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為何,她心虛了起來,甚至有種做錯事的感覺。

  "要什麼?"他的聲音越輕柔,越是讓人覺得危險。

  百合鼓足勇氣道:"我很感激你對我的收留,但是為了不讓你添麻煩,我決定--"

  "你決定什麼?"不等她把話說完,他逕自打斷道。

  "我要回去。"

  當她再說一遍時,她絲毫不意外他的臉色微變。

  "回去?為什麼?"

  "我不想帶給你麻煩。"

  "在我攬下你這朵百合時,你的麻煩就已經帶給我了,現在你說要走,會不會太遲了?"白梟獄冷笑。

  他怎麼覺得她並不是因為害怕帶給他麻煩想離開,而是......

  白梟獄扣住她小巧的下巴,笑得狂妄,卻又讓人感到陣陣寒冷。

  "你......你想做什麼?"百合的聲音夾帶著心慌和恐懼。

  "你以為我要做什麼?"他灼熱的氣息輕輕拂過她稚嫩的小臉蛋,看著她的臉變得像顆紅蘋果般。

  百合覺得好熱,不僅臉頰滾燙,就連全身都像被放在熱騰騰的沸水中,熱得她幾乎喘不過氣來。

  她把頭轉開,不敢望向他深邃的眼眸。

  只要盯著他幽深的雙眼,她的心跳就彷彿不再是屬於自己的。

  她自己也不明白,為什麼只要一看到他,便會手足無措,難不成......

  百合死命搖頭,告訴自己絕對不可能!她絕不可能和桃花一樣喜歡上同一個男人。

  "你放手......"她顫巍巍的道。

  "你以為我會吃了你不成?"見到她如驚弓之鳥,臉上露出倉皇的神情,讓白梟獄大為不滿。

  "我沒有。"她不斷搖頭,就算有也不敢說。

  百合冷汗涔涔。

  瞧他的態勢,的確是想把人一口吞下去的樣子,她生怕說錯一句話,會惹得他老羞成怒。

  "你沒有的話,又在怕我什麼?"

  "我沒有怕你呀!"

  "小妞,在說謊時,記得把眼睛看向別人,把頭轉開,嘴裡說不怕,實在是不怎麼讓人採信。"白梟獄慵懶的道,把她的小腦袋轉了過來,看到她雪白肌膚染上一片赤紅。

  "我不是因為怕你才選擇離開......"百合提出微弱的抗議。

  "我也沒說你是因為害怕我才選擇離開。"他濃眉微挑,似笑非笑。

  "那我可以走了嗎?"她噘起紅唇,眼眸小心翼翼的掃向他。

  他的笑容倏然收斂,擺出一張冰冷的臉孔,"你覺得你走得掉嗎?"

  當白梟獄問起這個問題時,百合全身寒毛直豎。

  "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她猛打一個哆嗦,有一種不祥的預兆,心不安起來。

  "我既然答應別人要保護你,你以為我會出爾反爾,甚至半途而廢嗎?"

  他的聲音變得冷漠,臉色嚴肅得讓百合猛搖頭。

  "這是我的決定,與你無關。"

  "與我無關?"他瞇起眼眸。

  氣氛似乎越變越冷,她說錯什麼話嗎?他銳利的目光一直往她身上掃,她不安的扭動著身子,淚水在眼眶中打轉。

  "你別這樣看著我好不好?"她的聲音夾帶著一絲絲哭泣。

  "為什麼不准看你?"

  "你的眼神好像在指責我所犯下的錯。"百合低頭,雖然她根本不知道自己錯在哪裡。

  白梟獄終於露出笑容。

  "你還挺聰明的。"

  這個男人的情緒真是陰晴不定。

  百合看到他的笑容,不禁鬆了口氣,可是聽到他的話,寒毛又直豎起來。

  "我有做錯什麼嗎?"

  "你的錯就是不應該要求離開。"白梟獄冷冷的道,扣住她的下巴,俯視著她,氣息輕輕吐在她柔嫩的臉頰上,帶給她微醺的昏眩感。

  "為什麼?"百合吶吶的問道。

  "我既然答應別人要照顧你,當然不可能會半途而廢,就算你想走,我也不會讓你走。"白梟獄笑著道。

  望著他的笑容,百合心底發寒。

  "其實你大可以不用--"她的話還未說完就被打斷。

  "這是我的決定。"

  百合欲哭無淚。

  "你的決定又跟我沒關係......"她的聲音小得幾乎聽不見。

  白梟獄卻眉峰一攏,"你剛說什麼?可以麻煩你再重複一遍嗎?"

  他帶著惡意的表情逼近她,彷彿她再說一句話就會死無葬身之地。

  "沒有!"百合哪裡敢再重複一遍。

  "很好,那你還要走嗎?"他笑著問道。

  他都這樣說了,她哪敢走啊!

  百合委屈的癟著唇,眼眶微紅起來。

  "我......不走了。"她帶著認命的語氣道。

  "桃花,為什麼會這樣?"

