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耍紫羅蘭(唐菱)
奇怪,她不是好友特地派來接近他的嗎?
怎麼她的行為舉止就跟來這裡度假的觀光客沒兩樣
就連他刻意的在她面前晃來晃去
她也彷彿當他是陌生人般,無視他的存在!
嘖,她是太會裝傻,還是在耍欲擒故縱的把戲?
既然她想玩下去,他何樂而不為!
他故意向她提出只做「度假情人」來試探她的反應
而她毫不猶豫的答應更加證明她對他一定懷有目的!
只是他搞不懂,她幹嘛在發生關係後就急著離開?
好像他在她心中只是種馬,「用完就丟」
這一切都與他猜測的結果完全不一樣
最後他才發現,他還是傻傻跳進了好友設下的陷阱…

第一章
紫羅蘭看著桃花,眼神帶著疑惑,不懂桃花的用意。

“這是什麼?”紫羅蘭手上拿著一個牛皮紙袋i

“度假小島的招待卷跟機票。”桃花表情嚴肅的道。

“機票和招待卷?為什麼?”紫羅蘭皺著眉,清麗臉龐布滿困惑。花怎麼突然拿這些東西給她?

“還有為什麼,當然是要你休息度個假。”桃花理所當然的說。

“休息?我為什麼要休息?”

“目的是要你放松一下。”桃花理直氣壯的說:“也不想想你多:沒休息了,除去周日,你已經快四、五年沒有出去好好度一次假。”

紫羅蘭偏著頭望著她,“桃花,你怎麼了?”

“什麼我怎麼了?我沒事呀!”桃花無辜的眨眨眼睛。

頓時,四周彌漫著一股詭?的氣氛,桃花又再次開口了。

“你是怎麼了?感覺怪怪的。”

紫羅蘭搖搖頭,“不!怪的人是你。”

“我?我哪裏怪了?”桃花小嘴圓張,望向自己的手腳和身體,還拿出鏡子照了照。

桃花的動作讓紫羅蘭無言以對。

接著,桃花合上鏡子,聳著肩膀,“我看我好好的,沒有哪裏怪啊!”

“不,是你的行為舉止怪。”紫羅蘭輕聲的說,晶瑩美目望著桃花將她全身上下打量一番。

她疑惑的眼神令桃花渾身不對勁.“我哪裏怪了?”

“你竟然教我去休息。”

“教你去休息有什麼不對嗎?我可是體貼你好久沒休息,一直管著公司,我怕你的身子會累壞了。”桃花眨著無辜的眼眸,看起來煞費苦心,楚楚可憐的表情像是責怪紫羅蘭誣陷她。

“但要是我不在,公司交給誰管理?”紫羅蘭輕聲問著。

“花園國際集團”包含許許多多的業務及事務.怕一旦她離開。公司會亂成一團。

“嗯……有我在呀!”桃花一副勉為其難的模樣、猶豫的說。

“你?”紫羅蘭瞪大眼睛。

“怎麼?我不夠資格嗎?”桃花不滿的嘟起小嘴。

紫羅蘭搖搖頭,“整個集團都是你的,你怎麼會不夠資格,只是……你確定你要管理公司?”

她覺得很不可思議,因為桃花一向視管理公司為畏途,要不然也不會把整間公司丟給她,桃花已經有四、五年的時間沒有過問過公司的事,現在卻說要管理?

她真的好想摸摸桃花的額頭,瞧瞧她有沒有發燒。

“為什麼要我確定?”桃花露出悻悻然的表情。

“你之前說不想管理公司,才把公司扔到我手上。”紫羅蘭提醒她多年以前的任性作為。

好在當時她已經在一旁實習協助一段日子,否則面對這種情況,她鐵定會手忙腳亂,不知如何是好。從一開始的慌亂到最後上了正軌,她有種回首過去的心酸感。

“我是為了你,才暫時接不管理公司這責任。”桃花張著碩大明媚的雙眸,嚴重聲明。

責任?紫羅蘭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你別忘了這整間公司都是你的責任,不是我的。”紫羅蘭提醒她。她是不是忘了公司是屬於她的?

“我母親把公司留給我們七個人,所以你也有份,當然你就有責任。”桃花理直氣壯的說。

難不成這就是桃花四、五年前,直接對公司撒手不管的理由?紫羅蘭嘴角抽搐,突然覺得自己像個廉價勞工。

這麼一想,紫羅蘭突然對這次的度假有了興趣。她的確是該好好放松,讓桃花這名小妮子好好管理一下公司。

“既然你這麼說,那我去好了。”

“真的?”桃花眼睛為之一亮。

“還有分假的嗎?你幹嘛那麼興奮?”她興高采烈的反應讓紫羅蘭厭到詭異,星眸微眯了起來,“你該不會在玩什麼把戲吧?”

為何她有一種被人設計的錯覺?

“玩把戲?我是那種人嗎?”桃花露出無辜的表情,碩大眼眸眨呀眨的。

“你是”紫羅蘭斬釘截鐵的說。

桃花一副深受打擊的模樣,“沒想到你這麼討厭我,竟然懷疑我會設計你,我……”

紫羅蘭掏掏耳朵,斜睨她一眼,“好了,別演戲了。這機票是飛去哪?”

“地中海。”桃花迅速回答。

“什麼時候的班機??

“今天晚上。” .

“什麼?”紫羅蘭嚇到了,“今天晚上?”

