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沒有答腔,反倒揚起小臉蛋,顯得高高在上,,「你憑什麼認為我對他很重要?」

  羅伯‧羅克斯挑挑眉,故意問道:「難道你覺得自己對秦笑天而言,一點都不重要?」

  「我想問的是,若用我的命換你的命,你會肯嗎?」玫瑰皮笑肉不笑的道。

  這男人的想法好單純,難道他都不會懷疑這只是個計謀嗎?是因為他太小看她,所以對她沒提防?

  「哈哈哈!我當然不會做這種白癡的事情。」羅伯‧羅克斯一副鄙夷的嘴臉道,邪肆的目光上下打量她,又補上一句,「不過應該會有很多男人為了你,連小命都不要吧!」

  「你覺得秦笑天是其中之一?」

  「他很珍惜你。」

  「是嗎?」聽到他所說的話,玫瑰心一動,想起秦笑天對她的好,她不禁迷惑了。

  他很珍惜她,珍惜到連小命都不要嗎?

  「怎麼?你不相信嗎?」羅伯‧羅克斯意味長深的道:「他為了你的安全,連忙把你送回去,要不是我早一步得到消息,只怕會讓你給溜了。」

  玫瑰眸光一閃。一切都如計畫中進行著。

  「那又如何?我才不相信他會願意為了我,連小命都送掉。」玫瑰撇撇嘴角。

  雖然她與秦笑天已經發生親密關係,但他未必會為了她,送掉自己的小命,因為這就是人性。

  「願不願意,等他來之後就知道了。」羅伯‧羅克斯在她的耳邊,聲音低啞的道:「到時候,你這個小美人就是我的了。」

  作夢!玫瑰扔給他一個白眼。

  她好想拿出槍轟掉這傢伙的腦袋。

  不過,現在還不是時機。她告訴自己,等到秦笑天來了之後,才是真正好戲上場的時候。

  「現在你把我抓到了,你打算與秦笑天做了結?」

  「當然,等到我與他了結之後,我再來好好疼你。」羅伯‧羅克斯撫著她的小臉蛋。

  「不准碰我!」玫瑰毫不客氣的打掉他的手,他卻絲毫不以為意。

  這男人的碰觸讓她起了一身雞皮疙瘩,秦笑天的碰觸卻讓她熱情如火。

  都是男人,為什麼有這麼大的差別?

  是因為對像不同,產生的感情也不同嗎?

  看來她慘了。她心不在焉的想著,她好像真的陷得很深。

  「小美人,等到我把那該死的秦笑天解決之後,你就會是我的了。」他哈哈大笑,接著轉頭命令替玫瑰開車的司機,「你去轉告秦笑天,若他想要回小美人,就單槍匹馬到我的地盤來找我。」

  「是。」司機唯唯諾諾的應道。

  看著司機的背影,玫瑰覺得好可惜。

  原本她身上的鈕扣有衛星定位系統,用來搞偷襲比較好玩。

第六章
  當玫瑰看到秦笑天單槍匹馬出現時,她不禁愣住了。

  他不是說會找人幫忙?怎麼只有他一個人?

  「稀客!沒想到秦先生真的一個人來到我的地盤。」羅伯‧羅克斯拍拍手掌,佩服他的勇氣。

  縱然知道玫瑰是有心讓羅伯‧羅克斯捉到,可是看到他的鹹豬手正撫摸著玫瑰的小臉蛋,一股怒火湧了上來,不用演戲,秦笑天便異常的憤怒。

  「把她給放了!」秦笑天冷冷的命令,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寒氣,教人直打哆嗦。

  「呵呵!我好不容易捉到的獵物,為什麼要放了?」羅伯‧羅克斯冷笑道,突然拉扯著玫瑰的頭髮。

  痛痛痛痛痛!玫瑰的眉緊蹙,頭皮傳來陣陣疼痛,眼淚都流出來了。 

  她發誓鐵定要讓羅伯‧羅克斯好看!

  「你想要做什麼?」秦笑天質問著,雙唇抿成一直線,下顎緊繃。

  「放開我!」玫瑰掙扎著,心中的怨氣累積到最高點。

  我忍!玫瑰嚥下那口氣,紅唇翹得好高,以無限哀怨的眼神凝視著秦笑天。

  他該不會真的笨到單槍匹馬來吧?外頭可是有很多人。

  「別動,再動的話,小心你纖細的頸子被劃上一刀,我可不負責。」羅伯‧羅克斯抽出一把刀,抵著玫瑰的脖子。

  這一幕讓秦笑天嚇得臉色蒼白,生怕刀子不長眼,真的在她的頸子上劃上一刀。

  該死的羅伯‧羅克斯,沒想到他會拿出刀子威脅女人。玫瑰在心裡咒罵好幾遍,卻知道讓自己陷入這種困境的是自己。

  雖然她早就做好準備他會拿著刀子威脅她,只是等會要解決他時,會多點小麻煩。

  玫瑰看了秦笑天一眼,他的臉孔變得鐵青,眼中進射出火光。

  她想待會獲救之後,秦笑天一定會狠狠的把自己罵一頓,然後說以後絕對不允許她再冒險。

  這男人可是霸道得很!

