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梟獄的眼神與語氣倏然變冷,眼中還隱隱泛著殺氣,他冷笑的道:"白重獄在路上設下埋伏,他想送我去黃泉路。"

  "什麼?"百合的臉色變得蒼白,"你沒事吧?"

  "如果我有事,我還會在這裡嗎?"看到她為他擔憂的模樣,他的嘴角微勾,心情大好。

  "是呀!還好你平安無事。"她鬆了口氣。

  "也不算平安無事,只不過全身骨頭斷了十幾處,還差點插進脾臟裡,倒在路上奄奄一息,是鷹崎路過時救了我。"他淡淡的形容。

  百合輕顫的小手放在他的手臂上,似乎想確定他真的存在自己眼前。

  她眼眶發紅,他的過往比自己還要淒慘一百倍。

  白梟獄一臉嚴肅的問道:"所以我要問你,你是怎麼認識白重獄的?"

  問題又回起點。

  "我真的不認識他,這是我跟他第一次碰面。"

  "鷹崎要我幫忙時,說你惹了殺身之禍。"

  "那是......"百合一臉心虛,蠕動雙唇,欲言又止。

  "是什麼?"白梟獄瞇起眼眸。

  "我說你可別生氣。"

  "你想說什麼?"他不答反問。

  "大概是他怕你不肯答應讓我接近你,所編出來的謊言。"百合囁嚅的道。

  "你說什麼?"他臉色一變,變得陰沉,咬牙切齒的道。

  "你說不生氣的。"她縮著頸子,睜著無辜的眼眸。

  "我沒有答應你不生氣。"白梟獄冷笑道:"沒想到鷹崎那小子竟然算計我。"

  鷹崎真是好樣的,這筆帳他記得了。

  "你......氣我嗎?"百合不安道,一副想逃離他的樣子。

  白梟獄緊捉著她的手臂,免得她落跑。

  "你的表情好像我會吃人似的。"令人十分不爽。白梟獄沒好氣的睨向她。

  "我以為你會找我算帳。"

  "你認為我會用什麼算帳的方式?"他在她耳邊吐出灼熱氣息,看著她面若桃腮的模樣,白梟獄勾起一抹邪肆的笑容,挑起她的冰,將唇貼上她的,霸道的舌頭闖進檀口中,盡情的與她的丁香小舌一起糾纏,不停旋轉打繞,掏空她的一切,把她吻得渾然忘我。

  "你要記得不准接近他。"他在她耳邊霸道的命令著。

  "接近......誰......"百合被吻得暈頭轉向,直到好一會才聽清楚他在說什麼,她顫巍巍的問道。

  "白重獄,他不是你能招惹的男人。"

  "如果是他來招惹我呢?"百合好奇的問道。

  白梟獄意味深長的看了她一眼,露出冰冷的笑容,"那你就祈禱他最好不要來招惹你!"

  男人對於自己的東西都有一種獨佔欲。

  百合就清清楚楚的感覺到白梟獄在她的身上貼上一個標籤--她是屬於他的!

  看著頸子上留下的印記,她的臉紅得像顆紅蘋果。

  "討厭!你怎麼留下那麼多痕跡,被人看到了多不好意思。"百合低語,嬌嗔的睨了他一眼。

  "我就是要讓人知道你是屬於我的,尤其是白重獄。"話說到最後,他加重語氣。

  "他又不一定會找上我。"

  "我看得出來他對你有意思。"白梟獄臉色嚴肅的道,看著她迷惑清純的小臉蛋仰望著他。

  當初吸引他的就是那份清純,而他相當清楚白重獄也是被她的清純吸引著。

  他們都是生活在黑暗裡的人,對清純無邪的人有一種想要破壞、渴望,甚至是摧毀的衝動。

  就像他被她吸引一樣,她也同樣吸引著白重獄。

  但是他不會把她讓給白重獄,白重獄要的東西他已經給過了,這次他不可能再把百合交出去。

  "你別胡說!"百合臉兒紅了起來,想到白重獄貪婪的目光,她渾身不自在起來,忍不住將整個人靠往他身上。

  "我沒胡說,你的確有吸引男人的本質,越是處在黑暗中的男人,越是被你這朵清純小百合吸引。"

  "你呢?"百合輕聲問道,眼巴巴的望著他,一副很想知道的模樣。

  "如果我沒有被你吸引,根本就不會把你逮回身邊。"

  "你是怎麼知道我在哪?"她眼中寫滿好奇。

  這是她一直最為不解的地方,而且他很輕而易舉找上門來,害她好懷疑他對她動了什麼手腳?

  "就是這個。"他突然抓起她的手腕,將手錶翻了上來,讓她看到手錶的背面貼了一塊黑色的貼紙。

  "這是什麼?"百合不明白的問道,更重要的是,她什麼時候多了這種東西,她竟然不知道。

  這塊貼紙不厚,如果不是很注意的話,根本會忽略它的存在,讓人沒有察覺。

  "這是一種新型的追蹤器。"白梟獄微笑,眼中流露出得意,"只要你不撥下來,我就有辦法把你逮回來。"

  "那我要把它撕掉。"百合噘起紅唇。

  "不准!"白梟獄皺著眉頭命令著。

  "為什麼?"