有沒有搞錯呀?這樣哪有時間讓她准備東西?

“沒錯,今天晚上。”桃花點點頭。

“算了,我不去了。”紫羅蘭把牛皮紙袋扔到一邊。

“為什麼?”桃花撿了起來。 ·

“今天晚上的飛機,我哪有時間准備啊?護照、簽證還有行李等等……’’

紫羅蘭瞪了她一眼。

桃花臉上露出詭異的笑容,突然從身後變出一本護照和簽證,“這些我早就替你准備好了,行李也正要送去機場,只要你人過去就行了。”

紫羅蘭盯著桃花,無言以對。

她頭一次發現桃花辦事效率如此的高……看來她並不需要擔心公司若是她不在,會出什麼問題。

“如何?如何?”桃花興致勃勃的問著。

“什麼如何?”鷹崎回頭看向眼中閃爍著星光的桃花,只見她像只貓咪一樣拼命對他撒嬌。他的眼眸變得深邃,聲音低沉的說。

“就是那個家夥嘛!你不是說他在地中海的某個小島上悠哉,以為躲過我們的設計?”

“你說應翔?”

“要不然你以為我說誰?”桃花嘟起小嘴。

“你想設計的人太多了。”鷹崎歎息。他好像把好友們一個個都出賣光了。他們怨恨他有異性沒人性!

“可是最後還是有情人終成眷屬,不是嗎?”桃花依偎在未婚夫懷裏,撒嬌的說:“再說,被你設計的那些男人,哪一個有回來找你算帳的?”

“他們不敢,但是他們對你似乎有怨言。”

“怨言?什麼怨言?”

“他們覺得是你在指使我。”鷹崎輕輕磨蹭她的唇瓣,低語。

他?了她都可以把朋友賣給了她,難怪那些男人對桃花有怨言。

“哦?”桃花微歪著小腦袋,臉上露出小惡魔的笑容,小惡魔的尾巴在身後左搖右晃,“這樣的話,我叫我的姐妹們都別理他們好了。”

桃花的話才剛說完,便感覺到他攬著她身子的手臂收緊,語氣流露出淡淡的無可奈何和咬牙切齒。

“你想看我被那些男人包圍算帳嗎?”

“你放心好了,他們不敢在我面前造次的,要是他們找你,我會好好保護你的。”桃花眨著眼睛,一臉嚴肅的說。

“我不要女人保護。”鷹崎臉色防備的說。

“呵!到時可由不得你喔!親愛的。”桃花在未婚夫耳邊吐氣如蘭的說。

鷹崎的臉色變得很難看,見到桃花興匆匆、一副唯恐天下不亂的模樣,他就頭疼。

“不許你去挑撥離間。”他警告著。

要不然那幾個家夥會恨不得把她給宰了,到時候他想阻止都來不及。

“只要他們安分,我當然不會挑撥他們的感情,再怎麼說,我也想把我的好姐妹們嫁出去。”桃花露出甜蜜蜜的笑容,“只要把紫羅蘭送出去之後,就只剩下茉莉一人了。”

她好開心,她終於可以完成母親臨終前的交代。

鷹崎則扯著僵硬的嘴角,感歎的說:“終於。”

為了娶她為妻,還得要過五開斬六將,把她身邊的姐妹們找到個好歸宿為止。

一路走來,鷹崎有種不堪回首的感覺。

“現在我們趕快把紫羅蘭和應翔兩人搞定吧!”

“你真的要湊合這兩人?”鷹崎神情詭異的說。

“我覺得這兩人還滿適合的。”

“應翔不像是會喜歡正經八百的女人。”鷹崎皺著眉頭。

“我知道應翔很老油條,不過他的油在紫羅蘭面前可是起不了作用,因為紫羅蘭根本不吃他邪一套。”桃花吃吃笑了起來,“我真的等不及看他吃閉門羹”

瞧她躍躍欲試,鷹崎不禁感到苦笑,“我怎麼覺得你比較像是等著看好戲?”

她該不會選擇這兩人是因為想看好戲,所以才特地設計他們?

“你不覺得有趣嗎?”

“應翔調查過你們所有的人,知道紫羅蘭是誰,他是個聰明人,不可能乖乖上當。”他恐怕會避紫羅蘭如蛇蠍,巴不得離她越遠越好吧!這樣要他們發展出厭情,恐怕比登天還難。

“所謂聰明反被聰明誤,不信我們可以來瞧瞧。”桃花緩緩的說,眼中閃爍著詭異的光芒,仿佛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中。

“以為可以玩得倒我嗎?”應翔一副得意洋洋,哈哈大笑。

他優閑的躺在白沙灘上,仰望著清澈藍天偶爾還有白雲點綴。

像這麼悠哉的生活。他已經有多久沒有過過了?

