誘惑百合(唐菱)
說來好笑,她不認識他,卻對照片裡的他一見鍾情
差點像幾百年沒看過男人的色女一樣發花癡
第一次情竇初開,對像卻是她好姊妹暗戀的意中人!
為了讓好友得到幸福,她忍住心痛混進對方家裡
打算替好友搜集他所有資料後就功成身退
沒想到他根本是個不折不扣的大壞蛋、大色狼
一點都不像好友所形容的溫柔體貼、善良可親!
在她看來,他總是以欺負她為樂,不斷誘惑、勾引她
害她一時抵擋不住,終於被他吃干抹淨......
嗚......虧好友這麼信任她,她居然做出背叛好友的事
這下子該怎麼辦才好?她還有什麼臉見人哪?
於是,心虛的她便趁他熟睡時,偷偷躲起...

第一章
  這是一張男人的照片。

  百合看著照片上的男人,臉頰不知不覺變得嫣紅。

  照片上的男人長得很好看。

  如飛的劍眉、寬闊的額頭、犀利的眼神和高挺的鼻樑,他抿著薄利的雙唇看起來有些冷漠。他身上散發出一股冷淡卻又讓人想要靠近的矛盾氣息,讓百合的心跳得好快......

  "百合,你覺得怎麼樣?"身旁傳來雀躍的聲音,把百合驚醒了過來,她茫然的抬起頭。

  "什麼怎麼樣?"

  桃花眼中瞬間閃過一抹黠光,臉上堆起笑容,"照片上的男人長得怎麼樣?"

  "還有怎麼樣?不都是一雙眼睛、一個鼻子、一張嘴巴嗎?"百合臉頰微紅,看起來有些羞怯,卻又裝作若無其事的輕聲道。

  但她的目光卻還是忍不住直盯著照片上的男人,若是被發現,鐵定會被人以為她是幾百年沒見過男人的色女。

  百合強迫自己轉過頭,可是她的眼睛像是被黏住一樣。

  她也不懂自己為什麼會被照片上的男人所吸引?

  只因為他長得好看嗎?

  不!不是的。百合在心裡否認。

  她看過比他更俊俏的男人,只是照片上的男人,竟能讓她眼睛為之一亮,甚至目不轉睛的緊盯著他。

  她咬著唇,心亂成一團。

  一定是因為桃花拿這張照片來有什麼目的,所以她才會多瞧幾眼吧!她在心中告訴自己,假裝漫不經心的模樣,但是微紅的小臉蛋又忍不住偷瞄向照片的目光卻出賣了她。

  很好!桃花的笑容更加燦爛。

  看來她的第一步成功了,不枉費她躲在角落、樹叢裡,還有男人的背後偷偷拍下這張帥氣的照片,目的就是為了吸引百合的注意力。

  她知道百合和那個男人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只不過......有阻礙才會顯得愛情有甜蜜,不是嗎?

  桃花笑得像只狡猾的狐狸,眼珠子骨碌碌的轉動著。

  "桃花,你在打什麼歪主意?"百合看到桃花露出詭異的笑容,寒毛直豎,有種不祥的預感。

  "我哪有打什麼歪主意。"桃花輕聲抗議,就算她在打歪主意,也不會老實承認。

  "可是我一見到你的笑容,就覺得頭皮發麻,你似乎不懷好意。"百合微歪著小腦袋望著她。

  "我怎麼可能會害你。"桃花一臉無辜。

  "是嗎?"百合眨眨眼睛,不怎麼相信。

  "我有害過誰嗎?"桃花提問。

  沒有才怪!每次桃花想到整人的招數時,臉上都會露出詭譎的笑容,被盯上的人背後總會升起一股寒意,就像她現在一樣。

  百合猛搓著手臂,雞皮疙瘩都冒了起來。

  "你拿著這張照片找我幹嘛?"百合轉移話題,輕聲問道。

  "嘿嘿......"桃花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臉上露出難為情,微微低著頭,滿臉嬌羞。

  百合瞪大杏眸,覺得不可思議。

  桃花竟然會害羞!

  "你在害羞什麼?"

  "我......"桃花玩弄著自己的手指,一臉羞答答。

  "你思春了嗎?"原來照片上的男人是桃花的意中人,想到桃花竟然喜歡照片中的男人,她的心裡便有一股不好受的感覺。

  為什麼?

  是因為她心動了嗎?

  百合搖搖頭,抿著小嘴。

  她怎麼會因為一張照片就心動!

  一定是因為好奇,她好奇桃花喜歡的,到底是怎麼樣的男人,只是這樣而已......

  但是她卻有股說不出的心虛感,頭低了下來。

  這只不過是一張照片,說不定本人長得奇醜無比,又邋遢又土氣......對!沒有錯,她才不可能因為一張照片就發花癡......

  "百合,你到底有沒有聽我說話?"

