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牡丹(唐菱)
嗚......她是個名副其實的掃把星!
小時候便剋死家人,害自己變成孤兒
所以她一直關在房間裡,避免把"厄運"帶給別人
可好友還是因為她的關係,得了不知名的"怪病"
為了怕自己會害死她,她只好躲得遠遠的
沒想到一踏出自己的小天地,她就被一個男人給綁架!
哎,她實在看不出來這個"綁匪"的目的
如果是要拿她來要脅好友,也沒見他打過勒索電話
反而還很怕她會被好友找到,像藏寶一樣的藏著她
最慘的是,她發現自己居然愛上了這個綁匪!
而當她看到他受傷,往日的陰影又再度浮現
為了不讓自己喜愛的人再次死於非命
她告訴自己,千萬不能再待在他身邊......

楔子  
  "牡丹,妹別忙了。"桃花看著替自己忙得團團轉的牡丹,不得不拉住她的衣角,要她停下來。
  
  "可是你的衣服我還沒摺好。"站在桃花面前的,是一名美麗看似柔弱的女孩。她露出甜美的笑容,眼中卻有淡淡的哀傷。
  
  "別忙了,你先坐下來。喘口氣,你已經幫我做夠多事了。"桃花泡了杯花茶端給她。要她坐下。
  
  "可是......"
  
  "坐下!"桃花命令道。
  
  "是。"牡丹無奈的坐了下來,輕啜口花茶,隔著裊裊上升的熱氣看到如花般的漂亮女孩就坐在眼前。
  
  她這麼完美善良,卻因為......
  
  "牡丹。你又在胡思亂想什麼?"桃花輕斥道。
  
  "我......"牡丹咬著紅唇,所有的言語梗在喉嚨裡,說不出口,挑花也不准她說。就算桃花認為不是她的錯,可她卻是個充滿厄運之人,總是帶給身邊的人致命的危險。
  
  "我如道你在想什麼,但別再想了,這件事與你無關。"桃花輕歎道,柔聲安慰她。
  
  "真的跟我一點關係也沒有嗎?"牡丹苦笑,眼兒浮起一抹受傷,"如果不是我......"
  
  "牡丹,聽我的勸,別再亂想,這件事真的跟你一點關係也沒有!"桃花相當堅持。
  
  牡丹欲言又止,眼神一片哀戚。

第一章  
  牡丹腦海裡一直回想著桃花所說得話:這件事真的跟你一點關係也沒有!
  
  桃花的話讓牡丹心中充滿感勤,可是......牡丹笑了,笑容裡夾帶著一絲絲苦澀,似乎想到某種不好的回憶。
  
  她是個不幸的人,是她把厄運帶給桃花才會告她生病,每次想到道理,她的心就會被拉址。
  
  就算桃花說過,她的事與她無關。但她自小厄運連連,只要與她親近的家人和朋友一個個都被她剋死!
  
  她很害怕,如果連桃花都被她剋死的話......她幾乎想都不敢想。
  
  現在沒有人知道桃花生病,只有她一個人知道.桃花不允許她告拆任何人,可是看著桃花日漸虛弱卻還強顏歡笑,她真的好心痛。
  
  是她的命不好,才會克得桃花生病,她不能再待在她們身邊了。
  
  自從她剋死自己的父母、兄長後,沒有親人敢收留她,是桃花的母親聽說她的遭遇後收留了她。
  
  這幾年來,她一直過得很快樂,但她會口死父母與朋友之說這件事一直盤旋住她的腦海裡。
  
  她也希望事情不要發生,但桃花得了莫名其妙的病,卻狠狠的打擎到她。
  
  她不敢再待在桃花身邊了,如果桃花有什麼萬一,一定事她得錯!
  
  她留了兩封信,一封給桃花,一封給自己的夥伴們.然後就逃走了。
  
  她知道自己這麼做很任性。可是她沒辦法,她要去尋找看看有什麼方法能夠治潦桃花的怪病,
  
  據桃花說,她最近容易感冒。儀器檢查不出她生了什麼病,但她感覺到自己昏睡的時間越來越久。
  
  牡丹好害怕,好怕哪一天桃花會再也睜不開雙眼。
  
  現在跟隨在桃花身邊的薔薇、百合和茉莉,應該已經發現桃花身體不大對勁的地方吧!
  
  紙究竟包不住火,攻瑰和紫羅蘭早晚也會知道這件事。
  
  牡丹站在街頭,茫茫然的注視著前方。
  
  世界這麼大,她卻不曉得該上哪去?
  
  天色漸漸暗了,她很想回家,可是想到自己的命格、桃花的病,她還有辦法回去嗎?她用手臂抱著自己的身子。
  
  突然間,身旁傅來陌生男人的聲音,"你是牡丹嗎?"
  