他皺著眉頭,想到自己從十歲那年父母身亡之後,就被收養到鷹家,他無時無刻的學習,讓自己慢慢茁壯,進而掌管鷹盟裏的眾業及情報網。

這些年來,他一直處在緊繃狀態下,若不是以他犀利的目光及掌握情報,知道鷹崎與桃花在打他的主意,想把桃花另一名姐妹塞到他懷裏,他也不會馬上包袱款款,嚇得逃之天天。

在他們還沒打消念頭之前,他說什麼也不會回去。

他不想像秦笑天、黑朔和白梟嶽那幾個笨蛋一樣,傻傻的上了那兩人的當,被一個女人給綁死。

想到要與另一個陌生女子踏入禮堂,他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他從來沒有過要結婚的念頭,不管是以前、現在還是未來,他暫時還沒有定下來的打笄。。

鷹崎和桃花想打他的主意,想都別想。

他決定在他們還沒放棄之前,自己能跑多遠就跑多遠,他絕對不可能會看上任何一個女人,甚至與她共度一輩子。

正當應翔惡狠狠的發誓時,他突然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他的身子陡然變得僵硬,暗罵一聲該死。

他馬上躲了起來,以為她是來找他的。

可是她卻直接走到_旁不遠處的躺椅上躺下來,做著日光浴,臉上還帶著一副黑色墨鏡。 、

他微眯起眼眸。

他知道她是誰,就算她戴著墨鏡,不再穿著正式的套裝,看起來很不一樣,但他還是認得她。

她是桃花的姐妹之一,名字好像就叫做紫羅蘭?

他的臉孔微微扭曲,輕輕撇嘴。

沒想到鷹崎與桃花竟然還不死心,甚至派人追到這裏來,他們以為把人送到他面前,他就不會逃嗎

“我才不會如你們的意。”應翔喃喃自語。

躺在躺椅上的女人,優雅的伸展著修長的四肢,曼妙的嬌軀吸引著眾人的目光。

他不得不承認這個女人有吸引人的本錢,她烏黑亮麗的秀發在陽光照射下,美得像上好的絲綢。

櫻桃小嘴,還有不輸給外國人高挺的額頭與鼻梁,讓人忍不住好

墨鏡下那雙杏眼是不是也是如此迷人?

看著她,他的身體突然竄起一股灼熱的欲望,他猛然一僵,狼狽的別過頭。

不是說他不可能被桃花的姐妹吸引嗎?身材比她好的美女多的是,為什麼他會被這個叫紫羅蘭的女子給勾起欲火?

他不安了起來,越來越覺得這是鷹崎與桃花的陰謀。

這個女人到這裏一定有什麼目的,如果他夠聰明的話,他應該趕快回飯店,把行李打包好後落跑才對。

可是……

他的目光落在正做著日光浴的女人身上,看著她優雅的舉止和性厭的身影,為什麼他有一種期待感呢?

白色沙灘還有蔚藍海域。

紫羅蘭露出笑容,躺在溫暖的陽光下做日光浴。

與台灣其他女子不同,她喜歡把自己的肌膚曬成古銅色,因為她覺得比起蒼白的臉色,古銅色更適合她。

不過很可惜的是,她都不會被曬黑,除了會留下微紅的痕跡外,過沒幾天她又會白回來。

這讓她的姐妹們好生羨慕,說她是天生的冰肌玉膚。

被姐妹們這樣稱贊,她一點也不高興,因為她就是小時候體弱多病,才會被家人拋棄。

溫暖陽光灑在身上,讓苑感覺到全身暖洋洋。

好久沒有過像現在如此優閑的時光,平時她都是坐在辦公室裏,拼命批改文件、召見客人,還要與屬下們開會。

如今可以悠哉的躺在沙灘上、藍天下,她不禁感謝桃花——雖然不懂桃花怎麼會突然要她休假,她總覺得事情有點古怪…...

等到曬了一陣子,甚至出汗後,紫羅蘭准備起身到遊泳池浸下水時,不小心與人撞個正著。

“好痛!”紫羅蘭皺起眉頭,癟起小嘴,‘惡狠狠的瞪向男人。

眼前的男子雖然是東方人的臉孔,但是輪廓分明,說不出的俊逸非凡,吸引了不少女子傾心的目光。

他露心陽光般燦爛的笑容,限底竄過一抹光芒,“對不起,撞疼你了嗎?真是不好意思。”

來人一口流利的中文吸引了紫羅蘭的視線,不過她也只是淡淡掃了他一眼,“請你走路小心點!”

應翔碰了個軟釘子,看著紫羅蘭越過他,進入遊泳池內。

他對她多了一絲興趣。

剛才她望向他的眼神像是在看一只煩人的蒼蠅!

應翔摸摸下巴。難道她不知道他是誰?

還是這是一種欲擒故縱術?

他眯起雙眸,跳望她遊到遊泳池的另一邊,不管是她伸展的姿勢還是在水中滑溜得像撩美人魚,都吸引了眾人的目光。

太陽灑在水面上波光洵濫,也襯出她出眾的氣質與美麗。

應翔心一動,內心深處似乎有一簇小火光在跳躍。

他陷入深思。

她是故意的還是真的不曉得他足誰?

應翔目光灼灼,嘴角帶著一抹詭?的笑容。

他相信她是故意的,故意裝作不認識自己,以為他會上了她的當。

他不相信她不認識他,她一定在玩什麼把戲。

他等她親自找上門來!就不信他沒有動作後,她還會如此無動於衷。

望著紫羅蘭的背影,應翔充滿了信心。

第二章
該死的!

應翔在心裏咒罵,胸口像是有把火在悶燒,十分的不舒服。

都已經三天了,他從一開始的自信,到現在開始暗生懷疑,沒有原先那麼確定了。

難不成他猜錯了嗎?

那個女人根本不認識他?

她此行的目的只是單純的度假?

不可能!

