勾引玫瑰(唐菱)
她的一句「我才不會那麼倒霉!」勾起了他的興趣
發誓要讓她這朵美艷多刺的玫瑰拜倒在他的西裝褲下
沒想到他還沒來得及對她伸出色色的魔掌
就先被她一連串不怕死的行動嚇到差點心跳停止!
這個小妮子,他真該教教她「小心」這兩個字怎麼寫!
無奈她卻不領情,甚至嫌他是個愛碎碎念的老男人
靠!她事事愛與他唱反調也就算了
他唯獨不能忍受她居然和他的敵人「眉來眼去」
乾脆在她身上標示「所有權」,省得自己整天提心吊膽
正當他開心的沉醉在抱得美人歸的喜悅中
一個程咬金半路殺了出來,把她氣到躲得不見人影
唉!這下可糟糕了,觸碰到她的「禁忌」
他又得開始想計謀,好再次贏得「玫瑰」芳心……

楔子
  宴會中笑語喧嘩,男人西裝筆挺,女人爭奇鬥艷。

  「社交圈中有七朵花,玫瑰、牡丹、薔薇、桃花、百合、茉莉及紫羅蘭,她們個個可都是大美人。」一名男人流口水道。

  「嘻!憑你釣得上她們嗎?」另一名男人取笑道。

  「不試試怎麼曉得?」

  一群男人開始吵了起來。

  他們沒有看到一名美艷萬分的女人就站在後面,滿臉鄙夷的看著他們,冷冷哼了一聲後,便走進會場。

  「玫瑰,你怎麼了?」紫羅蘭好奇的問道。

  玫瑰怒氣沖沖的道:「外面有一群色狼在談論我們。」

  「這又不是第一次,你在生什麼氣?」

  「我就是討厭!」玫瑰咬牙切齒的道。

  紫羅蘭搖搖頭,「你再這樣下去,可是會交不到男朋友。」

  「交不到就交不到,反正這個世上沒有好男人。」玫瑰噘起小嘴。

  「你的想法太偏激了吧!」

  「這是實話。」玫瑰的表情相當認真,「況且我就算嫁不出去,桃花也不會趕我走。」

  「難不成你想賴在桃花身邊?」紫羅蘭取笑道。

  「也未嘗不可,反正我可以替她打理公司。」

  「你呀!想太多,到時第一個出嫁的可能就是你。」紫羅蘭竊笑起來。

  「不可能!」玫瑰反駁的道。

  「越說不可能的人就越有可能,難道你沒聽說過這句話嗎?」紫羅蘭輕聲細語的道。

  玫瑰氣得直跳腳,「我才不會那麼倒楣!」

  正在談話中的玫瑰和紫羅蘭沒有注意到一名男子就站在角落,把兩人的對話全聽了進去,他勾起一個邪魅的笑容,興味盎然的注視著那抹火紅的身影。

  不可能那麼倒楣嗎?

  呵呵!那朵艷紅的小玫瑰吸引了他的目光,他絕對會讓她的惡夢成真!

第一章
  「好熱!」玫瑰用手搧著風,不敢相信自己會來到拉斯維加斯,這裡可是她最懼怕的沙漠。

  她不禁想起二十四小時前,她與桃花之間的對話--

  「什麼?要我去拉斯維加斯談合作案?」玫瑰大叫。沒想到桃花竟然指派給她這個任務。

  「玫瑰,抱歉!我的身體不舒服,所以......」桃花楚楚可憐的道。

  「為什麼不叫紫羅蘭?」

  「她要在公司裡坐鎮。」

  「牡丹呢?」

  「你明知道她對公司一點興趣也沒有,她說她比較喜歡當藥劑師,自食其力。」桃花歎息。

  「那......那茉莉呢?」

  「你敢叫茉莉嗎?」桃花一臉哀怨的看著她。

  玫瑰猛打一個哆嗦。她哪裡敢,茉莉這麼冰冷,誰敢靠近,只怕會被冰得嚎天喊地。

  「下一個,百合。」

  「百合?我不放心她。」桃花搖搖頭。

  「可是她明明只是在扮嬌弱,事實上她比任何人還要強壯。」玫瑰抗議道:「你明知道我最討厭熱,還要我去沙漠......」

  「要不然你去跟百合說。」桃花一副商量的語氣。

  玫瑰把未說完的話嚥了回去,表情有些頹喪,「我不想被百合的眼淚給淹沒。」

  那女人可以用楚楚可憐的眼眸看著她,讓她心生罪惡感,再不行,就用淚水攻勢,足以把人淹沒到喊救命。

  「那剩下一個,薔薇呢?」

  「你找得到她嗎?」桃花眨眨無辜的眼眸。

  「算了、算了。」玫瑰擺擺手,有氣無力的道:「以她的個性不知道跑去哪了,要找她也很難。」

  「那就剩下你了。」桃花坐在床上歎息。

  玫瑰頓時無言以對。

  「所以只有我和那個協什麼公司的談合作?」玫瑰覺得很不可思議,怎麼桃花身體一舒服,所有人都不見了?

  「是協力企業集團。」桃花糾正道。

  「不管是什麼,我一定要去嗎?」玫瑰嘟起小嘴,露出可憐兮兮的表情。

  「唉!你要是不去的話,我只好抱病上陣了。」桃花話說完,正準備起身時,玫瑰立刻七手八腳阻止。

  「不行!你不能起來!」要是讓其他姊妹們知道她還讓有病在身的桃花工作,一個個鐵定會將她給斃了。

  其他五個人看起來像朵嬌滴滴的花朵,一旦拿起槍、拿起刀子,可是絲毫不遜色。

  「那......」桃花帶著懇求的日光,讓玫瑰投降,很難說個不字。

  「我去就是了。」玫瑰的語氣充滿無奈。

  回憶到這,玫瑰依舊滿臉哀怨。

  此時的她正坐在麥凱倫國際機場前面等待著,可是等了好久,卻不見協力企業集團派來的人的蹤影,讓她差點發火。

  協力企業集團的人到處在搞什麼鬼?不是說要來接機嗎?為什麼到現在,別說人影,就連車子也不見蹤跡?