  "是誰?"牡丹猛然抬起頭,與一雙黝黑深邃的眼眸對個正著,那雙眸子一片漆黑和冷漠,沒有任何溫度。
  
  黑朔點點頭,"我看過你的照片,你就是了。"
  
  "你......你想做什麼?"牡丹發現情況不對,想逃已經來不及了,她才轉過身,突然脖子一痛,兩雙眼失去焦距,黑暗籠罩。身子往下墜落,被一雙粗壯的手臂接住。
  
  黑朔冷酷無情的看著懷中昏過去的女人,毫不憐惜的把她塞在車子內。
  
  他的任務已經完成。
  
  上了車黑朔看著身旁昏厥的女人,想到幾天前鷹崎交給他這個任務。
  
  "這是你的目標。"鷹崎把照片遞給一臉冰冷的黑朔。
  
  黑朔看著照片,面無表情的臉孔微微抽動,"她是個女人。"
  
  "沒錯。"鷹崎點點頭。
  
  黑朔沉默,漠然的臉上出現一絲不置可否的表情,鷹崎捕捉到了,"怎麼了?"
  
  "我不殺女人!"這是他的原則。
  
  "我又不是要你去殺她。"鷹崎瞪了他一眼,要是他殺了這個女人,恐怕會有人找他拚命。
  
  "那你要我做什麼?"
  
  "綁架她!"鷹崎命令道。
  
  "綁架她幹嘛?"黑朔凝視著照片中的女人,眼中充滿不解與困惑.但表情卻依舊冷漠。
  
  不知為何,看著照片中的女人,他居然有一股莫名其妙的熟悉感,像是哪兒見遇?
  
  "不需要問,你只要綁架她、看好她就行了。"
  
  "我能拒絕這次的任務嗎?"黑朔冷冷問道。
  
  鷹畸濃眉微挑起來,似乎感到訝異,"為什麼?"
  
  "不為什麼。"黑朔不願回答,還個模糊的答案,不肯承認照片裡的臉孔似乎挑越記憶深處的某一角落。
  
  "你向來不是唯命是從?"鷹崎玩味的道。
  
  黑朔的拒絕的確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但不是更有趣嗎?
  
  鷹崎慵懶的眼中竄遇一道光芒,是算計也是愉悅,他終於找到能讓冰冷無情的黑朔有所動搖的女人。
  
  "綁架不是我的職責。"殺人才是。
  
  "但你說過你是聽令於我。"
  
  "你是我的主子。"黑朔臉沉了下來,就算他不願承認也不行,因為鷹家對他有恩。
  
  要不是鷹家的人當年收留他,他也不會活在這個世上。
  
  "黑朔,我把你當成是自己的兄弟,就像秦笑天一樣,你有自己的自由。"
  
  "既然如此,我可以拒絕這次的任務嗎?"
  
  "不行!"
  
  黑朔面無表情的看著鷹崎,"為什麼?"
  
  "因舄這件事關係到我的幸福。"鷹崎一臉嚴肅的道。
  
  "你的幸福?"黑朔低吟,眼臉低垂。
  
  "沒錯。"鷹崎莫測高深的道。
  
  "好,我答應你,但絕對沒有下一次。"說完,他掉頭就走,留下滿臉笑意的鷹崎。
  
  一等到黑朔離開,一名女子立刻從另一扇門走了進來。
  
  "這樣真的能成功嗎?"桃花眼中寫滿懷疑。那個男人那麼冰冷,她真懷疑牡丹是否能夠馴服他。
  
  "當然可以。我查過黑朔與牡丹在小時候就已經認識了,我們只是讓他們再續前椽,說不定會迸出什麼火花來。"鷹崎手一拉,將身旁的美人兒拉進懷裡,"可是如果失敗了呢?"
  
  "失敗也無所謂,反正也沒什麼損失。"鷹崎聳著肩膀,不負責任的模樣讓桃花生氣。
  
  "你怎麼可以這樣說。牡丹可是我的好姊妹。"
  
  鷹崎的臉拉了下來,"我可是為了你的好姊妹連身邊的男士們都出賣,只是為了達到你母親的遺言。"
  
  桃花感覺到他的怒火,不捨的窩在他的胸膛上,"你別生氣.我也是想辦法讓我的好姊妹們找到一個好歸宿。"
  
  希望黑朔與牡丹能夠順利在一塊。
  
  黑朔毫不憐惜得將昏倒的女人扔在床上,她依舊沒有任何動靜,若不是胸口微微起伏顯示她還有呼吸,早讓人誤會她已經死了。
  
  他沒有理會床上女人的存在,對他而言,這名叫牡丹的女人只是鷹崎所交代的一件任務。
  
  既然任務達成,就沒有必要管她的生死。
  
  黑朔準備換下衣服,要解開鈕扣時,卻聽到床上女人發出聲音。
  
  他的身子陡然一僵,把頭轉向床上。
  
  他以為牡丹醒了,沒想到她眼睛還是閉著。眼角卻有淚水,順著她柔美的小臉蛋不斷往下滑,口中喃喃囈語著。
  
  她在哭什麼?
  
  黑朔冰冷的眼眸閃過一絲遲疑,最後還是走過去。用手拭去她臉頰上的淚水,聽到她疑出痛苦的呻吟。
  
  "不......不要!我不是......我不是......"
  
  像會燙手般,他迅速把手抽回,手指卻仍記得那皮膚細嫩的觸感和她濕潤的眼淚。
  
  他蹙起眉頭看著她,
  
  她在哭什麼?彷彿他欺負她一樣。
  
  他眉頭蹙得更緊。
  
  他明明沒做什麼......好吧!綁架不算,他也沒欺負她吧?
  
