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大雨淅瀝嘩啦,順著屋瓦匯聚落下,一串又一串,晶瑩剔透的,好似水晶簾幕一般。

    鳳凰樓裡,風家的老爺,下了樓,穿過了那些被成串水簾籠罩的長廊,晃啊晃的,晃到了自家女兒的小院。

    小院裡,東有蓮荷一池,西有竹林一叢。

    為了怕她會無聊,屋子前方的小園,四季都會開著不同的花。

    種了花,又憂她被蟲咬,靠屋子處,種著防蚊的藥草;知她畏冷,就連屋簷也同北方那兒一般做飛翹的形式,讓陽光能在每日東昇時,早一點進來,在日落時,晚一些移出。可做了飛簷,日照充足了,又擔蠍通氣她會著涼,靠北側那兒,就栽了一排擋風的林木。

    尋常時候,她這小院,可是最通氣開敞的。

    可如今,雨淋漓,天陰沉,平常她這日照充足,寬敞明亮的屋子,此時此刻看來似乎也滿佈陰霾。

    他順著靠邊有遮的迴廊,繞過小院,來到了她的門前。

    那扇門,如同以往船,敞開著。

    可裡頭的人,卻不像往常那樣,掛著開心又彗黠的笑。

    那總愛惹麻煩的丫頭,如今宛若凋萎的花,也沒梳妝打扮,就只披散著發,包著一襲陳舊的床被,蜷縮在窗旁的美人榻上,面無表情的瞧著屋外池中被風雨擊打的荷與葉,知他來了,她也不動,還是用那雙又紅又腫的眼,瞧著那被雨水摧殘的夏荷。

    他將手裡提著的點心,擱到美人榻上的雕漆小幾,自顧自的,泡起了茶。

    「丫頭,你知道,你不吃飯,你娘會擔心的。」

    她沉默著,好半晌,才幽幽道:「我吃不下。」

    「吃不下,你怎有力氣想轍呢?對不?」

    她一怔,看向自家老爹。

    他從點心籠裡,拿出剛出爐的小酥餅,那小小的酥餅,卻做得十分飽滿,還冒著燒燙的白煙呢,他沒瞧她,也不給她,就把那撒著芝麻香得讓人口水直冒的小酥餅,逕往自個兒嘴裡送。

    只聽嚓滋一聲,小小的酥餅,被咬了一口,其中的肉香、蔥香,和著餅香與芝麻香,頓時四溢,教人聞了口水直冒。

    雖然那酥餅比銅錢大不了多少,可那皮卻有數十層那麼多,是用整張大面皮,碾得極薄極薄,然後層層交疊,包上肉餡,再入土窯裡去烘烤的,手藝要非頂尖,可做不出來這種酥脆又入口即化的口感。

    當他一口咬下,那肉汁便汩汩流了出來,滲進餅裡,味道更是絕妙。

    他嚼著嚼著,還不忘喝口茶,然後又嘩滋嘩沙的吃了第二口,慢慢的嚼著、咀著,跟著才把最後剩下的一口,扔進了嘴裡。

    他吃完,心滿意足稻了口氣,還不忘舔了舔指頭上的芝麻與湯汁,跟著竟然伸手又要去拿第二個,銀光再看不下去,霍地伸出了手,拎了一個起來。

    「怎麼,這會兒餓了?」他笑看著她。

    「這是四海樓的菜刀叔叔特別為我做的,都爹吃了,我怎麼和他交代?」她臉不紅、氣不喘的說著,將燙的小酥餅,送進了嘴裡。

    「就是要讓你交代,我才替你吃啊。」他厚著臉皮,笑著說:「你吃不下嘛,為人親爹的,總得替女分憂解難,是吧?」

    這話,他可也說得出口。

    她好氣又好笑,只得小心吃著燙口的酥餅,省得這些可口的酥餅,全入了這貪吃爹的嘴裡。

    見她吃了餅,他可也沒停,只是吃著慢了些,茶喝得多了點。

    雨,在窗外淅瀝下著,將啥也弄得蒙了,倒也有番滋味。

    可這窗啊,瞧出去,便是那小子布的景,就連她身上裹著的,也還是某人的舊被呢,他瞧這丫頭啊,七早八早心早丟啦。

    「我說丫頭,既然這兒待著也觸景傷情,就甭待了。」

    銀光一怔,停下了拿餅的手,瞅著他。

    風家老爺瞧著她,喝了口茶,微微一笑,道:「前些日子,你爹我呢,自作主張,替你訂了親。」

    這一句,讓她驚得杏眼圓睜,失聲脫口:「你什麼?!」

    他不答,只噙著笑,眯著眼,繼續道:「親家呢,你也識得的,就你青雲師叔的兒子。他叫什麼去了?」

    她嘴巴開開的瞪著眼前的親爹,簡直不敢相信,想也沒想就道:「我不嫁。」

    「你會的,他人都來了,已住進客房了。」

    「我才不——咦?」反抗的話到一半,她猛地一愣,瞪著他,「師兄人來了?」

    「嗯。」風家老爺,瞅著她,「來了,剛到,你娘正招呼他呢。你年紀也不小了,咱們想選日不如撞日,這幾天找個時間就來熱熱鬧鬧的辦這門親事,我都已差了人,冒雨出門到各處去趕辦你的嫁妝了。」

    她驚慌的和他爭辯著:「我以為你想要有人承繼鳳凰樓,師兄習的是武、是醫,從來就不是商啊。」

    「可你懂啊。」他老神在在的看著她,「這些年,你不都學了全?」

    可她是為了阿靜啊!