應翔搖搖頭。他不相信桃花會這麼輕易就放棄,這其中一定有鬼。

可是三天過去了,就他的觀察,那個叫紫羅蘭的女人每天都會到遊泳池裏遊泳,順便做一下日光浴,偶爾也會去市區觀光……她的表現與普通的觀光客沒有兩樣。

她的行為舉止勾起他的興趣,讓他忍不住偷偷注意著她。

這一、兩天,他還故意在她面前晃來晃去,但是她仿佛當他是陌生人般,眼裏根本沒有他的存在。

頭一次,他嘗到什麼叫做被人忽略的感受,那種感覺讓他很不爽。

他終於受不了,決定主動出擊,要看看那個女人到底還想裝到什麼時候!

在飯店附設的小酒吧裏,身穿一襲淡紫色洋裝的紫羅蘭露出修長的雙腿,搭配白色高跟鞋,感覺既神秘又高雅。

“請來一杯藍色夏威夷。”

正當她要付錢時,身旁突然伸出一只手臂,遞給酒保百元美金大鈔。

“這位小姐喝的請記到我的帳下,然後麻煩來杯白蘭地。”

紫羅蘭淡淡掃了身旁男人一眼,那張俊俏的臉孑L有幾分熟悉感,像是在飯店裏看了幾次。

“這位先生,很抱歉,我不習慣讓人付我的帳。”紫羅蘭無動於衷的將錢放在櫃台上,不等男人有反應,就拿著酒杯坐在角落,聽著酒吧裏響起的鋼琴聲,配合著潮起潮落的聲音,有一種優閑且浪漫的味道。

酒杯輕放在桌面的聲響驚醒了她,她回過神,看到那個男人拉椅子,在她對面坐了下來。

剛才那聲輕響正是他端了另一杯藍色夏威夷放在她面前,而他手上則是加了冰塊的白蘭地。

紫羅蘭挑挑眉,不說話。

兩人之間有一股詭異氣氛在蔓延。

“我堅持請你一杯酒。”應翔露出陽光般的笑容,但是這一招對紫羅蘭一點用也沒有。

“我說了我拒絕。”她依舊漠然的說。

她的冷漠讓他碰了一鼻子的灰,“為什麼?”

“我不習慣喝陌生人請的酒,更何況你是個男人。”

“害怕我在酒裏下藥?”他挑起好看的濃眉。

“也算是吧?紫羅蘭淡淡的說,一副不以為然的模樣,明顯的沒有把應翔放在眼底,甚至把他當作討人厭的蒼蠅。

她沒有想到此行出來還會有豔遇,如果是一般女人看到眼前這個男人,一磚會心花怒放,畢竟他不僅長得好看,而且身材修長,有~股親切的味道,會讓人不知不覺的放下防心。

但她對他的親切感卻是免疫,她以為自己不冷不熱的表情會讓他知難而退,沒想到他卻厚臉皮待了下來。

“如果你擔心的話,需要我試喝給你看嗎?”

“不用,我不想喝你的口水。”紫羅蘭更狠的回擊。

應翔露出一抹?味的笑容,“很多女人想喝我的口水還喝不到。”

結果換回來的,卻是紫羅蘭的白眼相向。

“先生,你這是性騷擾。”她冷言冷語。

“抱歉,我只是開個玩笑。”應翔看她沉著一張美麗小臉蛋,有一種想舉手投降的感覺。

她讓他束手無策。

他遇過各式各樣的女人,沒有一個不敗倒在他的笑容下,只要他願意,隨便對一個女人勾勾手指,她就會自動跟上來。

哪有像現在這樣,不但吃閉門羹,還被放話警告。

應翔眼中充滿困惑。她來這裏真的只是偶遇?不是桃花派她來的?

“這位先生,如果你想搭訕的話,很抱歉,我對你沒興趣。”紫羅蘭直接挑明。

“可是我對你有興趣。”應翔沒有思考,話衝口而出。

等到他發覺自己說了什麼時,身子微微一顫,臉上露出一絲絲不安。

他有一種危機感,但是看著她拒人於千裏之外的小臉蛋,他又有躍躍欲試的衝動。

不管桃花和這個紫羅蘭在打什麼鬼主意都好,他下定決心只要他不配合,她們也拿他沒轍。 .

想來玩,大家一起玩!

他不信他會玩不過這兩個女人,更何況紫羅蘭臉上的淡漠和厭惡,反倒激起他挑戰的欲望。

他不相紫羅蘭會如此厭惡他,她只不過是用欲擒故縱的手段。既然摻合下去,那他也要拉她一起下水,看到最後是誰先失了心。

“那是你的事。”紫羅蘭猛然站了起來,往沙灘上走去。

夜晚的海灘有另外一份美厭,海潮和椰子樹沙沙作響的聲音,讓人感到心神甯靜……

如果後面不要跟著一只跟屁蟲的話,會更加美好。

紫羅蘭氣衝衝的轉過頭,沉著小臉,對應翔命令,“不准跟過來。”

“這裏偏僻,晚上你一個人會有危險。”應翔皺起眉頭。收起燦爛的笑容,一臉嚴肅的說。

紫羅蘭眼神露出一絲迷惘。

事實上,他的俊俏她看在眼底,卻沒有放在心底,因為他太陽光了,陽光到讓人覺得他很花心,像個輕浮的男人。

但是現在他嚴肅的表情,散發出一股男人味,悄悄的占據她的胸口。

她感覺到心蕩神馳,有著一絲心動。

她的想法清清楚楚的表現在臉上,應翔眼中閃過一抹精光。

原來如此!他的雙唇微勾起來。~她喜歡的是認真且嚴肅的男人嗎?