  黑朔冷冷的扯著嘴角.漆黑眼眸凝視著她的淚水不斷溢出。
  
  她的淚水挑起他腦海深處隱隱若現的回憶,讓他的胸口多了一抹不該有的柔情。
  
  他的表情變得更冷冽了。
  
  黑朔再次抹去她臉頰上的淚水,往她耳邊吐出冰冷的話,"不准哭!要是你再哭,我待會讓你哭得更大聲。"
  
  昏睡中的人兒似乎聽到他的威脅,淚水立刻停住,緊蹙的秀眉彷彿在抗議著他剛才說的那些話。
  
  看到她眼淚停止,他的嘴角微勾起來,笑容讓人冷得直發抖。
  
  他很快換去身上的衣物,將床上的女子視若無睹當作不存在,赤裸裸的身子像阿波羅雕像般完美無瑕,充滿線條的美感。
  
  換好衣服之後,黑朔回頭看了仍在沉睡中的牡丹一眼,接著毫不猶豫的走出去,砰的一聲把門關上。
  
  你這個掃把星!你把你父母、兄長剋死不說,還想剋死我們嗎?刻薄的嬸嬸對著她怒罵。
  
  掃把星!掃把星!一群孩子圍在她身邊歡呼嬉戲。
  
  不!我不是!牡丹對著他們怒吼。
  
  你明明是個掃把星,要不是你,我們白家怎會變得一無所有?父親對著她大吼。臉色變得鐵青。
  
  我應該早聽算命師的話,在你一出生就把你送走。牡丹仰著頭,看著母親痛苦扭曲的臉孔。
  
  她的家人全身血淋淋的站在她眼前,眼神充滿無限恨意。
  
  不!牡丹?得退後,臉色蒼白。
  
  你是個掃把星、你是個掃把星......她的家人對她發出哀怨的聲音,這時,牡丹看到桃花就站在不遠處,對著她微笑,接下來桃花雙眼一閉,像花朵般凋零,不斷往下墮落...不!不!不!不要......牡丹發出怒吼。
  
  突然間,從遙遠的另一端傳來如惡魔般的低語。
  
  不准哭!要是你再哭,我待會讓你哭得更大聲。
  
  是誰?聲音充滿冰冷及詭異,她卻覺得一絲絲溫暖,因為只有這個聲音沒有大聲罵她是個掃把星。
  
  她猛然睜開眼睛。
  
  是夢嗎?牡丹問著自己。
  
  冷汗順著額頭往下流,她在床上坐起身子.呼吸囚為一場惡夢變得十分急促。
  
  抹去額頭上的汗水,牡丹茫茫然的觀察著四周。
  
  黑漆漆的,什麼都看不見。
  
  小手在黑暗裡摸索著,她下床尋找電燈開關,腳卻不小心被什麼東西給袢倒。狠狠摔了一跤。
  
  "好痛!"牡丹呻吟,手及膝蓋傳來隱隱疼痛。
  
  到底是什麼柬西擋住她的路?
  
  她用小手摸了一下,發現是張椅子。
  
  她眉頭微蹙,是誰把椅子隨手亂放?她不記得房間裡有椅子。
  
  牡丹還沒回想起昏迷前的記憶,只是覺得自己的房間怎麼變得有點不樣?
  
  憑著記憶去尋找電燈開關,卻在牆上摸索了老半天,仍是找不著。
  
  "奇怪?我明明配得在這裡......。"牡丹喃喃自語。
  
  她的小手順著牆壁不停往旁邊摸,不知摸了多久,終於在門的旁透找到電燈開關。
  
  電燈一打開,刺眼的光線差點讓她眼睛睜不開,好亮!牡丹用手擋住剌眼的光線,然後眨了眨眼眸,最後把手放下時,表情卻充滿茫然。
  
  這裡是哪裡?
  
  很明顯的,這裡並不是她的房間,因為房間的顏色除了黑與白,再也沒有其他的顏色,牡丹困惑的看著陌生的環境,這時昏迷前最後的記憶,是一雙冰冷無情的眼眸,讓人打從心裡感到寒氣四起。
  
  她的身體微微顫抖,纖瘦的手臀緊緊抱住發顫的身子,臉上流露出一絲畏懼。
  
  "我被綁架了嗎?"她後知後覺的道。
  
  為什麼?她的眼中浮起一抹迷惑。
  
  記憶裡只剩下那雙漆黑冰冷的眼眸,她就連綁架的人是誰也沒看清楚。不過她記得那人開口的第一句活--
  
  你是牡丹嗎?
  
  他是衝著她而來的?
  
  為什麼?
  
  她又沒與人結什麼仇,因為她一向都關在自己的房間裡作實驗。
  
  難不成是衝著"花園國際集團"而來?
  
  想到這,牡丹一半憂心,一半安慰自己,她還有方法可以自保。
  
  桃花的母親收留她們這些被拋棄的孤兒,對她們施以訓練.而她這朵牡丹看似柔弱,其實她還是有保命的方式。
  
  只是會是誰下的手,將她綁來這裡?她想不透。
  
  她深吸幾口氣,強迫自己別再胡思亂想下去,現在要做的,是怎麼逃出去。
  
  牡丹走到窗戶旁,發現自己竟然在高樓裡,往下看,街上燈火通明,車子變得好渺小,要是不小心摔下去,肯定會變成肉餅。
  
  看來這裡不是一條能出去的路,更何況她還有懼高症。她轉過頭,望向唯一的出口。
  
  照理來說,門應該被鎖住了,但她還是懷抱著一絲希望。她走到門口,將門把輕輕一轉,竟然打開了!
  
