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我知道這個計畫帶給你一些困擾,但是牡丹是無辜的人,她並不曉得這次的計畫,如果你不喜歡牡丹,我們也不勉強你,只不過我也不希望你再去打擾她。"桃花一臉嚴肅的道。
  
  "什麼都是你在說,這樣對我會不會太不公平?"
  
  "什麼是公平?"桃花反問。"我只是給你和牡丹單獨相處的機會,沒有限制你一定要愛上她,或是她一定要愛上你,這樣有什麼好不公平?難不成照顧牡丹對你是一件很不公平的事?"
  
  被桃花這麼一問,黑朔變得沉默,四周也變得寧靜。
  
  "她離開我,就代表她已經做了決定,她並不喜歡我。"黑朔冷冷的道,語氣夾帶一絲憤怒與不悅。
  
  桃花搖搖頭."你錯了。"
  
  "什麼意思?"
  
  "就是因為牡丹喜歡你,她才會離開你。"
  
  "我不相信!"
  
  "你一點都不瞭解她,她深信自己是不祥之人,只要靠近她的人都會死於非命。"
  
  "這是什麼理論!"黑朔嗤之以鼻,都二十一世紀了,牡丹怎麼還信這種怪力亂神的話。
  
  "在牡丹小時侯,她的家人全死了,只剩下她一個人,所以她被當成皮球般踢來踢去,直到送進孤兒院。"
  
  "這也不能證明什麼。"黑朔根本不以為意。
  
  "但牡丹卻深信只要和她在一起的人,都會遭受到厄運,就連我騙她我生了怪病,她也照信不誤!"桃花說到這裡,吐著粉色小舌頭。
  
  "你說什麼?"殺氣從他眼中一閃而過。
  
  桃花卻理直氣壯的道:"如果我不這麼說,她怎麼會從那個狹小的房間裡走出來?她為了怕把厄運帶給別人,每天都把自己關在房間裡做實驗,你不知道我看了有多心疼!如果不騙她,她恐怕還不肯從房間裡走出來。"
  
  "你最好不要有下一次!"黑朔瞇起眼眸警告道。
  
  "哦?請問你是用什麼身份警告我?"桃花微笑,看行著他晦暗的神情。
  
  "她是我的女人"
  
  "上一、兩次床並不算什麼。"桃花聳聳肩,"我想以牡丹的姿色,會有很多男人追求她。"
  
  "你敢這麼做,我對你會絲毫不客氣,不管你是不是鷹崎的未婚妻,我會把你給宰了。"
  
  "哇!好嚇人。"桃花拍著胸口,一副怕怕的模樣。
  
  "牡丹到底在哪?"黑朔再問一遍。
  
  "要我把她交出來,除非你老實說你到底愛不愛牡丹?"桃花直截了當的道:"如果你回答不出來,很抱歉,我不可能告訴你牡丹到底人在哪。"
  
  "這是我和她之間的事。"黑朔的嘴角在抽搐。
  
  "這是我母親的遺言,我要把牡丹嫁給她深愛也是深愛她的男人,要不然我不會把牡丹交到你手上。"
  
  "這由不得你。"黑朔沒好氣的冷哼,他不信以鷹家的情報網會找不到一個女人。
  
  "就算你找到牡丹,只要我不答應,你以為牡丹會跟著你嗎?"桃花一臉悠哉的提醒他。
  
  黑朔眼神陰霾的瞪著桃花,面對她的笑容,他有一股強烈的想把她給宰了分屍的慾望。
  
  他咬牙的道:"我說了,你就會同意?"
  
  "當然。"桃花挑挑眉,"我又沒有捧打鴛鴦的興趣,再說我原本的目的就是要撮合你和牡丹,怎麼會阻止你們在一塊?"
  
  "好,我愛她。"
  
  "你真是痛快!"她瞇著眼笑道:"牡丹人其實就在你熟悉的地方。"
  
  "哪裡?"
  
  "我剛不是說了嗎?"桃花笑嘻嘻的道,故意逗著這個冰塊男。
  
  "到、底、在、哪、裡?"他一個字一個字的道,故意加重語氣,讓人產生一種森冷的脅迫感。
  
  "聖心孤兒院。"
  
  她的話一說完,黑朔馬上轉身就走。
  
  桃花喚住他的腳步,"等一下。"
  
  "還有什麼事嗎?"黑朔回過頭,冷冷的問道。
  
  他對桃花一點好感也沒有,就算她是撮合他與牡丹的媒人,但光想到自己被人耍著玩的滋味,他可是氣得牙癢癢。
  
  "這封信你交給牡丹。"
  
  "這裡面寫了些什麼?"
  