    她是為了幫阿靜分擔解憂,為了不讓他跑得更遠,為了能隨時知道掌控關於他的消息,她才會去插手商務的——

    看著眼前老奸巨猾的親爹,她心頭一寒,爹都知道,知道她的心思,可他從未擋她,她還以為他打的算盤,和她一樣,直到現在,她才發現他不擋,是因為他本來就要她學。

    「師兄打算入贅嗎?」她氣虛的做著垂死的掙扎。

    「沒有。」風家老爺興致盎然的,再吃了一口小酥餅。「但他答應我,第一個孩子會讓他姓冷。」

    她小臉刷白,完全不敢相信。

    風家老爺不理她槁木死灰的模樣,只道:「第二個孩子呢,要讓他姓風。」

    「第三個孩子呢,我想想,姓戚好了,我一直覺得小樓娘家的姓還不錯,然後如果你真那麼會生,第四個再姓宋好了,你師叔向來寬宏大量,應該不會介意才對。」

    她張口結舌的瞪著小幾後那笑容可掬,滿嘴胡說八道的親爹,只瞧他拎著那小酥餅,湊到了她嘴邊,賊兮兮的道:「就和你說了,吃飽了,才有力氣想轍啊,傻丫頭。」

    她眨了眨眼,再眨了眨眼,然後才猛然領悟過來。

    一時間,她真是又羞又氣又惱。

    「這一點都不好笑!」她惱火的說,但還是張嘴一口將那已開始微冷的酥餅給吃掉。

    風家老爺好笑的瞧著那氣鼓鼓的丫頭,將她嘴邊沾到的芝麻黏下,道:「可這轍,挺好的不是?那小子若聽見,總也得回來瞧瞧是不?」

    她吃著嘴裡香甜的餅,盯著眼前狡推的爹,心裡還是有些毛。

    「師兄真來了?」

    「真來了。」

    所以,爹是真想誘阿靜回來?

    「怎麼樣,現在,你嫁是不嫁?」風家老爺子笑咪咪的問。

    銀光瞅著他那抹笑,知道說不得,爹心底還是打著阿靜若人沒回,便要壓她和師兄拜堂的主意。

    可即便如此,那又如何?她已經想不出別的法子了。

    況且,師兄向來好說話,屆時真出了什麼亂子,或者,沒出什麼亂子,她總也能應付他。

    所以,她深吸了口氣,握緊了拳頭,開口應道。

    「好,我嫁。」

    男人穿著蓑衣,在大雨中快步急行。

    他穿街過巷,好不容易,回到了暫住的客棧房間將門掩上,方稍喘口氣。

    下雨天,天色暗得早,小間裡,光線不清,一人獨坐床上陰暗角落,曲著一膝,閉目養神。

    瞅著那人,阿萬脫下蓑衣,從懷中掏出買回來的大餅和飯糰,一一放到桌上。

    「少爺,我弄了些吃食,你多少吃些吧?」

    那男人聞聲,卻還是靠著床頭,沒有動,只淡淡道:「我不餓,你吃吧。」

    唉,少爺這德行,怎麼感覺比他出門前還要陰鬱啊?

    這明明,到早上都正常了不是?他的手乾乾淨淨的,臉也乾乾淨淨的,那嚇人的模樣,早已如同以往消失無蹤了。

    阿萬嘆了口氣,只得自己坐下,吃起桌上的乾糧。

    可吃著吃著,他開始聽見隔壁的喧嘩談笑聲。

    這地方不是什麼上好的客棧,大商都去住上好的邸店,可也不會出錢讓跟班們一塊兒吃好睡好,這一處就是專收一般小販跟班的地方,來這兒的人們,就是貪這便宜,就因這兒三教九流的人都在住,他才拉著少爺藏身在這。

    只不過,因為便宜,這裡隔間的牆板,當然不會好到哪去,它們薄得能教人一掌打爛,中間不時還會因為年久失修而漏空,人們正在說什麼、幹什麼,只要豎起耳仔細聽啊,那是啥都能聽見。

    「喏喏,你聽說了嗎?」

    「聽說什麼了?」

    「鳳凰樓的小姐,三天後要嫁人了。」

    阿萬聽到這句,一口餅差點噎到,他猛地嗆咳了起來,七手八腳的在桌上找水喝,還沒喘過氣呢,就聽隔壁那位又道。

    「真的假的?」

    「這可是我隔壁那位老張他叔叔女兒的丈夫,就那個在肉市做買賣的那位王老闆說的,哪還有假?」

    「嘖,你要說是珠寶市的三娘二嬸她娘說的,我就信了,你說肉市那殺豬的老王?他又知道什麼,風家老爺要嫁女兒,可不早傳得風風火火,怎會到現在才有消息出來。」

    「呿,這你就不曉得了,老王說,風家小姐的親事是有點邪門,但卻是千真萬確,鳳凰樓的人,一早就到肉市訂下千斤上好的腰內肉,聽說整座肉市豬肉攤全都被收購一空還不夠呢,老王一早趕去城外養豬戶收豬了。要知道,一條豬就能出兩條腰內肉而已,這場面可大了。」