  氣死人了!玫瑰恨恨的跺著腳。她真想掉頭馬上搭機返回台灣。

  再不來,就別怪她先走人!

  玫瑰微嘟起小嘴氣呼呼的模樣,實在很可愛,她現在的樣子全落在一名男人的眼中,他帶著一副黑色墨鏡,靜靜的靠在另一邊門口,嘴角微勾了起來。

  她比起兩個月前更加美艷動人了。

  「不管了!我要先走了,管他什麼協力公司,詛咒他們去死!」玫瑰怒氣沖沖的道。

  她招了一輛計程車,打開車門鑽進去時,手臂突然被握住。

  不等她有反應,男人將她拉了出來,遞給司機十塊錢美金,然後用流利純正的美語道:「不好意思,她不需要計程車。」

  「你是誰?」玫瑰掙脫男人的掌控,虎視眈眈的看著他,像極了小野貓在盯著獵物。

  男人莞爾一笑,自我介紹著,「玫瑰小姐你好,我是來接你的人,我的名字叫秦笑天。」

  玫瑰臉色陰霾的道:「我不管你叫什麼名字,反正快帶我到車子裡,我快熱死了。」說完,美麗的五官跟著扭曲,眉頭緊蹙起來。

  她覺得很熱,熱到想抓狂。

  「我覺得你需要的是一瓶水。」秦笑天笑著道。

  「你少說廢話,到底走不走?」炎熱的天氣,熱得玫瑰好不耐煩。

  「我只是好心的建議。」

  「你好多廢話......」玫瑰突然一陣昏眩,差點倒了下去。

  奇怪?她怎麼......

  還來不及想清楚,黑暗快一步降臨,她的腳一軟,身子迅速往下墜。

  這時,玫瑰意識模糊的感覺到她被人支撐了起來,耳邊傳來那名叫秦笑天的男人沒好氣的聲音。

  「你別亂動,你已經熱到中暑了。」

  廢話!她當然知道。

  玫瑰很想瞪他,因為都是他的錯,要不是他這麼晚來接機,她怎麼會熱到中暑?

  可是她的眼皮變得好重,黑暗很快的就吞噬了她所有的知覺。

  「唉!你這朵小玫瑰,就是愛逞強。」

  在墜入黑暗前,她聽到男人的歎息聲。

  你這個混球!還不都是你的錯!玫瑰惡狠狠的詛咒道。
  
  「你好點了沒?」秦笑天看著躺在駕駛座旁的玫瑰,她在昏迷沒幾分鐘後就清醒了過來。

  「一點都不好,我快死了。」玫瑰有氣無力的道,惹得秦笑天感到好笑不已。

  「你別說死不死的,只不過是中暑。」

  閉著眼睛的玫瑰沒有看到秦笑天正用關愛的眼神看著她。

  「我天生就怕熱。還有你!為什麼這麼慢才來接我?」她發洩自己的不滿。

  「我早就來了。」

  「什麼?」玫瑰立刻爬了起來,睜大眼睛看著他,抱怨的道:「你既然來了,為什麼不叫我?」

  秦笑天無辜的聳著肩膀,「我以為你會來找我,我在等你什麼時候才會看到我。」

  「我怎麼知道你是誰?」玫瑰抓狂的道。她被熱了老半天,他竟然站在一邊看好戲?她有種想扁這男人的衝動。

  「我記得桃花應該有給你我的照片,她應該有告訴你照片上的男人會來接機吧?」秦笑天漫不經心的道。

  「我根本看也沒看,就扔到一旁去了。」

  聽到她這麼說,秦笑天的臉色變得很難看,「沒想到我長得這麼不入你的眼。」

  他在笑,但笑容很猙獰,看得出來他十分不爽。

  但玫瑰一點內疚也沒有,「我中暑都是你的錯!」

  他看著她,突然安靜了下來,表情肅穆得讓玫瑰有些不安。

  然後他歎了口氣,幾乎是喃喃自語的道:「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什麼意思?」玫瑰聽到這句話,像只被踩到尾巴的貓咪一樣跳了起來。

  「你體弱多病就應該好好休息。」秦笑天將她推回座椅,同時丟了瓶礦泉水給她。

  「我們能不能起程了?」

  「你有這麼急嗎?」秦笑天看了她一眼。

  玫瑰嘴裡嘀咕著,「我想趕快回到飯店沖個冷水澡,全身黏答答的,難過死了。」

  「好吧!」秦笑天苦笑,「原來我的魅力比不過冷水澡。」

  沒想到她情願回飯店,也不願與他多相處。

  遇到這朵沒情趣的玫瑰,秦笑天頓時有種無力感。  

  「對了,你叫什麼名字?」玫瑰想起在機場時他有自我介紹,但她根本沒有聽進去,因為她熱得想扁人。

  現在車子裡有冷氣,總算想起他的存在。

  「你忘了嗎?」秦笑天嘴裡在抽搐。

  這個可惡的女人,連名字都沒有在聽。

  「嗯!我忘了。」她還大言不慚的承認。

  秦笑天在心中暗暗發誓,以後他要讓這女人哇哇大叫,又對他無可奈何,以報今天的仇!