一看到他?笑容,紫羅蘭馬上恢複一貫的淡然,可是在她失神時,他已經靠得好近。

“你離我遠一點!”

紫羅蘭命令著。感受到他的體溫和氣息,雖然沒有臉紅,卻讓她感到不安。

這個男人強烈的存在感教人難以忽視,甚至胸口還傳來鼓躁不已的心跳聲。

她發現她好像再也沒有辦法將他視若無睹……

“你這麼害怕我嗎?”應翔故意不用討厭的字眼,用刺激法刺激她。

紫羅蘭微眯起眼眸,抿著雙唇,“我會怕你?”。

賓果!他的方法用對了,他露出一抹慵懶笑容。

這個紫羅蘭的個性挺倔強又不服輸,瞧她眼中燃燒的怒火,就可以知道她相當不服氣。

“我看得出來你很怕我。”

“我才沒有怕。”紫羅蘭冷冷的說。

她只是覺得他居心叵測,不想惹麻煩而已。

“既然不怕,為什麼拒人於千裏之外?我只是與你交個朋友罷了。”應翔有點忍不住想伸手撫著她柔嫩的臉頰。

他以為她會轉頭拒絕,但她只是用一雙晶瑩的美目直盯著他。

要是普通人,早就被她的眼光盯得直發毛,應翔卻帶著慵懶的笑容,彷佛在等待她的回答。

“然後順便來段度假之情,最好能滾到床上去?”紫羅蘭挑挑眉,淡淡的說,心中也有了主意。

“如果你不反對的話。”應翔露出潔白的牙齒,意味深長,笑容滿溢。

他沒有掩飾自己的不良企圖。紫羅蘭好笑起來,他的目的就是想與她一夜情?

“可是我怕你有什麼隱疾怎麼辦?”

應翔的眼眸變得深邃,“我怎麼知道你身上是不是有毛病?”

“我不是那種水性楊花的女人。”紫羅蘭沒好氣的說。他竟然敢懷疑到她頭上來!

她的眼神充滿惱怒,狠狠的瞪向他。

應翔衝著她一笑,也同樣回答,“我也不是那種只要有女人,就可以隨便上的男人。”

不知為何。紫羅蘭有一種不祥的預厭,仿佛要是與這個男人牽扯下去,她就一輩子也擺脫不了……

不等她想清楚.耳邊便傳來他溫柔的嗓音。

“你在想什麼?”

她回過神,就看到他的俊顏在眼前放大,他的氣息輕輕噴在她柔嫩小臉上,漆黑深邃的眼眸像是夜空下的大海。

“你有必要靠得那?近嗎?”紫羅蘭冷冷的問著,微眯起晶瑩的杏眸。

“我想觀察你。”

“觀察我什麼?”

“你有為我心動嗎?”他故意在她的耳旁挑逗,想看她有什麼反應。

結果令他失望的是她根本無動於衷,淡漠的神情像是沒有任何的知覺,讓人洩氣。

紫羅蘭對著他嫣然一笑,答非所問,“你為什麼選擇我?”

她自認不是什麼教人驚豔的美女,這裏比她美的金發碧眼美人到處都是,但他選擇了她,令她好奇

應翔星眸熠熠閃爍,意味深長的看著她。

沒想到她裝得挺像一回事的,像是完全不認識他這個人。

既然她想玩下去,他何樂不為?

“所謂情人眼裏出西施——”

“你以為我會相信你的鬼話嗎?”紫羅蘭沒好氣的打斷他。

“為什麼不相信?”應翔注意到她的皮膚依舊雪嫩,太陽從末在她小臉上留下過痕跡,頂多是有些灼紅的顏色。

她的天生麗質恐怕讓無數女人嫉妒不已吧!應翔厭歎著。

這幾天觀察下來的結果,她每天有做日光浴的習慣,卻不見曬黑的痕跡,皮膚依舊水水嫩嫩,像是上好的白玉羊脂,讓人忍不住想動手……

他忍不住輕掐了下她柔嫩小臉蛋,換來的卻是她犀利的白眼。

“你在做什麼?”她冷冷的詢問。

“沒事。”應翔若無其事的松開手指,臉上依舊掛著畜生無害、無辜的笑容。

“沒事的話,你幹嘛捏我的臉?”

“誰教你不回答我的問題。”應翔見風轉舵的說。

“我要回答你什麼問題?”清冷目光瞪著他。

紫羅蘭真是搞不懂他突然出現,纏著自己是為什麼?真的如他所說對她有興趣?

真是令人懷疑!她不大相信他的鬼話。

雖然她沒有多注意到他的存在,但是在她的記憶裏,她記得早在前幾天就見過他。

當時他的表情與眼神對她有一絲防備和敵意,怎麼現在說變就變?實在是令人疑惑及好奇。

紫羅蘭不想搭理他,可是他擋住她的路,還像只跟屁蟲一樣跟在後頭,就有點煩人。

她很想搞清楚他有什麼目的?

“你為什麼不相信我喜歡上你?”應翔聲音瘠咽的說,看著她美麗的身段和臉蛋。

其實她長得十分清秀,也算得上是位美人,可是她身上散發出冷漠、高貴、難以親近的氣息,讓人退避三捨。

她就像希臘神話裏的戰爭女神雅典娜,美麗卻剽悍,教人不敢褻玩。

他湧起一股想要令她垂下那顆高傲的小腦袋的衝動,讓她赤裸的在他懷中享受魚水之歡,看她達到高潮時的神情,這會是一種挑戰。

“我為什麼要相信?”紫羅蘭反問他,“你的目的不就是為了與我上床,然後直到假期結束為止,我怎會笨到相信你會喜歡我?”