  百合回到房間的第一件事就是找桃花哭訴。

  "又發生什麼事?"桃花悠哉的問道,似乎早就知道百合會再打電話過來。

  "他......他......"百合突然間不知道該怎麼開口,一團火憋在心裡。

  "他怎麼了?"桃花忍住笑意,聽得出來她的語氣十分輕快,若不是百合正在氣頭上,恐怕早就發現桃花根本是在看好戲。

  "他竟然說不行。"百合楚楚可憐的道。

  "不行什麼?"

  "他不准我離開,還說......"

  "還說什麼?"桃花追問,一臉興致勃勃。

  百合仍處在自怨自艾中,沒有發現桃花的興奮。

  "他說既然是人家拜託他,他就沒有半途而廢的理由,也不管我的意願,就將我留下來......"話說到一半,她突然發現話筒離手,抬起頭一看,一臉錯愕。

  百合屏住呼吸。

  他該不會生氣了吧?

  話筒裡傳來桃花喂喂喂的聲音,白梟獄二話不說便把電話掛上,然後拋下一句話。

  "下來吃飯。"

  "你......你只是想來講這句話嗎?"百合不可思議的道,鬆口氣的同時,一抹惱火躍進她眼底。

  他竟然把她的電話給掛掉了!

  百合越想越生氣,嘟起小嘴,眼神惡狠狠的瞪向他。

  "怎麼啦?"白梟獄看著她火大的模樣,眼中有著一絲興味,覺得有意思。

  她給他的印象,就像一朵純潔的百合花,柔弱中帶點甜美,讓人想捉弄她。

  這是他第一次見到她生氣,他摸著下巴,露出玩味的笑容,眸中閃爍著惡作劇光芒。

  百合看了不禁打了個冷顫,她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她不能讓他瞧不起!

  於是,她鼓起所有的勇氣,據理力爭。

  "你剛才掛斷我的電話。"她指責道,卻在接觸到他黝黑的眼眸時,還是情不自禁的把頭轉開,臉頰傳來陣陣熾熱。

  怎麼回事?為何看到他,她的心跳就加速,像是萬馬奔騰。

  "你剛才不是在和人哭訴,說我的壞話?"他將她的小臉轉過來,露出潔白的牙齒,玩味的表情像是捉到她的小辮子。百合倒抽口氣。

  "我哪有?"被他這麼-問,所有的氣勢頓時軟了下來,她低垂著頭,目光不敢與他的相視。

  心中的怒火不翼而飛,反倒擔心起剛才她到底說了什麼誹謗他的話,他全都聽到了?

  "真的......沒有嗎?"白梟獄故意拉長聲音道,望著她膽戰心驚的模樣,他真想大笑三聲。

  沒想到桃花與鷹崎竟然送這麼好玩的美人兒過來,不僅讓人想摧殘,還想逗著她、玩弄她、欺負她。

  只不過是一個小女人,卻能勾起潛藏他體內深處的小惡魔。

  看著他露出陰森森的表情,百合嚇得微微顫抖。

  "沒有......我真的沒有。"她的眼眶含著淚水,不曉得自己為什麼這麼怕他,就像老鼠看到貓一樣,沒有理由的懼怕。

  "真的沒有?"

  俊顏在眼前放大,百合屏住氣息,差一點又忘了呼吸。

  "你別靠那麼近。"她說不出來為什麼只要他一靠近她,她的腦海就一片空白,呼吸也停頓下來。她對於這種詭異的症狀懊惱不已,卻又控制不了,簡直......簡直就像發花癡。

  她掩著小臉,好想呻吟。

  "為什麼不准我靠近?"白梟獄的眉頭徽蹙,一抹不悅從眼底一閃而過。

  "我會不能呼吸。"

  "我有搶走你的空氣嗎?"

  他低啞的嗓音在她的耳邊響起,讓她再次屏住氣息,眼裡只有他的存在。

  她怎會這麼在意他?

  一定是因為他太霸道了。

  "你離我遠一點啦!"她帶著哭腔,臉上充滿無限委屆。他扣住她的下巴,黝黑的眼眸望著她,然後雙唇覆蓋住她的小嘴。

第四章
  這絕對是個災難。白梟獄皺著眉頭想著,銳利眼眸微瞇起來。

  教他更想不透的是,為什麼他還會湧起想親吻她的念頭?

  看著百合被吻得迷濛的眼眸,氣喘吁吁的癱在他的懷抱,他的眼神變得更加幽黯。

  "你喜歡吧?"白梟獄勾起邪惡的笑容。

  百合的臉頰一下子變得火紅,雪白肌膚染上一層艷色。

  "你竟然......"她用小手捂著嘴,心跳得好快,看到他得意的神色,她又羞又惱。

  他雙唇的溫度還殘留在嘴邊,給了她一種甜蜜的滋味。

  她到底是怎麼了?

  百合心慌不已,眼兒朦朧的看著他,氣惱他的放肆,更氣自己竟然陶醉在他高深的吻技中。

  還記得剛才他把舌頭探往她的小嘴裡,擄掠她的一切時,她應該掙扎的,可是她沒有。

  她深深懊惱著,覺得自己變得好奇怪。

  為什麼不會想反抗呢?甚至全身變得滾燙,直到他把她吻得喘不過氣來,整個人癱軟在他的懷中。

  "我怎樣?"白梟獄笑著勾起她的下巴,"你不喜歡嗎?小百合。"

  當他叫她小百合時,她的身子微微一震,背脊竄起-股戰慄感。

  她真的變得好奇怪......為什麼呢?