    「真的假的?!」

    「是真的。」對門的人聽見了,打開了門,揚聲加入了閒聊。「我一早也在藥市那兒聽說了,鳳凰樓的小姐要出閣,親家聽說一早訂好了,只是沒到處嚷嚷而已。」

    此話一出,就聽開門聲接二連三,人人探頭出來問。

    「是嗎?」

    「有聽說是哪家少爺嗎?」

    「當然——」對門的那位,拉長了音,然後很乾脆的道:「沒有。」

    「呿!」

    所有人異口同聲,噓了起來,紛紛又砰地關上了門。

    可下一瞬,就聽另一位住得稍遠一點的房客,得意洋洋的說:「他不知道,我知道,我二姨婆她鄰居的大兒子在豐喜布莊做事,他說他老闆今年收到了喜帖。」

    開門聲再次陸續響起。

    「誰?誰?」

    「親家是誰?」

    「親家不是什麼商家,是風家老爺的師弟,姓宋——」

    阿萬聽得心頭陡地一沉,他原本還希望那傢伙吐出來的物件是個人們瞎扯出來的物件,但風家老爺的師弟,可真是姓宋,但這事,原本沒多少人知道的。

    風家老爺年輕時確實在朝中曾權傾一時,但後來因故退隱下來,為了怕麻煩,還改了名、換了姓,一般家中事,除非經風家老爺授權指使,可藏得緊,沒人敢向外傳的。

    外頭的喧嘩,熱鬧了起來,越來越多人加入了討論,他卻只覺頭大,手中的大餅,頓時也嘗來索然無味。

    阿萬不由自主的看向那坐在陰影之中的少爺,這才知道他為何會沒有胃口。

    他是不喜歡小姐,但偏生少爺就愛,即便他從來想不通是為什麼,可跟著這麼些年了,他也知道冷銀光活生生就是少爺的一大罩門。

    「你知道,那可能只是謠言。」阿萬咕噥著,試圖安撫他的情緒。

    少爺沉默著,沒有開口。

    不安緩緩從阿萬胸中升起,不知怎,感覺好像房間裡變得更暗了,雖然只是黃昏,還不到平常點燈的時候,但他還是忍不住起身,試圖點亮油燈,可還在點火,他就聽見他啞聲說。

    「不是。」

    阿萬一愣,抬頭朝他看去。

    「不是謠言。」

    那沙啞的聲,淡淡,隱隱帶著壓抑的痛。

    「這親事,老爺已想了很久。」

    阿萬傻了,瞪著他,「他和你提過?」

    他再度沉默,沒有回答。

    阿萬無法置信,他雖然不喜歡那個任性妄為的小姐,卻清楚那丫頭在少爺心中,多少份量。

    「你真要讓她嫁?」

    少爺依然無言,不抗不辯。

    「你應該去搶親的。」阿萬低聲咕噥,繼續以火石點火。

    「憑什麼?」他譏誚的扯著嘴角,低問:「我憑什麼?」

    嚓的一聲,燈芯亮了起來,著了火。

    阿萬再抬首,這才發現,那坐在床角的少爺,全身都已再次罩上了黑布,包住了頭臉,而那露在衣袖外緊握的拳頭竟——

    他嚇了一跳,但下一瞬,少爺已將手收到陰影之中。

    阿萬怔怔的看著他,只看見一雙飽含痛苦的琥珀色眼瞳,但很快的那雙眼消失在黑暗中。

    少爺已重新閉上了那雙變異的眼,但他卻只聽見方才那句。

    憑什麼……我憑什麼?

    盛夏的雨,來得又急又猛。

    狂風呼號著,騰騰翻過大地,撼動屋樑。

    風雨洗刷著古老的城鎮,江上的大船小舟都如風中葉、浪裡花,雖已下了錨,綁了繩,仍有好幾艘翻覆了。

    滂沱的大雨連下幾夜,河面上湧、再上湧,半點也不曾消退,教人看得心驚不已。可在這狂風暴雨之夜,最讓人心慌的卻不是這場風雨,而是城裡近來接二連三的命案,與止不住的流言蜚語。

    揚州城裡,有妖怪。

    先是有人在夜裡看見那可怕的野獸在西城出沒,然後是東岸碼頭上有一整艘船的人都消失無蹤。

    玲瓏閣、七巧舫、百草店……

    城裡各處,無論男女老少,胡漢蠻夷,受害者不分東西、接二連三,每每入夜,就有人會聽見可怕的咆哮與慘叫。

    那淒厲的聲響,聽得人心驚膽跳,嚇得不敢睡覺。

    老城裡,人人自危。

    即便官府派出官兵街使一再巡夜,宣稱城內的安全,可他們就是每每在案發時遲上一步,慢上一些,總是無法阻止慘案的發生。

    只要天一黑,家家戶戶都緊閉門窗,不敢出入。

    這時日,百業蕭條,唯一生意興旺的,是刀鐵鋪。

    高爐大窯裡的火,徹夜不停的燒,鑄鐵打劍的聲音,鏗鏘不絕,響徹雲霄。

    老百姓擁刀自衛,官差將吏持劍自保,可這一切,都無法阻止吃人的妖。

    「妖怪——有妖怪啊——」

    風雨夜,一人發狂似的從坊內小巷,沖上大街。

    「來人啊!救命啊——」

    這驚聲的尖叫,卻喚不來一人探看,長長的坊牆之後,每一戶的門都是緊閉著的,就連原先偷偷打開來透氣的窗,在慘叫聲響起時,也全都快速合上。

    「不要!不要吃我!」

    屋內的人,摀住了雙耳,躲在牆角,不敢發出聲音,卻止不住全身的。

    「啊——」

    七月,鬼門開。

    她在噩夢中掙扎。

    烈焰中,妖怪吞吃著人們,淒厲的尖叫如影隨形,翻騰的血海從門窗裡湧入,美麗的里昂在其中載浮載沉。

    我警告過你了。

    他臉色慘白的死死盯著她,碧綠的眼溢出血紅的淚。

    他很危險。

    他冷冷淡淡的說。

    他就是那頭吃人的獸——

    「不!不是!他不是!」

    她憤怒的大聲抗議著,猛然從噩夢中驚醒。

    屋外,風雨飄搖,即便已合緊了門窗,強風仍從縫隙中透了進來。

    空氣裡,潮濕的像水已淹了進來。

    她費力的喘息著,仍感覺到身體裡殘留的驚恐與緊張。

    驀地,電閃雷鳴,白光落下,照亮一室,包括那在她床邊,渾身被大雨淋得濕透的黑衣男。

    她張嘴驚叫出聲,但對方摀住了她的嘴,然後她才看清他的面目,和他僅剩的那隻獨眼。

    「別叫,我是阿萬,拜託你把刀子拿開,我不想被開膛剖腹。」說完這串話,他忍不住還要酸個一句:「當然,除非你因為明天要嫁人了,所以打算讓我回家吃自己。」

    她瞪大了眼,深呼吸鎮定下來,這才將反射性握在手中,抵著他肚腹的刀尖移走。「我沒有要開除你,還沒有。」

    見狀,他鬆開手,後退一步,邊道:「抱歉,不是故意要嚇你,但我不能被發現。」

    「你在這裡做什麼?我要你跟著他。」她放下刀,套上半袖,抓起外衣披上,咬牙低聲斥道:「他離開鳳凰樓,不代表你就沒事了,我們當初的約定不是這樣,你領的是我發的薪餉,不是我爹的,也不是少爺的。」