  "你以後還會用到它。"

  "什麼意思?"百合抬頭看了他一眼,"難不成你覺得我還會一再落跑嗎?"

  白梟獄笑了,笑容有些玩味。

  "就算你把它撕了,我還是有辦法把你找出來,不過代價可是很高,我會讓你好幾天都下不了床,你想要試看看嗎?"他故意在她耳邊吹拂著熱氣。

  百合小臉蛋火紅,馬上搖搖頭,"那你為什麼還不准我撕下來?"

  "因為我擔心白重獄不會死心。"

  "不會死心?"百合眨著明亮雙眸,看起來既清純又無邪,"他會做出什麼事嗎?"

  她感到不安,想起白重獄望向她的目光充滿貪婪,立刻花容失色。

  "你放心好了,我不會讓你有任何危險。"白梟獄宣誓的道。

  說要保護她,為什麼她還會被人綁架呢?

  當百合醒過來,發現自己處在一個陌生的房間裡面時,她瞪大眼睛四處張望,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在這?

  她只記得白梟獄只是離開她一下子,去地下室開車出來,接著他前腳剛走,後腳就出現兩名男子。

  "你是百合小姐嗎?"

  "我是,請問你們......"百合還來不及提出疑問,帶著異味的手帕突然捂上她的口鼻,然後她便昏厥過去。

  等到她醒來後,人就在這裡了。

  是誰綁架她?

  百合想下床,頭卻覺得好沉重,腦袋也一片昏沉,她呻吟了聲,眨了眨晶瑩的雙眸,茫然困惑的打量著四周。

  她聽到海潮聲,似乎所處的地方就在濱海附近。

  她走向門口,試著轉動門把,門鎖住了。

  她的紅唇微癟,內心一片焦慮。

  別急!她相信白梟獄會來救她,他不是說過她身上有追蹤器嗎?

  想到這,百合望向手腕,卻發現她的手錶不見了!她渾身一僵,臉色變得慘白。

  "怎麼會這樣?我的手錶呢?"她焦急的來回尋找,卻沒有在房間裡找到她的手錶,她的心不斷向下沉。

  難道是被人拿走了嗎?她的眼眶泛紅,想到白梟獄若找不到她怎麼辦?難不成她要被這些壞人擺弄嗎?

  這時,百合聽到外面海浪聲拍打巖石的聲音,她走向落地窗推開一看,才發現整幢房子就建在懸崖邊,看起來格外怵目驚心,彷彿只要一不注意便會跌落下去,把她嚇得腳軟。

  "好......好可怕!"百合臉色發白。

  這時她才意會到自己似乎有懼高症,看到這樣的高度就不行了。

  她搖搖晃晃的把落地窗關上,看著海連著天,心情卻起伏不定,夾帶著畏懼與恐慌。

  她不明白到底是誰捉了她,並且把她帶到這裡來的?

  她的心忐忑不安,焦急的在房間裡來回踱步。

  門突然打開,百合迅速回頭。

  "你在這裡住得好嗎?"

  門外走進來一位熟悉的身影,百合瞠大雙眸,難以置信的道:"是你!"

  是白梟獄要她一直提防戒備的男人,白重獄!

  "看到我很驚訝嗎?"白重獄帶著優雅的笑容,行為舉止彬彬有禮,卻讓她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第九章
  "你看到我似乎不是很高興?"白重獄臉上充滿不悅。

  百合呼吸一窒,寒意襲上來,血液變得冰冷。她迅速別過頭,不敢看向他,身體卻在瑟瑟發抖著。

  "你......你為什麼要綁架我?"

  "這不是綁架,我只不過是請你過來。"白重獄優雅的更正道。

  "不管我的意願嗎?"百合臉色發白的道,眼神流露出哀怨。

  看到她楚楚可憐的模樣,他的眼裡閃過一抹精光。

  "你這麼不想見到我嗎?"白重獄自以為瀟灑的向她靠近,把她嚇得節節後退。

  "你別過來!"

  "你別害怕,我不會傷害你。"

  "既然不會傷害我,請你放我離開好嗎?"她哀求的道。

  白重獄的臉沉了下來,"你這麼想離開嗎?"

  "嗯!"百合用力點點頭,用可憐兮兮的表情看著他,試著打動他,希望他能夠放她離去。

  "不可能!"白重獄殘忍的拒絕,打破她的幻想。

  百合的小臉蛋變得慘白無血色,雙眼危滿霧氣,"為什麼?"