  身旁傳來桃花大發嬌嗔的聲音。

  "什麼?"百合猛然回過神,一臉困惑。

  "討厭!你都沒在聽我說話。"桃花嘟起紅唇,露出大為不滿的神情,指控她閃了神。

  "你剛才有說什麼嗎?"百合茫然的眼眸對上桃花。

  "我問你答不答應?"桃花突然冒出這句話。

  "嗯!"百合下意識的輕輕嗯了一聲。

  桃花一副興高采烈的道:"太好了,你答應了。"

  "我答應什麼?"百合一臉迷惑的問道。她不記得有答應桃花什麼啊!

  百合板起小臉,噘起紅唇,用斬釘截鐵的語氣道:"你騙人,你剛才明明有答應。"

  "啊?我有答應什麼嗎?"百合一臉無辜,望著桃花沒好氣的表情。

  "你剛才答應我,為了我的幸福要幫我。"

  "為了你的幸福?為了你什麼幸福?"百合不明所以的道,眨著困惑的雙眼。

  為什麼她覺得自己好像跳進-個陷阱裡?

  "就是照片上的男人呀!你要負責幫我。"

  "幫你什麼?"百合頭皮發麻,小心瞥戒,覺得不會是好事。

  果然,桃花立刻露出甜蜜蜜的笑容,笑得像隻狐狸。

  "你答應我為了幫我收集照片上男人的資料,要混進鷹氏山莊,並且找機會接近他。"

  桃花看起來無比嬌羞,臉頰一片嫣紅,讓百合感覺到她這次是認真的。

  "你真的那麼喜歡這個男人嗎?"百合不可思議的問道,因為很少看到桃花會露出如此含羞帶怯的表情,但是她的胸口卻傳來陣陣詭異的酸疼,像是一股醋意......

  這是怎麼回事?

  -定是因為桃花有喜歡的人,她覺得失落,絕對不是因為照片上那個男人......

  百合咬著唇瓣,心煩意亂的想著。

  "喜歡,當然喜歡。"桃花用力的點點,用晶瑩的目光懇求的看著她,"百合,你會幫我吧?"

  "好......好吧!"百合一臉勉為其難的道。"不過為什麼你不自己去?"

  她蹙起眉頭,覺得有點古怪,眼神迷惑的望著桃花。

  桃花理直氣壯的道:"因為在他面前,我會手足無措,腦袋根本不靈光,所以只好請你......"她滿臉羞怯的說不下去。

  "原來你也有這-天。"百合笑著調侃道。

  "討厭!百合,你到底要不要幫忙?"桃花羞得自跺腳。

  "為了桃花妹妹的姻緣,我能說不嗎?"百合假裝歎息的道,嘴角卻微揚起來,忽略胸口浮起那股不舒服的感覺。

  桃花眼睛為之一亮,滿臉欣喜,"你答應了?"

  "我答應幫你,可是我要怎麼混進鷹氏山莊?"什麼鷹氏山莊?她聽都沒聽過。

  桃花露出一抹詭異的笑容,"這個你放心,我會有辦法。"

  看著桃花臉上詭譎的神情,百合打從心底不安了起來。

  "你要我接收一個女人?"白梟獄瞇起眼,看起來相當危險及陰沉,露出的笑容讓人感覺到陣陣冰冷。

  "是照顧。"鷹崎更正道。

  "有什麼不一樣嗎?"白梟獄淡淡的問道。

  "我不希望你傷害到她。"

  "怎麼?你對人家有意思?"白梟獄挑眉,揚起一抹詭異的笑容,"想放棄桃花,另選其它人?"

  "別開玩笑!"鷹崎皺起眉頭,"我已經有了桃花,不可能對別的女人有興趣。"

  "是嗎?"白梟獄微撇嘴角,星眸閃爍,"既然如此,那麼這個女孩是?"

  "是桃花的好姊妹。"

  "為什麼?"白梟獄不冷不熱的道,露出的笑容讓人捉摸不清他的心思。

  鷹崎不以為忤,或者是他早已經習慣白梟獄這種令人猜不透的個性。

  "你問我為什麼,還是問為什麼要你收留她?"鷹崎臉上沒有任何變化,注視著白梟獄冷漠又邪魅的表情。

  "沒錯,我不是保母。"白梟獄微啟雙唇,冷冷的吐出這句話。

  "就算是為我?"鷹崎淡淡的問道。

  白梟獄渾身僵硬,漆黑的眼眸陡然變得深沉,"你是在跟我索取回報?"

  他這條命是鷹崎救的,在十五年前那場鬥爭中,他早該走在黃泉路上,是鷹崎硬把他從閻王殿裡拖出來。

  "這是為了我的幸福。"鷹崎一臉嚴肅。

  "幸福?我倒是有興趣聽聽。"白梟獄慵懶的靠在倚背上,嘴角掛著一抹慵懶的笑容。

  "桃花的姊妹在外面惹了麻煩,所以我才托你幫忙照顧。"鷹崎漫不經心的道,心中想著,桃花若知道他胡說八道,會不會拿大刀宰了他?不過他這麼做,可是為了配合她的計畫。

  "麻煩?什麼樣的麻煩?"