  "解釋所有的一切。牡丹的個性很執著,也很容易鑽牛尖角,我怕就算你去找她,她依舊會誤以為我的病是她造成的。"
  
  黑朔狠狠的瞪了她一眼,"那你就不應該欺騙她。"
  
  "我欺騙她的原因很簡單,她認為我的病是因為她帶給我的,當她知道我的病只是欺騙她時,她才會放下心中的重擔。"桃花露出得意洋洋的笑容,"這叫以毒攻毒,況且能把她從房間裡拐出來,不是一舉兩得嗎?"
  
  黑朔沒好氣的接過她的信,發誓道:"我以後絕對不准她靠近你一步。"免得到最後被她賣了,還會乖乖幫她數錢。
  
  "你以為你阻止得了嗎?"桃花看著黑朔的背影,露出詭異的笑容。
  
  "牡丹可是我的好姊妹。"
  
  "孩子,你還是想不開嗎?"一名修女站在牡丹的身旁問道。
  
  "修女媽媽......"
  
  牡丹靜默了。
  
  自從離開黑朔之後,她沒有地方可以去,她不敢回花圜國際集團,因為她想起桃花的病,那就好像是一顆大石頭壓在她身上。
  
  她知道自己在逃避,可是只要一想到自己只會帶給所愛的人災難,她的心就好痛!
  
  "你不回去會讓很多深愛你的人擔心。"
  
  "修女媽媽,我是個不祥之人,我不敢再去愛,我好怕他們會因為我而受傷,我覺得自己是個充滿罪惡的人。"牡丹低語,眼眶開始泛紅。
  
  "傻孩子,沒有人一生出來就背負著罪惡,只要心存善念,就會有好運。"
  
  "可是因為有我的存在,讓太多人受到傷害。"
  
  "是你去傷害他們的嗎?"
  
  "不是。"牡丹搖搖頭。
  
  "那你怕什麼呢?"修女摸著牡丹的小腦袋,"你好好想想,人有生老病死,時間到了誰也留不了,更不可能是因為誰的存在而死去。"
  
  "沒錯!我也不信這個論點。"
  
  男人冷漠的聲音讓牡丹的身子變得硬,因為她認得這個聲音。
  
  她回頭,看到黑朔就站在身後時,差點腳軟,心中分不清是思念還是渴望,眼睛浮起一層水霧,所有的聲音卡在喉嚨間。
  
  是他!牡丹沒想到他會找到這,更出乎牡丹意料之外的是,修女竟然迎了上去。
  
  "黑朔,你回來啦!是回來看看孩子們嗎?他們知道一定會很開心。"
  
  "不!我是來找您身後的小女人。"
  
  "原來你認識牡丹啊!"修女驚奇的道,"原本我想把你們介紹給對方認識,可是你們總是一前一後的來,這個前腳才走,另一個後腳就到,你們總是碰不到對方。"
  
  兩人的眼神默默在空中交會,修女識趣的莞爾一笑。
  
  "我把這裡留給你們,你們好好聊。"
  
  "修女媽媽......"牡丹喚不回修女的腳步,瞬間房間裡只剩下她與黑朔兩人。
  
  牡丹低著頭,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氣氛變得僵滯,沉重得讓人彷彿透不過氣來。
  
  "你怎麼也會來這裡?"
  
  "這裡曾經是我的家。"黑朔回答。
  
  "騙人!"牡丹衝口而出。
  
  "我為什麼要騙你?"黑朔反問她。
  
  牡丹抬起迷濛的眼眸望著他,"這是真的?"
  
  "不只是真的,而且我們小時候就有見過面。"
  
  "見過面?"牡丹瞪大眼眸,"我沒印象--"
  
  不等她把話說完,黑朔就打斷道。
  
  "你當然沒有印象,因為你老是躲在一旁,誰也不理,就連我一直坐在你身邊,你也是像個自閉兒。"
  
  聽他這麼說,牡丹突然想起小時候,她常常孤單一個人坐在角落,因為她不敢靠近小朋友,害怕自己會帶給別人厄運。
  
  可是每天都會有個身影一直坐在自己身旁,他沒有和她說過任何一句話,就這樣靜靜坐在一邊。
  
  她以為那個人遲早會嫌無聊的走開,但是他總是坐在她身邊,坐了半年之久,直到某天,她身旁的人不見了,她才知道那個小男孩被人收養了。之後她有一種失去什麼的空虛感。
  
  "那個小男孩是你?"
  
  "沒錯,我倒是沒想到那個悶不哼聲的女孩竟然是你。"
  
  該說是緣分嗎?曾經分開的兩人,十幾年後又湊在一起相戀。
  
  "可是你為什麼會知道?"
  
  "桃花全都說了。"一提起那個女人的名字,黑朔還有種被陷害的氣憤。
  
  "桃花?"她的臉色驀地變得慘白,"你都聽桃花說了?"
  