  "我才不喜歡。"她死命搖頭,不願承認她的確陶醉在他的吻中。

  白梟獄沒有硬逼她承認,只是用一雙詭譎莫測的眼眸凝視著她,手指拂著她柔嫩的臉頰,發出輕笑聲。

  百合發現他笑起來時是那麼的好看,像極了燦爛炫目的太陽,吸引眾人的目光。

  "可是我還挺喜歡你青澀的味道。"他故意在她的耳邊挑逗的道,見到她困窘的模樣,笑容顯得更加惡劣。

  "你好過分,切斷我的電話還故意捉弄我。"聽到他的話,她的臉兒倏然變紅,像顆誘人的水蜜桃。

  她怎麼覺得自己像是羊入虎口,而他這個大壞蛋就是專門喜歡欺負她。

  "多少女人想要我捉弄她們還求之不得。"白梟獄一副慵懶的道,手指挑起她的髮絲。

  "你去找別的女人呀!為什麼要找我?"百合鼓起腮幫子,沒好氣的道,心跳卻不爭氣的加速。

  "這個嘛......"白梟獄在她的耳邊低語,"因為你剛好就在這。"

  百合渾身一僵。

  原來不是她也可以嗎?她的胸口傳來陌生的剌痛。

  "是嗎?"她喃喃自語。

  白梟獄轉身走向門口,冷漠的扔下一句話,"快點下來吃飯,菜快冷掉了。"

  看著他的背影,百合的心中頓時五味雜陳起來。

  她期望白梟獄說出什麼話呢?

  酒足飯飽之後,白梟獄看著百合,百合則是低垂著臉躲避他的目光。

  他為什麼要用這樣的眼神盯著她?好像她是什麼珍禽異獸似的。

  在他的凝視下,她的臉頰逐漸發燙。

  就在她快受不了時,白梟獄才悠然開口,"好了,既然都已經吃飽了,我們就來聊聊吧!"

  "要聊什麼?"百合聲音微弱的道,不安的扭動著身子,偷瞄了他一眼。

  白梟獄的雙眼仍是一瞬也不瞬的盯著她瞧,讓她雪白的肌膚立刻染上一層赤紅的顏色。

  "我們來談談你是怎麼惹火天蠍幫的人。"

  一提起天蠍幫,百合的身子便僵住了。

  白梟獄微瞇起眼眸,銳利光芒從他眼底一閃而過。

  氣氛陡然變得僵滯,像是瀰漫著一股低氣壓。

  "你好像還沒做好準備。"白梟獄瞧她一副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的模樣,心虛的眼神幾乎不敢瞄向他。

  "沒錯。"百合猛點頭,如釋重負。

  "為什麼還沒做好準備?我只是要你說明你是怎麼惹火天蠍幫而已。"白梟獄冷著臉孔道,一絲懷疑從他眼底滑過,他莫測高深的斜瞅了她一眼。

  百合不敢抬起頭,害怕被他看見她滿是心虛的臉孔。

  她還沒想好該如何欺瞞白梟獄,她是怎麼惹火天蠍幫的。

  桃花教她自己想理由,可是她根本想不出來。

  百合急得滿身大汗,不知道該怎麼辦,而白梟獄的目光彷彿像把利刀射向她。

  她越來越心虛,快要縮進椅子裡蜷成一團球狀。

  "怎麼?有問題嗎?"白梟獄站了起來。

  百合看著他走近,嚇得只能呆坐在椅子上。

  這下子怎麼辦才好?

  她腦袋一片空白,越是想急中生智,越是想不出什麼辦法。

  "我......我......"百合急得快哭出來。

  "你什麼?快點說老實話。"

  "我要說什麼老實話?"她的口好幹,因為他的氣息和體溫一下子湧過來,佔滿她的呼吸,讓她的腦袋開始昏昏沉沉。

  她猛搖晃著頭,告訴自己要冷靜,可是她還是會不由自主的意識到他的存在。

  "你到底欺騙我什麼?"

  一聽到欺騙兩字,百合全身寒毛直豎,瞪大她那雙漂亮的晶瑩杏眸,露出慌亂的神情。

  "我沒有,我真的沒有。"

  "如果沒有,為什麼不肯回答?"白梟獄開始懷疑了。

  她若是得罪天蠍幫,就應該知道他們的做事風格,天蠍幫向來是斬草除根,狠心毒辣的手段讓所有人為之忌憚,難道她不怕嗎?

  "我......"百合緊張的舔著乾澀的唇瓣,話像是卡在喉嚨裡吐不出來,心裡焦急著。

  她該怎麼做?

  "你是不是真的在隱瞞我什麼?"他的臉孔變得嚴厲,看得出來他深切的不滿與疑惑。

  "你好凶......"百合露出楚楚可憐的表情,試圖引起他的同情心,但這招對他一點用也沒有。

  "你想要小命的話,就乖乖告訴我實話。"白梟獄伸手捏著她的臉頰,揚起一抹充滿惡意的笑容。

  手指下柔嫩的觸感,幾乎讓他愛不釋手,看著她變形的臉孔,滿臉哀怨,他濃眉一挑,笑得更放肆。

  百合心裡隱約感到不安,如果讓他知道事情真相,會如何?