    「我知道,我知道,我不是笨蛋。」獨眼的阿萬舉起雙手討饒,「我有跟著,我盡力了。」

    「我找你,是因為你輕功最好,不是因為你會說我盡力了——」

    她又急又氣,淚懸在眼眶。「少爺呢?別說你又跟丟了,你應該三天前就和我回報。」

    「我沒跟丟他,我說破了嘴他才讓我跟在他身邊,沒空和你打小報告。」

    「那你現在還在這裡做什麼?」話出口,她更慌,「你應該跟著他。」

    阿萬嘆了口氣,道:「我在這裡,是因為他在做傻事,雖然我沒空和你打小報告,但你應該知道最近城裡發生的那些事。」

    銀光的臉色,瞬間刷白,反射性墊他辯駁。

    「那不是他。」

    「是他。」

    阿萬說得斬釘截鐵,教她氣一窒。

    「你親眼……看到?」

    「當然。」

    雷電白光一閃再閃,照亮夜空。

    狂風暴雨不停,大城小街上,空無一人。

    男人裹著黑布,立於高樓之上,暴風粗魯的著他,試圖撼動立於脊樑上的他,但他略微變形的腳爪有力的抓握著屋脊,動也不動,只有濕透的黑布,在雨中翻飛。

    他凝神側耳傾聽,呼嘯的風雨聲中,一切都聽不真切,但他還是可以聽見,如今他已不再需要刻意開放五感,他輕而易舉就能聽見那些聲音。

    說話聲,哭泣聲,咒罵聲,風雨中竊竊的私語。

    他可以聽見整座城的聲音,可以在閃電之中,看見被暴風雨的揚州城。

    烏云在天上翻騰滾動,浩浩蕩蕩朝這兒狂撲而來。

    驚風斜雨之中,好幾片屋瓦被吹掀了,岸邊的大浪滔天,屋裡的娃兒們被可怕的雷聲嚇得嚎啕大哭,有一艘沒綁好的船快翻了,幾名船員操持著異族方言,試圖搶救商貨。

    他沒有理會那些聲音,他等著,注意在那些聲音中,尋找。

    然後,他聽見了,那聲慘叫。

    他轉頭,看向城東,然後聞到了血的味道,他鬆開了腳爪,在屋頂上飛躍,朝那兒狂毒。

    「——他當然在現場。」阿萬看著眼前那位小姐,道:「但他不是去吃人,他是故意去鬧場的。」

    「你說什麼?!」銀光失聲脫口,簡直不敢相信。

    阿萬嘆了口氣,道:「他認為,與其隱而不宣,不如把事情鬧大起來,人們才知道要小心自保。」

    「所以他到處亂闖?挑釁那些妖怪?他到底在想什麼?天啊,現在沒有腦袋的是誰?」

    她跳下床,氣急敗壞的揮著手,來回踱步的罵著:「他難道不知道,這麼做只會激怒那些妖怪,還會被其他人誤會嗎?大督都已經增兵全城,下令宵禁戒備,子城羅城的城門都已限制出入,早上他們才運來一批弓弩刀劍,昨天夜裡城南還有個啞巴被當成妖怪遭暴民圍毆至死,他這種時候到處亂跑是想找死嗎?!」

    「他是對的,他救了那些人。」阿萬指出重點。

    「但那些生還者不那麼認為,他們只認為那是妖怪們在爭搶食物!」她剛聽到那謠言時,也這麼認為,她沒想到他會這麼做。

    「我們考慮過這件事,但你知道,事情一鬧起來,安分的妖怪不會亂,能走的都走了,要躲的會躲得更好,但發瘋的妖怪會,所以我們才找得出來有問題的是哪些。」

    「可他這樣是在找死,吃人的不是我們原先以為的一隻兩隻,是成群結隊的,他到現在沒有被殺死或逮到是他運氣好!現在可好了,他竟然搞得全城的人與妖都在追殺他!」她好氣,她好想親自掐死他,那王八蛋怎麼敢?怎麼敢?「我讓他走不是為了要他去送死!」

    阿萬退了一步,閃避她的怒氣,但仍是忍不住為少爺說話:「他這麼做,是因為他沒有時間了。」

    「你什麼意思?」她錯愕的停下腳步,回頭瞪著那黑髮仍在滴水的獨眼男。

    「這幾天,他的狀況變得很差,他需要很久才會恢復過來。」

    「多久?」她喉頭發緊的問。

    阿萬深吸口氣,憂慮的看著她道:「起初只要一時半刻,但後來變成一兩個時晨。然後前兩天,我發現他的手還是那個樣子,到今天早上還是那樣,我想他已經控制不了自己。」

    她屏住了呼吸,聽見自己的心在狂跳。

    「我和他說過城裡宵禁增兵的事,我要他暫時緩一緩,他同意了。」

    可是阿萬在這裡,這表示事情出了問題。

    「他說謊。」她說,她不需要阿萬開口確定,她知道一定是這樣,不然阿萬不會在這裡。

    有一瞬間,她好想吐,但她只是瞪著阿萬,聽見自己冷靜的說。

    「你跟丟他了。」他之前也跟丟過,好幾次。

    「沒有,我剛說過了,我沒跟丟,我在下風處,我看見他去了哪裡,知道他不會聽我的,只是我需要幫忙,所以我才折回頭來找你。」

    「他在哪裡?去了哪裡?」

    「城東絃歌坊的萬應織造,他可以聽見,你知道,只要他夠專心,他能聽見那些慘叫,所以我們才找得到那些妖怪在哪裡吃人。我發現他不在床上,追出去才看見他往萬應織造那兒去了。」

    她瞪大了眼,連唇也白,一瞬間,腦轟轟的響。

    萬應織造旁邊就是刺史夫人表舅設的邸店,那裡往來住客都是大商,駐有重兵,刺史夫人的胞弟更是京城裡的金吾衛,前兩日回揚州這兒探親,今晚有大商特別在那間邸店擺桌宴請金吾衛,那兒現在到處都是兵啊——