  玫瑰嘟起小嘴,在心裡歎息,但又有種說不出來的甜蜜。

  「放開她!」秦笑天怒吼,看到刀子抵著玫瑰的脖子,他憤怒不已,俊朗五宮不停扭曲。 

  「要我放開可以,只不過......」羅伯‧羅克斯冷笑著。

  「不過什麼?」

  「我有條件。」

  「什麼條件?」秦笑天見到羅伯‧羅克斯用刀背輕刮著玫瑰的臉蛋,笑容邪惡極了。

  「很簡單,我要你死。」羅伯‧羅克斯露出猙獰的臉孔。

  「你想太多了,他不可能為了我犧牲。」玫瑰反駁。

  「不試試怎麼知道?我說得對吧?秦先生。」羅伯‧羅克斯笑了,意味深長的看了他一眼,信心十足。

  「你要怎樣才願意放過她?」秦笑天冷靜的看著他。

  秦笑天的表情冷漠,讓人幾乎瞧不出他在想些什麼。

  他要做什麼?玫瑰眉頭皺了起來,心有些不安。

  「來吧!你身上應該有槍吧!先把槍拿出來。」羅伯‧羅克斯命令道:「要不然我就在她的臉上劃上一刀,你不想讓她破相吧?」

  秦笑天的動作變得僵硬,良久後,他依舊沒有動也沒有回話。

  「怎樣?你還不趕快把槍拿出來?」羅伯‧羅克斯威脅的道,刀鋒貼著玫瑰的臉頰,只要一用力就能見血。

  「住手!」秦笑天冷冷的吐出兩個字。

  「要我住手很簡單,快交出你的武器。」羅伯‧羅克斯笑嘻嘻的道,臉上的表情十分得意。

  秦笑天把槍從腰際上拔了出來,往上舉起雙手。

  「很好,很聽話。」羅伯‧羅克斯笑著點點頭,動作親密的對著玫瑰吹著熱氣,「你看,我就說他很聽話吧!你應該很感動吧!」

  玫瑰沒有理會他,目光凝視著秦笑天,在他眼中,她看到一絲激動和醋意。

  醋意?玫瑰愣了下,她眨眨眼,真的在他的臉上看到微微的醋意,害她差點就笑了出來。

  這個時候他還在吃什麼醋!

  「你別對她毛手毛腳。」秦笑天忍住心中的狂怒,冷言冷語的道。

  「你吃醋了嗎?」

  羅伯‧羅克斯用手撫摸玫瑰的小臉蛋,甚至意圖往下侵犯時,玫瑰眼中閃過一抹寒光,不等她發威,秦笑天便先發出一聲低吼。

  「羅伯‧羅克斯,如果你敢再亂摸,別怪我不客氣!」那個可是只有他才能摸的地方,要是他敢摸,他絕對會把他的手給剁斷!

  秦笑天眸中露出冰冷的寒光。

  「哦?你要怎麼不客氣法?」羅伯‧羅克斯的注意力被吸引了過去,似乎被他的目光給嚇到的把手放開,但他又像掩飾什麼般的逞強道:「你別忘了,你的女人在我手上。」

  「你到底想要什麼?」

  「我想要你死。」

  秦笑天淡淡的道:「你不怕我死了之後,會遭到我兄弟們的報復?我身後還是擁有一個大企業集團。」

  「應該說是一個組織吧!你以為我會怕鷹盟裡的任何人嗎?不過為了省麻煩......」羅伯‧羅克斯露出玩味的笑容,「我要你自戕。」

  當玫瑰聽到組織兩字時,她投給秦笑天困惑的目光。

  原來他還有很多秘密沒跟她解釋清楚。

  「你以為這樣就查不出幕後主使者?」

  「就算查到,沒有證據,他們又能拿我怎麼樣?」羅伯‧羅克斯莞爾一笑,露出信心十足的模樣,見到秦笑天眼中殺氣一閃而過,他的笑意更濃。

  「你真以為鷹盟的人會這麼簡單的放過你嗎?」

  「反正我的事情不需要你擔心。」

  「那她呢?」秦笑天語氣低沉的詢問,銳利眼眸微瞇起來,「我不相信我死後,你會放她一條生路。」

  「這個你放心好了,我很喜歡這名小美女,夠辣帶勁,你死後,我會帶著她吃香喝辣的,你在黃泉路上不用牽掛,一路好走。」羅伯‧羅克斯微笑的道。

  「你以為我會為了她自戕?」

  「我覺得會,要不然來試試好了。」羅伯‧羅克斯將刀子抵著玫瑰的咽喉,命令的道:「你拿著槍在自己的左小腿開一槍。」

  秦笑天沉著臉,動也不動。

  「你要是不動手,我就在她的身上劃一刀。」說完,羅伯‧羅克斯用刀子迅速的劃過她的手臂,立刻出現一條血痕。

  這次羅伯‧羅克斯沒有再拿著刀子抵著玫瑰的咽喉,而是對著秦笑天得意洋洋的道:「如果你再不動手,我會讓她香消玉殞。」

  「誰要誰香消玉殞?」

  耳邊傳來女人沒好氣的聲音,一把掌心雷手槍正抵著羅伯‧羅克斯的腦袋瓜子。

  他動也不敢動,因為他被嚇壞了。

  「你怎麼......」羅伯‧羅克斯臉孔扭曲,他沒有防備的女人竟然拿著槍抵著他!

  「其實你想的沒錯,拿我來威脅男人是你一大籌碼,問題在於你並沒有打探清楚我玫瑰是什麼樣的人。」玫瑰像個興奮的孩子,臉上還露出無辜的笑容。

  羅伯‧羅克斯被嚇得動彈不得,玫瑰輕而易舉就搶過他手上的刀子。

  「沒想到你竟然不是什麼弱女子。」

  「我有說過我是弱女子嗎?」玫瑰歪著小腦袋反問他。

  秦笑天走了過來,表情沉默,目光森冷的看著他。

  「秦笑天,你打算做什麼?別忘了我外面還有人。」羅伯‧羅克斯咬牙切齒的道。

  沒想到在最後一刻,他竟然陰溝裡翻船,而且還是敗在一名女人手上。

  「我不想做什麼,你應該問問你身旁的女人才對。」秦笑天笑著道,一副等著看好戲的模樣,他伸手接過玫瑰另一隻手上的槍,「還有,你外面的人應該被解決了,你似乎忘了我的身份,要請調一堆身手矯健的人不是問題。」