  "殺身之禍。"鷹崎簡單明瞭的道。

  "你要我為了你,保護那個女孩?"白梟獄走到鷹崎身旁,故意挑起他的下巴,玩味的道。

  要是讓旁人看到這幅景象,一定會引起誤會,以為兩人之間有什麼曖昧關係,鷹崎卻曉得這是他的樂趣,以玩弄人為目的,尤其是想看人難堪和不自在。

  他心裡不禁慶幸,好在桃花不在,要是她看到,鐵定會氣得直跳腳,絕對不允許白梟獄接近他。

  "就算是為了我吧!"鷹崎點點頭。

  "你這樣說,我再拒絕好像有點不近人情。"白梟獄冷笑道,微瞇起狹長的眼眸,讓人捉摸不清他到底答不答應。

  "那你是答應了?"

  "我先問問那個女人到底惹了什麼麻煩?"白梟獄漫不經心的道,帥氣的臉龐儘是慵懶。

  "天蠍幫。"

  當鷹崎吐出那三個字時,白梟獄的眼眸閃過一抹幽光,氣氛倏然變冷。

  "沒想到竟然是他們。"白梟獄嘴角微勾,卻讓人感覺到詭異的寒氣。

  鷹崎視若無睹他身上那股殺氣,神情淡然的問道:"怎麼樣?你給我的答覆呢?"

  "我有什麼好處?"白梟獄斜睨了他-眼。

  "你這傢伙要什麼好處?"鷹崎沒好氣的表情。

  白梟獄一臉慵懶的道:"我替你照顧一個燙手山芋,難道你不覺得你應該給我點好處嗎?"

  "好吧!你說你要什麼?"鷹崎無奈的歎息。若不是因為桃花要求,他怎會讓他乘機勒索。

  "嗯......"白梟獄眼瞼低垂,思考著,"我要的是完全的掌控權。"

  "完全的掌控權?"鷹崎濃眉微挑起來,"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我不希望那個女子因為一些小事就跑去和桃花小姐告狀,我更不希望到時候桃花小姐跑來質問我為什麼。"鷹崎聞言,揉著額角。他懂他的意思了。

  "你就是不想讓桃花插手管這件事就對了。"

  "沒錯!"白梟獄露齒一笑,大方的承認。

  "這個嘛......"鷹崎的表情有些猶豫。

  "如果桃花插手的話,我就不幹。"白梟獄聳著肩膀,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模樣。

  桃花這名滋事分子,要她不插手,絕對比登天還難,但他不想因為桃花,而惹得自己滿肚子的火,到時鷹崎又來找自己算帳。

  "這個我沒辦法和你保證。"鷹崎一臉無奈。

  "那就拉倒。"白梟獄冷冷的道:"我可不想找罪受。"

  "我去找桃花商量。"鷹崎一副大傷腦筋的模樣。

  "這一點我可是堅決不讓步。"白梟獄手撐著下巴,擺出慵懶的姿勢,嘴角掛著邪惡的笑容。

  "我知道了。"鷹崎只能歎息的道。

  "什麼?"

  桃花尖叫聲響起,鷹崎得摀住耳朵,才能抵擋魔音穿腦。

  他幽幽的歎口氣,他早就知道桃花的反應。

  "就算你在這裡罵,梟獄也聽不到。"鷹崎慵懶的道,看著桃花癟起朱唇,露出可愛的樣子,他的嘴角微勾起來,把手伸到她的頭頂,揉亂她的髮絲。

  桃花不悅的將他的手揮開,"我跟你說過別老是揉我的頭髮,我又不是小孩子。"

  "我當然知道你不是小孩子。"鷹崎語氣低沉,深沉的目光打量著她曼妙的曲線。

  桃花的臉紅了起來,半嬌嗔的瞅了他一眼,"討厭!我現在可是在和你講正經事。"

  "我現在也在和你講正經事。"鷹崎一邊說著,一邊開始對著桃花毛手毛腳起來。

  "你......"桃花滿臉羞紅,用力的給了他一記大白眼,毫不客氣的把他的賊手打掉,"夠了,你再玩火下去,等會你自己解決。"

  "這可不行。"鷹崎聲音低啞的道:"我得要你替我滅火才行。"

  "滅火?"桃花露出甜蜜蜜的笑容,手指勾著他的下巴,她瞇起美麗的眼眸,輕聲細語,"那你得幫我教訓白梟獄那小子才行。"

  "教訓?你要怎麼教訓法?"

  "當然是教他乖乖聽話。"

  鷹崎搖搖頭,"你想也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事。"

  桃花嘟起紅唇,不滿的道:"為什麼不可能?"

  "如果你教訓他,他可能會把氣出在你的姊妹身上。你想讓你的姊妹吃虧嗎?"鷹崎將她抱入懷中。

  "他敢!"桃花跳了起來。

  鷹崎挑挑眉,"他為什麼不敢?"

  "我......我一定會讓他吃不了兜著走。"桃花氣憤的道。

  "他可不會讓你的姊妹有向你求助的機會。"鷹崎抵著她的耳廓,咬著她圓潤的小耳珠,喃喃低語。

  "那你覺得怎麼樣?"