  「我的名字叫秦笑天。」

  「秦笑天?好怪的名字。」玫瑰點點頭,「我記住了。需要我自我介紹嗎?」

  「不用。」秦笑天沒好氣的拒絕。

  「為什麼?」玫瑰充滿好奇。

  「因為我知道你是誰,才不像你,連接自己的人是誰都不曉得,白站在一旁老半天還中暑。」秦笑天惡意的諷刺。

  「這還不是你的錯!」玫瑰指責著,「若不是你呆站在一邊,不把我給領走,我怎麼會......」

  就在這時,玫瑰瞄到車旁的後視鏡,看到一台黑色轎車駛近,似乎有什麼東西閃了一下。

  她直覺的轉動方向盤,「小心!」

  砰的一聲,車窗玻璃破了,車子在道路上打滑。

  秦笑天連忙踩煞車,車子轉了幾圈才停了下來。

  輪胎摩擦地面發出尖銳的聲響,還隱約聞得到一股燒焦味。

  「該死!」秦笑天低聲詛咒。

  「我才要說該死好不好?」玫瑰抱怨的道:「怎麼一到拉斯維加斯就一堆衰事,我鐵定與這裡犯沖。」

  她怒氣沖沖的把安全帶拔開,看到兩個人從黑色轎車走下來。

  「小心點,對方有兩個人。」玫瑰小心的叮嚀。

  「應該是我叫你小心點才對。」秦笑天皺著眉頭,掏出腰際上的手槍,把彈匣塞了進去。

  「哼!可別小看我。把手槍給我。」她伸手跟他要手槍。

  秦笑天毫不客氣的把一支手槍扔給她。

  玫瑰一拿到槍,就像變了個人似的,充滿自信和詭譎的邪魅感。此時的她才是真正的玫瑰。

  她的目光閃爍著興奮,笑著輕拍他的肩膀。

  「咱們來比賽,看能打掉幾隻如何?」

  敢情她把這件事當作遊戲了?秦笑天苦笑。

  他拉住躍躍欲試的玫瑰,突然低下頭親吻她的紅唇。

  玫瑰愣住了,身子變得僵硬。  

  「小心點,我不希望你的身上多了個彈孔。」秦笑天看到她呆愣的模樣,得意極了,語氣則是多了一絲擔憂和憐愛。

  「你竟然吻我!」玫瑰像顆炸彈爆炸,差點就要用手槍指著他的鼻子。

  但更多詭異的心情在蔓延,她竟然感到一絲興奮和喜悅?

  「我這是在關心你。」秦笑天理直氣壯的道。

  「去你的關心......」她的話還沒說完,便聽到子彈掃射的聲音。

  兩人低下頭,車窗玻璃破了一地,砸得他們滿身。

  「你要在這個時候計較這個嗎?」秦笑天慵懶的問道,絲毫不把眼前的危機放在眼底。

  「你......」玫瑰氣得小臉扭曲,「等會我跟你沒完沒了。」

  「我會等你。」秦笑天露出潔白牙齒道。

  這下子他總算扳回一城了。

  「走!」兩人分別把車門踹開,子彈全打在車門上。

  玫瑰瞄準射擊,一名穿著黑色西裝的男子腿部立刻中彈,他彷彿發了瘋似的狂怒掃擊,子彈砰砰砰的像是放煙火的聲音。

  玫瑰趕緊躲進車內。

  「你沒事吧?」秦笑天看見她的舉動,眉頭皺了起來。

  「還好,我沒事。」玫瑰生氣了,這個臭小子害她這麼狼狽,她絕對不會放過他。

  「如果不行,就別逞強。」

  「那是你吧!」玫瑰沒好氣的回嘴,但他語氣中的關心,讓她的心軟了一半。

  其實他人還挺不錯的,只是有點嘮叨。

  「解決一個,剩下的我來解決吧!」秦笑天建議道,卻絲毫得不到她的感謝。

  「不用,我來解決。」玫瑰話說完,等到子彈聲稍微停歇後,便衝了出去。

  「玫瑰!」秦笑天嚇得心跳差點暫停。

  砰的一聲,玫瑰瞄準了腿部中彈的西裝男子手掌,接著開槍,隨即聽見西裝男子的慘叫聲,槍掉在地上。

  另一名男子見情況不對,拿著槍掃了過去,玫瑰立刻在地上打滾躲避。

  眼看子彈要掃射到玫瑰身上時,一聲槍響,只聽見男子哀號一聲,然後躺在血泊中呻吟。

  「好險!」她拍拍身上的灰塵站了起來。

  秦笑天沉著一張臉,眼神充滿陰霾的走了過來,二話不說的輕輕打了她一巴掌。

  玫瑰愣住了,她睜大眼睛,不敢相信他竟然打她!

  「你竟然打我!」她的俏臉往下沉,眼中升起狂怒的火焰,她氣壞了,咬牙切齒的道。

  雖然他打得並不疼,但是她的自尊心卻受損了。

  要是他不道歉,她絕對不會原諒他!

  「你這個笨蛋!」秦笑天氣急敗壞的低吼,手掌緊緊掐著她的肩膀。

  「你為什麼要罵我笨蛋?」玫瑰也對著他怒吼,仰著滿是倔強的小臉蛋,就算肩膀疼痛不堪,她仍是不願服輸的怒視著他。

  但是她的心有點難過,因為他竟然罵她!

  可惡!她為什麼會感到難過?她唾棄著自己。

  兩人大眼瞪小眼,火爆氣氛一觸即發。

  秦笑天扯著僵硬的嘴角,眼眸變得深沉,語氣冷冷的道:「你難道不知道你做了什麼傻事嗎?」

  「我做了什麼傻事?」她反問他。

  他看著她充滿怒氣和不解的眼神,皎緊牙關的道:「難道你不曉得,只差一點點你就被子彈掃到,你簡直是拿你的命來玩。」

  她根本不知道他看了差點心臟停止跳動。

  「我不會被掃到。」玫瑰堅持的道。「我現在不是還好好的站在這?」

  秦笑天的臉孔微微扭曲,「你是拿你的命來賭嗎?」

  「你到底在生什麼氣?」玫瑰不解,這些壞蛋不是被解決了嗎?為什麼他要對著她怒吼?