    「不,不對,那是陷阱!對方故意引他去那裡的!」

    想也沒想,她轉身就衝了出去。

    「該死!」阿萬咒罵一聲,閃電般抓住了她的手臂,「大小姐,你以為我為什麼來找你?這兩天他看著我的樣子,真的很讓我毛骨悚然,教我覺得自己他的就是一塊肉。他已經失控了,你得找到那個漂亮的傢伙,然後我們才能阻止他,他現在那個樣子,只靠我們兩個是去送死。」

    「我不知道里昂在哪裡。」她看著他,道:「他好幾天沒來了。」

    聞言,阿萬臉一白。

    她知道他在想什麼,銀光深吸口氣,說:「你留在這裡,一刻鐘後再通知我爹,告訴他我在哪裡。」

    阿萬垮著臉,道:「我不能讓你去送死。」

    「你沒有讓我去送死,你知道他不會傷害我的,否則你不會來找我。」她緊盯著他,振振有詞的說:「現在放開我,讓我去做我早該做的事,免得他被那些弓弩手萬箭穿心而死。」

    阿萬看著那冷靜到讓他害怕的女人,臉上神色陰晴不定,一變再變,然後終於鬆了手。

    「狗屎,我不要留在這裡,老爺比少爺可怕多了。」

    「那就帶我去找他。」

    電光,直直落下,撕裂黑夜,照亮了眼前邪惡的龐然大物。

    男人嚇得腿軟,只能慌張的哭求。

    「不要、不要!別吃我!別吃我——」

    驚恐的哀求,被轟雷遮掩。

    他抬手試圖遮擋抵抗,但野獸滴著唾沫的獠牙已然襲來。

    「不要啊——」

    淒厲絕望的叫喊,響徹雲霄。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一條黑影從風雨中突然閃現,咆哮著將那野獸從旁撲倒。

    男人嚇得淚涕齊飛,但眼看那黑衣怪漢與那怪獸扭打糾纏在一起,他本想起身幫忙,下一剎,那黑衣怪漢卻被甩了開,跌落他身旁。

    怪漢抬起了頭。

    電光又閃,一張臉上滿佈短毛,猙獰醜惡、齜牙咧嘴的臉,突現。

    他看清那人面目,嚇得又叫了出來。

    「哇啊!」他腿軟的往後摔跌,失聲喊道:「妖怪啊!有妖怪啊!救命啊!」

    那有著人形的怪物不變的張嘴朝他低咆,嚇出了他一泡尿,但黑色的野獸已再次撲來,兩隻怪物瞬間又在風雨中打得難分難解。

    瞧那兩隻妖怪暫時顧不得自己,他立時雙手兩腳四肢並用,頭也不回的落荒而進。

    邸店中,歌舞昇平。

    這兒,可是刺史夫人表舅開的店,早早有重兵駐守,加上今兒個晚上,京城裡的金吾衛就在這兒,那可是平常在京城裡保護皇上的金吾衛呢,還怕什麼呢?

    於是乎,即便外頭風狂雨急,還有妖怪,店內樂師卻再次吹起了胡笙,歌姬跟著唱起悠揚的小調。

    清亮的歌聲,穿透了緊閉的窗櫺,傳進黑暗的風雨中。

    黑夜裡,風強雨急。

    電光忽地又閃,只見一隻巨獸閃身躍過高牆潛入了隔壁的萬應織造,另一條黑影緊跟在那頭野獸身後,翻過牆頭。

    黑影才在庭中廣場上落地,卻發現那先前落敗逃竄的黑獸,竟已消失不見。

    大雨傾盆而下,那獸的味道,完全逝去,像是讓人特意遮掩。

    忽地,空曠的廣場中四周,轟地點亮了火把,將黑色的身影照亮。

    怪漢戒慎的轉身,只見一位赤腳的黑衣姑娘撐著從新羅而來,繪著紫藤花的油紙傘,無畏狂風暴雨,站在萬應織造正廳的石階上。

    「還以為是什麼厲害的東西,敢同我來搗亂,原來是鳳凰樓的少爺。」

    盈盈一笑,她往前走了一步。

    「少爺,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您何苦來欺壓我這小女子啊。」

    她嬌聲說著,揚起了傘,風雨吹不熄的油火把,在雨夜中熊熊燃燒著,照亮了她美麗的臉,他這才發現眼前那姑娘看來只有十七八歲,他張嘴擠出粗嗄的字句。

    「你是誰?」

    「我是誰?」她旋轉著花傘,朝他走去,一張玉容白似雪,帶著寒冰般的笑,道:「這兒是我的產業,這些日子,您桃了我多少店肆,您說我是誰啊?」

    這小姑娘,竟是幕後的大老闆?

    他心下一凜,還在懷疑,卻見她嫋嫋朝前伸出玉足,腳不沾地的走入風雨之中,而那的暴風雨竟避開了她。

    琥珀色的瞳眸冒出金光,他沉聲再問:「是你指使妖怪吃人的?」

    聽到這一句,她笑臉一斂,像被人戳了一刀,但她隨即出聲笑道:「他們餓了,總也得吃點東西吧?我能怎麼著?」

    聞言,他怒道:「你這妖女——」

    話聲未落,她忽地已來到眼前,一雙黑瞳在風雨夜中,亮得嚇人。

    「你說誰是妖?」她冷冷的說著,小手朝他一揮,狂風立時將他身上的黑布扯掉大半。

    「瞧你這半獸人的德行,人不人、獸不獸的,也敢指責我是妖?」

    突然間失去了遮蔽自我樣貌的衣料,他咆哮出聲,想抬手攻擊她,才發現自己無法動彈,有某種無形的力量,抓住了他的四肢。

    「我是妖?我瞧你比我像啊,呵呵呵呵……」她上上下下的瞧著他那醜陋的模樣,掩嘴輕笑,「少爺,你說,我們叫人來評評理,可好?」

    憤怒,讓他露出獠牙,肌肉與骨骼在瞬間暴脹,讓他變得更加高大強壯,他握拳朝她嘶吼著。

    她呵呵呵的又笑了起來,譏笑著說:「甭試了,我下了法陣禁制與結界,尋常妖怪解不開的,就憑你這種半調子——」

    她嘲諷的話未說完,那傢伙已掙脫了箝制,忽地朝她衝來,將她撲倒在地。

    雖然被撲得猝不足防,她依然瞬間在胸前結出法印,將那可惡的傢伙轟了出去,但即便如此,那情感的衝擊還是讓她痛得臉色發白,還教她掉了油紙花傘,坐倒在雨水之中。

    可惡!該死!這些討人厭的獸人!

