋清楚,這是怎麼一回事?”

“就是我沒病危,只不過是受了一點小傷,被抬進手術室,而桃花說得誇張了一點。”雖然不喜歡桃花的設計,但是他不得不承認她這一次做得對極了!

“又是桃花’紫羅蘭咬牙恨恨的說。

“我還得感謝她才是,如果不是她,我怎麼會知道原來你這麼愛我。”應翔露出得意的笑容,目光.

紫羅蘭的臉頰一下子變得通紅。狼狽的別過頭去。

“你別往臉上貼金,我只不過是因為……”她說不下去了。

“因為什麼?”應翔好整以暇的問著,手指磨蹭著她的嘴唇,笑得好滿足。“既然你沒事,我要走了。”紫羅蘭臉紅不已,恨不得拔腿就跑,離開這個令她尷尬的地方。

“誰說沒事?我的身體還好痛,中彈的地方在流血,要是不小心一命嗚呼怎麼辦?”應翔使出苦肉汁,吃定了她吃軟不吃硬的個性。

“放心,你是禍害遺千年。”

什麼禍害?應翔心裏有些郁悶。

突然問,他眼中閃爍著詭?的光芒。

“我剛才聽到有人說想要永遠永遠和我在一起……”

聽見他重複她剛說的話,她恨不得在地上挖個洞鑽進去·“夠了另日再說了。”她氣得直眺腳。“你害羞了嗎?”

“我是笨蛋才會相信你!”紫羅蘭氣急敗壞的說。

話才剛完說,應翔便用唇堵住她的,把她吻得手腳發軟,癱軟在的懷中。

“我愛你!”他直接吉明。

“你說什麼?”她的身子陡然變得僵硬。

“我愛你。”應翔再重複一遍。

紫羅蘭凝視著他,良久之後,她才從雙唇問擠出這句話。

“你別開玩笑了。”

“我沒開玩笑,早在遇見你時,我就已經被你吸引,明知道你是毒,還是忍不住湊上前去。”應翔深情款款的說:“在這次的任務中,我的差一點就回不來,我腦海裏想的,全都是你的身影。”

“你不是因為孩子才想接近我?”

“你以為一個孩子綁得住我嗎?雖然我知道你有了孩子,還是選噶開我時覺得很生氣,可是我只要一想到孩子有你的樣貌,我就捨得,那是因為你的關系。”應翔在她的耳邊低語。

“你巧言令色。”她冷冷的指出。應翔挑挑眉,“沒錯!”

“你以為我會心軟嗎?”紫羅蘭抿著紅唇。

“你說過我們會永遠在一起。”應翔指出她剛說的話,笑著捉住她的手。

“哼,紫羅蘭倔強的甩開他的手,但他依舊不願放棄,緊緊握住小手,十指栩扣。

“我發誓我會一輩子牽著你的小手。”聽到這句話,紫羅蘭微微一感覺到他手指的力道,心滑過一股甜蜜。

“我可沒說我愛上你。”

“我知道。”

“孩子要從你的姓也可以,只不過我不想結婚。”

“不行,我不能讓自己的孩子變成私生子。”應翔嚴肅的堅持著,自顧自的說著,“等到孩子生下來,婚禮與滿月禮一起辦。”

她有答應嗎?她丟給他一個大白眼。

要她點頭嫁給他?他慢慢等吧!

~♥ The End ♥~

 

 

4B257564235.gif

 

購物中心本月促銷特惠

 

發燒鑑貨團 0179.gif
每天精心挑 選的優惠0179.gif
特價下殺的 數位相機及攝影機
精品/手錶 / 品牌旗艦
居家生活
交通/美食
視聽家電
禮物與飾品
美妝保養
電腦資訊與 消費電子
好書共享/熱 門書籍
服裝鞋包配 飾
ivip介紹
小遊戲分享 快來打發時間吧
集點王介紹 、教學、問與答
通路王介紹

 

大帥哥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