  她抿著紅唇,越想越生氣。

  秦笑天深吸一口氣,「從現在開始,在我開口之前,你別再跟我講半句話。」  

  奇怪的男人!玫瑰嘴裡嘀咕著,看著身旁開著車子的秦笑天,只見他抿著嘴角,臉色陰沉得可怕。

  更詭異的是,她幹嘛要在乎他為什麼生氣?

  可是她的心中就是有說不出的在乎!

  她到現在還搞不清楚這男人到底在氣什麼?還有,他怎麼知道她會用槍?

  當她跟他要槍時,他竟然毫不猶豫就把槍扔給她。

  他似乎很瞭解她......

  但是,不對呀!

  玫瑰困惑了,沒有人知道她受過槍枝訓練,大家都以為「花園國際集團」的七位總幹事都是手無縛雞之力的嬌嬌女,但私底下每一個人都身懷絕技。

  在她很小的時候,就跟著夥伴們一起接受訓練,因為當初收養她們六人,也是桃花的母親曾經說過,她們必須擁有防身的功夫,避免被偷襲、被暗殺等危機。

  桃花的母親對她們的要求真的很高,就連自己的女兒桃花也不例外。

  這應該只有她們七個人知道,為什麼這傢伙彷彿瞭解自己呢?

  玫瑰起了防備之心,小心翼翼的看著他。

  「你幹嘛一直用那種眼光看著我?」秦笑天回過頭問道。

  玫瑰板著小臉,「你為什麼知道我會用槍?」

  他的嘴角微勾起來,「你發現什麼?」

  「你到底是誰?」是敵人?還是朋友?她全身寒毛直豎起來。

  「你會擔心?」秦笑天發出冷笑聲,任誰都看得出來他還在生氣。

  「我當然會。」

  「你剛才連命都不要了,還會擔心自身安危嗎?」他冷言諷刺。

  「這事跟那事沒關係。」

  「最好是沒關係。你知不知道你剛剛那樣做有多危險?」秦笑天惡狠狠的問道。

  玫瑰嘟起紅唇,「你又不是我的誰,幹嘛這麼嘮叨?」

  她真是想不透,一個大男人怎能比一個女人還要囉唆?

  「你......」他氣得緊握著方向盤。

  玫瑰好擔心他會突然去撞到別人的車子。

  「你別氣,我還在車子上,你想撞車等會再去撞。」她還要小命!

  聽到玫瑰說的話,秦笑天感到很無力,他嘴裡罵道:「你這個笨蛋女人!」

第二章
  搞什麼啊?玫瑰一想到就一肚子的氣。

  她實在搞不懂秦笑天在氣些什麼?壞人都被她解決光了,他還生她的氣,甚至打了她一巴掌。

  玫瑰摸著臉頰,雖然他只是輕輕一揮,打得並不疼,但她感到十分羞辱及憤怒,自尊心受到嚴重的創傷,然而秦笑天那冷淡、嚴肅的表情,卻是她不敢跟他抗議的原因。

  她仍是不解自己做錯什麼?為什麼會引發他的怒火?更重要的是,他似乎很瞭解自己,身手也不像是尋常人,他的身上透露著神秘的氣息。

  不過他把她丟到飯店之後,便開著車子跑得不見蹤影。

  玫瑰心中好哀怨。

  他把她當成什麼了?是貨物嗎?丟了就跑,也不會說一句再見。

  玫瑰越想越生氣,美麗的五官變得扭曲。

  更氣人的是,她好像很在乎他......

  她拚命否認這種感覺,但心中仍是在意。

  就在玫瑰想得入神時,她的手機鈴聲突然響起,嚇了她一大跳。

  「是誰打來的?」  

  玫瑰看著螢幕顯示著紫羅蘭的電話號碼,她按下通話鍵。

  「玫瑰,你人在哪?」

  「我在拉斯維加斯。」

  「你怎會跑到那裡去?」紫羅蘭微感錯愕,「你不是最討厭熱嗎?」

  玫瑰向來最厭惡夏天,更何況是跑到沙漠去。

  「我也不想呀!但桃花生病,我要幫桃花談一件合作案。」玫瑰哀怨的道。她也不想跑到這熱死人的地方。

  「我怎麼會不曉得這件事?」紫羅蘭疑惑的問著。

  「桃花沒說嗎?」玫瑰也覺得好奇怪,桃花怎麼沒告訴她這件事?

  「大概是忘了說吧!」紫羅蘭不是很在乎的道。

  「對了,你打給我有什麼事?」玫瑰很瞭解紫羅蘭,如果沒事,她不會打這通電話。

  「你知道牡丹在哪裡嗎?」

  「我不知道。」玫瑰搖搖頭,「牡丹不是在她的小房間裡研究新藥嗎?」

  「沒有。」紫羅蘭迅速回答,「我找不到她的人。」

  「你可以問看看其他人,百合和牡丹最要好,說不定她會知道。」

  「好,我去問看看。」

  又聊了一會後,兩人便掛上電話。

  正當玫瑰覺得無聊時,門外響起敲門聲,她馬上跑過去把門打開。

  還來不及對他諂媚幾句,教他別生氣,他便先對著她怒吼,「你這個笨蛋,你連問一下是誰也沒有就開門,若我是敵人,你早就已經死了。」
  
  好凶!玫瑰捂著耳朵,眨著無辜的眼眸盯著他。

  秦笑天被她看得渾身不自在,氣氛在這一瞬間變得有些詭異。

  「你在看什麼?」

  「你真的好像老頭子,囉哩囉唆。」她抱怨道,但他的話卻在她的心湖中投下顆小石頭。

  她從來沒有被人這麼念過,雖然很嘮叨,卻有種甜蜜在心中滋長。

  秦笑天眼眸微沉,臉頰青筋在抽動,玫瑰一看就知道慘了,她似乎又惹他動怒了。

  她吐吐粉色小舌頭,慢慢往後退。

  「你知道你做錯什麼事嗎?」

  「我做錯什麼?」玫瑰莫名其妙的問道,她可不覺得自己哪裡做錯。

  秦笑天臉孔微微扭曲,接著二話不說轉身走人。

  他氣惱自己為什麼要在乎她?明明這女人是個折磨精......