  "假如......有人欺騙你的話,你會怎麼做?"

  "宰了他!"他毫不猶豫的道。

  百合打了個哆嗦,臉上血色盡褪。

  他的手段真有這麼殘忍嗎?她不禁埋怨起桃花,為什麼要指派她接近這個可怕的男人?

  桃花應該知道他是個什麼樣的人物,還拜託她來接近他,難道這就是有異性沒人性嗎?

  還是桃花被愛沖昏頭,忘記這個男人是危險人物?

  也許後者可能性比較大,戀愛中的女人好像都比較笨......

  "你給我回過神來。"白梟獄大為不滿的道。

  她竟然趁他問話的時候出神,他的眼眸不悅的微瞇起來。

  真是太囂張了!她是不把他放在眼底嗎?

  大手用力的捏了下她的臉,捏疼了她,她的眼眶迅速泛紅。

  "好痛!你又在欺負人。"

  桃花為什麼要喜歡這個可怕的男人啊?不行!再這樣下上,她會被他欺負得死死的。

  現在最重要的,是趕快完成任務,把他的一切資料全掏光之後,就趕快包袱款款回家去。

  "快點說,你隱瞞我些什麼?"

  "哪有?"百合猛搖頭。

  "那為何問那種問題?"俊顏逼近,氣息噴在她的臉頰上。

  "因為......我只是想知道而已。"百合找不到借口,只好這麼回答。

  "原來如此。"他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樣,好看的濃眉微挑起來。

  "什麼原來如此?"她吶吶的問道。看他的表情,百合感到不安,覺得不會有好事。

  "你想知道我的一切,是嗎?"

  "你怎麼知道?"百合瞪大眼睛。

  難道他有讀心術嗎?

  白梟獄露出詭譎的笑容,"原來你一直在暗戀我不成?"

  "啊?"什麼?百合整個人呆住,身子變成化石。

  "你......你別胡說!"她整張小臉紅得不能再紅,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

  "不是這麼一回事嗎?"

  "當然不是!"百合急著否認。

  "既然不是,你為什麼想要瞭解我的一切?"白梟獄像是拆穿她的心事,笑容很溫柔,卻帶著一抹邪魅。

  百合到達嘴邊的聲音全沒了,她甚至不知道該怎麼開口說話。

  不管怎麼回答都不對,說不是,她又要怎麼回答自己為什麼想要瞭解他的一切?更何況她的說辭也的確很曖昧。"我......我......"

  她憋紅小臉,說不出話來的模樣讓白梟獄輕笑出聲,手撫著她柔嫩的頸子,吐出來的話卻讓人背脊發涼。

  "快點說,要不然......"

  "要不然怎樣?"百合抬起頭,傻傻的問道。

  "你這個問題問得很好,你說我該拿你怎麼樣才好呢?"

  "我不知道。"百合畏縮的道。

  他看向她的目光怎麼像是要吃了她......

  她想要移開視線,卻被他詭譎的眼眸所吸引。

  眼看著他的俊顏逼近,灼熱的氣息輕輕噴在她椎嫩的小臉上,皮膚感覺到滾燙的熱度,她的呼吸開始變得凌亂。

  她動彈不得,全身的力氣彷彿被他抽光一樣。

  當他的雙唇輾著她時,她就像朵楚楚可憐的百合花嬌柔承受著他如暴風雨般的摧殘。

  "唔......"她情不自禁的發出呻吟,他的舌頭不斷侵略掠奪,在她的小嘴裡翻雲覆雨,盡情吸吮她口中的津液,勾著她的丁香小舌,糾纏在一塊。

  他把她吻得喘不過氣,整個人癱在他懷裡。

  耳邊傳來他的輕笑聲,"這樣就不行了嗎?"

  他的舌頭離開她,望向她的眼神充滿火熱,慾火在燃燒。

  百合的呼吸陡然變得急促。

  "你說我該拿你怎麼辦才好呢?"他再次問這個問題時,聲音變得好曖昧,彷彿有另一層含意。

  百合輕輕顫抖著,她不敢看向他,害怕自己會在他的目光下融化,就連身體也羞恥的起了反應,雙腿間的濕潤讓她想找個地洞鑽下去。

  他的手緩緩的滑過她的背部,帶來一陣哆嗦,她幾乎要忍不住輕吟出聲,她忙不迭的捂著小嘴。"天呀!"她倒抽口氣。

  "你的臉紅得像顆蘋果。"

  耳邊傳來他取笑的聲音。

  "你別這樣......"她輕輕掙扎。

  "別怎樣?是這樣嗎?"他的大手覆蓋住她的胸脯,隔著薄薄一層布料,捉住她一隻雪乳揉捏起來。

  "啊......不要!"一陣尖銳快感劃過她的身體,她立刻尖叫一聲,用手臂推拒著他。

  他卻捉住她的手,霸道的再次將雙唇覆蓋上她的。

  事情好像有點亂了套!

  百合腦海一片渾沌,搞不懂事情的發展怎麼會變成這樣?