  玫瑰拿著刀子,在羅伯‧羅克斯的臉頰上游移,把他嚇出一身冷汗。

  「你知道你剛才是怎麼對我的嗎?」玫瑰故意拿著刀子,拉扯著羅伯‧羅克斯的頭髮,刀鋒抵著他的咽喉,一不小心就會見血。

  秦笑天看著她的動作,感到頭皮發麻,他心想,最好不要惹這名小女人生氣,她一動怒,自己可就慘了。

  羅伯‧羅克斯的呼吸變得急促,強迫自己擠出笑容,

  「等......等一下......」

  「你要我等什麼?」玫瑰拿著刀子看著羅伯‧羅克斯。

  羅伯‧羅克斯哀求的道:「拜託!不要動手,我剛剛只是開玩笑,我怎麼會對你這名美人兒下毒手呢?」

  「哦?」玫瑰拿著刀子,在羅伯‧羅克斯面前晃呀晃。

  「是真的,請你相信我。」羅伯‧羅克斯嚇得寒毛直豎。

  「很抱歉,我這個女人信奉著以牙還牙,以眼還眼。」

  她的話說完,刀光一閃,嚇得羅伯‧羅克斯放聲大叫,褲子竟然濕了。

  「你叫什麼?只不過在你的手臂上劃上一刀而已。」玫瑰吐著粉色小舌尖,眼中有著惡作劇的光芒。

  一股尿騷味傳來,她避之不及,立刻掩著鼻子,「好臭、好臭。」

  羅伯‧羅克斯看到手臂上細微的傷口,他居然因為這道傷口而尿褲子!他又羞又憤,充滿恨意的目光冷冷盯著滿臉笑容的玫瑰。

  「我絕對不會放過你!」羅伯‧羅克斯惡毒的道。他從沒有像這一刻這麼痛恨一個女人過,她是第一個。

  「我知道,不過你覺得你還有機會嗎?」玫瑰揚起一抹甜美的笑容,不把羅伯‧羅克斯的威脅放在心上。

  羅伯‧羅克斯眼中閃過一道凌厲的光芒,看見玫瑰背對著他,走向秦笑天時,他的嘴角露出殘酷的笑容。

  他的手緩緩伸到身後,放在腰際後的是一把手槍。

  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拔起手槍,指著玫瑰的背影怒吼道:「就算我死,也要抓你一起死。」

  「小心!」看到這一幕,秦孝天大叫。

  玫瑰來不及回頭,只聽見砰的一聲,秦笑天同時撲了上來,帶著她倒在地上滾了好幾圈。

  她聽到羅伯‧羅克斯詛咒的聲音,「秦笑天,我也要你一起死。」

  又是砰的一聲,這一次槍聲似乎特別響亮,等到玫瑰回過神時,便看到緊抱著她的秦笑天手上拿著槍,槍管微微冒著煙,一股濃厚的火藥味傳來,她的頭往後轉,見到羅伯‧羅克斯倒了下來。

  他的胸口中彈,鮮血直流。

  玫瑰被嚇出一身冷汗,差一點她就香消玉殞了。

  秦笑天捉住她的手臂,咬牙切齒的道:「你差一點就要中彈了,你知不知道?」

  「好痛!」他的手捉到她剛才被羅伯‧羅克斯劃傷的傷口。

  他連忙鬆手,表情充滿心疼,但臉色變得更差,額頭上的青筋在抽動,一副又惱又怒的模樣。

  她還不知死活,火上加油的嘀咕著,「我當然知道,我又不是瞎子。」

  不過看到他為她擔心的模樣,她的心裡感覺好甜,被他罵她也認了。

  「你......」他被氣得說不出話,她根本不曉得他差點又被她嚇得半死。

  「你又要罵我嗎?」不等他開口,玫瑰就向他撒嬌道,身子貼近他。

  一股香甜的味道傳來,看著她柔美的小臉蛋,秦笑天發覺自己竟然沒辦法再生氣了。

  「你知道你剛才有多危險嗎?」

  「但你救了我,不是嗎?」

  玫瑰眨眨清靈的眼眸,嘴角揚起,以一副老神在在的語氣道,讓他有股想打她的屁股的衝動。

  「你一定會把我嚇得壽命少一半。」

  如果他聰明的話,應該早點擺脫她這朵多刺的玫瑰,免得哪天她真的把他嚇得心臟衰竭,可是......