  「喂!等一下,別走。」她拉住他的手臂。

  他冷冷的俯瞰著她,不開口。

  突然間,有股冷颼颼的氣息讓玫瑰感覺到寒冷。

  「你在生什麼氣?在判刑之前,你總要讓我知道我犯了什麼罪吧?」玫瑰眨眨無辜的眼眸。

  「你不知道我在氣些什麼?」他咬牙切齒的問道,臉孔扭曲變形,看起來像是恨不得掐死她的樣子。

  「不知道。」她直截了當的道。

  她的坦然讓秦笑天又好氣又好笑,總覺得自己像個白癡似的。

  「不知道你就給我好好想想。」秦笑天扔下這句話,正準備往門口走去時,卻發現她整個人幾乎掛在他的手臂上。

  不等他開口,她直接道:「我不想再想了,我在這裡好無聊,人已經快發霉了。」

  她很自然而然的向他撒嬌,他明明還不是很熟的人,但她沒辦法克制自己的動作。

  「你才待上四個小時。」秦笑天微挑眉。

  「四個小時待在房間裡也是很無聊。」玫瑰無限委屈的道,要不是他命令她別亂跑,她早就開溜了。

  不過她為什麼要這麼乖聽他的話?她低頭沉思。

  嗯......或許是因為她看得出來他對她的關心。

  「你可以看電視。」

  「美國的節目很無聊。」一點都不符合她台灣人的胃口。

  「這裡有台灣的電視台。」他冷冷的道。

  「你在打發我嗎?」玫瑰生氣了,像是拿自己的熱臉去貼人家的冷屁股,「你不想理我就算了,那你也別想管我的事。」

  丟下這句話,玫瑰甩頭走到床上趴下去。

  她可憐的樣子讓秦笑天心軟,目光變得溫柔,把來此的目的全忘光了。

  原本他把她丟到這,是要讓她好好想清楚自己的危險動作,他則開著車子出去狂飆,免得被她氣得滿肚子的事無處發洩。

  他開始後悔他怎麼會對這朵小玫瑰有興趣?只因為她當時在宴會上說的那句話?可他就是沒辦法不在乎她。

  或許在兩個月前的宴會上,她就對他施下魔法。

  當初他對花園國際集團的人有興趣是因為桃花的關係,她即將成為他們的一分子。

  可是兩個月前,他遇上玫瑰時,聽到她所說的那句話,讓他對她產生濃厚的興趣。

  然而接觸之後,他又有種想掐死她,卻又捨不得的心態,他可以感覺到愛情在心中慢慢生根發芽。

  真是自作孽!

  秦笑天走到床邊,俯瞰著把頭埋進枕頭裡的小女人。

  「你想把自己悶死嗎?」

  「悶死也不關你的事。」玫瑰抬起頭,丟給他一個白眼。

  「我可不能讓你悶死,桃花把你交給我照顧,我得對她有交代。」秦笑天淡淡的道。

  「你到底是誰?」玫瑰困惑的望著他,他跟桃花好像很熟。

  「我是協力企業集團的人。」

  「那你應該帶我去見你們的總裁或是總幹事之類的吧?」玫瑰感到疑惑,照理來說,協力企業集團的人應該出現才對。  

  「不用!」

  「什麼不用?」玫瑰不懂。

  「我們這次來拉斯維加斯只是考察而已。」

  「什麼?考察?」玫瑰大叫,「桃花不是說要與你們公司談合作的事嗎?」

  「總要考察才能談合作吧!」秦笑天掃了她一眼,眸中有著笑意。

  「不會吧?」她哀號,「那我豈不是要飛來這熱死人的地方好幾次?」

  一想到她就沒力了。

  「你真的很有趣。難道你不好奇早上的事情嗎?」該說她少根筋嗎?

  「你有理由解釋嗎?」

  「嗯......有人不喜歡我,想把我趕離這裡。」秦笑天避重就輕的道。

  「看來你挺不得人心的。」玫瑰做下這個結論。

  「你會怕嗎?」他嘴角勾了起來,突然趴在床上與她的小臉平行,結果一個不小心,就壓在她的身上。

  這種姿勢有點詭異,玫瑰不安的在秦笑天身下扭動著嬌軀,嘴硬的回答,「我才不怕!」

  她是真的沒有在害怕,因為不知打來的信心讓她信任眼前的男人。

  與他在一起是那麼自然,而且會想去信賴他、向他撒嬌。

  她沒有注意到他的眼眸越變越黯沉,眼中充滿濃濃的慾望。

  「那你怕什麼?」他輕聲的問道,在她的耳邊吐著熱氣。

  玫瑰感覺到他的氣息,突然想起他早上的吻,耳根子立刻變紅,心像思春期的少女般跳得好快。

  「你早上偷襲我。」玫瑰答非所問的指控著,眼神惡狠狠的瞪著他,想看他找什麼藉口回答自己,但她的心裡卻有著甜蜜的滋味。

  情況似乎有點糟,她好像陷得太快了......