  "你知道我要的是什麼。"白重獄這下已經懶得遮掩他的目的,用著貪婪火熱的眼神掃過她的身體。

  百合花容失色,感覺到他放肆的目光在她的身上穿梭,嚇得直發抖。

  "你不會想用強的吧......"她嚇得不知該如何是好。

  "難道我就這麼不如白梟獄嗎?"白重獄滿臉陰鷙的道。

  提起心愛的男人,百合的小臉恢復血色。

  "我求你放我回去。"她哀求他。

  "難道你只允許白梟獄碰你?"白重獄臉孔扭曲,像是不願認輸,他緩緩的向百合逼近。

  "我只喜歡他。"

  "喜歡?喜歡值多少錢?只要你願意跟著我,我可以給你更多,讓你不愁吃、不愁穿、不愁喝,你要什麼我都給你。"白重獄大方的道,相當有自信她不會拒絕。

  "為什麼是我?"百合搖著頭,臉上充滿無奈。

  "因為我就是想要你。"他一看到百合,便被她身上散發出來的純潔氣息所吸引,接著見到她依偎在白梟獄懷裡,更加堅定想要她的念頭。

  "你是因為白梟獄才想得到我吧!"百合蒼白著小臉蛋道。

  "或許是,也或許不是。"白重獄邪笑的道,將她逼到落地窗邊。

  百合想要逃,他卻捉住她的手臂,用力一拉,她立刻跌進他的懷中。

  她在他懷裡瑟縮。

  與白梟獄懷抱不同的是,她沒有感覺到安全感,反倒是恐懼,在白梟獄的懷中,她會情不自禁的臉紅,但在白重獄懷中,她只會拚命發抖,還有想要哭。

  百合這時才意會到白梟獄對自已的重要性,如果不是他的話,她沒有辦法......

  她的眼眶含著淚水,身體在發顫。

  "我有這麼可怕嗎?"

  "求求你放開我。"她哀求道。

  "你這麼愛那個男人嗎?"白重獄抬起她的小臉蛋,惡狠狠的問道,眼神充滿為悅和怒火。

  "我愛他......"百合輕泣道,話還沒說完,白重獄的唇便壓了上來。

  她在他懷中拚命掙扎,當他試著將舌頭伸進她的小嘴時,她一陣反胃嘔吐了出來。

  "該死的你!"白重獄把她扔在地上。

  百合呻吟著,一陣陣痙攣,她用手臂抹去他留在唇上的痕跡,眼眶泛紅,淚眼朦朧。

  看到她的動作,讓白重獄更加生氣。

  他蹲了下來,扣住她的手臂,手指緊掐著幾乎要留下青紫色的痕跡。

  百合沒有喊疼,但她咬著紅唇,臉上露出一絲恐懼和疼痛。

  "放開我。"她想掙扎,可是胃部還在不斷痙攣,根本使不上力氣,只能發出啜泣聲。

  "你乖乖認命,你是我的人,你是逃不掉的。"

  "梟獄會來救我的!"百合抿著紅唇,表情堅定的道。

  白重獄卻發出哈哈大笑聲,"要是他來的話那更好,上次他沒死成,這次我會讓他死得徹底。"

  "你......你說什麼?"百合的臉色迅速發白。

  "怎麼?你開始為他擔心了嗎?"看著她為白梟獄擔憂,白重獄臉上浮起妒意。

  "你想要做什麼?"她眼中充滿恐懼。

  "我想做什麼?不就是送他上西天去。"

  "不!你不能這麼做。"百合抓住白重獄的手臂,死命的搖晃小腦袋。

  "你不要我殺了他的話,那就乖乖聽我的話。"白重獄邪笑的道,手掌撫摸著她細嫩的小臉蛋。

  百合像避如蛇蠍般把頭轉了過去,退離他的身邊。

  她避擇沉默,即使再怎麼害怕恐懼,她還是選擇相信白梟獄會平安無事,他一定會沒有事的。

  白重獄瞧她的反應,冷冷的哼了一聲,"我給你時間慢慢考慮,要不然等白梟獄死了之後,一切可會來不及。"

  "如果他死了,你也得不到我。"百合堅定的道。

  白重獄臉孔扭曲,"那我們可以試看看。"

  他站了起來,準備離開時,百合喚住他的腳步。

  "等一下!"

  "你考慮清楚了嗎?"他轉過身挑起眉,表情愉悅,以為她已經改變心意。

  沒想到她卻搖搖頭,"我不會答應你,我只是想問你一件事。"

  "什麼事?"

  "我的手錶呢?"

  "你是說那隻手表嗎?我扔了。"白重獄聳聳肩膀,簡單明瞭的道。

  "扔了?"百合臉色發白,這麼說的話,白梟獄真的找不到她在哪?

  "這是當然,我不會在你身上留有任何蛛絲馬跡,讓白梟獄有找上門的機會,所以你死了這條心吧!"像是看穿她內心的想法,他得意洋洋的道,

  她咬著毫無血色的唇瓣,把頭別過去,不想多說一句話。

  白重獄見她不理會自已,只好摸摸鼻子走人,但走之前,滿臉陰霾的看了她一眼,在心裡詛咒著。

  他就不信他會搞不定一個小女子!