  他露出苦笑,知道自己已經深陷感情泥沼中,沒辦法再拔出來。

  「會嗎?」玫瑰輕笑道。

  她在他的眼中看到他對自己的縱容和一絲愛意,她的心跳得很快,臉頰染上兩抹紅暈。

  「你怎麼突然臉紅起來?是發燒嗎?」秦笑天挑挑眉,看到她莫名臉紅,忍不住逗著她。

  「你覺得我有發燒嗎?」她反問他,笑容有些壞。

  他搖搖頭,又露出一抹苦笑。

  「我想你應該用不著救護車,不過還是叫一下比較好。」他的肩膀開始隱隱作痛了。

  「為什麼要叫救護車?」玫瑰疑惑的問道。

  這時,她摸到他的肩膀一片濡濕,她不禁愣住,然後舉起小手,看到手指沾滿紅色的鮮血,笑容頓時僵住。

  「你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你受傷了?」玫瑰嬌柔的嗓音充滿氣急敗壞。

  鮮血順著他的手臂往下掉,一滴、一滴落在地板上。

  玫瑰屏住氣息,覺得胸口好痛,痛到心彷彿被撕成兩半。

  這一刻,她才發現,原來她好愛好愛秦笑天,要是他有什麼萬一,她一定會心碎而死。  

  「你在生什麼氣?」

  秦笑天不懂女人的心中到底在想些什麼?尤其是眼前這名多刺的玫瑰。

  自從他被送到醫生面前取出子彈為止,她的紅唇翹得好高,一言不發,僅用一雙晶瑩美目瞪著他,像是在做無聲的抗議。

  玫瑰與他大眼瞪小眼,病房的氣氛變得很詭譎,寧靜得只剩下兩人的呼吸聲。

  「你為什麼不說話?」靜默讓秦笑天渾身不安,覺得自己好像是在砧板上任人宰割的魚肉。

  她手臂上的刀傷也被包紮好了,手臂上纏繞著繃帶,落在秦笑天眼中顯得特別刺眼。

  「我不想說話。」玫瑰賭氣的道。

  「為什麼不想說話?」秦笑天歎了口氣,急著安撫她。

  「我為什麼要說話?」玫瑰板著小臉,冷冷的道,一看就知道她在不爽,臉上寫得清清楚楚。

  「至少讓我知道你在氣什麼?」秦笑天手一伸,扣住她的手腕。

  玫瑰沒有掙扎,任由他將她帶得更近。

  見她沒反抗,秦笑天鬆了口氣,他把她往懷中一帶。

  玫瑰幾乎是趴在他的胸口上,她瞇起眼眸,看著他肩膀上的傷口,一絲不悅在眼中一閃而過。

  「你似乎有很多事情沒跟我說。」她正打算一件件追討。

  「有什麼事?」

  「什麼是組織和鷹盟啊?」她皮笑肉不笑的道。

  「原來你在計較這個。」秦笑天放鬆下來。剛才看到她露出小惡魔的笑容,差點嚇得他奪門而出,接著他解釋道:「我們是早在二十年前就由黑漂白的組織,後來建立正當的公司名號,叫鷹團企業。」

  「就是在二十年前突然快速竄起的鷹團企業?然後近幾年在新的領導者的帶領下,走向更國際化的鷹團企業?那你什麼協力的公司......」

  「那只是鷹團企業一個子公司而已。」秦笑天坦承的道。

  「簡單來說,你們吃定黑白兩道就是了。」 

  「我的解釋你可以接受嗎?」

  「饒你一命,不過......」玫瑰看了一下他肩膀上的傷口,心疼不已,「下次請你別用身體擋子彈。」

  「如果可以,我也不想。」秦笑天攤攤雙手。

  「你說什麼?」玫瑰語氣中充滿危險的氣息。

  「如果我不用身體擋,中彈的人就會變成是你,我可不希望你受到任何傷害。」

  「中彈也是我家的事。」玫瑰冷冷的道,故意輕敲了下他的傷口,滿意的聽見他疼得倒抽口氣的嘶叫聲。

  真是活該!

  「你是故意的。」秦笑天齜牙咧嘴的指控。

  她還真狠心,好心替她擋子彈,她卻恩將仇報。

  「沒錯,我就是故意。」她大剌剌的承認。

  秦笑天的臉孔扭曲,「為什麼?」

  他不但好心沒好報,還換來玫瑰的虐待。他苦笑不已。

  「誰教你替我擋子彈?」玫瑰嘴裡嘀咕著。

  他替她擋子彈,換回的是她的心疼,真是不劃算!

  「就算再來一次,我還是會擋在前面。」秦笑天淡淡的道。

  玫瑰聽了心底動容,但表面上仍不動聲色,「為什麼?」

  「為什麼你不要我替你擋子彈?」他反問她,深邃的眼眸想從她異常平靜的嫵媚小臉蛋上找出答案。

  「我不想欠你人情。」

  「只有這樣?」秦笑天聽了不禁生氣。這個死沒良心的小女人!

  「你想要的答案是什麼?」玫瑰嫣然一笑,小手玩弄著他衣襟上的鈕扣,可愛的笑容讓人目不轉睛。

  他的聲音變得沙啞,「我想要的答案你會不曉得嗎?」

  「嗯?」玫瑰挑起好看的柳眉,笑容更加誘人,「你不說,我怎麼會知道呢?」

  小惡魔尾巴在後面又搖又晃。

  「你......」秦笑天看著她好整以暇的模樣,他瞇起眼眸,嗓音低沉的問道:「你知道什麼?」

  「嗯......我只是在猜測。」玫瑰眼珠子轉了幾圈,決定就算他不開口說喜歡她,也要逼他承認。

  「猜測?你猜到什麼?」

  「你喜歡我,對嗎?」

  當玫瑰宣佈答案時,秦笑天的表情沒有變化,僅是挑起濃眉,「你呢?你也喜歡我嗎?」

  「你用也字,代表你承認了嗎?」玫瑰狡猾的問道,手指解開他的鈕扣,輕輕撫摸他光滑的肌膚和厚實的胸膛。

  就連色誘也用上了。

  「你這樣做是犯規。」他的聲音變得更沙啞了。

  「犯規?你不喜歡我誘惑你嗎?」玫瑰抬起小臉,露出的笑容美得讓人屏息,小手不斷撫摸他胸膛的肌膚,帶來如火般的灼熱感。

  「我很喜歡。」他聲音暗啞的道。

  「喜歡什麼?喜歡我嗎?」她傾向前,在他的耳邊吐著如蘭的氣息。

  「你這麼做......根本是......」秦笑天臉孔微微扭曲,他突然拉起她的身子,抬起她的小臉蛋,霸道的用雙唇覆蓋住她的小嘴。

  「唔......」玫瑰被吻得身體酥軟。

  他的舌頭不斷與她的丁香小舌糾纏,吸吮彼此的津液,一波熱流滑入小腹中,慾望被挑起。

  「我知道你也愛我,對吧?」

  他沙啞的嗓音在她的耳邊響起。

  紅雲染遍她整張小臉蛋。

  秦笑天看到她害羞的表情,笑得很開心。

  「你不也是嗎?剛才不是在吃醋?」玫瑰刺激他。

  他的笑容僵在臉上。

  「我有吃醋嗎?」他死不承認。

  「你沒有嗎?」玫瑰淡淡的瞥了他一眼,目光帶著嫵媚,「剛才羅伯‧羅克斯在貼近我時,你臉上明明白白寫著醋意。」

  秦笑天臉很紅,強烈的否認,「我沒有。」

  「真的沒有嗎?」玫瑰不爽的瞇起眼眸。

  她以為他會承認,難道真的是她自作多情,誤認為他的舉動是愛著她?