  「你不喜歡嗎?」

  他的問話把玫瑰的注意力拉了回來,她認真的想了想。

  她蹙起眉頭沉思的模樣讓秦笑天忍不住在她紅唇上輕啄了下,立刻惹來她一陣抗議。

  「喂!你別動不動就發情。」

  「你把我當成動物嗎?說發情這麼難聽。」秦笑天嘴角在抽搐,美好的氣氛全被她破壞光了。

  「你本來就是在發情,難道不是嗎?」她理直氣壯的道。

  秦笑天覆蓋住她的紅唇,惡狠狠的發誓著,「我絕對不要再讓你開口說半句話,免得被你氣死。」

  他對她又愛又恨,差點就控制不了自己的色慾朝她撲過去。

  「我才沒這本事。」她一開口抗議,他便將舌頭伸了進去。

  她瞠大眼睛,這次的吻與之前蜻蜓點水般的吻不同,他的舌頭探往她的檀口中,盡情的與她的粉色小舌尖糾纏在一塊,不斷交纏、吸吮著,交換彼此的唾液。

  在秦笑天的鼓勵下,她開始學著他所教導的一切,兩人一起挑逗著對方。

  她被吻得全身發軟,心跳好快,臉頰一片羞紅。

  她從來不知道接吻竟是如此甜美又讓人臉紅心跳的事。

  「你喜歡嗎?」秦笑天聲音沙啞的在她的耳邊問道。

  「還好......」玫瑰喘息,還陶醉在他給予的甜蜜的吻中。

  「還好是代表還可以,還是還不錯呢?」他慵懶的問著,手指輕輕劃過她雪嫩的肌膚,讓他好想咬一口。

  「別問我這麼難以回答的問題。」玫瑰望著他的臉孔,臉兒通紅的道。

  「那麼......」他勾起壞壞的笑容,「我不客氣了。」

  他的唇再度朝她的小嘴覆蓋上去......

  「你和桃花認識多久了?」玫瑰問著身旁的男人。

  「不久,才半年。」秦笑天開著車回道。

  兩人身上皆穿著正式的服裝,因為他說要到高級賭場考察,必須穿得正式些。

  玫瑰不能否認當他穿著西裝打起領帶,襯托出他獨特的氣質時,她才發覺他長得很好看。

  剛正有力的線條刻劃出他的輪廓,高挺的鼻樑、薄利好看的唇形,漆黑的眼眸宛若黑夜裡閃爍的星子,當他感到愉快時,眸光會閃耀。

  「我會用槍是你從桃花身上得知的?」

  「是你當時跟我要槍。」秦笑天看了她一眼,迴避她的問題。

  「但你毫不猶豫就把槍丟給我,而且我看你的身手也不像是個普通人。」玫瑰雖然看似粗心,但心思卻比任何人還要細膩。

  「你想探聽我的底細?」他把車子停了下來,因為他們的目的地到了。

  「我只是很好奇,你怎麼會知道?」玫瑰一臉嚴肅。

  秦笑天微笑,「如果你想知道答案,你就必須先探我的底。」

  她嘟起紅唇,看起來有些微惱,「可是你什麼都不肯跟我說。」

  她哪有那麼多時間和他閒耗?

  「有耐心一點。」秦笑天拍拍她的小臉蛋,對她柔嫩的肌膚有些愛不釋手,他眷戀不已的抽回手掌,「下車吧!我們的工作開始了。」

  這個混蛋男人!玫瑰凝視著他的背影詛咒著。

  她就不信不能從他口中套出什麼消息。

  「工作時,別想私事。」秦笑天握起她的小手,在她的耳邊輕聲低語。

  他的眼眸掃向一身盛裝的玫瑰,目光中充滿讚賞。

  她穿著火紅色的洋裝,襯出她的美肩和修長的雙腿,微鬈的髮絲垂落在肩膀上,增添嫵媚的氣質。

  她美得讓人無法轉移視線,像朵盛放的紅玫瑰,亮麗且美艷,讓男人看了直流口水。

  要進入大型豪華的遊樂場所,不僅要有身份地位,更重要的是要有錢。

  他們前腳一踏進去,就看到一堆穿著西裝的男士們聚在賭桌前,玩著俄羅斯輪盤;也有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貴婦正玩著牌,一揮手就是幾百萬在賭,難怪有人說賭是永遠不吃虧的生意。

  「好熱鬧!」玫瑰望著寬廣的賭場,興致勃勃的道。就算她對賭沒有興趣,也會被這股氣氛感染,忍不住想下去玩兩把。

  「你想玩嗎?」秦笑天十分縱容她。

  「可以嗎?」玫瑰像個興奮的孩子。

  「我有換錢,如果你要玩的話......」不等他說完,她馬上點頭。

  「我要玩老虎角子機。」那個很簡單,只要一拉桿子就知道有沒有中,像她這種沒有賭徒細胞的人,玩那個最不花腦筋。

  「去玩吧!我有事,你要乖乖待在這,若無聊的話,就到那邊的酒吧等我。」他細心的吩咐道。

  玫瑰不解的看著他,「為什麼我覺得你把我當成小孩哄了?」

  在她的抱怨中,還夾帶著一絲絲的甜蜜。

  真是越來越詭異了,她好像開始依附這男人的存在。

  「我有嗎?」秦笑天當然不會承認。

  「那你呢?你要上哪去?」玫瑰好奇的詢問他的行蹤。

  「我要到樓上去。」

  「樓上有什麼?」

  「是頂級貴賓房,我先上去看看有沒有認識的人。」秦笑天的眼陣閃過一抹凌厲的光芒。

  他要找人算帳,警告他最好不要輕舉妄動,要不然......他冷笑了起來。

  「你的笑容真詭異,該不會上面有漂亮妹妹吧?」玫瑰瞇起美目,話裡充滿濃濃的酸味。

  他有趣的看著她,露出笑容,「吃醋了?」

  「我吃什麼醋?想太多!」她冷冷的哼了一聲。

  他就算要去找女人,也不關她的事。

  但她胸口中的酸味卻不斷蔓延,連牙齒都變得好酸。

  「那我去找女人了。」秦笑天揮揮手,說走就走。

  玫瑰氣呼呼的凝視著他的背影,說不出的在乎梗在心中。

  討厭,秦笑天,這個該死的混蛋!  