  "你不是想撮合他們兩人?"

  "這下子我要好好考慮了,原以為白梟獄長得不錯看,又符合百合的胃口,可惜人品不佳。"桃花抱怨的道,眼睛瞅向他。

  "你是在怪我?"鷹崎勾起她的下顎,語氣有些低沉。

  桃花打了個寒顫,眨著無辜的水眸,"我怎麼敢。"

  "你不敢就沒人敢了。"鷹崎沒好氣的道。"你放心好了,我敢推薦白梟獄給你,就是對他有一定的瞭解,他不會始亂終棄。"

  這才是桃花最為擔心的事吧!

  "要是他敢,我一定要把他大卸八塊!"桃花發誓的道。

  "不過......"鷹崎低吟的道。

  "不過什麼?"桃花仰起頭,看著親愛的未婚夫,她的臉上漾起迷戀的神情,胸口傳來鼓噪的旋律。

  "萬一梟獄知道我們的把戲,我們會連同你的姊妹死得很慘。"

  "你害怕了?"

  "你覺得我像是害怕嗎?"

  桃花微笑,纖細手臂環上他的頸子。

  "我知道你不怕,因為你在我的心目中,永遠都是超人。"桃花將她的唇貼上他的。

  希望她的姊妹們也能和她一樣,享受被愛的滋味!

第二章
  "就是這裡嗎?"百合站在一扇大門前,看著高聳的房門,她甚至懷疑自己有沒有勇氣去敲門。

  反正既來之則安之,難道怕他吃了她不成?

  百合想起桃花曾經交代過她--

  "你一定要記得你是因為被天蠍幫追緝,所以才來找他。"

  "天蠍幫?"百合的眼中寫滿疑惑,"我記得天蠍幫好像是國內有名的黑道組織......"有名到連她也如雷貫耳!

  "沒有錯,只要牽扯到天蠍幫的事,白梟獄才會願意幫忙。"

  "為什麼?"他與天蠍幫有仇嗎?

  "這個你以後就會曉得了。"桃花敷衍的道。

  "如果他問我,為什麼與天蠍幫有牽扯,我該怎麼回答?"百合捉住桃花的手臂求助的道。

  "就隨便亂編咯!"桃花聳著肩,一副不負責任的表情。

  百合氣得噘起紅唇,"我幫你,你卻不顧我的生死。"

  "你幫我?啊!對,百合,你對我最好了,你幫我打探白梟獄所有資料,我會很感激你,所以在白梟獄面前,你要機警點,千萬別被他捉包了。"桃花一臉嚴肅的道。

  "有這麼嚴重嗎?"她開始後悔答應這件差事了。

  "當然有,因為白梟獄是個小氣、自私、無聊的男人。"桃花誹謗他,一副確有其事的神情。

  百合用懷疑的眼神看著她。

  "既然你對他這麼瞭解,為什麼還要我去打聽他所有的資料?"甚至還開口譭謗他,她開始覺得整件事變得古怪起來。

  "不是啦!我是說白梟獄對這件事很在乎,我怎麼可能會瞭解他呢?"桃花嘟起粉色唇瓣,流露出"我怎麼可能認識他"的眼神。

  "是嗎?"她怎麼覺得似乎有些詭異?她突然感到很不安。

  "百合,我有必要騙你嗎?"桃花反問道。

  也是哦。

  "如果他知道我欺騙他,他會怎麼做?"百合小心翼翼的刺探道。

  "大概會死得很難看。"桃花一臉嚴肅。

  聽見桃花的回答,百合更加不安,若是那個男人發現事實的真相,他會不會真的把她給宰了?

  別想太多,百合搖搖頭。

  只要完成桃花所交代的任務後,她就可以脫身了,就算他想找她算帳,也要找得到她才行。

  百合緩緩吐口氣,接著按下門鈴。

  寂靜,房子裡沒有任何聲音。

  奇怪。

  她忍不住往旁邊窗口探去,窗戶離地面有一段距離,她得踮起腳尖才看得到裡面。

  只見一顆黑色小腦袋在窗戶前左右張望,還不太敢明目張膽的看,當白梟獄開門時,見到的就是她鬼鬼祟祟的模樣。

  他走到她身後,手臂環繞著胸前,濃眉輕佻起來,"你在看什麼?"

  "我在看房子的主人在不在。"百合回答,接著整個人一僵,緩緩回過頭,看到照片上的男人,對著她露出詭譎的笑容。

  她倒抽口氣,覺得自己像是待價而沽的商品。

  "你就是鷹崎要我保護的那個女孩?"他神情慵懶的道,犀利的眼眸上下打量著她。

  她有一張清秀的瓜子臉蛋,並不足那種特別讓人驚艷那一型,但是仔細一瞧,卻有一股淡淡的、優雅清新的味道在。

  一雙如小鹿斑比無辜的眼眸望向他時,他竟然有種想欺負她的衝動。

  百合臉頰微熱,紅雲佈滿整張小臉蛋,目光不敢迎向他,"我的名字叫百合......"