  她突然感到不安起來,想到當年被母親拋下時,她以為母親會回來,結果母親卻一去不回頭。

  「如果你不承認就算了,當然我也不會承認我對你的感情。」玫瑰賭氣的道。

  秦笑天捉住她的語病,「這麼說的話,你承認你愛上我了?」

  「誰要愛上你了!」玫瑰吐著小舌頭。

  此時,手機鈴聲突兀的響起。

  秦笑天詛咒著那該死的鈴響破壞了氣氛,目光惡狠狠的瞪著他的手機。

  「要我幫你接嗎?」玫瑰拿起他的手機,挑挑眉。

  「接吧!」秦笑天不是很在乎。

  他完全沒想到接下來會有一場災難在等著自己。

  「喂!」玫瑰接起電話,臉色突然變得慘白凝重,她直接把手機扔給他,臉上露出甜美的笑容,語氣卻變得十分冰冷。

  「秦、笑、天,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沒和我說?」

  他發現她眼中的寒氣,有種大禍臨頭的預感。

  「我要跟你說什麼?」難道他與桃花的交易被她知道了?

  「打來的女人自稱是你的未婚妻。」玫瑰冷冷的道。

  「什麼未婚妻?等一下......」秦笑天瞠目結舌,看著玫瑰怒氣沖沖的往門外走,他急著想阻止,肩膀上卻傳來刺骨的疼痛。

  當他看到來電顯示是誰時,他立刻對著電話的另一頭怒吼道:「龍瑩,你死定了,回去之後,我一定要好好的教訓你不可!」

第七章
  「我要你幫我。」秦笑天對著桃花一臉嚴肅的道。

  桃花翻個白眼,「幫你?我怎麼幫?」

  「你一定有辦法。」秦笑天咬牙切齒的道,臉孔變得猙獰,「玫瑰一直躲起來,不願見我。」

  「那是你活該!」桃花沒好氣的道:「當初你找上我,說對玫瑰有意思,保證會好好待她,我才替你安排,是你自己不懂得好好把握。」

  「我不知道半路會衝出一個程咬金。」一想到龍瑩那個小妮子,秦笑天就氣得牙癢癢。

  她竟然一聽到他的電話裡傳來女人的聲音,立刻胡說八道,自稱是他的未婚妻,把玫瑰氣得立刻飛回台灣。 

  「這叫自作孽不可活。」 

  「桃花,你到底幫不幫我?」秦笑天低吼著。

  「你要我怎麼幫你?難不成要我把玫瑰賣給你嗎?」她知道玫瑰的個性,一旦她對感情退縮,很難挽回她的心,因為她害怕被人捨棄。

  說真的,她能與秦笑天發展成這樣,也真令她吃驚。

  玫瑰好像不曾對男人這麼好過,秦笑天的特例讓桃花猶豫了一下,到底是該幫還是不該幫?

  「把玫瑰賣給我?」秦笑天腦中突然升起一個主意,他露出篤定的笑容,「沒錯,我就是要你白紙黑字把玫瑰賣給我。」

  「我才不要!」桃花死命搖頭,「我會被玫瑰給殺了。」

  玫瑰一副看起來好商量,真的抓起狂來,她也怕怕。

  「你放心,你的男人會保護你。」

  「你是說鷹崎嗎?」桃花癟著小嘴,「我還在跟他鬧彆扭。」

  「為了你母親的遺願?」

  「沒錯。」桃花可憐兮兮的點點頭,「他氣我為了母親的遺願,不肯答應嫁給他。」

  「如果把玫瑰嫁給我,你不是少了一個麻煩?」秦笑天誘惑道。

  「我怎麼覺得你要我做壞事?」桃花很擔心,要是他誘拐不成,禍事會降臨到她頭上。

  「你現在和我是同一國的人,我會害你嗎?」

  桃花雙肩垂了下來,「好吧!你要我怎麼配合?」  

  「玫瑰,你要上哪去?」紫羅蘭喚住玫瑰。

  玫瑰旋過身子,烏黑亮麗的秀髮在空中飛舞。

  「我要去兜風。」玫瑰隨性的道。她跳上一台保時捷,故意沒看到紫羅蘭微蹙起的眉頭。

  「你別忘了待會有客人。」

  「今天不是假日嗎?怎麼會有客人?」

  「這是桃花安排的。」 

  「哦?是誰?」玫瑰漫不經心的問著。  

  「秦笑天。」

  聽到這個名字,玫瑰身子微微一僵,她抬起完美無瑕的小臉蛋,微瞇起眼眸,語氣僵硬的問道:「他找上門來有什麼事?」

  「來談合作呀!」

  玫瑰揮揮小手,「談什麼合作?我一點也不想看到他。」

  她悶悶不樂,語氣聽得出有一絲絲怒火。

  「你和對方有仇嗎?」紫羅蘭似笑非笑的道:「我怎麼感覺得到你好像認識對方?」

  「才沒有!」玫瑰否認,「我根本不認識那傢伙。」

  「是嗎?」紫羅蘭懷疑的看著玫瑰。

  上禮拜桃花和她講起這件事時,玫瑰反彈就好大,怎麼看都不像不認識,反倒像結了很大的冤仇。

  「他什麼時候來?」玫瑰嘟起紅唇。

  從拉斯維加斯回來之後,她將近一個月沒看到他了。

  說不出的滋味在心中翻騰,是思念還是怨懟,她也分不清楚。

  「這件事上禮拜不是已經說了?」

  「咦?有說嗎?」玫瑰歪著頭。奇怪?她怎麼不記得有這回事?