  對老虎角子機已經玩膩的玫瑰坐在酒吧內,她望著窗外。

  現在夜幕已深,但對賭客們而言才剛開始。

  賭場的人越變越多,這才是典型的不夜之城拉斯維加斯。

  玫瑰不禁想著,美國這裡是晚上,台灣那邊是白天吧?

  不知道其他姊妹過得怎樣了?她好像快有一個月的時間沒看到她們了,上一次聚會好像在上個月前,其他時間都被工作和閒事所佔據。

  接著,她又想到秦笑天。

  對於這個突然闖入她生命裡的男人,她想要認識,卻又不敢放太多的感情,因為她害怕......她的眼瞼低垂下來。

  她很怕又會像小時候一樣被人遺棄,所以她對每段感情都不是看得很認真,總是能夠很快的看清男人的真面目,然後抽身。

  但是對於秦笑天這個碎碎型的老男人......噢!不,他不是老男人,只是愛念的個性像老男人一樣,她有一種被他捧在手心裡寵著的感覺。

  真是奇怪,他們不是才認識沒多久嗎?

  他為什麼對她這麼好?還是他對其他女人也是這樣呢?

  不知為何,一想到這,她就有種不大舒服的感覺。

  那是嫉妒嗎?

  她對他的感情放得好快,像是一台火車急駛,就算她想踩煞車卻沒有辦法,心隨著他的眷寵不斷淪陷。

  就像現在,才分開沒多久,她就開始想念他。

  她輕啜著一杯馬丁尼,遙望著窗外。

  這時,她身旁的位子有一個人坐下。

  「美麗的小姐,我能請你喝一杯嗎?」說完,一杯馬丁尼放在玫瑰面前。

  玫瑰微側著臉,看著身旁坐著一名金髮外國人,長得十分性感、有魅力,他的嘴角掛著一抹微笑,有股說不出的邪佞味道。

  「謝謝,不過我向來不喝陌生人的酒。」玫瑰對著來人勾起笑容,笑得很天真,但眼神卻意味深長的看著他。

  「我的名字叫羅伯‧羅克斯,敢問小姐大名?」他彬彬有禮,卻十分具有侵略性的打量她。

  玫瑰微啟著朱唇,吐出一句話,「我為什麼要告訴你?」

  她冷冷一笑,別過頭,懶得再瞧他一眼。

  像這種人她遇多了,憑著條件好就想引女人上勾,讓人看了火冒三丈,但是這男人身上似乎帶著一股危險的氣息,讓她對他更加忌憚三分。

  「沒想到秦笑天看上的是名小辣椒。」羅伯‧羅克斯冷笑道,聽得出他對秦笑天的輕視與敵意。

  聽到秦笑天的名字,玫瑰眼中竄過一抹光彩。

  「你認識他?」她對他露出一個甜蜜的笑容。

  「你開始對我有興趣了?」

  「我有興趣的不是你。」玫瑰無辜的眨眨眼睛,好像是說「你少往臉上貼金」。

  羅伯‧羅克斯的臉色變得很難看,「為什麼?」

  「什麼為什麼?」見他滿臉嫉妒,玫瑰微歪著小腦袋。

  這男人問題還真多。

  「你喜歡他?」羅伯‧羅克斯直接問道。

  「我喜不喜歡關你什麼事?」玫瑰沒好氣的道。她不認為這名金髮男子會這麼容易就喜歡上她,還不是男人的自尊心作祟。

  男人果真沒一個好東西。

  她不禁想起秦笑天。他會是個好東西嗎?

  她猶豫了一下,決定把他列為觀察的對象。

  「你真的很有個性,我喜歡。」羅伯‧羅克斯大笑道:「如果你改變心意,隨時可以投入我的懷裡。」

  「不要!」玫瑰目光清冷,毫不猶豫的拒絕,「你覺得有可能嗎?」

  就算她沒投入秦笑天的懷抱,她也不可能投向他的。

  「話可別說得太早。」羅伯‧羅克斯扣住她的下顎,語氣輕佻的道:「要是秦笑天死了--」

  「就是你派人狙擊我們?」玫瑰打斷他的話,同時也把他的手揮開。

  她不喜歡這種被冒犯的感覺,對這名男子又多了一份厭惡感。

  是因為秦笑天的關係嗎?只因為他是他的敵人?