  她明顯的感覺到男人的存在感,熾熱的體溫、灼熱的氣息還有他銳利的目光,在他的眼神下,她似乎無所遁形,彷彿看穿她的靈魂,她不禁感到困窘及不安。

  白梟獄勾起一抹笑容,像是打量完畢而且十分滿意,"沒想到鷹崎竟然幫我送一個美人兒過來。"聽到美人兒三個字,百合的臉頰變得更紅了。

  "你真容易臉紅,真純情。"白梟獄邪魅的道,手伸過去觸摸著她光滑細緻的臉頰肌膚,百合叫自己挪動雙腳,卻發現動彈不得。

  望著他的眼睛,她的心跳加速,就連呼吸都停窒,臉頰越來越燙,直到眼前一陣昏眩......

  "你在做什麼?"

  白梟獄粗壯的手臂及時攬住她的腰,她整個人依偎在他的懷中,小臉貼著他結實的胸膛,她的腦海一片空白,甚至忘了該有反應。

  "你該不會是看我太英俊,所以忘了呼吸吧?"他好整以暇的露出笑容,意味深長的道,漆黑眼眸像是望進她的靈魂深處。

  她羞赧的模樣,像朵清新的小百合,散發出迷人又純潔的氣息,讓人好想摧殘她。

  "你別胡言亂語。"百合連忙推開他。

  不知為何,胸口竟然陣來陣陣悸動,她告訴自己,她只是被他嚇著了,可不是因為看他看呆了。

  "是嗎?"他的笑容有些詭異。

  見到他的笑容,百合不禁臉紅心跳。

  他的目光是如此深邃迷離,彷彿只要看一眼,就會深陷下去。

  "你就是白梟獄吧?"

  "沒錯,我就是。"他點點頭。

  "你應該知道我來此的目的。"

  "知道,是因為天蠍幫的關係。"白梟獄擺出慵懶的姿勢,輕柔的嗓音帶給百合一股戰慄感。

  "桃花說你會保護我。"她眼睛直視著他。

  "你要怎麼樣的保護?"他看著她,懶洋洋的眼神從下往上掃過一遍,笑容更詭譎了。

  她怎麼覺得自己成了他十分滿意的商品?

  一定是想太多了,百合別過臉龐。

  她晶瑩剔透的肌膚在陽光下閃爍著圓潤光輝,落在白梟獄眼中,他的眼眸變得深沉。

  她的人就像她的名字一樣,像朵清新小百合,美麗、聖潔且優雅,綻放出屬於她個人特有的風釆,足以令男人為她神魂顛倒,拜倒在她的裙底下。

  "我只是暫住你的地方。"

  "只是暫住而已嗎?"

  百合轉過頭,一臉迷惑。

  他該不會知道什麼吧?

  她感到不安起來,在這個男人面前,她甚至有種想拔腿就跑的衝動。

  "桃......桃花只是說暫住......"她絞著手指,期期艾艾的道。

  她不敢看向他,害怕在他犀利的目光下,她的企圖會被一覽無遺。她開始第一千零一次後悔,為什麼要答應桃花這個鬼主意!

  白梟獄倏然扣住她的下顎。

  百合倒抽口氣,望著他莫測高深的臉孔,她的心跳加速,露出微微不安的神情。

  "你在擔心什麼?"他的臉孔在眼前放大。

  "我......我帶給你麻煩了嗎?"

  "你只是擔心這個?"

  "我知道我不該帶給你麻煩。"她的聲音越來越小,腦袋也越垂越低。

  他抬起她的臉,瞇起銳利的眼眸,"小姐,我既然已經答應接收你這個麻煩,就什麼都不怕,只是我必須言明在先。"

  "你要說什麼?"

  "你必須乖乖聽從我的指示。"他強硬的命令道,措辭嚴厲。

  百合這才把目光放在白梟獄身上,忍不住噘起唇。"你說乖乖聽從指示是什麼意思?"怎麼她有一種很不妙的感覺?

  這時她才發現到自己還依偎在他的懷中,熱氣熏紅她整張小臉,鼓噪的心跳聲不停在耳邊迴盪。

  "就是我說東,你絕對不准往西。"

  什麼?她睜大雙眼,抗議道:"哪有這種要求的?你好霸道。"

  她的下顎突然一緊,他加重手上的力道。

  "你答不答應?"白梟獄冷冷的問道,身上散發出冰冷的氣勢,感覺起來好嚇人。

  好疼!淚花在眼底閃爍,百合癟著紅唇,泫然欲泣。

  "你欺負我幹嘛?"她覺得不需要幫桃花調查這男人的底,因為他根本是個霸道又愛欺負人的混蛋!

  "我有欺負你嗎?"他可絲毫不覺得。

  "你這麼惡霸,還說沒有欺負我?"