  「你真是貴人多忘事。」紫羅蘭沒好氣的道。反正她也不奢求玫瑰會記得,因為這不是第一次了。

  「這不是重點。」玫瑰揮揮小手。

  紫羅蘭挑起眉,「那什麼是重點?」

  「為什麼合作案不是你負責就好,我幹嘛還要來湊一腳?」玫瑰悻悻然的道。

  她不想見到秦笑天,看到他,她就一肚子火。

  他有了未婚妻,居然還搞七捻三。玫瑰氣呼呼的想著,雙手緊握著方向盤。

  「拜託,是你硬把我拖下水的好不好?人家指名要你。」紫羅蘭白了她一眼。

  「我......」玫瑰欲言又止,不知道該怎麼對紫羅蘭說,她怕要是現場沒有第三者的存在,她恐怕會拿菜刀把秦笑天大卸八塊。

  「沒問題的話,那我走了。」玫瑰悶悶不樂的道,發動引擎,猛踩油門,車子發出咆哮聲。

  「別忘了回來。」

  「放心!我會回來的,我會見那該死的男人。」玫瑰臉上帶著笑容,卻咬牙切齒的道。

  向紫羅蘭揮揮手,車子便像箭般飛射出去。

  
  倒楣!

  玫瑰蹙起眉頭,表情變得很難看。

  沒想到車子竟然會在回去的半路上拋錨,這下可慘了!

  她答應紫羅蘭要回去,現在看來是趕不回去了,更倒楣的是,她忘了帶手機,車子拋錨的地方還是半山腰,是鳥不生蛋的地方,要去哪求救?

  她咬著朱唇,感到既懊惱又無奈。

  這時,她聽到車子的聲音,她微瞇起眼眸,看到遙遠的另一邊,一輛黑色轎車疾駛過來。

  雖然看不出什麼型號,但引擎聲聽來十分有爆發力。

  玫瑰露出一抹詭譎誘人的笑容,站在馬路中央,眼看著車子越來越近、越來越近,就在離她一百公尺時,車子的速度還是一樣的快。

  突然間,吱的一聲,空氣中飄浮著一股輪胎摩擦地面的燒焦味。

  車子在距離她腳前一厘米之處停下,就差那麼一點點就要撞上她。

  坐在車子上的秦笑天戴著一副黑色墨鏡,沉默的望著擋在路中央的女人。

  現場氣氛一片寧靜。

  秦笑天下車,大手緊捉著玫瑰的肩膀,對著她怒吼,「你知不知道你這樣做很危險?」

  玫瑰對他的話充耳不聞。

  「事實證明我仍好好的在這,不是嗎?」她懶洋洋的看了他一眼,死也不願承認剛才那一眼,讓她的思念得到宣洩,儘管她心中還是十分氣他。

  「你半路攔車到底有什麼事?」

  「車子壞了,搭一下便車。」

  不等他有回應,她逕自打開車門,在駕駛座旁邊坐下。

  秦笑天無言以對的看了她一眼,就算隔著墨鏡,她仍能感覺到他灼熱的目光。

  「怎麼啦?」她微側著臉,笑容不變。

  「你膽子很大,就這樣隨便亂攔車,不怕發生什麼意外?」秦笑天神情不悅,像個老頭子在她耳邊嘮叨。

  「放心!我沒那麼倒楣。」

  他沒好氣的道:「難道你不怕別人把你載去哪裡,對你怎麼樣嗎?」

  「哦?」玫瑰挑釁的望著他,「例如你嗎?你會對我怎麼樣?」

  「吃了你!」

  「吃了我?也要你有本事吃才行。」玫瑰對著秦笑天露出可愛的笑容,眼中卻充滿殺氣。

  「你這是在向我下戰帖?」他逼近她,俊顏在她的眼前放大。

  兩人之間火藥味十足。

  「下戰帖?有嗎?」她眨眨無辜的眼眸。

  「有沒有,你心知肚明。」秦笑天抬起她的下顎。

  她用小拳頭對著他的鼻子,「小心喔!我的拳頭可是不長眼的。」

  面對她甜美的笑容,秦笑天歎了口氣,「你還在生氣?」

  「我為什麼要生氣?」玫瑰噗哧一笑,眼中卻竄過一抹殺氣。

  秦笑天的臉色有些難看,「你在笑什麼?」

  「我在笑你想太多。開車吧!」玫瑰神情慵懶的命令。

  「你要上哪去?」

  「我不是說我只不過是搭個便車。」

  「你知道我想上哪去嗎?」秦笑天濃眉微挑起來。

  「你上哪去,我就跟你去。」

  「要跟我到天涯海角?」他充滿興味的道。

  她的笑容隱沒,狠狠的用小拳頭敲了下他的腦袋。

  「你想太美,這條路往上只會通往我們的住處,如果想跟我到天涯海角,我會一腳把你踹下去。」她惡狠狠的道。他根本是故意在吃她豆腐。

  「你真是粗魯!」秦笑天哀怨的道。

  「我沒把你一腳踹下車,要你用走的就算不錯了。」玫瑰冷冷的道:「快點開車。」

  「玫瑰,我有話跟你說--」

  不等秦笑天把話說完,她就打斷他。

  「你好囉唆,不准跟我說話,快點開車。」玫瑰惱怒的丟給他一個白眼,「要是讓我的姊妹們等我們兩個,我一定會被紫羅蘭追殺。」

  況且她已經答應紫羅蘭要準時回去,卻因為車子拋錨,害她浪費不少時間。

  秦笑天忍氣吞聲,告訴自己沒關係,至少玫瑰還願意和他說話,看來事情還有轉機。

  他發動引擎,車子很快的向前飛奔。

  

  「秦先生,歡迎你來到花園。」

  當車子停下來時,紫羅蘭立刻從門口走了出來,正要招待客人時,卻訝異的看到秦笑天的身旁竟然坐著熟悉的人影,她忍不住衝口而出的問道:「玫瑰,你怎麼會坐在秦先生的車子上?」