  會是陷阱嗎?她心中閃過一絲猶豫,說不定門前就站著兩尊門神。
  
  牡丹深吸一口氣,不管有還是沒有,至少要打開見過才知道。她告拆自己,用力把門打開,等待門外兩尊門神的斥喝.但是眼前空空如也。迎入耳裡的卻是笑語喧嘩。
  
  "這是怎麼一回事?"牡丹迷惑了,綁架她的男人就把她扔在一個房間裡,沒有鎖門也沒有派人看守她,為何他會如此肆無忌憚?
  
  外面傳來男男女女的談笑聲讓牡丹有些不安,但考慮了一下,決定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至少要試過才能放棄,雖然她知道綁架她的男人不可能讓她這麼輕而易舉就離開,但這未嘗不是個好機會。
  
  牡丹假裝若無其事的走出去,當看到有人迎面走來時.她的心卜通卜通的跳得好快,當穿過她身邊,而不是大喊捉住她時,她鬆了口氣,差點嚇得腿軟癱在地上。
  
  太好了!這裡的警備很鬆,她似乎沒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
  
  然而牡丹卻沒有注意到角落有一台監視器,正緊緊的盯著她的一舉一動,就連她的每個表情都不放過。
  
  黑朔看著銀幕上的小美人臉上充滿惶恐,但仍假裝鎮靜,唯有緊握雙拳微微顫抖的小手,洩漏出她的緊張。
  
  監視器畫面照出她正一步一步往門口方向走去,黑朔的眼眸閃過一道精光,簿利雙唇徽勾起來。
  
  不愧是花園國際集團的人,臨危不亂,還能把握住時機,不過......黑朔的笑容更加冷冽。
  
  她真的以為她逃得了嗎?
  
  黑朔漆黑的眼眸變得更加詭異莫測,凝視著獵物等待著。
  
  她是不可能逃得了。
  
  牡丹覺得渾身不安,她能感受到危機四伏。暗處裡有一雙眼睛在盯著她。會是誰?
  
  她的心跳加速,強烈的不安幾乎要將她淹沒。
  
  四周笑語喧嘩,每位穿著暴露的女人依偎在男人身邊,用柔媚的聲音向客人撒嬌,這裡分明是一家酒店。
  
  "哎呀!何董,您真壞。"
  
  "我不壞,你會愛我嗎?"說時,鹹豬手伸了過去。
  
  "何董,別毛手毛腳,摸一次可是要錢的。"女人把他的手拿開,同時替他倒了杯灑。
  
  "要錢?我給你就是了。"說完,男人向她摸了過去。
  
  "討厭!何董別亂來。"
  
  牡丹別過頭,不想看到這一幕。心裡更慌、更加恐懼,綁架她的男人,該不會要將她推下海吧?
  
  她越想越不安,加快腳步,準備往門口衝出去時,一雙狼手猛然拉住她的手臂。
  
  "小美人。你要上哪去啊?"
  
  牡丹驚慌的回頭,看到一名流裡流氣的男子對著她調侃。
  
  "放開我!"她掙扎著,卻硬被他拖著走。
  
  "來來來,來服侍我們幾個,別走呀!"
  
  "放開我,我不是這家酒店的小姐。"她努力掰開男子的手掌,在他的手掌上留下清晰的爪痕。
  
  "啊!"古虎吃痛喊了一聲。迅速縮回手。五官變得扭曲,表情猙獰,"你這女人給臉不要臉嗎?"
  
  牡丹往後退,看著他一步步向自己逼近。
  
  "先生,我說了我不是酒店裡的小姐。"牡丹小心緊戒的盯著他,生怕他突然朝自己撲過來,"你少拿這個當借口,出現在這裡的不是酒店小姐,你又會是誰?"古虎冷笑,眼巾充滿鄙夷。
  
  "先生,請你放尊重點。"釷丹臉往下一沉,身上流露出一股不容侵犯的氣勢。
  
  "婊子還要人放尊重?"古虎哈哈大笑起來,猛然扣住她的於腕。"你給我過來好好服侍。"
  
  "放開我!"牡丹咬著往唇,考慮著該不該一拳把這個流裡流氣的男子給擊倒。
  
  還不等她考慮好,他便強硬的拖著她往包廂走去。
  
  "想走得等到服侍完我之後才能走。"古虎惡狠狠的道。
  
  釷丹狠下心,迅速將他的手往後一折,他立刻發出哀號。
  
  一重獲自由之後,牡丹就轉身往門外衝出去。
  
  "把人給我攔下來!"占虎大聲怒吼。
  
  一堆男人圍了上來,擋住她的去路。
  
  人太多了,她根本出不去!
  