“如果我不喜歡一個人,是不會跟她上床的。’應翔攬住她柔軟的嬌軀,聲音沙啞的在她的耳邊說著。

厭覺到他灼熱的體溫,屬於他濃烈的男人氣息襲來,讓紫羅蘭情不自禁心動,熱氣湧止全身,腦袋變得有些遲鈍。

她吞咽著口水,明最的感受到性的張力在兩人之間蔓延。

欲望來得如此快速,他才輕輕碰觸她,背脊便滑過一股戰栗的快感,連雙腿間都變濕潤。

趁著假期,有人陪伴身邊也不錯,如果能懷孕就更好了,她早想要有個孩子,可惜工作繁重,沒時間去找種馬。

不如利用這次休假,一次解決也不錯。

所以她大方的點點頭,“好呀!”

原本應翔只是捉弄著她玩,想看她的反應,故意嚇唬她。

但是到了這個節骨眼,他發現自己好像變得有幾分認真。從她身上傳來淡淡的馨香,讓他欲火焚身,口幹舌燥。

他緊皺著眉頭,想要抽身離她遠一點,免得欲火一發不可收拾時,卻聽到她用清脆的嗓音說好。

他的身子陡然僵直,微轉著僵硬的脖子看著她。

“你剛說什麼?”他不可思議的問著。

“你不是要我做你的度假情人?”紫羅蘭微歪著小腦袋,嘴角掛著一抹淡然的笑容。

聽到她真的說好,應翔反而猶豫起來,甚至懷疑她是否有目的。

“為什麼?”

“什麼?什麼?”紫羅蘭輕挑著眉。

“你剛才還在考慮,現在卻答應得那麼幹脆……”

“你懷疑我是不是另有企圖?”紫羅蘭恍然大悟,看著他認真的表情,她聳著肩,“既然你懷疑我的話,那就算了,我們還是互不相往來好了。”

當她掙脫他的懷抱,轉身就走時,他立刻拉住她的手臂。

她微眯起眼眸,口氣有些嚴厲,“這位先生,你到底想要做什麼?”

他如此反反覆覆,讓人氣結。提出交易的人是他,提出質疑的人也是他,她都照辦了,他還想要做什麼?

她臉上盛怒的神情和質問的語氣,讓應翔陷入沉默糾結中。

他想做什麼,連他自己也不清楚,她的幹脆引起他的懷疑,但她毫不猶豫的離去讓他感覺她根本不在乎自己,剛才的回答只是為了打發他,或許她是故意引起他的疑惑。

不管是哪個,都讓他感到不滿。

“我對你而言,好像可有可無。”

她的目的不是為了接近他嗎?為什麼他厭覺到她才是他蓄意接近的日標?立場好像顛倒過來,他有些束手無策。

“我們才剛認識,你覺得我對你要有什麼感覺?”紫羅蘭冷靜的說。

她習慣在商場上殺敵,要她像小女生一樣動情很難……不過剛剛她的確是有一絲絲的心動。

“你不是答應成?我的度假情人?”應翔咬牙切齒的說,實在搞不懂她的心裏在想些什麼?

“是你的提議,我只是同意而己,但你又懷疑我的目的,既然不要,又何必多做糾纏?”

瞧她多幹脆呀!

“我看你沒有多大的誠意。”他顯得悶悶不樂。

為什麼立場變得有點奇怪?好像苦苦糾纏的人變成是他。

“只是要跟不要,需要多大的誠意?再說,我們只是度假情人,等到回去之後便互不相往來,需要多了解、多有誠意?”紫羅蘭輕輕揚起小腦袋問著,嘴角微勾起來。

“至少我想知道你對我的厭覺如何?”應翔故意將俊顏貼近她,想看她會不會臉紅,但讓他失望的是她的表情如一,變都沒有變。

“不討厭就是了。”

她的一句不討厭讓他百感交集,他對她而言好像真的一點也不重要,只是一個度假情人。

這個想法刺激到他,他的臉色變得陰霾。

此時,他心中也有了決定。

“既然不討厭,那?我們就做度假情人吧!”

他要看看她到底在玩什?把戲,是否是一種欲擒戰縱的手段。

他要看看到最後誰才是中了招、誰才是該偷笑的人。

第三章
“你真的不後悔?”應翔皺著眉頭,站在房門口問著。

“那再見,以後別再來纏著我了。”

紫羅蘭話說完,正要把房門關上時,應翔立刻把門擋住,眉頭攬得更緊。

“等一下!”

“你又想做什麼?”紫羅蘭從門縫間露出一張沒好氣的臉孔,眼睛忍不住翻白。

他還真盧!

“你說以後別再來纏著你?”

“這是當然。” ,

“為什麼?”應翔拉下臉。

“既然你不要,我為什麼還要跟你糾纏不清?”

“難不成你只想和我上床嗎?”應翔臉孔扭曲,怎麼覺得自己變成一只種馬了7

“難道你的目的不是?此嗎?我們的關系只在度假這段時期,等到假期結束之後,就各分東西。”

“你不會要我負責嗎?”應翔詢問著,被她的一舉一動困惑住。

她真的不在乎他嗎?