  "什麼?百合被綁架?"桃花尖叫。

  "是的。"白梟獄冷冷的道,從他陰鬱的眼神可以看出他相當惱火與不悅。

  沒想到他只是去地下室開個車,百合一下子就被綁走,思及她是在他手上消失,他就怒不可遏,氣自己太大意。

  "你是怎麼把人顧到不見,還被綁走的?"桃花怒氣沖沖的指責道。

  白梟獄沉著臉沉默著。

  鷹崎在一旁拉著怒不可遏的桃花,勸說著,"桃花,你別生氣,先把人救出來比較重要。"

  "好,這筆帳先記著,把人救出來再說。"

  "我也有筆帳要跟你算。"白梟獄冷冷的道,聽得出火藥味。

  鷹崎頭痛的看著劍拔弩張的兩人,歎了口氣,還是不得不插手。

  "好了,別人還沒救出來就先窩裡反了。"

  在鷹崎的安撫下,兩人才肯放下成見。

  桃花直截了當的問道:"綁架百合的人是誰?"

  "天蠍幫。"

  "百合怎麼會招惹天蠍幫的人?"此話一出,桃花立刻閉上嘴巴,小心翼冀的看了白梟獄一眼。

  她剛才忘了當初欺騙白梟獄接受百合住進去,就近保護,就是因為天蠍幫的事,現在的她豈不是不打自招?

  白梟獄沒好氣的道:"我早就知道這件事了。"

  "你早就知道這件事?"桃花微微一愣,接著大聲嚷嚷道:"既然你知道這件事,怎麼還會讓百合被綁走?該不會她是因為你才被綁走的吧?"

  "我怎麼會曉得她好死不死遇到白重獄,還引起他的興趣,雖然說白重獄綁架她有一半的原因是為了對付我,但另一半原因則是完全衝著她而來。"白梟獄臭著一張臉,反唇相譏。

  "那傢伙對百合有興趣?"桃花聽到這件事也大蹙其眉,因為白重獄的名聲並不好。

  他是天蠍幫的幫主,在他的領導下,天蠍幫越做越大,毒品、軍火樣樣來,她說什麼也不會把百合交到白重獄手上。

  "沒錯,他跟我算是同一種男人,所以很容易被清純無瑕的人所吸引。"白梟獄淡淡的道。

  "你承認被百合吸引了?"桃花聽到這句話挑挑眉,露出得意的表情。

  "把我和百合湊在一起,這個主意是你出的?"白梟獄冷冷的問道。

  "是鷹崎出的主意。"桃花嘀咕道,把自己的未婚夫推向前當炮灰。

  鷹崎好氣又好笑看著自己的未婚妻,搖頭歎氣。

  "既然是鷹崎的主意,你得意什麼?"白梟獄狠狠的給了她一記重擊。

  "要不是我把百合拐到你身邊,你怎麼會喜歡上她?"桃花大聲抗議道:"我原本還反對......"

  她的話還沒說完,就看到白梟獄瞇起雙眸。

  "反對?你反對什麼?"

  就算再怎麼笨的人也不會傻到自投羅網,桃花把未說完的話嚥了回去。

  "沒事。"她故作輕鬆。

  白梟獄冷哼一聲,"白重獄看上百合,我一點都不意外,但是他看到我出現卻有些吃驚。

  "他想要除去你吧!"鷹崎開口道。

  "沒錯,十五年前他失敗,這次他絕對會想盡辦法要了我的小命。"

  "為什麼他還想要你的小命?你不是已經放棄天蠍幫幫主的位置嗎?"

  "即使如此,我還是家中的長子。"白梟獄臉上肌肉微微抽動,說起這件事,他的眼神變得更加陰冷。

  鷹崎像是怕桃花聽不懂,開口解釋道:"雖然他父親把天蠍幫幫主的位置傳給白重獄,但是家產還是有白梟獄的一份,這點讓白重獄很不高興,所以想盡辦法想除去他。"

  "所以我們家百合倒楣一點,又剛好撞到這件事的刀口上。"桃花翻個白眼,不敢相信麻煩事還真多。

  她只是想把姊妹們一個個嫁掉,為什麼有一堆麻煩事降臨呢?

  "現在我們最先要做的事,是把百合找出來吧?"鷹崎提醒道。

  桃花開口問道:"你知道她人在哪嗎?"

  "她身上其中一個追蹤器消失了。"白梟獄抿著嘴角道。

  "什麼?"桃花尖叫,"那這樣我們豈不是沒有百合的下落?"

  她憂心忡忡,害怕百合會受到傷害。

  "桃花,別擔心。"鷹崎安撫道,"你沒聽到梟獄說其中一個嗎?"

  經由他的提醒,桃花總算發現白梟獄的語病。

  "好呀!白梟獄,你竟然敢玩弄我。"桃花磨刀霍霍。

  "是你沒聽清楚,能怪誰?"白梟獄撇著嘴角,眼神似笑非笑的斜睨著她,像是出口怨氣。

  想到自己被人設計,他就十分不爽。

  但是他知道他不能拿桃花出氣,因為她身旁有鷹崎保護著,而百合若是知道的話又會怨他。

  此時不出,何時出氣?