  牡丹很心急,因為這裡發生的爭執引起所有人的注意,酒店小姐們發出尖叫,恐懼的氣氛瀰漫整個酒店。

第二章
  "好樣的,你竟然敬酒不吃吃罰酒。"古虎揉著疼痛的手臂,表情充滿憤怒。
  
  牡丹往後退,把顫抖的雙手藏了起來,眼臉低垂,心中暗暗擔憂。
  
  這麼多人想要突圍,並不是簡單的事,更重要的是她不認為眼前這名流裡流氣的男人是綁架她的人。
  
  她記得那人有一雙深邃漆黑的眼眸,彷彿一潭見不到底的深淵,而眼前流裡流氣的男人卻是一雙貪婪的眼眸,放肆的在她身上打量著。
  
  牡丹厭惡他的目光,手中緊握著剛從衣服暗袋裡搜出來的藥粉。
  
  這個是她的武器。
  
  花園國際集團裡的每個人都各有一套自己的保命功夫,相對於攻瑰的拳腳功夫,紫羅蘭善於冷靜的找出敵人的弱點,百合用她的銀針扎人,薔薇的絲線用來綁人以及茉莉善於用槍,她能用的就是她用禁的本領。
  
  她之所以能跟在桃花身邊,是因為她懂得用藥,她擁有藥創師的執照,與百合這名中醫相輔相成。
  
  可是就連百合也不知道桃花生病了,只有她知道,要不是她用藥物強行喚醒桃花,不然......
  
  牡丹搖頭,搖去心中的畏懼,現在最重要的是怎麼逃出包圍。
  
  她計算一上,如果藥粉撒出去,應該全部的人都會中招,只是會連累到其他無辜的人。
  
  "你到底想做什麼?"牡丹抬起頭望著古虎,她全身散發出雍容華貴的氣息,像朵盛開的牡丹花,美得讓人移不開視線。
  
  古虎頓時口乾舌燥,早在第一眼看到她時,就被她身上那股優雅端莊的氣質給吸引。
  
  那是在酒家女身上找不出來的味道,挑逗著古虎蠢蠢欲動的春心,讓他獸性大發。
  
  "我要你服侍我,等我覺得夠了,我才放人。"他淫笑的道,向她走了過去,伸出他的魔爪。
  
  "我不答應呢?"牡丹眼臉低垂,冷冷的道。
  
  "我好說夕說你竟然遭拒絕我,我非得給你個教訓不可。"古虎動怒了,他揚起手臂,準備狠狠給她一巴掌,卻被身後的男人緊繁扣住手臂。
  
  "是哪個不想活的,敢阻止我......"他一轉頭,看到來人時,所有的話全嚥了回去,硬擠出個扭曲的笑容。
  
  站在他身後的男人冷冰冰的,無情冷酷的眼眸像把刀子凌利的刺進他的心,讓他嚇得直發抖。
  
  "原來是黑爺!小的不長眼睛。不好意思冒犯您了。"古虎又是鞠躬又要彎腰,露出無限獻媚的神情。
  
  看到原本得意洋洋的男子邊成小丑,牡丹把注意力放在來人身上。
  
  他是個不容人忽略的男人。
  
  他身上散發出寒冷的氣息,讓人打從心底發麻,眼眸冰冷深邃得就像綁架她的那個男人的眼睛......
  
  牡丹倒抽口氣。該不會就是他吧?
  
  他就是綁架她的男人!
  
  不知為何。牡丹很肯定,或許是他那雙冰冷的眼眸,就跟她昏迷前撞見的那雙漆黑深邃宛若古井般的眼眸一模一樣。
  
  她打個寒顫,懟不住避開他的眼睛。
  
  他的眼神好冰冷,看向他時就像看到一塊冰,沒有任何情緒波動,冷得讓人直發抖。
  
  "滾開!"黑朔冷冷的道。
  
  "是、是、是,我馬上滾。"古虎扯著僵硬的笑容,惡毒的光芒在眼底一閃而過。
  
  瞧那名古虎這麼畏懼他,就知道眼前寒冷似冰的男人絕對有讓人害怕的本領。
  
  牡丹眼眸低垂,手裡緊緊抓住那包藥粉。
  
  "過來!"黑朔向她命令道。
  
  牡丹抬起頭,一雙晶瑩美目直視著他,一臉嚴肅問嗣道:"為什麼我要過去?"
  
  "因為這是我的地盤,我還要做生意。"黑朔淡淡的道。
  
  一個理由便將她的話堵了回去。
  
  "你可以放我走。"
  
  "不可能!"黑朔直接扔下三個字。
  
  "如果我堅持要走呢?"牡丹的語氣依舊平靜,怛藏在身後微微顫抖的小手洩漏出她的緊張。
  
  "你應該知道逃不了。"
  
  聽到他的話,牡丹倒抽口氣,小臉變得蒼白。
  
  這句話已經承認他就是綁架她的男人!
  
  牡丹的心不斷往下墜。落在這名冷酷無情的男人手上,她有辦法逃跑嗎?
  