  「車子壞了。」玫瑰從他的車上跳了下來,嘟起小嘴道。

  「壞了?難道說好半個小時前就該回來,卻又遲到了。」紫羅蘭搖搖頭,似乎很習慣她的遲到。

  「我不是回來了嗎?」玫瑰裝作一臉無辜。

  此時,在一旁被忽略的秦笑天輕咳了下,語氣有些不滿的道:「對不起,你們似乎忘記我的存在。」

  「真是抱歉,秦先生。」紫羅蘭滿臉歉意。要不是看到玫瑰在他車上,她也不會訝異的忘了他的存在。

  玫瑰聳聳香肩,想把秦笑天當作不存在,正要走進大門時,身後卻傳來秦笑天清冷的聲音。

  「玫瑰,你是不是忘了跟我說什麼?」

  「誰允許你叫我玫瑰來著?」她轉過身,沒好氣的道。

  「要不然我該叫你什麼?」 

  「叫我玫瑰小姐。」玫瑰笑容依舊,笑意卻不達眼底。

  「玫瑰,人家再怎麼說也是客人。」

  「秦先生不會跟小女子計較吧?」玫瑰裝作一臉無辜。

  「當然不會。」他能說不嗎?他露出一抹苦笑。她都已經這麼說了,他再計較就是小氣的男人。

  「好了,秦先生,請進吧!別站在外面曬太陽,免得說我們花園裡的人失禮了。」紫羅蘭不得不打斷他們道。

  瞧兩人你來我往互相交鋒,才幾句話就聞得到濃濃的火藥味,連紫羅蘭都看得出來眼前這名男子對玫瑰的興趣,比對等等要談的合作案還要大。

  那兩個女人竟然理都不理他就逕自往門內走,他的笑容消失在臉上,語氣傭懶的道:「先等一下!」

  「還有什麼事嗎?」玫瑰半回過身子,眼神充滿警告。

  「玫瑰小姐,你是不是還欠我一句話?」

  「啊?」玫瑰困惑的望著他。

  秦笑天好心的提醒著,「我可是把你載到這裡來--」

  不等他把話說完,玫瑰便打斷道:「你要的只是一句謝謝?」

  「是的,沒有錯!」

  事實上,他要的不只是這些。

  他要的是她的人,可是她一直對他愛理不理,他只好刺激她。

  「你跟我盧,只是為了一句謝謝?」玫瑰瞠大美目,不可思議的問道。

  「沒錯!」秦笑天微笑的點點頭。

  紫羅蘭在一旁忍不住輕笑,「快呀!玫瑰,人家好歹載你一程,你不會連一句謝謝也不說吧?」

  玫瑰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最後才悻悻然的面對秦笑天,微啟朱唇,吐出那兩個字,「謝謝。」

  「不客氣。」秦笑天笑得像隻老狐狸。

  玫瑰看著他臉上的笑容,怒火開始上升。

  該死的男人,他已經有了未婚妻,為什麼還來招惹她?連她跑回台灣,他還是陰魂不散的跟來,真是氣死人了。

第八章
  「秦先生,有件事我想請教一下。」紫羅蘭問著在沙發另一頭,蹺著二郎腿、喝著剛泡好咖啡的男人。

  他輕鬆自在的模樣,彷彿把這裡當成是自己的家,讓玫瑰看了好不爽,目光惡狠狠的瞪向他。

  早知道剛才她應該先給他點苦頭吃才對。

  「有什麼問題直說吧!」秦笑天漫不經心的道,放下手中的咖啡杯,視線落在一臉沒好氣的玫瑰身上。

  四目交接,玫瑰冷冷的哼了一聲,把頭別過去,擺明了她還在生氣。

  秦笑天卻含笑不語,興味盎然又溫柔的目光依舊落在她身上,看得她渾身不對勁,終於忍不住回頭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沒想到這個男人臉皮如此厚,竟對著她露出潔白的牙齒。她皺緊眉,有股氣悶在心裡。

  難道他不在乎自己的未婚妻嗎?他為什麼追她到這裡?為什麼她的心中充滿濃濃的酸味?

  「咳!」紫羅蘭輕咳一聲,提醒這裡除了玫瑰之外,還有另外一人的存在,「秦先生,我想請問,你與桃花是朋友嗎?」

  這個問題把秦笑天的注意力吸引了過去,他轉過頭,露出詭譎的笑容,「你為什這麼問?」

  「因為桃花很少會讓男人來這裡與我們談公事,而且還是選在假日的時刻。」紫羅蘭大膽的猜測,目光一瞬也不瞬的凝視著他。

  秦笑天笑而不答,轉向玫瑰詢問,「小玫瑰,你覺得呢?」

  玫瑰將他全身上下打量一會,看見他嘴邊玩世不恭的笑容,她的腦中突然閃過一道靈光,「你和桃花狼狽為奸。」

  她回到台灣之後,光顧著要氣他,卻忘了去問桃花為什麼洩她的底,而讓桃花逃過一劫。

  「小玫瑰,你好聰明。」秦笑天拍拍手,還真的被她說中了。

  「不准叫我小玫瑰。」聽到那三個字,她全身雞皮疙瘩直立,真噁心!

  現在的秦笑天做什麼都讓她看不順眼,只要一想到他有未婚妻,她的心中就有把火在狂燒。

  討厭死了!

  可是為什麼討厭他,她的胸口還會傳來陣陣刺痛,痛得她不能呼吸,對他更生氣?

  「為什麼?小玫瑰,你不喜歡我這樣叫你嗎?那我叫你玫瑰好了,我的玫瑰。」秦笑天故意刺激她。

  「要是你敢喊,我打爆你的頭。」玫瑰站了起來,怒氣沖沖的道。

  秦笑天舉起雙手投降,臉上依舊帶著笑容,像哄小孩一樣,「好好好,我的小玫瑰,別生氣。」

  「你還叫!」玫瑰氣得想扁他一頓,要不是紫羅蘭及時阻止,說不定真的會發生血腥事件。

  「玫瑰,你冷靜點,來者是客,你怎會失去理智?」

  經由紫羅蘭的提醒,玫瑰深吸一口氣,把手放下。

  她不得不承認他讓她失去了理智,真是惱人!