  "你......"桃花手指著他,氣得火冒三丈。

  怎麼像是看小孩子在鬥法?

  鷹崎哭笑不得,沒想到白梟獄也有這麼孩子氣的一面。

  "別吵了,梟獄,你既然有百合的下落,你想要怎麼把她拯救出來?"

  "我需要人手。"白梟獄嚴肅的道:"我打算在我引起白重獄注意的時候,由你們去救她。"

  "你不想要當英雄嗎?"桃花諷刺道。

  "英雄只是去送死而已,我還想留著自己一條小命。"

  "看來你也不是愚蠢的笨蛋。"桃花嘀咕道。

  "我想要留著我的小命,陪著百合牽手一輩子。"這是他的打算,絕對不允許任何人破壞!

  牆上沒有時鐘,百合只能看著落地窗外的太陽升起落下計算著時間過了鄉久。

  三天,整整三天了。

  她把頭埋在膝蓋間,臉上掛著淚痕。

  這三天以來,她瘦了一大圈,她不敢吃白重獄送來的東西,因為害怕裡面摻有迷幻藥。

  有一次她就是吃了飯菜,差點讓他得逞,幸好桃花的母親自小就讓她們習得防身之術,而她又是名中醫,懂得如何克制自己,她還為自己紮了好幾次的針。

  儘管胃部傳來陣陣抗議,整個人也虛軟無力,但她相信白梟獄會來救她,只要再有耐心一點,他會來的。

  這時,大門被人一腳踹開,百合抬起頭,看到白重獄出現在門口,眼眸森冷的盯著她。

  "難道你都不吃嗎?"看著幾乎沒有動過的飯菜,白重獄臉色猙獰,向百合逼近。

  百合想要後退,卻發現手腳沒力,她知道是因為肚子餓到沒力的關係,只好盡力減少移動,不想讓他看到自己虛軟無力的模樣,就怕他會突然發難。

  "我不餓。"

  "你都瘦成這樣,還說不餓。"白重獄臉孔扭曲,"你以為你餓死自已,我就會放你走嗎?"

  "我知道你不會放過我,你的飯菜裡都有下藥,我不想吃而已,況且我也沒胃口。"百合別過頭。

  "沒想到你還挺倔強的。"白重獄捏疼她的下巴。

  百合消極的閉上眼睛,不想看到他那張醜陋的臉孔。

  就算他那張臉與白梟獄有幾分相似,但是看多了他猙獰的表情,她發現這兩人點都不像。

  白梟獄的眼神總是深邃且溫柔,儘管他生氣時也是一副沒好氣的模樣,可是她看得出來他的體貼與呵護著她,而白重獄的臉孔卻時時凶狠猙獰,身上散發出股厲氣,讓人畏懼。

  "你以為你不說話,我就會放過你嗎?"

  百合仍是閉著眼眼和雙唇,不想回答,也不想看他。

  耳邊再次傳來男人暴怒的吼聲,"你給我張開眼和說話呀!"

  白重獄將唇壓上她的,卻得到她的反抗,她對著他又抓又踢。

  "不要!放開我。"

  "該死!"白重獄的臉上留下指甲的痕跡,他狠狠的甩了百合一巴掌。

  百合的小臉腫了起來,眼眶泛著淚光。

  好痛!她忍不住發出輕泣的聲音。

  "你這是敬酒不吃吃罰酒。"白重獄冷笑,"這次我一定要得到你!"

  說完,他像只餓狼般往她身上撲過去。

  "啊!住手。"百合用盡全力,使勁掙扎,對著他又踢又打,卻依舊阻止不了他的獸行。

  衣服被撕破的聲音響亮的迴盪在房間裡,這時,門口突然響起急促的拍打聲。

  "幫主,不好了......幫主......"

  "這麼晚了到底有什麼事?"白重獄怒吼道。

  是哪名該死的傢伙來破壞他的好事?

  百合含著淚水往牆角縮了縮,她幾乎快衣不蔽體,想到這男人的殘暴,她發出哭泣聲。

  白梟獄為什麼還不來救她?

  "有人闖進來了。"門口響起焦急的聲音。

  "有人闖進來?是白梟獄嗎?"白重獄冷笑。

  一聽到白梟獄的名字,百合眼睛為之一亮,臉上露出欣喜與渴望。

  看著她興高采烈的神情,白重獄的臉上充滿嫉妒,"你別高興得太早,白梟獄來只是送死而已,我會讓你對他死了這條心。"

  聽到他的話,百合笑容消失,露出擔心的神情,"你要是對他做出什麼事,我絕對不會原諒你。"

  "我做出什麼事還需要你原諒嗎?"白重獄哈哈大笑,然後扔下一句話,"你就等著看白梟獄的屍首吧!"