  就算逃不了,她也不能坐以待斃。
  
  牡丹揚起小腦袋。抿著雙唇,臉上充滿倔強,"你可以阻止看看。"
  
  說完,她轉身往門外走。
  
  "站住!"他命令道。
  
  牡丹充耳不聞。她絕對不會把自己的命運交到這男人手中,就算會失敗,她也要試試。
  
  握緊手上的藥包,她毫不遲疑的往門外走過去。
  
  這時,剛才那群男人圍了過來,古虎一臉猙獰的道:"女人,少給臉不要臉,黑爺看上你是你的福氣,少裝清純。"
  
  "讓開。"牡丹冷冷的道。
  
  "我來替黑爺教訓你。"古虎眼中閃過一道惡毒的光芒,趁她不注意之際,一巴掌狠狠賞了過去。
  
  牡丹來不及岡躲,臉頰立刻紅腫一片,嘴角也破了皮,嘗到一絲鮮血的味道。
  
  見狀,古虎眼中有著得意。
  
  黑朔的眼眸微瞇起,若有所思的盯著古虎眼中那抹得意。
  
  接著古虎像是哈巴狗似的在黑朔身邊討好的道:"黑爺,我替您教訓那個女人了,您放心,她鐵定會乖乖聽話。"
  
  牡丹的目光繁盯著遙兩人,心裡燃起怒火。
  
  "古虎,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麼主意。"黑朔淡淡的道。
  
  聽到這句話,古虎身子陡然一疆,眼神流露出驚愕。
  
  "黑爺,您在說什度?."古虎強擠出一抹笑容,故裝不解的問道,但他眼中閃過的惡毒光芒卻出賣了他的想法。
  
  黑朔揚起嘴角,似笑非笑。
  
  古虎看到他的笑容時,嚇得身子不停顫抖,心中感到疑惑,難道他曉得他在想些什麼?
  
  "我說什麼,你心知肚明。"黑朔越過古虎僵硬的身子,朝牡丹走遇去。
  
  古虎臉上怖滿驚恐。他沒想到黑朔竟然知道他腦袋裡在打什麼主意,明著他是替黑朔出氣,但暗地裡他打那個女人是故意要挑戰黑朔的權威,因為黑朔剛才阻止他對那個女人動手。
  
  原本古虎是懷著你不讓我動手,我越動手,而且要讓你說不出話來。
  
  黑朔寒冷的眼神讓他背脊發麻。他聽說過黑朔是個什麼樣的人,得罪黑朔的人,絕對會自人間蒸發。
  
  既然如此......背對著黑朔的古虎眼中閃通一道寒光,暗自握緊拳頭。
  
  他要先下手為強!
  
  好痛!牡丹撫摸著臉頰,心中又氣又惱,手裡緊緊握著那包藥粉,差一點克制不住怒火,想把藥粉撒出去。讓所有人知道她的厲害。
  
  當黑朔逼近時。牡丹屏住氣息,感覺到一股刺骨的冷風襲來,她不禁打了個冷顫。她抬頭看著他,面無表情,"你應該知道自己逃不了。就放棄這個念頭吧!"黑朔淡淡的道,看穿她頑固試著想逃出他的手掌心。
  
  "我不會放棄。"他漆黑的眼眸凝視著她,帶給她無形的壓力,當他伸出手掌輕撫她的臉頰時,她忍不住住後退。
  
  "你怕我?"他弄眉一挑。
  
  "我不怕你,我只是不想被任何男人碰。"更何況他要是像剛才那個男人一樣,突如其來給她一巴掌,她的小臉一定會變形。
  
  "你以為我會打你?"黑朔看出她的警戒心,美目緊盯著他的一舉一動,只要他往前,她就像只機靈的小兔子往後退。
  
  "你們都是一夥的,不是嗎?"
  
  "不是!"黑朔毫不猶豫的道,"既然不是一夥的,為什麼這麼多人擋住我的去路?"牡丹清澈的雙瞳凝視著他,不畏懼他身上散發出冰冷的氣息。
  
  "你會逃嗎?"
  
  "會!"牡丹點點頭,知道欺騙也沒有用,手裡抓著藥粉,她在等最好的時機撒出去。
  
  "真的很誠實。"黑朔冷笑,"那你知道我為什麼把你綁來這嗎?"
  
  "不知道。"牡丹搖搖頭,"我想我們無冤無仇吧?"
  
  事實上,她是第一次看到他。
  
  這男人身上散發出來的寒氣足以令人印象深刻,但她卻沒有印象自己哪裡得罪了他,他為何要綁架她?
  
  "是沒什麼恩怨。"他點點頭。
  
  "那為什麼?"牡丹不解得看著他。
  
  "想知道就回房間。"黑朔命令著,沒有任似轉圜的餘地。
  
  牡丹猶豫了下,看了一眼四周的人,然後點點頭。
  
  "好。"她同意。
  
  她曉得就算使用手中的藥粉,也無法撂倒這一大群人,這樣逃跑根本沒有多大的機會,但如果只有他一人的話,概率還有百分之五十。
  
  牡丹跟在黑朔身後,望著眼前偉岸頎長的身影就像座山一樣,帶給她一種無形的壓迫感。
  
  "請進。"黑朔微微側著身子,要她先進去。
  
  她咬著紅唇,在經過他身邊時。感覺到從他身上傳來炙熱的體溫,不知為何,心突然跳得好快。
  
  她抬頭迅速看了他冰冷臉孔一眼,心跳得更快,詭異的感覺爬滿全身。
  
  或許是因為他身上散發出一種男人的氣息,令她感到手足無措。她不得不承忍自己面對男人的經驗很少,更何況是與這個看似冰冷無情的男人共處一室,更令她不知所措。
  
  "你為什麼綁架我?"牡丹心平氣和的道。
  
  她表面上雖然裝作很平靜,但內心卻是波濤洶湧,緊張的情緒全洩漏在緊握住的小拳頭上。
  
  黑朔注意到了。嘴角微勾起來,"你很緊張?"
  