    她狼狽的起身,一臉憤恨的瞪著那個已經重新爬起來的半獸人,嫌惡的吐出剛接收到的情感與畫面。

    「原來,你喜歡你家妹子。」

    這一句,讓他心驚,他喘著氣,警戒的繞著她。

    黑衣的姑娘,冷冷抬起了冰雪般的容顏,譏諷的道:「瞧你這醜模樣,也敢喜歡人家,你以為你這樣斬妖伏魔,就能博得她的芳心了嗎?那是不可能的,人都是自私的,人的心會變,她就算現在不當你是妖,以後也會。」

    「她不會。」他瞳眸一黯,粗聲辯駁。

    聽到他的否認,她笑了起來,「噢,她會,一定會,你也認為她會,所以才會變成這種半調子。你根本就不相信她,你打從心底就認為,總有一天她會背叛你。」

    他緊盯著她發亮的眼,不知怎地,一切變得模糊起來,他粗喘著,否認:「我沒有……沒有……」

    「是嗎?」她冷笑著靠近他,問:「你真的相信你自己說的話?你真的認為她一輩子都不會嫌棄你?你真的以為她會愛你?愛你這種醜陋的東西?」

    她的人,忽遠忽近,那妖媚嘲諷的聲音,像由八方而來。

    「不,你不這麼想,所以你才在這裡,你這可悲的東西,你們這些獸人都是些可悲的東西。」

    他怒咆一聲,抬手朝她揮去,但那女人只是幻影,她不知如何到了他身後,貼著他的耳道:「但你是對的,她不可能會愛你。」

    他轉過身來,再揮手,試圖逮到她,可那女人又不見了。

    「人類,明明自私又愛說謊,卻老愛戴著虛偽的面具。」

    嘲笑的聲音從上而來,他抬首,看見她竟懸浮在風雨中。

    「你以為她喜歡你是真的嗎?不,她只是在利用你,利用你為她做牛做馬,利用你替她賺錢謀利,就像她利用你幫她賣命除妖一樣。」

    他猛然撥地而起,閃電船伸出獸爪襲向她,可獸爪只是打散另一個幻影,因為用力過猛,他揮空後失去平衡,狼狽的摔落在地。

    四周的火光,突然全數熄滅。

    「你知道她工於心計,你知道她利用你,就和她爹一樣。」

    她的聲音,近在耳邊,他再轉身,但她的人不在那裡。

    「身而為人,有什麼好呢?你當了這麼久的人,難道還不知道,親情、友情、愛情,一切都是幻覺,他們只是利用這些虛假的謊言,綁住你、勒住你——」

    他霍然轉身、再轉身,可風雨中,什麼都沒有,而她的聲音,就像直接在他腦袋裡響起。

    「讓。你。窒。息。」

    他想辯駁,但身體裡的野獸吼叫著,掙紮著要出來,像要撕裂他的胸口,他奮力壓制,痛得跪倒在地。

    「何必呢?別忍了吧?做人有什麼好?有什麼好?你對人好,他們可曾感謝你?你捨命救了那些人,他們也只把你當妖怪而已啊。」

    他搖著頭,試圖甩開那女人的聲音。

    「來吧,拋開那無用的人形。你想要她?我告訴你該如何做,你應該順從你的,你想得到她,不是嗎?可愛、聰明的銀光……如此甜美、這麼可愛、那麼香……」

    的言語,切中他內心的,讓他猛然一窒。

    是的,他想要她,很想、很想……

    「那就吃了她。」

    可怕的聲音,悄悄的在他耳中響起,鑽入他的腦海之中。

    不……

    他痛苦的喘息著,掙紮著,但那邪惡的聲音依舊不停。

    吃了她,她就是你的了,從頭到腳都是,她不會投入別的男人的懷抱,不會有任何機會背叛,那樣一來,她就會是你的,只會是你的,你一個人的,永永遠遠,只屬於你。

    一瞬間,狂風暴雨都似已然停息,只剩下那個聲音。

    只屬於你。

    黑暗中,銀光的笑顏似在眼前。

    他看見小小的她開心的笑著,看見她窩在他懷中,看見她和他一起數數兒,看見她在陽光下奔跑。

    然後,她長大了,捧著他的臉,他、親吻他。

    可下一剎,他變了形,她水漾的眼睥裡浮現驚恐,害怕的尖叫出聲,轉過了頭,推開了他,投入另一個男人的懷抱。

    ?那間,怒火衝出了喉頭。

    「不!」

    他咆哮出聲,驚天的巨吼,讓幻影碎散。

    雷電同時其響,轟隆而下。

    白光劃破大地,他一眼就看見了她,那個邪惡的妖女,她高高在上的立於他身前,低頭俯視著跪倒在地的他。

    他痛苦的,瞳牙切齒的瞪著她說:「我不吃人……我可以控制自己……」

    這個可惡的半獸人,獸人都很衝動,半調子的更是如此,他在這種狀況之中,早該失去理智,卻還是撐著,甚至擺脫了她的操縱。

    她擰起了秀眉,一臉不變。

    「我不會吃了她……」風雨重重的打在他身上,他抬起頭,看著那個女人,環抱著自己,忍著痛,斬釘截鐵的道:「不會……」

    他那神態抑或是這句話,莫名激怒了她。

    她抬起潔白的小手,捧著他被汗水雨水濕透的臉,「即便她背叛你?