  "你以為欺負是怎麼樣?"白梟獄問道,手指輕輕在她柔嫩的臉頰滑動,帶來一陣酥麻的異樣感。

  他的臉在眼前放大,她幾乎不敢呼吸,每吸一口氣儘是他的氣息,屬於他的味道,屬於他的體溫幾乎要燙熱她的肌膚。

  "你可別又忘了呼吸。"他打趣的道。

  瞧她憋得發紅的小臉蛋,他還真怕她會因為窒息而亡,到時候桃花可是會找他算帳。

  百合吸了口氣,看到他玩味的眼神,臉頰一紅。

  "我當然知道要呼吸......"她吶吶的道,卻控制不住胸口鼓噪的旋律,喉嚨頓時乾啞起來。

  "我說的話,你有聽進去嗎?"

  "聽......聽進去什麼?"

  "我說,你任何事情都要聽我的吩咐。"白梟獄惡劣的捏捏她的臉頰,柔嫩的觸感讓他愛不釋手,要不是看她紅了眼眶,美麗的小臉蛋充滿哀怨,他還真捨不得放開手。

  "你又在欺負我。"為什麼他一接近她,她的心跳就彷彿不再是屬於自己的,跳得好快,連她都無法阻止。

  百合喘口氣,卻怎麼樣也遮掩不了滿面紅潮。

  "我有欺負你嗎?"白梟獄微挑眉,笑容透露出一絲詭異。

  看著她可愛的臉龐,勾起他想要戲弄、摧殘這朵清純百合的念頭。

  "明明就有。"她輕聲抗議道。

  "欺負應該是像這樣才對。"他的眼眸深沉,雙唇隨即覆蓋上她的。

  他竟然吻了她!

  百合瞠大眼睛不敢相信,等到她回過神時,整個人早已癱軟在他的懷中。

  白梟獄臉上掛著心滿意足的笑容,在她的耳邊低語,"我剛說的話你有聽進去吧?"

  熱氣佔滿她整張小臉蛋,嫣紅無比,像一顆成熟誘人的水蜜桃,讓他有種想輕咬一口的衝動。

  他瞇起眼,看著她迷茫的眼神,微啟朱唇,欲語還休,展露出嫵媚誘人的風情。

  "你是在邀請我,把你一口吃下去嗎?"他低聲道。

  看著那張令她心動的俊逸臉龐,她忙不迭的推開他。

  天呀!她在做什麼?她竟然陶醉在這男人的吻技裡。

  百合臉色蒼白,全身血液倏然變得冰冷,不敢相信自己居然這麼做。

  他可是桃花喜歡的對象!

  她心中充滿濃濃的罪惡感,咬著唇,思緒紊亂。

  "你怎麼可以......"百合眼眶微紅,心裡充滿對自己的斥責與懊惱,懊悔自己怎麼會淪陷下去。

  她應該早一步推開他的,更可惡的是,他竟然吻她!

  "為什麼不可以?"白梟獄眼中閃過一抹不悅。

  "我又不是你的誰。"

  "我不是說了,你必須聽從我的命令。"

  "難不成你要我陪你上床,我就得乖乖照著你的話去做嗎?"百合羞紅臉頰,氣得直跺腳,目光不敢望向他。

  白梟獄聞言,笑了。

  他把她的小腦袋轉向他,語氣輕柔的道:"沒錯!"

  百合的身子陡然變得僵硬,不敢相信他竟然說出這種話,"你......你好過分!"

  她萬萬沒想到桃花竟然會喜歡上這種男人!

  百合心情紊亂,分不清心中的氣憤到底是為了什麼?

  是因為他戲弄她?還是因為他的狂浪?

  "過分?會嗎?"他微歪著腦袋,看著她氣得通紅的小臉蛋,他就想要再戲弄她,而她眼眶含著淚光的模樣,更是讓他興起摧殘她的念頭。

  她的清純教人疼憐,但也勾起人性最深處的殘暴,打算毀了她的純真,使她身上充滿淫蕩的氣息。

  他也不瞭解為什麼自己會有那種詭異的想法,只是望著她清新、散發著純潔氣息的小臉蛋,他就想把她惹哭,或是讓她整個人虛軟無力的癱在他懷裡。

  不管是哪個,他都相當有興趣。

  "你明明就有......"百合不敢看向他,心跳加速。

  "只要你乖乖聽話,我便不會欺負你,要不然......"

  白梟獄勾起邪惡的笑容,百合見了不禁頭皮發麻。

  "要不然怎樣?"她顫巍巍的問道。

  "我會再狠狠欺負你-遍。"

  聽到他的威脅,百合整張小臉簡直紅透了。

  "你......你這個......"她手捂著紅唇,舌頭打結。

  "我怎樣?"他就像一隻貓在耍著她這只可愛的小老鼠玩,俊逸的臉龐貼近她。

  她狠狠的倒抽口氣,怒視著他,"大色狼!"

  百合不敢相信桃花怎麼會喜歡這種類型的男子,老愛耍著她玩,還故意吃她的豆腐。

  他對其它女孩也是這樣嗎?