  "你綁架我,我卻不知道你有什麼目的。你說我不該緊張嗎?"牡丹不疾不徐的道,內心卻糾結成一團。
  
  "所以你怕我?"
  
  她咬著紅唇逞強的道:"我......不怕你......"
  
  "是嗎?"黑朔邪笑起東,故意向她靠近。
  
  牡丹失去原本的沉靜和看似從容的假面,她不斷往後退,看著他一步步逼近,她的心跳加速。小臉變得蒼白。
  
  "你想做什麼?"她的語氣透露出驚慌。
  
  "你不是不怕我?"他漆黑深邃的眼眸鎖定她的眼兒。
  
  "你講話需要靠那麼近嗎?"她不敢看向他,聲音有些發抖。她明顯的感覺到他身上散發出來的男人氣息和體溫。她想忽略,可是心跳卻不由自主的加速。
  
  這男人的存在感好強烈,只需在老遠的地方就能感覺到他的存在,冷冷的眼神、冷冷的氣息都足以教人屏息。沒有人敢靠近他。
  
  牡丹的呼吸變得好急促,臉頰變得火紅,連她都不懂自己在害羞什麼?
  
  "你臉紅了。"黑朔瞇起眼,故意將她逼到角落。
  
  "你......你別靠近......"她的聲音在微微發顫。
  
  "為什麼?"
  
  "你為什麼......要靠那麼過來?"牡丹的目光不敢接觸他的。臉頰上的熱氣越來越灼燙。
  
  "你不是說不怕我?為何我一靠近你就往後退?"黑朔挑起濃眉,原本充滿寒氣的眼眸閃過一抹興味。
  
  這男人根本是故意的!牡丹感到生氣,但又因為他的靠近,湧起一股羞赧感。
  
  "我不習慣與男人靠太近。"她身子僵硬的道。
  
  "你總不能一輩子都不習慣吧!"
  
  "你這是性騷擾。"牡丹生氣的道,屬於他的男子氣息不斷傳來,頻頻擾亂她的心緒。
  
  "我有做什麼嘛?"他反問,漆黑深邃的眼眸凝視著她。擺出雲淡風清的樣子。
  
  牡丹一時語塞,他沒做什麼,只是與她靠得太近,近得可以感受到他的體溫,就算他沒有碰觸到她,但在他的凝視下,她覺得渾身別捏,心跳加快。
  
  "沒......我只是希望你別靠那麼近。"
  
  "好吧!"
  
  當他往後退時,牡丹鬆了口氣,但心中卻同時多了一股悵然若失的感覺。
  
  怎麼回事?為什麼她竟然有一點點的遺憾?她咬著紅唇,努力打散心底的疑雲,告訴自己別想那麼多,這時,氣氛變得凝重,四週一片沉寂,靜俏悄的,彷彿可以聽得到兩人綿長的呼吸聲。
  
  "你為什麼要綁架我?"牡丹打破沉默。
  
  "因為這是我的職責。"黑朔平靜的道。
  
  "職責?"牡丹微感錯愕的睜大美麗雙眸,"我不明白--"
  
  "你也不用明白。"他打斷道.似乎不打算解釋。
  
  "至少我要知道你綁架我的理由。"牡丹頑固的看著他,"不然......"
  
  "不然怎樣?"她的威脅讓黑朔挑起濃眉,感到相當有趣。
  
  她的表情洩露出她倔強的個性。從來沒有人敢如此威協他,他笑了,笑得很詭異。
  
  他知道自己很冷,身上總是撒發著生人勿近的氣息,他也是故意這麼做,因為他懶得應付那想打他歪主意的人,而她卻是第一個敢與他對峙的女人,這讓他不得不佩服。
  
  就連男人都怕他,甚至不敢與他的目光對視,而這女人卻有勇氣威脅他,他不得不稱讚她有點不知死活。
  
  "我......"牡丹想著,既然在他手上,她又該怎麼威脅他?逃跑嘛?只要找到機會她就會逃跑,根本不可能拿來當借口,就算在怎麼笨的人也知道。
  
  "你什麼?想威脅我尋死還是一哭二鬧三上吊?"
  
  "我才不做那種愚蠢的事。"牡丹嘟起紅唇,露出不滿的神情。
  
  "那你想拿什麼來威脅我?"黑朔凝視著她的雙眸。
  
  牡丹一時語塞。
  
  "我只想知道你綁架我的目的。"牡丹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別隨著他的話起舞。
  
  "我說了,職責。"
  
  "職責?你是聽令行事?"牡丹感到疑惑,有誰指揮得了這名看似冷酷無情的男人?相信他也不是那麼好指使的人。
  
  會是誰呢?這人的目的是為了什麼?
  
  "沒錯!"他給了肯定的答案。
  
  "那人是誰?"
  
  他看了她一眼,丟下一句話。"不能說。"
  
  "我不懂,我做了什麼?"為什麼要綁架她?是她惹火誰嘛?可是她向來深居簡出,怎麼可能得罪誰?
  