  玫瑰想了一下,說服自己是因為她討厭他對自己的不尊重,絕對不是因為秦笑天的關係。

  感覺似乎有點自欺欺人......這麼快就淪陷了,讓玫瑰覺得好害怕,但又想追隨秦笑天的腳步,就算飛蛾撲火也不惜一切。

  「沒想到你竟然這麼聰明。」羅伯‧羅克斯頗為訝異。

  「那是因為你想要秦笑天死,最簡單的解決方法,就是在我們還未防備之前,便先把我們解決了。」

  「真是聰明。」羅伯‧羅克斯拍拍手,「喜歡我給你們的見面禮嗎?」

  「一點都不!」誰會喜歡那個見面禮!玫瑰瞪了他一眼,認定這男人是瘋子。

  「你可真誠實,我真的是越來越喜歡你了。」羅伯‧羅克斯讚賞的目光緊盯著玫瑰,好像想將她一口吞下去。

  玫瑰打了個寒顫,嘟起小嘴。被這男人欣賞,她一點都高興不起來。

  「為什麼要派人狙擊我們?總該有個理由。」她追問著。

  「為什麼不去問問你的男人?」羅伯‧羅克斯邪笑的道:「還是他不敢告訴你?」

  「這是我和他之間的事,你管不著。」玫瑰吐吐小舌頭。

  「怎麼?小美人生氣啦?其實你可以考慮一下,跟著我也是個不錯的選擇。」羅伯‧羅克斯得意洋洋的道。

  「你為什麼覺得我會跟著你?」

  「中國人有一句話:識時務者為俊傑,不是嗎?」

  「沒想到你也知道這句成語。」她應該替他拍拍手嗎?

  「小美人,我會等你回心轉意的那一天。」羅伯‧羅克斯有禮的退離。

  玫瑰望著他的背影,沒好氣的哼了哼,嘴裡嘀咕著,「小看我是你最大的敗筆。」

第三章
  「你不該喝酒的。」秦笑天走近酒吧,還沒有靠近,就聞到玫瑰身上濃濃的酒味。

  玫瑰打了個酒嗝,抱怨的道:「你來得好慢!」

  「抱歉!我沒找到人。」秦笑天懷疑她是不是喝醉了?

  「找誰?」玫瑰伸手扯著他的領帶,將他的頭拉了下來,紅唇翹得好高,眼睛有些迷濛。

  他肯定她喝醉了。他看著旁邊擺著幾個空的酒杯,一股馬丁尼的味道傳來。

  「你還真會喝,馬丁尼這種烈酒你也喝得下去?」秦笑天微微惱怒的道。要不是他來得早,說不定她被人拐走都不知道。

  「我又沒醉。」她噘起小嘴。

  「醉的人都會說自己沒醉。」

  他把帳結清之後,想將她拉起來,她卻張開雙臂,一副耍賴的模樣。

  「我要你抱。」

  「我真是敗給你了。」他的話中帶些認命和甘之如飴,他把她抱了起來。

  他沒有看到他口中的醉鬼眼中閃過一道狡黠的光芒。

  秦笑天將醉醺醺的玫瑰抱出大門,放進車子裡,然後回到飯店,把她抱進房間裡。

  這一路可把他累慘了,玫瑰雖然不重,但抱久了手臂還是會酸,累得他渾身都是汗。

  看她昏睡的模樣,香甜得像是作了場美夢。

  即使知道這樣做根本沒用,他還是在她的耳邊惡聲惡氣的威脅道:「你敢再喝醉,我鐵定把你丟到馬路旁不管。」

  突然間,她的雙手環繞住他的脖子。

  他眉頭一皺,因為他看到她亮晶晶的眸子,哪有一點喝醉的模樣。

  她露出嫵媚的笑容,整個人掛在他的身上,像是故意在挑逗他,吐氣如蘭的道:「難道桃花沒有告訴過你,我最愛喝馬丁尼,而且是千杯不醉的爛酒鬼嗎?」

  看著她眼中的得意,秦笑天只想掐死她。

  「你這一路上都是在演戲?」

  「被人抱著好舒服。」噘起紅唇,玫瑰的表情好無辜,讓秦笑天氣得牙癢癢的。

  她喜歡極了被他抱在懷中的感覺,像是珍寶被他在手上呵護著,那種感覺迅速融化她的心,她已經無法控制心往愛情的陷阱裡掉進去。

  「你這個磨人的小妖精!」他的雙唇覆蓋住她的小嘴。

  她微啟著朱唇,欣喜的接受他的吻。

  兩人的舌頭不斷交纏又分開,她輕聲呻吟,一股慾望從小腹升起,把她的臉頰染得暈紅。

  「再這樣下去,我可是會控制不了自己的獸慾。」秦笑天喘息的道,額頭抵著她的,兩人的唇間還連著一絲銀線,但他依舊貪婪的親啄她的小嘴。

  「吻你的滋味還不錯。」玫瑰勾起甜蜜的笑容。

  「這麼說的話,你吻過幾個男人?」秦笑天話裡酸酸的。

  玫瑰笑了,臉頰一片嫣紅,目光帶著審視的意味。

  「你在吃醋呀?」

  「你覺得我像嗎?」他一副死不肯承認道,他撇撇嘴角,露出無所謂的表情。

  「可是我怎麼看怎麼都像是。」她壞心的道,促狹的勾超笑容,眼兒彎彎,讓秦笑天又好氣又好笑。

  「你少胡說!」他拍著她的額頭,臉上卻有一抹可疑的暗紅。

  玫瑰一瞬也不瞬的凝視著他,他被看得渾身不對勁。

  「你在看什麼?」

  「原來你也會臉紅呀!」

  他真的好可愛!可愛到她心中的天秤已經嚴重傾斜,傾向他。

  看到玫瑰的笑容,秦笑天忍不住咬牙切齒。這句話怎麼聽起來都像在取笑自己?

  「你喝這麼多,都不會醉嗎?」

 

 

4B257564235.gif

 

購物中心本月促銷特惠

 

發燒鑑貨團 0179.gif
每天精心挑 選的優惠0179.gif
特價下殺的 數位相機及攝影機
精品/手錶 / 品牌旗艦
居家生活
交通/美食
視聽家電
禮物與飾品
美妝保養
電腦資訊與 消費電子
好書共享/熱 門書籍
服裝鞋包配 飾
ivip介紹
小遊戲分享 快來打發時間吧
集點王介紹 、教學、問與答
通路王介紹

 

大帥哥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