  她模模糊糊的想著,看著白梟獄的大手在她的身上游移,雪白肌膚因為激情和羞怯染上一層粉紅。

  "你真的好可愛。"他低語。

  她哪裡可愛了?她不解。

  當白梟獄把她抱進房間裡,甚至到大床上,她仍是雙眼朦朧,頭髮散落在雪白的床單上,雪白肌膚白裡透紅,像是一盤可口的甜點等待著人去品嚐。

  白梟獄的眼眸變得深邃,眼中燃燒著慾火。

  她楚楚可憐的模樣看起來既清純又無邪,讓人好想摧毀她,讓她沾染上淫靡的氣息,跟著他一起墮落。

  他的嘴角揚起一抹邪氣的笑容,手指拉開她洋裝上的拉鏈後,伸到她的裙擺底下。

  百合倒抽口氣,腦袋浮現一絲清醒。

  她不能與他......

  百合腦海中浮現出桃花的臉孔,心中充滿罪惡感。

  "不......"她按住他的大手,猛搖晃著腦袋,可是才剛吐出一個字,他的雙唇就覆蓋上來。

  一股灼熱的慾望從小腹升了上來,百合喘了口氣,他卻乘機將舌頭伸進她的檀口中,盡情的與她的舌頭糾纏在一塊。

  "唔......"百合被吻得暈頭轉向,她的手被拿開,與他十指相扣,呼吸逐漸急促。

  "你好甜。"

  不知不覺中,百合身上的洋裝已經被褪在腰際,清冷空氣襲上她的身子。

  她眼兒朦朧的看著他,他深邃的眼眸像是黑玉又像是一潭見不到底的深淵,裡面燃燒著灼熱的慾火,似乎想將她燃燒殆盡。

  白梟獄溫熱的手掌貼著她的大腿,緩緩撫弄,帶來滾燙的溫度和一波波酥麻的異樣感,眼睛緊盯著她意亂情迷的模樣。

  "白梟獄......"她小嘴裡吐出馥郁馨香的氣息,滿臉羞怯的呼喊他的名字。

  "叫我獄。"他命令道。

  "獄?"百合疑惑的問道,這會不會太親密了?

  "沒錯!再喊一次。"他喜歡聽到從她的小嘴裡吐出他的名字,那甚至能勾起他體內熊熊慾火。

  "我......"百合的臉紅了起來,拚命搖晃著腦袋,"這樣叫太親密了。"

  更何況他還是桃花的......

  他懲罰性的吻住她的紅唇,舌頭不斷掠奪她的甜蜜,直到把她吻到全身虛軟才停止。

  "叫我獄。"他堅持的道。

  百合搖搖頭,羞得不敢抬起頭見他。

  他將她的腦袋抬了起來,露出邪魅的笑容,"如果你不叫我獄的話,我就把你吻到直到你答應為止。"

  聽到他的威脅,百合的臉頰變得更紅了,萬分嬌嗔又羞怯的看著他。

  "你怎麼這樣......"她發出輕聲抗議,但是很快的,她的抗議聲便消失在四片相交的唇裡。

  這個男人真的很霸道。百合心想著。

第五章
  "唔......"百合發出呻吟。

  她應該推開他,她應該斥責他,她應該掙扎......

  所有的應該在他的雙手接觸著她雪白的嬌軀時,化成一聲聲嬌媚的喘息。

  她的腦海頓時化成一片空白,手指扯著床單,身上的洋裝已被他扔到床底下。

  胴體染成艷紅,她害羞的不敢望向他。

  他的大手不斷的在她曼妙曲線上游移,眼中充滿慾望。當他將沉重的身子壓在她的身上時,她驚慌的喘口氣,"你要做什麼?"

  她的嬌軀顫抖著,即使他衣物穿戴整齊,但她還是能感覺到他滾燙的體溫,兩人之間沒有一絲縫隙,讓她的心卜通卜通的跳得好快。

  "我要做什麼你會不知道嗎?"白梟獄的聲音變得沙啞,他忍受著慾火焚身的痛苦,安撫著她不安的情緒。

  她就像一朵百合花靜靜綻放出她的清純美麗,教人想摘下來,摧殘及佔為己有。

  他不是那種喜歡隨便欺負人的無聊男子,當鷹崎把她硬塞給他時,他對她有些反感。

  但是見到她後,她身上及臉上表現出來的清純就像是磁鐵一樣牢牢吸引他的目光。

  "白梟獄......你該不會......"她的話還沒說完,紅唇便被他給堵住。

  "我不是說叫我獄嗎?要是你再連名帶姓的喊我,我會吻到你喊我名字為止。"白梟獄露出笑容,聲音卻冷冷的道。

  百合的小臉羞紅起來,含羞帶怯的睨了他一眼,"你老是愛欺負我。"