  牡丹表情既迷惑又好奇的望著他,樣子看起來很可愛。
  
  黑朔心一動,模模糊糊的影像在腦海中晃動,有一種說不清的感覺在心中滋長。
  
  "難道你不知道自己惹到誰?"他神情古怪的盯著她。
  
  牡丹小臉變紅,不知為何,在這男人面前,她總會感到手足無措,像是個做錯事的孩子般。
  
  "我不曉得。"她咬著紅唇,真的很困惑。
  
  "既然如此,你不用想太多。"黑朔突然道。
  
  "什麼?"牡丹愣住了。她被綁架,怎教她別想太多?
  
  "既然不知道,想這麼多也沒用。"
  
  她平復自己紊亂的情緒,小臉變得嚴肅,"可是你如道呀!難道你不能告訴我嘛?"
  
  她想知道答案!想知道自己究竟為什麼被綁架?
  
  是因為公司利益?還是姊妹們在外面惹了什麼麻煩,需要綁架她威脅她們?牡丹想得越多,腦袋越是一片紊亂,無法好好理清所有思緒。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黑朔瞪了她一眼,以為他有這麼笨嗎?
  
  "那至少告訴我你是誰。"
  
  "我是無名小卒。"他淡淡的道。
  
  "不可能!"牡丹衝口而出。
  
  黑朔嘴角微勾了起來,軟化了他冰冷的臉孔。
  
  "為什麼不可能?"
  
  他的聲音雖然輕柔,卻讓牡丹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警戒聲在她心中響起。
  
  "你不像是無名小卒。"
  
  "那你覺得我是誰?"他向前邁進一步,清冷的眸光一瞬也不瞬的凝視著她,把她盯得全身發毛。
  
  "我不知道,你幹嘛一直看著我?"好像她做錯什麼一樣。她的臉兒紅了起來。別過頭,不敢與他的目光相視。
  
  "我只是很好奇你為什麼都不擔心?"
  
  被他這麼一問,牡丹也愣住了。
  
  為什麼她不怕他?甚至面對他,她的心就安了一大半?

第三章  
  "你要我擔心什麼?"牡丹露出一抹笑容,反問他。
  
  黑朔微瞇起眼睛,看著她的笑容。
  
  她的笑容很淡,有一種說不出來的雍容華貴與高雅的氣質,就像她的名字一檬--一朵美麗、散發出高貴氣息的牡丹,只是在她那雙眼中偶爾會流露出淡淡的哀傷,破壞那股和諧感。
  
  "你不怕我對你怎麼樣?"
  
  "我相信你不會對我做出什麼事。"牡丹深吸一口氣.平復紊亂的心情。
  
  "你憑什麼相信我?"
  
  "不知道。"
  
  黑朔冰冷的眼眸剎那肩變得凌厲。
  
  他的目光冷得她直發抖,難不成......
  
  "你想殺了我?"她衝口而出。
  
  "不是。"
  
  牡丹鬆了口氣。至少她保住性命。
  
  怎麼回事?為什麼心情竟然放鬆下來?她為自己竟然有這種詭異的心情感到不安。
  
  "你究竟是誰?"牡丹表情認真嚴肅的問道。
  
  "我是誰有那麼重要嗎?"他瞇起深邃的眼眸。
  
  她倔強的道:"在瞭解你為什麼綁架我之前,我總該知道你是誰吧?"
  
  "黑朔。"
  
  牡丹過了一會兒才反應過來。
  
  "你的名字叫黑朔?"她搜尋著腦海中的記憶。她怎麼覺得這個名字好耳熟,像是在哪兒聽過。
  
  "你怎麼了?"他露出一抹古怪的神情。
  
  "我似乎......在哪聽過......"
  
  舄什麼好耳熟?還有一種想念的感覺。
  
  看著眼前的男人,她的心竟然微微抽疼起來,那種感覺像是遺失了重要的東西......可是她想不起來到底是什麼?
  
  "你還好嗎?"看到她難過的表情,他居然有種不捨的感覺。這個發現讓他大皺眉頭。他厭惡這種陌生的情緒。
  
  "我......"牡丹在猶豫著該不該說老實話。
  
  其實她很不好,看到他總有股懷念。甚至想要依賴的衝動。她低下頭,壓抑住那個念頭。
  
  "你怎麼了?"見到她欲言又止的模樣,他開始擔憂起來。
  
  就算他掩飾得很好,但她仍瞧出他似乎有點擔心她。
  
  "你很在乎嗎?"她忍不住問道。
  
  話一衝出口,她就恨不得咬斷自己的舌頭,她的口氣像極了在詢問對方在不在乎自己?
  
  黑朔瞄了她一眼,發現她的臉兒變紅。
  
  "我在不在乎似乎不關你的事。"他冷漠的道,對自己竟然對對方產生不該有的感覺而惱怒。
  
  不如為何,這句話讓牡丹聽了好難過,但她很快冷靜下來,掩去所有思緒。"你綁架我到底有什麼事?"

 

 

4B257564235.gif

 

購物中心本月促銷特惠

 

發燒鑑貨團 0179.gif
每天精心挑 選的優惠0179.gif
特價下殺的 數位相機及攝影機
精品/手錶 / 品牌旗艦
居家生活
交通/美食
視聽家電
禮物與飾品
美妝保養
電腦資訊與 消費電子
好書共享/熱 門書籍
服裝鞋包配 飾
ivip介紹
小遊戲分享 快來打發時間吧
集點王介紹 、教學、問與答
通路王介紹

 

    全站熱搜

    大帥哥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