“如果我的肚子真有個萬一。我不會要你負責。”紫羅蘭淡淡的說e

這是她求之不得的事,若她肚子裏有小孩的話.她一定會生下來,然後盡心盡力撫養他長大。

但這些話她不會告訴這個多心又愛猜忌的男人,縱然他是孩子的父親。

等到假期結束,兩人不會再碰面,孩子就是屬於她一個人的。

紫羅蘭眼中閃爍著光芒,紅唇輕揚,看起來有些神秘且詭魅。

“什麼意思?”應翔不悅的沉下臉。

她微感訝異的?起頭,“你在生什麼氣?”

“你以為我是那種不負責任的男人?”應翔有一種很不舒服的感覺,好像她根本不需要他。

“我們只是度假情人,好聚好散。”

應翔倏然扣住她的手腕,臉孔微微扭曲猙獰,“如果真的有了,你打算拿掉?”

紫羅蘭莫名其妙的看了他一眼。 ‘

“這也是我的事。”所以與他無關吧!

“那也是我的孩子。”應翔低聲咆哮,有一股說不出的在乎在心中發酵,連他自己都不清楚自己在發什麼神經。

他為什麼要在意這個女人的一舉一動?腦海裏甚至還浮起她懷孕時迷人的模樣。

他是中了什麼蠱?

應翔搖搖頭,臉上帶著一絲尷尬。

他只是想戳破她的謊言,不是想對她負起責任。

“反正你的孩子應該也是多得數不清,多一個少一個對你而言,有什麼差別嗎?”紫羅蘭神情顯得不耐煩的說。

“你……”應翔狠狠的皺起眉頭,“很抱歉,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女人懷有我的孩子。”

“原來是你有問題。”紫羅蘭恍然大悟。這樣的話她要考慮考慮了。

她與他發生關系,原本就是想要一個孩子,他既然不能生的話,她還要與他上床嗎?

紫羅蘭正在思考時,耳邊傳來他氣急敗壞的聲音。

“誰說我有問題?”應翔發出怒吼聲。這個質疑對他的男性尊嚴根本是很大的挑釁。

他眯起雙眸,火光在眼中跳躍。

“你不是說……”她的話還沒說完,紅唇便被他給堵住。

他的舌頭竄進她的小嘴裏,盡情且貪婪的吸吮她的唾液,勾勒著噸的丁香小舌,不停進出她的檀口中。

紫羅蘭被吻得雙腳發軟,一股強烈的欲望劃過她的身體,讓她情不自禁的吟哦,扭動著嬌軀,磨蹭著他雙腿間火熱的男性。

應翔的欲望被她勾了起來,他聲音沙啞的說:“我會讓你知道我一點問題也沒有。”

他用力將她的身體拉近,讓她厭覺到他堅硬發脹的鐵杵頂著她的小腹。 ’

紫羅蘭的身子變得火熱,雪白肌膚傳來一陣陣灼熱的滾燙感,讓她口幹舌燥起來。

“我知道你想要我,不過……”

“不過什麼?”應翔的聲音變得更加沙啞,在她的耳畔吹拂著熱氣。

“你確定要在門口演春宮秀給人看嗎?”紫羅蘭挑挑眉輕笑,“如果你有這個興趣,恕我不奉陪。”

他的回答卻是將她推入房間裏,砰的一聲把門關上。

黝黑的大手在曼妙曲線上遊移,手掌下柔嫩的觸感幾乎讓應翔愛不釋手,撫了一遍又一遍。

“你好美。”雪白肌膚泛著豔紅,讓她看起來更加誘人。

他褪去她身上的衣物,只剩下一件蕾絲胸罩和內褲,柔媚的躺在雪白床單上。

她咬著葦指,因他帶來的快感而扭動身軀,發出嬌喘聲,美麗的小臉蛋嫣紅無比,眼波流轉問盡是撫媚風情。

她遞給他一抹嬌瞠的目光。

“夠了,你還在等什麼?”她的氣息變得不平穩,他的手指仿佛有種魔力,所經之處都燃起一簇簇小火苗。

她覺得好難過。

紫羅蘭在雪白床單上蠕動著,想撫平體內的燥熱。

“你想要了嗎?”應翔的眼眸變得幽深。

他已忘了自己的目的,看著她誘人的模樣,熱氣湧上全身,雙腿間的欲望躍躍欲試。

“嗯!”他的大手隔著蕾絲胸罩揉捏著她的雪乳,一波波快厭在她體內穿梭,讓她情不自禁呻吟。

她的眼神迷蒙,微啟著朱唇。

應翔低頭,擄掠她的小嘴,舌頭不停進出她的檀口。

兩個舌頭嬉戲糾纏在一塊,交換著彼此的唾液,吻得難分難捨。

房間裏的氣氛變得暖昧火熱,紫羅蘭的小手緊緊揪著他的衣襟,接著不安分的解開他襯衫上的鈕扣。

應翔眼眸幽黯的看著她的一舉一動,臉孑L微微抽搐,似乎在猶豫是不是該繼續下去。

但是火苗都已經點下去了,現在喊停、踩煞車,似乎有點晚。

“你怎麼啦?”紫羅蘭的動作停了下來,眯起狹長眼眸。

她翻起身子,氣息雖然有些不穩,雪白肌膚也染上激情的紅潮,但她依舊仰著小腦袋說:“如果你不想要,我也不會勉強。”

“我有說我不想要嗎?”應翔的聲音十分低啞。

紫羅蘭看了他一眼,斬釘截鐵的說:“你是沒說,但是表情卻表現得清清楚楚,你在猶豫。”

他讓她覺得自己像個大色女在強暴他,她有點不滿。

明明是他跑來糾纏她,說要來段度假之情的人是他,害怕負責任的人也是他,為什麼她答應之後,他反倒顯得多疑猜忌?