  "沒錯,我的確是很愛欺負你。"白梟獄的聲音徒然變得深沉,大手擄掠一隻雪乳擠壓,看著嫩白凝脂在手掌間變形。

  "啊......"百合逸出一聲嬌媚的呻吟,電流在身體裡流竄,粉色乳暈變得赤艷,乳尖挺立,雪峰變得更加圓潤豐滿。

  當他吸吮著她的蓓蕾,她的小腹起了一股騷動,雙腿間變得濕潤。

  "獄......"百合低喊著。

  她的身體好痛苦,像是掉入火坑裡被火燃燒般,汗水佈滿額頭,眼神顯得迷濛。

  他的手指滑進她的雙腿間,用身體的重量強迫她把大腿打開,當他的手指捻著細緻小花核時,她哭喊了出來。

  "不要......好難過,快點住手!"一股浪潮從花徑裡湧出,大量愛液沾濕他的手指。

  "你的身體變濕了。"白梟獄眼眸深邃的道,臉部線條緊繃,像在忍受著極大的痛苦,太陽穴的青筋凸出,全身肌肉變得堅硬無比。

  "我想要你。"他低語著,舉起她的小手放在他灼熱的炙鐵上。

  百合整個人傻住,她竟然握著他的......

  她的小手下意識的捏了捏,即使隔著褲子,仍感覺到他的鐵杵在手掌裡的變化。

  他的慾望變脹、變硬了起來!

  百合倒抽口氣,瞠大晶瑩美目望著他,"你變大了......"

  白梟獄露出詭譎的笑容,像是十分享受她愛撫的動作。

  看到他臉上滿足的表情,她臉頰一紅,忙不迭的想把手抽回。

  天呀!她到底在做什麼?

  她的臉頰傳來陣陣滾燙的灼熱感,恨不得在地上挖個洞鑽進去。

  他的手掌覆蓋住她的小手,制止她的動作,"我喜歡你這麼做。"

  喜歡?百合的小臉爆紅,整個人像是一具木乃伊。

  "你......你喜歡?"她口吃起來。

  "沒錯!"

  聽到他斬釘截鐵的語氣,她的小臉變得火紅無比,從一朵清純白合變成一朵艷麗的百合,但仍是不減她清麗高雅的氣質。

  "可......可是......"她羞得不敢見人。

  "想看我的身體嗎?"白梟獄揚起詭譎的笑容,緩緩的道:"我看了你的身體,你也要看我的身體,這樣才算公平對不對?"

  百合搖晃著腦袋,話像是梗在喉嚨吐不出來。

  他慢慢的解開身上襯衫的鈕扣。

  天呀!他真的脫了。

  百合瞪大眼睛,狠狠的倒抽口氣,整個人頓時變成一座雕像。

  她不知道該怎麼做,是迴避還是......

  她的腦袋一片紊亂,拚命教自己把頭轉過去,可是目光卻無法移轉,像是定在他身上,看著他的一舉一動,她的呼吸也變得急促起來。

  他的動作像是帶著一股詭譎的魅惑感,一舉手一投足間都充滿優雅和性感,有著極大的吸引力,讓人目不轉睛的緊盯著他。

  她見到他露出寬厚結實的胸膛,接著他緩緩的褪去褲子,直到見到他胯下的脹大時,她才像是猛然驚醒般把頭轉了過去。

  但他卻把她的小臉轉過來面向自己,他露出一抹邪惡的笑容,在她的耳畔吹拂著熱氣。

  "我要你看著我,難道你不喜歡我的身體嗎?"

  她沉默,臉頰赤紅,羞得不敢見人。

  房間內的氣氛變得熾熱,屬於他的氣息包圍著她。

  她伸出粉色舌尖舔著乾澀的唇瓣,彷彿在誘惑他似的。

  他的眼眸變得深邃,恨不得一口把她吞進肚子裡,可是見到她羞赧萬分,知道他得要有耐心,他不想嚇壞她。

  "沒有不喜歡,只是......"

  "只是什麼?"他的氣息噴在她柔嫩的小臉蛋上。

  "我不習慣......"百合扭捏的道。

  "不習慣看男人的裸體?"白梟獄的濃眉微挑起來,她發窘的模樣,讓她看起來格外惹人憐。

  他微笑,露出白森森的牙齒,"只要習慣就好了。"

  習慣?百合瞪大眼睛。

  "這種事教我怎麼習慣?"她羞得低喊。

  他依舊霸道的扣住她的下巴,用手指描繪她的雙唇。

  兩人之間有股曖昧氣氛在蔓延。

  她不應該跟白梟獄發生任何關係,桃花會難過......

  百合模模糊糊的想著,想要推開他灼熱的雙手撫著她的身體,可是一波波快感像海浪般幾乎要將她吞沒。

  "啊......"她發出呻吟,在他的身下不停扭動著嬌驅。

  一陣歡愉從他挑逗的雙腿間傳來,讓她腳趾頭微蜷,眼眶含著淚,看著自己擺出醜陋的姿勢。

  他就蹲在她的雙腿間,用手指旋轉她的小核心,她的四肢因為難言的酥麻感而痙攣顫抖著。

  她緊咬著唇,花穴裡大量水漬流出,把床單都沾濕了。

  "你這裡濕透了。"

  聽到他說出令人害羞的話,她羞紅了臉頰,雪白肌膚因為激情染上一層粉色,看起來誘人無比。

  他-手握住她的雪乳揉捏,另-只手旋轉著小花核。

  "獄,夠了......不要再這樣......"百合低頭就能看到白梟獄玩弄自己的身體,一陣陣快感不斷襲向她每根神經,她真的快受不了了。

  她發出啜泣聲,小手絞著床單,花徑裡柔軟內壁緊縮。

  "這樣就不行了嗎?"白梟獄歎息道,他抬起她淚兒斑斑的小臉,表情充滿寵愛疼憐。

  "我真的不行了......"她手掌抵著他的胸口,感覺到他穩健的心跳。

  白梟獄笑著問道:"你應該還是個處女吧?"