  對百合來說,一分鐘就像一年一樣,她十分擔心外面發生什麼事。

  她用床單簡單的包住衣不蔽體的身體,躲在床角邊瑟瑟發抖。

  外面傳來嘈雜聲,而且越來越響。

  是白梟獄嗎?百合引頸盼望,為他的安危擔憂。

  不知道過了多久,久得讓百合以為白梟獄失敗了,她再也看不到他時,她的眼眶泛起淚水,發出嚶嚶抽噎的哭泣聲。

  門突然被撞開,百合抬起淚眼婆娑的小臉蛋,看到門口出現的身影,眼淚滾落得更凶。

  "獄......"她朝著門口的男人主動投懷送抱,緊緊依偎在令她感到熟悉與安全的胸懷。

  "你沒事吧?"白梟獄聲音壓抑的道。

  見到她衣衫不整,臉上除了淚水,臉頰也紅腫了起來,看得出來她被人打過。

  白梟獄眼眸變得森冷,咬牙切齒的道:"那個畜生,他竟然打你!"

  他的手撫著她發腫的臉頰,她感覺到微微刺痛,身子輕輕瑟縮。

  當他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幾乎快變成碎布的衣服時,眼中風暴更,身體肌肉變得緊繃,像是座瀕臨爆炸的火山頭。

  "我沒事,他並沒有得逞。"百合硬咽的道:"我真的好想你,這幾天來,我都是想著你的身影,我好怕你會來不及救我。"

  "對不起,我應該趕快來的。"白梟獄緊緊抱住她,感覺到她的心慌與恐懼,在他懷中的嬌小身子不停發顫。

  "你原本就應該早點來的,我真的好害怕。"百合在他懷裡放聲大哭,淚水浸濕了他的衣服,讓他不捨極了。

  "別哭了,我們先逃出去吧!"白梟獄還算理智,知道這裡並不是什麼談情說愛的好地方。

  "你以為我這兒是讓你來去自如的地方嗎?"

  白重獄出現在門口,看著百合依偎在白梟獄懷中,他的表情充滿憤怒和猙獰,目光惡狠狠的瞪向白梟獄。

  "所謂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給我闖進來。"白重獄冷笑,手拿著槍指著他。

  "原來你躲在這,難怪我在門口沒看到你的身影。"

  "因為我知道你會來找她。"白重獄指了一下百合,接著對百合命令道:"百合,只要你跟著我,我不會與你計較這一次的事。"

  "我不要!"她躲在白梟獄懷裡說道。

  百合毫不猶豫的拒絕讓白重獄失了面子,他臉孔通紅,眼中燃燒著憤怒的火花。

  "你竟然敢拒絕我?"

  見到白重獄手上的槍顫抖著,白梟獄害怕他會傷害到百合,便把百合推到身後保護。

  "白重獄,你當初想要的東西我都給你了,你還要什麼?"

  "我要你懷中的小女人,還要你死!"白重獄惡狠狠的道。

  "這是不可能的事。"白梟獄冷冷的拒絕。

  "看我手上的槍,你還覺得不可能嗎?"白重獄哈哈大笑起來,"你的生命就操控在我手上。"

第十章
  "不!"百合立刻站在白梟獄的面前,攤開雙臂保衛著心愛的男人,"我不會讓他死。"

  "百合,你給我讓開。"白重獄強硬的道。

  "不讓!"她搖頭。

  百合的舉動在白梟獄的心湖投下一顆巨石,漾起一圈圈的漣漪,但是她接下來的話卻教他勃然大怒。

  "如果......我用我的身體跟你交換梟獄的人身自由呢?"百合咬著紅唇,顫巍巍的道。

  "你說什麼?"白梟獄怒吼著,"我不准你這麼做......"

  他的話還沒說完,就聽見白重獄的大笑聲。

  "只要他死了,你就是我的人,根本不用做什麼交易。"

  "但至少是我心甘情願......"百合困難的道,眼眶含著淚水。

  白重獄似乎心動了,站在那裡考慮。

  但白梟獄不給他思考的機會,他將百合拉到他懷中,斷然拒絕道:"我拒絕,就算你們達成協議,我也不承認。"

  "獄......"她焦急的看著白梟獄。

  "除非你想看到我死在他面前,否則你儘管答應他的條件。"白梟獄心平氣和的道,擺明了他說出去的話絕不會改變。

  "你以為事情是操控在你手上嗎?"白重獄拿槍指著他。

  "為什麼不是操控在我手上?你以為我會什麼都沒準備嗎?"說完,他在百合的耳邊低語著,"等等跑到陽台去,會有人來接我們。"

  可是陽台那裡是斷崖懸壁,下面是大海......百合疑惑的望著白梟獄,不明白他的用意。

  "相信我。"白梟獄再次低語,用力的握住她的柔荑,給她勇氣及力氣。

  百合輕輕點了頭,卻被白重獄捕捉到,他微瞇起眼睛。

  "你們兩人到底在玩什麼把戲?"為什麼他有種很不安的預感?像是事情即將超出他的控制。

  這時,突然響起直升機的聲音,白重獄左右張望,搞不懂這聲音是從哪裡發出來的。

  接著白梟獄怒吼著,"快跑!"