    「她不會。」他斬釘截鐵的說。

    我離開是為了保護她,我不信任自己,不是不信任她。

    這低沉的聲音,同時迴蕩在兩人的腦海,清楚而鮮明。

    而那,只憑添了她的怒氣。

    「你說謊,說謊!你根本不信任她,你只是在騙自己!」

    那指責的斥喝震震,在風雨中,也在他劇痛的腦中迴響。

    剎那間,他才知道,這妖女可以讀取他的思緒。

    他咧開了嘴,惡狠狠的瞪著她,嗤笑道:「你知道我沒有說謊……你只是不想相信……像你這種妖怪……根本不懂什麼叫信任……」

    聞言,她的臉色奇差無比,彷彿因為她的怒氣,風雨更加狂暴,將她漆黑的長發揚起,冷冽的聲音,從她豔紅的嘴裡迸了出來。

    「我不懂?不懂的是你。」

    她烏黑的眼,變得無比深沉闇黑。

    「你不懂人類這種動物,他們對任何事,都只是說說而已。你當人太久了,才會相信那些虛假的謊言,相信人比妖好,相信他們嘴中虛偽的信任與愛情。」

    她湊近他,嘴邊揚起丁笑,眼裡有著無比的惡童。

    我讓你看看,什麼叫做人,看看他們究竟有多虛偽——

    他想轉頭,避開她的眼,卻無法動彈,只聽到她念起了難解的古老咒語。

    他聽不懂,但那每一個音節,每一串字句,都帶來難以忍受的劇痛,擠壓著他的心臟。

    他痛得張嘴,卻發不出聲音,他的野獸嚎叫著、掙紮著。

    他奮力想脫離她的控制,卻痛得做不到,那些咒語,一個接著一個,綁住了他,鉗住了他。

    她的眼好黑,很黑。

    黑暗的漩渦,如狂風般席捲而來,籠罩圍聚,鑽進了眼中,滲進了身體,然後將那頭野獸活生生拉了出來。

    不。

    他用盡所有力氣抵抗,但依然感覺嘴裡的獠牙凸出了唇瓣,完全伸長,獸毛滿佈強壯的身體,他無法控制的趴在地上,感覺骨髓突兀的暴出,肌肉暴脹,越來越,越來越強壯,撐破了剩下的衣料。

    不!

    他試圖和以往一般阻止這一切發生,卻無法控制身體的變形,再也無法壓抑。

    那一剎,飛落的雨珠變得好大、好清楚、好緩慢,一顆顆就在眼前,如豆一般,晶瑩剔透。

    咚——

    啪——嘩啦——

    咚——啪——嘩啦——

    咚啪嘩啦——咚啪嘩啦——咚啪嘩啦——咚啪嘩啦——

    咚咚咚咚啪啪啪啪嘩嘩嘩嘩啦啦啦啦嘩啦嘩啦嘩啦嘩啦嘩啦嘩啦嘩啦——

    水花四濺,飛散到他臉上,他痛苦的吸氣吐氣,但紛擾的聲音轟然而至,各種的味道充耳入鼻。

    他的耳朵變尖,臉骨凸出,頭臉和身上的獸毛持續變長,出現了黑色的斑紋,長而有力的尾巴冒了出來,手與腳再也無法維持隱約的形狀,成了怪獸的足爪。

    電光,驀然再閃。

    他清楚看見,那倒映在牆上的黑影。

    不——

    他弓起身,試著變回人形,卻沒有辦法,他的思緒變得模糊,幾乎無法再思考,某種可怕的黑暗緊緊綁縛住他。

    不——

    他張開嘴發出憤怒絕望的咆哮,卻只看見黑影跟著張嘴,聽見自己嘴裡發出獸一般的震天怒咆。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

    他掉轉過頭,看見那邪惡的女人掩嘴輕笑著。

    「現在,誰才是妖怪啊?」

    咆哮再次衝出喉嚨,明知道不應該,要小心這個妖女,難以控制的暴怒卻還是驅使身體朝她撲去,而思緒則被野蠻的狂怒完全淹沒——

    紫電驚雷之中,吼聲震天。

    當那年輕又的野獸朝她衝來,黑衣姑娘腳一點地,飛上了高牆。

    咆哮次衝出喉嚨,明知道不應該,要小心這個妖女,難以控制的暴怒卻還是驅使身體朝她撲去,而思緒則被野蠻的狂怒完全淹沒——紫電驚雷之中,吼聲震天。

    當那年輕又的野獸朝她衝來,黑衣姑娘腳一點地,飛上了高牆。

    如她所料,它才剛成形,還無法掌握自己,過猛的力道,只讓它衝破了那道牆,但它滾了一圈之後,飛快轉過身來,尋找她的蹤影。

    「告訴你一件事,這結界,被你撞壞了喲。」

    她站在沒有坍塌的牆上,伸出食指擱在紅唇上,挑釁它,「你可要小聲些喔。」

    它憤恨的瞪著她,金瞳燃著惱火的瘋狂,張嘴對她露出利牙,作勢欲再撲上前。

    「唉啊,好凶喔,我好怕啊。」她拍撫著雪白的胸口,衝著那年輕又強大的獸,露出弔詭叼笑,跟著開口發出淒厲的慘叫。

    「呀啊——妖怪啊——」

    她飛上了夜空,帶著笑,繼續做作的驚聲尖叫。

    「來人啊!救命啊!有妖怪啊——」

    它還想再朝她撲去,但驚叫聲喚來了隔壁邸店的注意,剎那間,燈火通明,徹夜駐守的衛兵,聞聲成群結隊的舉著浸了油的火把衝了出來。

    「妖怪啊!真的有妖怪!」

    看見那的野獸,人人倒抽了口氣,退避三舍,驚叫之餘,紛紛抽出了腰上的刀劍,慌亂之中,還戳傷了自己人。

    亮晃晃的刀光在閃,它思緒不明,只嘗到恐懼的味道。

    這些人害怕它,它朝他們發出威嚇的低咆警告。

    就在這時,一支利箭由二樓竄出,咻地穿過在夜中狂舞的淒風苦雨,準確的射中了野獸的右肩。

    野獸中箭,毛髮齊張,不爽的張嘴朝那傢伙怒號出聲。

    嘯聲震天,懾人心魂,驚得眾人卻步。

    但那身穿盔甲,手握長弓的男人,毫無畏懼的站在二樓欄杆旁瞪著它,抽出了背上箭筒裡的箭矢,英姿颯颯的高聲喝令。

    「步兵上前,六花曲陣,擺盾!弓弩手,備箭!」

    聽到了冷靜的指揮命令,畢竟是受過訓練的軍隊,即便心驚,戍衛們還是恢復了鎮定,持著刀劍盾牌聽令上前擺陣,包圍了那頭兇猛的野獸,弓弩手更是早已佔據了所有的制高點,張弓拉箭。