  百合心裡酸酸的,嘴裡嘗到-絲苦味。

  "大色狼?"白梟獄輕笑,一副不以為然的道:"只要你乖乖聽話,別亂跑,我就不會欺負你,要不然我會讓你看到我更色的一面。"

  她算不算是羊入虎口?

  如果她聰明的話,她應該轉身逃跑,而不是隨著白梟獄進入虎穴中。

  百合心裡頓時充滿掙扎。

  她應該放棄這次桃花所托付給她的任務,什麼身家資料都不用調查了,他孟浪的行為就可以教桃花打消念頭。

  桃花不適合他,因為這個男人是個大色狼。

  可是為什麼她還是傻傻的跟在他後頭?

  看著他的背影,百合迷惘極了。

  是因為他提著她的行李,所以她才會跟在他後面,等他把她的行李放下來,她就要轉身離開這個鬼地方。她說服著自己。

  "來,這是你住的地方。"白梟獄將她的行李提到一個房間後放下。

  房間打掃得很乾淨,窗明幾淨,柔軟的床單是白色的,搭配同樣是白色的床鋪,看起來格外優雅。床頭還插了好幾朵百合花,讓百合眼睛為之一亮。

  "嘖嘖嘖!沒想到鷹崎那傢伙連花都送上了。"白梟獄似笑非笑,斜瞅了百合一眼。

  她微微一愣,"這不是你吩咐擺上的?"

  不知為何,她的心霎時湧起冰冷酸澀的感覺。

  "當然不是。"他毫不猶豫的道,接著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看著她困窘的小臉蛋,"難不成你以為這些百合花是我送你的嗎?"

  "我才沒有這麼想。"百合把頭別過去,臉頰卻忍不住紅熱起來。

  剛才她的確是有這個念頭。

  聽到他否認,她的心裡除了失望之外,還鄙視自己為什麼會因為有百合花而受到感動?她是這麼容易被感動的女人嗎?

  他替她準備的房間裡,放了幾朵百合花也沒什麼,為何她會受到這麼大的感動,好像有種幸福的感覺。

  百合搖搖頭,這幾朵百合花又不是他放的,她感動什麼?

  "你好像很不滿。"白梟獄淡淡的道。

  "我沒有。"

  "你有。"白梟獄斬釘截鐵的道。"你聽到百合花不是我放的時,臉上的表情明明白白寫著失望,你希望花是我送給你的?"

  看著紅雲慢慢佔滿她整張小臉,白梟獄笑了。

  "要是你喜歡,我以後會送給你。"他顯得很大方的道。

  "為什麼要送給我?"她的臉兒更紅了。

  "你不是喜歡嗎?"

  "只是因為我喜歡嗎?"百合嬌羞不已,心裡有股詭異的甜蜜感。

  "反正溫室裡有一堆百合,想要多少就有多少。"白梟獄發出輕笑聲,望著她從雲端掉下來的表情。

  百合氣呼呼的嘟起小嘴,"我怎麼被你說得好像一文不值?"而且還害得她的心情一蹶不振。

  這個男人要成為男朋友,根本是大大不及格。

  百合嘟起小嘴,心想著,桃花怎麼會看上這個壞心的男子?

  "一文不值是你說的,我可什麼也沒說。"白梟獄懶洋洋的道,眼眸深邃的凝視著她,平靜的表情讓人猜不出他到底在想些什麼。

  "討厭!我要休息了,你出去。"百合下達逐客今。

  為什麼與他對峙時,她總是佔不了上風?她的眼神充滿懊惱。

  看著白梟獄真的頭也不回的離去,她差點想開口挽留他。

  百合緊緊咬著唇,不懂自己為什麼想叫住他?

  是因為他根本沒有留戀,對她一點那不在乎的表現?

  但她又為什麼要在乎他的行為呢?

  她猛搖頭,想甩去腦中的思緒。

  此時,白梟獄卻毫無預警的突然回頭,嚇了百合一大跳,小嘴張得好大。

  "我忘了跟你說一件事。"

  "什......什麼事?"她把小嘴閉了起來,卻怎樣也掩飾不了臉頰上竄起的艷紅。

  他還有什麼事嗎?

  他薄利的雙唇微勾,"我的房間就在隔壁,有什麼粗魯的動作或是想罵人,請小聲一點。"

百合立刻僵住了。

第三章
  "桃花,我能不能反悔?"

  當白梟獄消失在眼前,百合馬上就打電話給桃花,滿肚子委屈的哭喊。

  更令她鬱悶的是,她竟然還怕被隔壁的男人聽到,刻意壓低講電話的聲音,聽起來格外楚楚可憐。

  "怎麼啦?"桃花一頭霧水。怎麼才一天的時間,百合就打電話來抱怨了?白梟獄這傢伙也太不會做人了吧!

  桃花在心中誹謗著白梟獄,同時也安撫著可憐兮兮的百合,"好了,跟我說發生什麼事?"

  "他......他欺負我。"百合泣訴的道。

  "欺負?"一聽到這,桃花的精神就來了,"快跟我說他怎麼欺負你?"

  百合額頭滑下冷汗,她怎麼覺得桃花的語氣像是很興奮?