  百合羞得不知道怎麼回答。

  當白梟獄把他的碩大對準她的花穴口,上面沾滿她的花液輕輕磨蹭時,她的身子抖得更厲害了。

  她分不清是因為渴望還是害怕,他的慾望是如此灼熱,她能感覺到他那裡的滾燙幾乎要燙傷她的肌膚。"你討厭......"

  "討厭什麼?"他的聲音變得沙啞性感,像是情人間的呢噥,"你討厭我嗎?"

  望著他的臉孔,百合回答不出來。

  討厭他嗎?似乎不是這麼一回事。

  可是他是桃花喜歡的男人,她怎麼可以......

  想到這,她打算推開他,但是她的動作卻惹得他深深不悅。

  "你真的討厭我?"他的聲音變得危險,他微瞇起銳利眼睛,有種風雨欲來的味道。

  "不是。"

  "那是什麼原因?"

  白梟獄的氣息輕輕吐在她的臉頰上,傳來陣陣灼燙的感覺,讓她的臉紅得像顆誘人的水蜜桃。

  "我不是討厭你,只是我不行......"她的話還沒說完,雙唇就被他擄掠。

  "不討厭就好。"白梟獄滿足的道。

  他擁抱著她,讓她感覺到他的碩大和堅硬,她嚇到了,可是他的動作十分輕柔,讓她沒辦法開口說不。

  他的炙鐵就置於她的雙腿間,男性尖端輕輕刺入時,她的身子立刻變得僵硬。

  "不......不行......"

  "別怕。"白梟獄用細碎的吻落在她的眉宇間,企圖鬆緩她的緊張。

  "啊......"她呻吟著,指尖剌進他的臂膀中。

  她看著他輕輕的前後移動著臀部,那根充血紅腫的硬杵正慢慢塞進她的花穴中。

  這樣的景象真的好淫蕩......

  百合咬著手指,卻依舊壓抑不住到達嘴邊痛苦的呻吟。好痛!她的眼眶含著淚水,感覺到花壁一點一滴慢慢被撐開。

  當他遇到那層障礙時,他毫不猶豫的刺穿,將碩大完完全全進入她的身體裡。

  "嗚......"百合發出啜泣聲,身體不停顫抖。

  "別哭。"白梟獄低啞的道,吻去她的淚水。

  "痛!"雪白嬌軀微顫,劇烈的痛楚讓她不安分的扭動著臀部,想擺脫潛伏在她體內的巨龍。

  "別動!"他咬牙的道,感受著她的緊窒包圍著自己的火杵,裡面柔軟又乾澀。

  "可是我好疼......"百合抬起楚楚可憐的小臉蛋,淚水在眼眶裡氾濫,讓人心疼不捨。

  "那這樣呢?"白梟獄將手指伸到她的私處,挑逗她的花心,撫著兩片小花貝,輕輕擠壓敏感的小花蕊。

  一股熟悉的快感簾卷她的靈魂,電流在四肢流竄,讓她情不自禁的微拱起雪白的嬌軀,發出嬌媚的呻吟。

  "你的身體很敏感。"

  "白梟獄,別這樣......"

  "我不是說別叫我白梟獄嗎?"他微瞇起眼眸不滿的道,報復性的用力揉捏著小花蕊,直到她小嘴裡發出哭喊的求饒聲。

  "獄......對不起......我對不起,別這樣......好難受......"當白梟獄緩緩移動時,百合只能無奈的揪著床單,隨著他的節拍搖晃,兩顆雪白的乳峰也因此彈跳晃動。