  "你們別以為逃得了我的手掌心。"白重獄瞄準白裊獄,他們正逃往陽台,正當白重獄要發射子彈時,直升機猛然出現在陽台前,耀眼的燈光直射進房間,刺得讓白重獄睜不開眼睛。

  "快點!"白梟獄拉著百合來到陽台前。

  百合看到熟悉的人影就坐在直升機上,她馬上熱淚盈眶。

  "桃花!"她沒想到桃花也來救她。

  直升機上傳來桃花焦急的聲音,"我把繩梯放下去,你們可要捉緊。"

  白重獄對著直升機掃射,"你們以為我會讓你們這麼輕易就離開嗎?"

  子彈火花四射,嚇得百合尖叫連連。

  鷹崎開著直升機,馬上迴避。

  桃花著急的大叫,"該死的傢伙!這下該怎麼辦才好?"

  "你放心好了,梟獄自有對策。"

  "他的計劃一改再改,真搞不懂這小子在想什麼?"桃花嘀咕的道。

  "梟獄是看白重獄躲著不出來,才改變計劃衝進去找人,現住人都找到了,別再抱怨了。"

  "人是找到了,可是要怎麼救?直升機沒辦法靠近,一靠近就被白重獄掃射,難不成他們要跳海逃生嗎?"桃花沒好氣的道,擔憂的眼神望著下頭。

  "下面是海,我看你們能逃到哪裡去。"白重獄冷笑道。

  "相信我嗎?"白梟獄幽深的眼眸望著百合。

  百合正望著他深邃的眼睛,微微一笑。

  "我相信你。"打從內心相信,對於他的決定毫不遲疑。

  "那我們跳海吧!"

  跳海?百合先是微微一愣,接著點點頭,"好。"

  "你難道都不怕?"白梟獄的眼眸閃過抹詭異的光芒,她的毫不猶豫像是一擊重拳襲向他的胸口,讓他的心深深悸動,手掌忍不住撫弄她的小臉蛋。

  "我不怕,有你在我身邊。"就是因為有他在,她才不害怕。

  "那我們走吧!"

  "你們在做什麼?"白重獄看著他們爬上陽台欄桿,作勢往下跳的模樣,冷笑道:"你們想當亡命鴛鴦嗎?"

  "我們不會死。"白梟獄信心十足的道。

  百合緊緊的環住白梟獄的腰,把小臉貼進他的胸膛裡。

  "百合,你別隨他一起瘋,快點下來,我可以饒你不死,只要你乖乖跟在我身邊。"

  百合看了白重獄一眼,緩緩搖頭。

  "我只想和他一塊。"她看著白梟獄,笑容裡充滿甜蜜。

  白重獄心中充滿憤怒,槍指著白梟獄,怒吼道:"我到底哪一點不如他?"

  "你並非哪一點不如他,只是我愛的人是他而已。"百合輕聲道。

  "走吧!"白梟獄親吻她的髮絲,在跳下海之前,他輕聲問道:"你願意和我一起下黃泉嗎?"

  "我願意。"百合閉上眼睛,跟著他邁出懸空的一步,接著她整個身子不停往下墮落、墮落......

  "百合......"白重獄衝到陽台前,往下看,竟然多了降落傘在空中飛翔。

  百合感覺到原本自己在不斷墮落,突然間,白梟獄喊了聲捉緊,接著她的身子猛然一震,她正在緩緩降落。

  這是怎麼一回事?

  她睜開眼眸,看到白梟獄的笑容,"我們沒死嗎?"

  "你往上看一下。"

  她抬起頭,見到的是巨大的布做成的降落傘,不禁又驚又喜,"原來你早就準備好了。"

  "我怎麼捨得與你一起死,你還沒替我生下小鬼頭。"白梟獄在她的耳邊吹拂著熱氣,深情款款的道。

  百合臉兒紅了,眼裡的深情幾乎要將他溺斃。

  這時,陽台上傳來白重獄的怒吼聲,"該死的你,別想給我跑!"

  緊接著槍聲一聲一聲響起,子彈打在降落傘上。

  白梟獄臉色凝重的罵了一聲該死.

  "等會我們下降的速度會有點快,你要捉緊。"

  說時遲、那時快,原本緩慢的速度逐漸加快,還好他們距離海面很近,即使掉下去也不會摔死。

  白重獄拿著槍不斷掃射,子彈在他們身旁擦身而過,白梟獄突然悶哼一聲。

  "你怎麼了?"百合不安的問道。

  "我沒事。"白梟獄掩飾的道,"要掉下去了,深呼吸,你會游泳吧?"

  百合點點頭,擔憂的眼神望著他。

  "等會下去之後,你先游出去,桃花和鷹崎會開著直升機在海面上等著。"

  "那你呢?你怎麼辦?"