    「放!」

    黑衣的姑娘,站在邸店高高的屋脊之上,冷冷的看著人們在風雨中,以眾欺寡的圍捕那頭野獸,看著它一再衝撞著戍衛和圍牆,看著利箭一一射中了它。

    即便擁有強大力量的它一再閃避,忍住傷人的衝動,不曾真的咬傷過誰,他們依然因為恐懼而傷害它。

    「這就是人。」

    她輕輕的說,冷冷的笑。

    「是人啊。」

    她清楚,眼前那高傲的獸,遲早會失控,遲或早而已。

    野獸自保的本能,會高於一切,總是高於一切,他身而為人殘存的意識,很快就會被獸性完全吞噬殆盡。

    先讓這些蠢人,同它玩玩,玩得它累了、瘋了、垮了,她再來收拾它。

    屆時,她便能將它收為己用。

    看著那頭獸和那些兵,風雨中,一切都是那麼可笑。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

    她數著它身上的箭矢,打賭那傢伙在身中第十箭之後,就會開始吃人。

    一旁織造坊的高牆,垮了一處,她睨著它,清楚那只是微不足道的損失。

    前兩日,她得知揚州這兒的店舖子,接二連三的出了事,對她來說,那些都只是九牛一毛,可因為太無聊,她才過來晃晃。

    打上回那沒用的妖被個道士收了之後,她就有打算要再收只妖來保身,這半調子來得剛剛好。

    只不過,再好用的,都比不上夜影,可惜他瘋得徹底,又無法控制。

    真的,太可惜了。

    下面的那頭獸,沖垮了另一處牆,在包圍之中,逃了出去。

    話說回來,這頭獸,怎知她人在這?

    她知道它到處找她麻煩,可她明明下了禁制,它這種半調子,怎會找得到她?

    那傢伙剛剛指責她什麼?對了,它說她指使妖怪吃人。

    哼,她不信人,同樣不信妖。

    人都是愛說謊的東西,妖則全是貪婪的傢伙。

    眼前的揚州城,在風雨中飄搖。

    不過……揚州城的妖怪,在吃人?

    這兒,是妖王夜影的地盤,就因為如此,她才偷偷在這兒藏著,誰那麼大膽,沒他的同意,敢在他太歲頭上動土?

    秀麗的眉,微擰。

    一股不安的感覺,浮現心頭。

    她忽地回首,只看見一名穿著盔甲的男人,不知何時,竟站在她身後。

    看見那人,她驚恐的想退開,他已伸手抓住了她。

    「想去哪啊?」

    她壓著驚恐,冷著臉斥喝:「赤尾,放開我!你敢對我動手,難道你不怕夜影他——」

    「夜影?他走了,他嫌這兒無聊,早走了。」他看著她,一雙眼瞳,像蜥蜴一樣變得又尖又細,他伸出長舌,貪婪凋著嘴,笑著道:「小巫女,這麼久沒見,你不想念我嗎?我可想你想得緊啊——」

    說著,他張開咧到耳邊的大嘴,一口朝她咬來,她試圖結出法印,但卻來不及,那卑鄙的王八蛋早已料到,竟一口咬斷了她的右手。

    豔紅的血,頓時噴濺上了天,和風雨交織在一起,灑落。

    「啊——」

    熟悉的劇痛傳來,即便疼痛從心肺中脫口,也無法宣洩那可怕的苦痛,但從前過往的那些曾經,更讓她害怕。

    現在只有一口。

    一口。

    但之後會有更多,更多。

    更多的撕咬,更多的啃食,還有那永無止境的痛。

    不要,她不要再被關起來,她不要再經歷那些瘋狂的月夜——

    她不要!

    恐恆與經驗給了她力量,她在眨眼間,以噴血的斷臂在空中畫出字咒。

    金光閃現,轟的一聲,將那傢伙砰然擊飛。

    她顧不得看其結果,轉身撥腿狂奔,不忘替自己的斷手點止血,她飛掠過一棟又一棟的屋宇,躍過一條又一條暴漲的溪水,一邊衣裙,包住失血的斷手。

    但那沒用,她知道,當她的血噴濺到半空中時,一切就已經開始了。

    她沒有回頭看,她不敢回頭看。

    憤恨與驚恐,在胸中堆疊。

    可惡!可惡!可惡!

    她知道,那些嗜血的王八蛋可以聞到她的味道,可以嘗到她的血,他們已經追來,追來爭食她的血與肉,搶奪她這份稀世的大餐。

    她只能咬緊牙關,忍著驚恐,死命滌,拚了命的跑。

    而潛伏的黑暗妖魔,一個接著一個,被那甜美的鮮血吸引,發狂的從城中各處冒了出來。

    是血。

    神之血。

    傳說中,白塔巫女的血,能長生不老、增進妖力的血!

    風雨中,眾妖湧現、群魔亂舞,它們赤紅著眼,張牙舞爪,爭先恐後的——

    開、始、狩、獵!

 

發燒鑑貨團 0179.gif 每天精心挑 選的優惠0179.gif 特價下殺的 數位相機及攝影機 精品/手錶 / 品牌旗艦
居家生活 交通/美食 視聽家電 禮物與飾品
美妝保養 電腦資訊與 消費電子 好書共享/熱 門書籍 服裝鞋包配 飾
小遊戲分享 快來打發時間吧 集點王介紹 、教學、問與答 通路王介紹

 

 

    全站熱搜

    大帥哥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