她突然不想要了,這個男人實在好多規矩!

“我在猶豫什麼?”

“我怎麼知道?”紫羅蘭翻白眼。她又不是他肚子裏的蛔蟲,怎麼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麼。 .

他的手指輕輕劃過她的手臂,帶來一陣哆嗦。

她壓抑住呻吟聲,臉頰卻變得赤紅。

“夠了!你別再玩弄我了。”她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他一不要,一下不要,她才沒空陪他玩遊戲。

“你不問我叫什麼名字嗎?”應翔刺探性的問著。

“知道又怎樣?”她反問。

“難道你不想知道我的名字?還是……你早就知道了?”應翔想挖出她的秘密,至少想從她口中證實他猜得沒有錯,她是桃花派來設計他的。

紫羅蘭望著他,眼神充滿不解。

“我早就知道?你沒告訴我,我怎麼知道?”她理直氣壯的說。

“那你為什麼不問?”他的手指劃過她的背脊,眼眸變得深邃。雪白肌膚吹彈可破,讓人好想咬上一口。

“因為我不想知道。”紫羅蘭回答得很幹脆。

不想知道?這個答案讓應翔說不出話來,動作陡然變得僵硬,過了一會兒才從雙唇問擠出幾個字。

“為什麼不想知道?”他魄內心五味雜陳,腦海中想過她各種可能的回答,就是沒有不想知道這個答案。

這讓他十分郁悶,有種被人忽略的感覺,像是他是她隨時可以拋棄的垃圾般,她是真的不在乎他。

“我們只是萍水相逢,你要的只是一段關系,知不知道你的名字有什麼差別嗎?”紫羅蘭淡淡的說。

所以她才不會問他是誰,還有他的名字,他只是她生命中的一名過客。

應翔的眼眸幽黯深邃,仿佛有場風暴在眼中翻騰醞釀a

原來我在你心中這麼沒地位。”他咬牙切齒的說,話裏的酸味旗連笨蛋都聽得出來。

“你想在我心裏留有什麼地位?”紫羅蘭反問他。

“至少記得我的名字。”應翔將她拉進懷裏,緊緊扣住她的腰,惡狠狠的說。

“你有說你的名字嗎?’絮羅蘭懶洋洋的問著。

被她這麼一問,應翔像是嘴裏被塞進根骨頭般吐不出話來。

他不知道她是敝意裝傻演戲,還是真的不曉得。

瞧她煞有介事的模樣,應翔郁悶的說:“我的名字叫應翔,你可以叫我翔。’

“應先生,你到底想怎樣?”紫羅蘭扯著僵硬的嘴角,露出難看的笑容。

“什麼怎?樣?’、應翔漫不經心的問著,看著她胸前豐滿的山峰,宛如上好的白玉羊脂散發出圓潤光芒。

如果你害怕與我有瓜葛,請你離開,順便把門帶上,我還要睡覺。”

紫羅蘭打個呵欠,美目斜睨著他,眼神帶著一絲慵懶的風情。

“你確定你要睡覺?”他的雙手在她身上遊移,語氣帶著魅惑。

紫羅蘭的目光一瞬也不瞬的凝視著他,滿臉狐疑,她蹙起秀眉問著,“你不是不要做了?” .

他怎麼說變就變?男人的心比女人的心遺像海底針。

瞧他幽深的眼眸燃著兩簇欲火,紫羅蘭全身也開始變得滾燙,皮膚變得嫣紅,像顆成熟誘人的水蜜桃。

“我從沒有說我不要做。”應翔聲音瘠咽的說。

紫羅蘭眨眨眼睛,“可是我累了。”

她的表情和語氣十分無辜,卻故意與他唱反調。

應翔的身子陡然變得僵硬,看著她無辜的神情,眼中卻閃耀著詭異的光芒,嘴角微微抽搐。

“你真的累了?”

“沒錯。”

“你不想要嗎?”他的嗓音好低沉,像是極力壓抑著欲火高張。

“不想。”紫羅蘭搖搖頭。

“那我怎麼辦?”他的臉孔在眼前放大,與她晶瑩雙眸對視。

紫羅蘭眨了眨漂亮的眼眸,嫣然一笑。

“就自行解決吧!”她緩緩的說。

自行解決?

應翔的嘴角抽搐,看著她的小臉上還掛著看似無辜、實則取笑的笑容。

他的眼眸變得深邃,用性感沙啞的聲音說著,“可是沒有你滅不了火。”

大手倏然將她身上的蕾絲胸罩扯下來,兩顆渾圓的雪乳在半空中

 

 

4B257564235.gif

 

購物中心本月促銷特惠

 

發燒鑑貨團 0179.gif
每天精心挑 選的優惠0179.gif
特價下殺的 數位相機及攝影機
精品/手錶 / 品牌旗艦
居家生活
交通/美食
視聽家電
禮物與飾品
美妝保養
電腦資訊與 消費電子
好書共享/熱 門書籍
服裝鞋包配 飾
ivip介紹
小遊戲分享 快來打發時間吧
集點王介紹 、教學、問與答
通路王介紹

 

大帥哥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