  "沒錯!"他用力的點頭。
  
  "你既然知道我是不祥之身,為什麼還要來找我?"牡丹在顫抖,淚水浮出眼眶,讓她有種楚楚可憐的柔弱感。
  
  "我不相信那種可笑的話。"
  
  "我的家人都被我剋死了,就連桃花也生病,這一切都是我的錯,你還不相信嗎?"社丹哭喊著,淚水像斷線的珍珠般不停滾落。
  
  "你的家人是病死及意外,完全與你無關。"黑朔一步步逼近她,"這一切都與你無關!"
  
  "可是連我身旁的人都發生這種事,你又該怎麼解釋?"
  
  "你指的是誰?"黑朔冷笑,"桃花嗎?"
  
  "桃花生了怪病,若不是我,她怎麼可能會得那種怪病?如果我在你身邊,你遲早有一天也會被我害死。"牡丹心如刀割。
  
  她不想害死任何人,可是她身邊的人萬一有什麼意外,都是她的錯!  
  "你離開我,只是為了不想傷害我?"黑朔聽到這句話,冰冷的眼眸出現一抹柔情,薄利雙唇微揚。
  
  "請你離開,我們應該保持一段距離。"
  
  "如果我說不呢?"
  
  他靠得好近,灼熱的氣息差點讓牡丹腿軟。
  
  "你瘋了嗎?跟我在一起會有生命危險。"她用力推開他。
  
  "我一點都不覺得有什麼危險。"他淡淡的道。
  
  "我害家人死去,桃花生病,難道這些還不夠嗎?"牡丹怒吼著,眼淚潰堤而出。
  
  "你的家人是意外,生老病死由不得人,至於桃花......你真的以為她生病?"黑朔冷笑道。
  
  "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牡丹睜著迷濛的雙眼問道。
  
  "這封信你自己看吧!"黑朔把桃花交給他的信遞給牡丹。
  
  牡丹一臉疑惑,當她打開信紙閱讀裡面的內容時,臉色從狂喜變成青白交錯。
  
  黑朔看著她變化萬千的臉孔,不禁好笑起來。
  
  "臭桃花,你竟然騙我!"牡丹氣憤的把信揉成一團,不敢相信她這多個月的擔心,只是因為桃花想把她出清的計畫!
  
  "現在你無話可說了吧?"
  
  牡丹回過神來,看著黑朔帶著盛氣凌人的氣勢逼近。
  
  "可......可是......"牡丹慌了手腳,期期艾艾的道。
  
  這一切的轉變讓她無法一下子接受。
  
  "還有什麼好可是?"黑朔挑起她的下巴,眼眸微瞇起來,他警告她,"你那什麼相剋的理論,你以後不用拿出來,你與桃花生活了近十幾年的時間,她都平安無事,我可不相信我會比那個女人還要短命!"
  
  他簡簡單單的話,堵住她所有未說完的話。
  
  "你因為別人的命令綁架我......"
  
  "命令我的人是桃花的未婚夫,這一點我相信桃花在信上也有說清楚。"
  
  "可是你又不愛我。"牡丹臉兒紅潤,羞得不敢與他的眼眸相視,心卜通卜通的跳得好快。
  
  "我有說過這句話嗎?"黑朔淡淡的挑起濃眉。
  
  "你也沒說過你愛我。"牡丹的語氣中有一絲哀怨。
  
  "你也沒說過。"他反駁的道。
  
  "我想愛你,可是我害怕......"
  
  她未說完的話全消失在四片相膠的唇瓣間。
  
  "有你這句話就夠了。"他低語,"我也愛你!小女人。"
  
  一句我愛你,讓牡丹愣住了,眼眶中充斥著淚水。
  
  "要是哪天你被我剋死,我也會跟你一起下地獄去。"
  
  "閉嘴!不許再說克不克的問題,這句話等你七老八十時再來和我說。"
  
  黑朔低吼著,直接擺出冰冷生氣的臉孔。
  
  牡丹的回應則是把雙唇覆蓋在他的薄唇上。

~♥ The End ♥~

 

 

4B257564235.gif

 

購物中心本月促銷特惠

 

發燒鑑貨團 0179.gif
每天精心挑 選的優惠0179.gif
特價下殺的 數位相機及攝影機
精品/手錶 / 品牌旗艦
居家生活
交通/美食
視聽家電
禮物與飾品
美妝保養
電腦資訊與 消費電子
好書共享/熱 門書籍
服裝鞋包配 飾
ivip介紹
小遊戲分享 快來打發時間吧
集點王介紹 、教學、問與答
通路王介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帥哥麻 的頭像
大帥哥麻

agnes b.開箱文, CASIO使用心得, CITIZEN比價, PRADA分享文, SEIKO哪裡買, 歐系名牌包、配件哪裡便宜-christine955

大帥哥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