  "桃花......你在開心什麼?"百合猶豫的問道。是她太敏感了嗎?她的眼中透露出困惑。

  "我哪有?"桃花的聲音聽起來相當心虛,"你想太多了,你正處在水深火熱之中,我怎麼可能這麼沒良心呢?"

  "那我可不可以反悔?"百合委屈的癟起朱唇。

  "不行!"桃花毫不猶豫的拒絕。

  "為什麼不行?"百合洩氣極了。若百合現在站在桃花面前,一定會看到百合楚楚動人的表情,像朝露中的百合花般惹人憐愛。

  "你不是說要幫我的忙嗎?"桃花語帶哀求,像是百合拒絕的話,就是罪大惡極的事。

  "可是我......"百合吶吶的道。

  "他做了什麼欺負你的事,讓你想回來?"桃花不死心的繼續打探。

  百合的臉頰微熱起來,"沒有什麼。"

  "真的沒什麼嗎?"桃花窮追不捨的問道。

  "桃花,你想問什麼?"

  "沒有哇!我只是好奇。"桃花一臉無辜。

  百合的臉頰更加滾燙了,她怎麼好意思說出白梟獄吻她的事,她們會傷了桃花的心,但她不得不提醒桃花。

  "桃花,你真的那麼喜歡白梟獄嗎?他似乎......"百合欲言又止,不知道該不該說。

  "似乎什麼?"

  聽見桃花羞怯的聲音,讓百合把未說完的話嚥回肚子裡。"沒什麼,我只是想知道你是否真的那麼喜歡他。"

  "我當然喜歡他,他英俊瀟灑、玉樹臨風、溫柔體貼、善良可親......"桃花說著都快吐出來了。這些話還真噁心,如果不是要騙百合上當,她才不會說一堆白梟獄的好話。

  若不是因為他是鷹崎極力推薦的人選,若不是因為百合喜歡像這-類型的男人,她才不會把清純的百合送上門。要是白梟獄膽敢糟蹋百合,她鐵定會讓白梟獄死得很難看。

  "是嗎?"百合喃喃囈語,不知為何,胸口傳來一股刺痛。

  好奇怪!她雪白小手撫著胸前,感覺心一樣在跳動,但是為什麼會疼呢?

  "怎麼啦?百合,你不贊同我的話嗎?"

  "不是。"百合猛搖頭,"我是第一次與白先生碰面,不曉得他有這麼多的優點。"

  什麼優點,是缺點好不好?桃花忍住想吐槽的衝動。

  可她也不得不承認,白梟獄除了某些特質讓她看不順眼外,他其實是個不錯的人選,這也是鷹崎會選中他的原因。

  要是白梟獄不出色,她也不會把百合送上門。

  "百合,只要你認識他久一點,就會曉得他有許許多多的優點。"

  桃花這句話聽起來怎麼像是在向她推銷男人?百合搖搖頭,告訴自己別再胡思亂想。

  "我覺得這個任務不適合我。"

  "為什麼?"

  "我......我和他處不來......"百合聲若蚊蚋的道。

  "處不來?為什麼?"

  "就......"百合不知道該怎麼解釋,難不成要說因為他吻了她嗎?她咬著唇,欲語還休。

  "就什麼啊?"桃花追問著。

  "桃花,我真的不適合這件差事,我能不能放棄?"百合忍不住哀求道。她有種預感,如果再繼續下去,她可能會陷入地獄之中,永無翻身之日。

  "你真要放棄?"桃花的語氣夾帶些惋惜和一絲幸災樂禍的成分。

  "嗯!"百合猛點頭。

  "也可以呀!只要白梟獄願意的話。"桃花笑著道。

  "真的嗎?"百合感到不可思議。桃花剛才不是不同意,現在又怎麼說變就變?

  她覺得很不安,事情似乎不是那麼簡單。

  "你說什麼?"白梟獄微瞇起眼睛,"再把話說一遍。"

  危險!百合縮著頸子,感覺到他的怒氣。

  他看起來一點都不像是要她把話再重複一遍,反倒是如果她敢再說一次,他就要毀掉她的小命。

  "我......我要......"她吞嚥著口水,在他犀利目光的注視下,她的臉頰滾燙,聲音越來越小。

 

 

4B257564235.gif

 

購物中心本月促銷特惠

 

發燒鑑貨團 0179.gif
每天精心挑 選的優惠0179.gif
特價下殺的 數位相機及攝影機
精品/手錶 / 品牌旗艦
居家生活
交通/美食
視聽家電
禮物與飾品
美妝保養
電腦資訊與 消費電子
好書共享/熱 門書籍
服裝鞋包配 飾
ivip介紹
小遊戲分享 快來打發時間吧
集點王介紹 、教學、問與答
通路王介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帥哥麻 的頭像
大帥哥麻

agnes b.開箱文, CASIO使用心得, CITIZEN比價, PRADA分享文, SEIKO哪裡買, 歐系名牌包、配件哪裡便宜-christine955

大帥哥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