  看著她淫靡的模樣,他的慾望變得更加灼熱,開始大力進出她的花穴。

  "等......等一下......"百合哭喊著,他每一次的撞擊都像是要衝進她體內最深處。

  "你覺得我還停得下來嗎?"他聲音沙啞的道。

  她的小穴好溫暖,他被她的緊窒團團包圍著,大手撫著她曼妙的曲線, 胯下不斷重複著相同的節奏。

  他挺直腰桿前進後撤,看著鐵杵在甜蜜花穴裡進進出出,每-次抽出時都帶出大量水漬噴灑在床單上,一絲艷紅從兩人的結合處流了下來,更增添他的慾望。

  "我會死......我會死......"百合剛開始在他動起來時還感覺到痛,但是隨著他的動作越來越快,一波波快感從鐵杵摩擦著的柔軟內壁傳來,陌生的慾望讓她哭喊著。

  她的小手搭著他的肩膀,隨著他的律動,她也動得更快。

  她的雙腿被架在他的肩膀上,低頭一看,就能見到他的巨龍不斷反覆抽出刺進,-遍又一遍。

  "你不會死的,還沒到那時候。"白梟獄額頭上滴下汗水,黝黑的肌膚也佈滿薄薄一層汗漬。

  房間裡迴盪著響亮的肉體拍打聲和水漬淫靡的樂曲,讓人聽了不禁慾火僨張。

  百合大口喘氣,香汗淋漓,一波波快感讓她快要受不了了,小腹抽搐,花壁像是絞著他的碩大,強迫他釋放出男人的精華。

  "我真的不行了!"百合尖叫,背脊一陣戰慄,靈魂彷彿飛往天際,一股暖流澆在他的鐵杵上,花穴緊緊收縮。

  "這樣就不行嗎?"白梟獄笑容詭異,眼眸黝黑深邃,似乎寫著不滿足。

  "嗚......"她發出輕泣,看著他緩緩抽出,又用力頂入,歡愉迅速淹沒她,她用手臂緊緊環住他的頸子,感覺他在她體內深深悸動,他的火杵還是如此火熱堅硬。

  "怎麼辦?我還想要。"白梟獄瞇起眼眸,笑容有些扭曲,看得出來他忍得很辛苦。

  他突然將她整個人抱了起來。她驚呼一聲,大腿環住他的腰部,坐在他堅硬的鐵杵上。

  他往上戳刺,進入她花穴裡更深的地方。

  "啊......"百合再次尖叫,幽穴不停吸附他的碩大,充血紅腫的花壁緊箍著熾熱的鐵杵,"我......我的身體好難受......"

  她輕泣,體內傳來一波波浪潮,玉臂摟著他的頸子,感受著他的碩大正在她體內緩緩抽動。

  "唔......"一聲聲浪吟從她的小嘴裡吐出來,兩顆雪白的乳房隨著他的律動開始上下擺弄,漾起令人炫目的乳花。

  白梟獄捉著她的雪乳揉捏著,手指拉扯著雪峰上的蓓蕾,看著小紅點變得更加高挺艷麗,他的動作越來越快。

  肉體響亮的拍打聲迴盪在四周,白梟獄看著她的花穴吞吐他的慾望,快感襲來,讓他差點就要繳械投降。

  大量花液隨著他的抽出剌入噴灑出來,房間裡充滿一股濃濃的麋香味,讓人屏息。

  "獄......夠了,我真的不行了......"百合哭喊著。

  但是那根碩大的鐵杵仍是恣意的在她的體內進出,快感迅速累積。

  "還不行。"白梟獄的汗水滑了下來,滴落在她雪白的胸脯上,他像個貪婪的孩子吸吮她的乳房。

  一股酥麻感從乳尖不斷蔓延,百合再度發出呻吟。

  她不知道這樣的折磨還要多久?但是身體卻不滿足的搖擺,不停的隨著他的頂入上下起伏,髮絲隨著節拍晃動。

  肉體啪啪的聲響聽起來好淫穢,還和著淫蕩的水漬聲......

  想到這,花壁一個收縮,咬著他的男根。

  "天呀!"白梟獄低吼一聲,突然將巨大火杵拔了出來,大量愛液順著她的大腿流出。

  百合喘著氣,四肢酥麻已經使不上力氣了。

  看著那根充血猙獰的鐵杵,她知道他還沒滿足。光想到他還要在她身體裡翻雲覆雨,她的小腹立刻一陣緊縮。

  "你要......做什麼?"她的聲音微抖,忍不住呻吟一聲。

  "愛你!"

  聽到這句斬釘截鐵的話,百合臉兒微紅。

  他突然將她的身子翻轉過來,背對著他。

  她還來不及回頭,白梟獄就已經將粗長對準濕潤的花穴,往前衝刺。

  "啊......"她小手往前伸,捉著床單,小臉貼著枕頭,隨著他的頂入發出嗚咽聲。

  他一次比一次還要強烈的衝刺像是要頂入她體內最深處,想掏空她所有一切。

  這種感覺又難過又舒服,但也有一種欲仙欲死的感受。

  "喜歡嗎?"

  "嗚......"沉溺在歡愉中的百合沒有聽清楚他在問什麼。

  "我問你,你喜歡嗎?"身後的白梟獄倏然停上動作。

  百合微喘著氣,不滿足的扭動著臀部,摩擦著他的慾望中心。

  他的眼眸變得深沉,慾火在眼中跳躍。

  "喜不喜歡?"他緩慢抽出,然後迅速用力頂入。

  "啊!"突如其來的快感讓百合微抖著身子,聲音夾帶著輕泣,"喜......喜歡......求你快點......"

 

 

4B257564235.gif

 

購物中心本月促銷特惠

 

發燒鑑貨團 0179.gif
每天精心挑 選的優惠0179.gif
特價下殺的 數位相機及攝影機
精品/手錶 / 品牌旗艦
居家生活
交通/美食
視聽家電
禮物與飾品
美妝保養
電腦資訊與 消費電子
好書共享/熱 門書籍
服裝鞋包配 飾
ivip介紹
小遊戲分享 快來打發時間吧
集點王介紹 、教學、問與答
通路王介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帥哥麻 的頭像
大帥哥麻

agnes b.開箱文, CASIO使用心得, CITIZEN比價, PRADA分享文, SEIKO哪裡買, 歐系名牌包、配件哪裡便宜-christine955

大帥哥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