  玫瑰恨恨的瞪了他一眼,眼神閃過一抹懊惱。

  為什麼她總是會被這男人的三言兩語給挑撥呢?

  紫羅蘭知道秦笑天是故意刺激玫瑰讓她失去理智,但他這麼做的目的是為什麼?

  從兩人的互動來看,他們像是認識許久,他一直針對著玫瑰,但偶爾能從他眼中看到一抹柔情。

  「奸詐狡猾的狐狸。」玫瑰喃喃自語。

  「我哪裡像狡猾的狐狸?」秦笑天忍不住替自己抱屈。

  「全身上下都像。」平靜下來後的玫瑰帶著賭氣的意味道,臉上露出殺氣重重的笑容,投向他的目光中還帶著一絲諷刺。

  玫瑰不是笨蛋,她知道他足故意氣她的,想測試她對他還有多少的在乎。

  但知道又如何?他都已經有未婚妻了......

  「冤枉,我這麼善良,怎會欺負及欺騙人呢?」秦笑天口口聲聲喊冤,但他的眼睛卻閃爍著狡黠的光芒,一看就知道不安好心眼。

  誰要信他!玫瑰冷冷的哼了一聲。

  「秦先生,我們回歸正題吧!」紫羅蘭決定把合作案趕快討論完,因為她發現玫瑰眼中不時閃過一抹殺氣,她還真擔心等會他會身首異處。

  「好吧!我們回歸正題。」秦笑天驀然收起嘻皮笑臉的表情,讓人感覺到他剛才的玩世不恭只是個幻影。

  「我想瞭解秦先生要跟我們怎麼合作?」紫羅蘭提出疑問。

  「在拉斯維加斯開賭場,所有一切支出由我來負責,所得利益可以五五分帳。」秦笑天慵懶的道。

  聽到他的條件,玫瑰的眼珠子骨碌碌的轉動,柳眉微蹙。

  「什麼?」紫羅蘭也被他所說的條件給嚇到,與玫瑰互相交換個眼神。

  「怎麼?條件還不夠好嗎?」秦笑天認真的問道。

  「條件是很好。」紫羅蘭點頭,「不過為什麼?」

  秦笑天的目光落在玫瑰身上,她噘起小嘴,不等他開口,就放話警告他,「不准你打我的主意!」

  「你知道我要的是什麼。」秦笑天眼中多了一抹溫柔。

  「不知道。」玫瑰直接把頭別過去。

  「你連給我解釋的機會也沒有。」他不悅的指控,「你說走就走,你知道我在拉斯維加斯找你找多久嗎?」

  「那是你活該!」玫瑰沒好氣的道。那是他應得的報應。

  他早已有了未婚妻,卻還來招惹她,她沒把他扁成豬頭算不錯了。

  「請問一下,你們在說什麼?」紫羅蘭不得不打斷兩人之間的對話,怎麼聽起來他們像早就有一腿?

  「沒什麼。」玫瑰癟著小嘴,坐在一旁。

  紫羅蘭把疑惑的眼神投向另一名男人身上,只見秦笑天露出無可奈何的神情。

  「好吧!既然你們都不願意告訴我,我們就直接談公事。」連紫羅蘭也開始不悅起來。

  她覺得夾在兩人之間什麼話也插不上嘴,玫瑰也不肯告訴她發生什麼事,那乾脆公事公辦。

  玫瑰感覺到紫羅蘭的怒氣,不禁慾言又止。

  她怎能告訴紫羅蘭,她與這名有未婚妻的男人有瓜葛?

  這一切都是他的錯!她忿忿不平的怒視著他,胸口傳來陣陣刺痛。

  她不應該這麼快就把感情放下去。

  「既然我們雙方都同意這個條件,就簽下契約吧!」紫羅蘭拿出打好的文件。

  「先等一下!」秦笑天喊暫停。

  「你後悔了嗎?」玫瑰嘟起小嘴諷刺道,心中對他又是怒又是氣,還有更多她不願承認的感情。

  「我有個條件。」他的眼眸變得十分深邃,嘴角微勾起來。

  「不要答應他。」玫瑰衝口而出。

  「什麼條件?」紫羅蘭問著。

  「我要她!」秦笑天手指著玫瑰。

  氣氛一下子變得凝重,玫瑰怒氣沖沖的站了起來,臉頰氣得通紅,對他感到既失望又生氣,「秦笑天,你以為我會乖乖跟著你走嗎?」

  他既然有未婚妻,為什麼不放棄她?

  難不成他想傷害另外一個女人嗎?

  太過分了!

  玫瑰握起拳頭,好想往他臉上揍一拳。

  「你不跟我走也不行,因為桃花把你賣給我了。」秦笑天突然語出驚人道。

  玫瑰與紫羅蘭同時愣住。

  「這怎麼可能?」

  「這是我和她所打的契約。」秦笑天把契約亮了出來,上面清清楚楚的寫著在合作期間,玫瑰必須無條件配合,直到合作關係結束為止。

  玫瑰傻住了,她不敢相信桃花真的把她賣給這個男人。

  「我不相信!」她氣呼呼的道:「我要去找桃花問清楚。」

  「不行!」秦笑天握住她的小手。

 

 

4B257564235.gif

 

購物中心本月促銷特惠

 

發燒鑑貨團 0179.gif
每天精心挑 選的優惠0179.gif
特價下殺的 數位相機及攝影機
精品/手錶 / 品牌旗艦
居家生活
交通/美食
視聽家電
禮物與飾品
美妝保養
電腦資訊與 消費電子
好書共享/熱 門書籍
服裝鞋包配 飾
ivip介紹
小遊戲分享 快來打發時間吧
集點王介紹 、教學、問與答
通路王介紹

 

大帥哥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