  "我會脫下這些裝備跟在你後頭,別擔心。"白梟獄親吻她的額頭。

  沒多久,他們落在海裡,一波波洶湧的海浪湧向他們,白梟獄放開她的柳腰,將她推出去。

  "快!游向直升機的方向,我會跟在你後頭。"

  百合知道現在不是爭辯的時候,她點點頭,奮力游向直升機盤旋的地方。

  她很想回頭看白梟獄有沒有跟上來,但洶湧的海浪讓她疲於應付,再加上她這幾天沒吃東西,根本使不上力氣,她害怕一回頭就會手腳發軟,沉溺在海水中反而是增添白梟獄的負擔。

  "快點!他們要過來了。"桃花著急的喊著。

  "你放心,有梟獄在,不會有事的。"

  "你對他可真有信心。"桃花翻個白眼。

  "他可是我的兄弟,梟獄有多少能耐,我比你還清楚。"鷹崎慵懶的道,勾起一抹微笑。

  百合攀著繩梯,再也沒有力氣爬上去了。

  她手腳發麻、發冷,懷疑自己是不是還有力氣捉箏繩梯。

  這時,身後靠過來一堵寬厚溫暖的胸膛,緊緊環住她的柳腰。

  "抱緊。"

  直升機慢慢升空,載著他們遠離這個讓百合惡夢連連的地方。

  "桃花,對不起!"百合在桃花面前低頭認錯,她渾身濕透的模樣看起來狼狽極了。

  "你跟我道什麼歉?"桃花輕點了下她的小腦袋瓜子。

  "我不應該與白梟獄......"她的話還沒說完,就看到直升機駕駛座上跳下一名俊逸非凡的男子,他走到桃花身邊攬著她的腰。

  桃花整張臉羞紅,在百合面前扭扭捏捏。

  "你不跟我和你的姊妹介紹嗎?"鷹崎露出笑容道,看著未婚妻閒窘且羞答答的模樣。

  "百合,他是鷹崎,是我的未婚夫。"桃花最後不得不向百合介紹鷹崎的身份,看到鷹崎一副大吐怨氣的表情,忍不住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未婚夫?"百合目瞪口呆。

  "我就說桃花已經有了男人,她不可能看上我吧!"白梟獄站在百合身邊道。

  百合愣了一陣子之後,才聞到一股濃濃的血腥味,回頭一看,見到白梟獄臉色變得蒼白。

  "你怎麼了?"她的臉上充滿焦急和心慌。

  "我的肩膀中彈了。"白梟獄淡淡的道,眼眸變得深邃。

  "那你趕快......"

  白梟獄用手刀襲向她的後頭,將她給敲昏。

  "喂!白梟獄,你在做什麼?"桃花氣得直跳腳,白梟獄竟然在她面前欺負她的姊妹!

  鷹崎立刻拉住桃花,"你別怪梟獄,他也是為百合好,她情緒太亢奮了,而且她瘦成這樣,不累才怪,可見剛才的驚險讓她的身子無法放鬆。"

  "可是也用不著這樣。"桃花嘀咕著。

  "她就拜託你們了。"白梟獄將百合放在床上,身子顯得搖搖欲墮,臉色蒼白得嚇人。

  鷹崎搖搖頭,走向門口。

  "你要上哪去?"桃花喚住未婚夫的腳步。

  "去叫醫生準備動手術,把梟獄卡在肩膀上的子彈取出來。"

  百合這覺睡得相當安穩。

  她睜開眼睛時,看到漆黑的周圍,嚇得立刻從床上彈跳起來。

  這裡是哪裡?

  是白重獄囚禁她的地片嗎?

  難不成她被救出來,全是一場夢境?

  白梟獄還沒有來救她?

  百合的呼吸變得急促,冷汗涔涔,因為她發現身上的衣服已經換過。

  難道她已經被白重獄得逞了?

  這時,燈光大亮,光線刺得她睜不開眼睛。

  她微眨著眼睫,看到一張疲倦的臉孔,上面滿是胡碴。

  "你怎麼了?"大手撫上她的臉頰。

  百合立刻撲向男人的懷中,聽見他悶哼一聲,倒抽口氣。

 

 

4B257564235.gif

 

購物中心本月促銷特惠

 

發燒鑑貨團 0179.gif
每天精心挑 選的優惠0179.gif
特價下殺的 數位相機及攝影機
精品/手錶 / 品牌旗艦
居家生活
交通/美食
視聽家電
禮物與飾品
美妝保養
電腦資訊與 消費電子
好書共享/熱 門書籍
服裝鞋包配 飾
ivip介紹
小遊戲分享 快來打發時間吧
集點王介紹 、教學、問與答
通路王介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帥哥麻 的頭像
大帥哥麻

agnes b.開箱文, CASIO使用心得, CITIZEN比價, PRADA分享文, SEIKO哪裡買, 歐系名牌包、配件哪裡便宜-christine955

大帥哥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